Political China
Ethnic Relations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族群关系
汉人团体在华府纪念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
作者:夏明 (记录整理)

 

 
 

2019年3月有藏人隆重纪念的几个日子:六十年前的3月10日,面对中共占领,西藏拉萨爆发了全民抗暴起义;3月17,面对日趋恶化的局势,达赖喇嘛出走诺布林卡,踏上逃亡之旅;3月31日,达赖喇嘛跨过藏印边界进入印度,开始长达六十周年的流亡生涯。围绕着这三大事件,今年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月有藏人感恩美国活动、三月有藏人游说国会活动,世界各地游行集会也不少,可以说三月是西藏月。

在这样的重要背景下,汉人也不能缺席,而必须表达对藏人的关注、支持和同心团结。早在今年一月劳改研究基金会新理事会的第一次会议上,理事长杨逢时博士、财务长宋永毅教授、理事陈奎德博士和夏明等全体理事就一致通过决议主办“西藏抗暴起义和达赖喇嘛流亡六十周年纪念讨论会”。在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支持下,中国民主党、《北京之春》、对话中国、中国妇权、中国战略分析智库、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纵览中国》杂志、华夏自由联盟、华人基督教公益联盟、华人公益电视台、叶宁律师事务所等十几家华人组织共同协办了这次纪念活动,近30名汉藏人士出席。2019年3月28日,也是中共自2009年一月决议开始定为的“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同一天,在樱花绽放的美国首都华盛顿,“达赖喇嘛流亡六十周年纪念会”于上午10:00至12:00在劳改纪念馆举行。

 
 

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主持会议,并介绍了这次会议的四大意义:第一: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追随他的15万藏人六十年整的流亡生涯凸显了藏民族的深重苦难。追求民主自由的海外华人,尤其是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后流亡海外的自由民主人士,必须表达对藏人的同情、支持和并肩战斗的团结精神。第二,达赖喇嘛作为藏人的政治和宗教领袖,尔后放弃政治权力完全成为宗教和精神领袖,为流亡藏人的社区生存发展(尤其是教育发展)、流亡政府的建立、制度建设、民主转型和民主制度构建,为藏民族自由事业都做出了全方位的、无量的贡献,值得我们大家总结和纪念。第三,达赖喇嘛高度重视藏汉友谊,并清楚地认识到在汉藏目前共处在一个政体的现状下,“中间路线”是一条利益双方的最现实的道路。“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代表藏人向汉人表达的最真诚的善意,希望以此促进汉藏和解,建立永久和平。我们作为汉人自由民主积极分子有义务和责任来推广和推动藏人行政中央的既定政策,也就是“中间道路”。第四,达赖喇嘛是站在喜马拉雅山上的伟人,作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精神领袖,他对佛教在全球的弘扬和传播,对倡导全球宗教对话、世界世俗伦理的构建、世界和平的建设都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我们有必要在此庆祝达赖喇嘛对全人类的贡献。

 

 

达赖喇嘛驻北美处代表欧珠次仁首先介绍说,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非常重视和支持这次活动。尽管噶厦和议会正在忙于讨论政府预算,但噶厦派出安全部部长普华次仁与会,显示藏人行政中央的高度支持。他还说,我很高兴和大家在一起,向外界传递强大的讯息,讲述藏人苦难和成就的故事,尤其是流亡中的生存。1950年以后,藏人的牺牲以百万计,2009年出现的自焚现在还在继续。我们的目标非常清楚:实现“中间道路”,这是流亡议会和行政中央采纳和执行的政策,在不寻求历史上主权独立地位的前提下实现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但中国政府没有给予积极回应,甚至对话也终止。中国政府用镇压的方式对内,用宣传的方式对外。例如,在庆祝所谓的“西藏民主改革六十周年”时操纵“农奴”以无言哭泣来控诉西藏的过去。如果我们看到全景图像,中共政府只在引用宪法,却并未真心实施,所以各个宗教都遭遇到了同样的打压问题。1979年时,中国出现了短暂的“实事求是”的阶段,中央政府宣称藏人享受着自由,邀请流亡藏人派出代表团回到西藏参访。当时的左倾势力以及个人利益驱使,中央也没有获得真实情况,以致成千上万的藏人围观代表团哭诉反映真实处境。最近司政在访问多伦多大学时,中国部分留学生抗议和散发传单,把过去的历史(例如世界各地当时都有的死刑)用来诋毁西藏文化。为此,我们必须走出去,使得汉人了解、理解和支持“中间道路”,并帮助敦促中共领导人做出回应。
 

西藏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长普华次仁讲到六十年前的此刻,达赖喇嘛正在流亡的路上,西藏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1959年后,中共几乎毁灭了西藏境内的寺庙,驱赶走了寺庙里的僧侣。但在流亡的六十年里,藏传佛教已经成为了世界性的宗教。在教育方面也是从无到有。现在的六个噶厦成员有两个美国博士。流亡社区五十岁以下的人口已经消灭了文盲现象,成千上万的流亡藏人在西方留学。在难民定居点,得益于西方志愿者的帮助,我们使得肺结核等流行病得到控制,并在预防艾滋病和癌症方面也取得了成就。难民定居点的贫困率比起印度社区还要低很多。普华次仁部长还讲到,尊者达赖喇嘛、流亡议会和行政中央推动的“中间道路”政策秉承“政治没有输赢”的精神,相信藏人留在中国对藏人和汉人都可以有利。我们希望与大陆接触,希望与会者积极把“中间道路”政策介绍给亲朋好友、知识界学者和广大民众,帮助解决当下的矛盾。就在不久前“3.10”达兰萨拉的纪念活动中,几十位汉人朋友自费前来支持声援,我们藏人非常感动。博茨瓦纳前总统和欧洲一些议会的参与对西藏境内的人民有强大的支持作用。大家来举行和参加这样的会议,让境内藏人也感到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说前所长、著名政治学家严家祺教授在1989年流亡法国时,就见到尊者达赖喇嘛,是参会者中第一个和达赖喇嘛交流的汉人,见证了藏人流亡和民主人士流亡两个历史发展汇聚。严家祺教授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但仍然一大早从马里兰家中赶到华盛顿市区会场,与大家分享了他的宝贵记忆。他说,他重新阅读自己记录的达赖喇嘛“巴黎讲话”,六十年来,达赖喇嘛都是怀着同样一个心:我们要回到西藏!三十年后还是未变,正如达赖喇嘛所说:一条绳子断了九次,我们也要十次把它接上。这表达了尊者回去的意志,他说他会活到113岁,他会长寿并会回到西藏这块土地。我们作为海外为民主流亡的人士也会跟着达赖喇嘛回到中国,而不会走在更前面。其次,在五千年史上,达赖喇嘛是流亡时间最长的人。他对有情众生的感情、慈悲心让我意识到宗教是最高的情感。爱人、爱朋友、爱孩子都是感情。但我们看到中国政治是无感情的,更多是相互倾轧;甚至儒家也没有宗教感情。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不是求其半,而是恰到好处、恰如其分,他是站在超越政治的高度看世界,看到了远大的前途,为未来整个中国制宪修宪提供了构想。与之相比,我们的高度都低了很多。最后,过去的三十年中国都处于一片黑暗:没有公平、法律和正义。而正义是我们心里的阳光。正义、理性、智慧和意志力对我们的共同奋斗都很重要。中国未来会怎样,具体难以预测,但人心在变,也在期待改变,正义到来不会太远的。2022年可能会是一个重要时间。严家祺在讲话中指出,正义是人类心灵中的阳光,他坚信正义有一种力量,在不远的将来,达赖喇嘛一定会回到西藏、回到中国。他说:“我们也会在六四真相在中国大地上公开的那一天,追随达赖喇嘛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家园”。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先生用中、英文双语发表了他的演讲。他说,达赖喇嘛六十年的流亡显示他的决心,要摆脱中共的侵占。这也是东突厥斯坦面临的共同命运。维、藏、蒙和汉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都面临同样的共产专政。中共加强镇压,剥夺人民基本权利,在东突(新疆)建立集中营,关押至少80万、也许高达两百万的维族、哈萨克等穆斯林,还把50万穆斯林转移到汉地监狱,试图推行种族强制同化政策。在东突(新疆)施行的器官移植更反映出中共的残暴,把东突变成了地狱。整个维吾尔地区和图博地区一样,都生活在黑暗之中。这个黑暗在蹂躏每一个人的灵魂。为了所有人的正义、自由、尊严,为了所有的人类的人权、尊严、文明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我们必须一起战斗,用血泪谱写我们的流亡史。尽管中共专制看起来强大,只要我们并肩战斗,邪恶帝国会灭亡,正义必胜。我们会回家,回到自己的祖国,一起和朋友、家人共享自由幸福!

 

著名独立历史学家王康先生尽管近日身体不适,但花了四天的时间,专门为本次会议作了高达近两公尺的画:月黑风高的西藏、庄严的珠穆拉马峰、瑰丽的布达拉宫、从青年、壮年到现在的达赖喇嘛,一路走来。这是一条荆棘丛生、光荣的、艰难的道路,也是藏人自救的道路。它的伟大已经超越了当年摩西带领犹太人出埃及的历史。王康先生向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赠送了他的这幅《我将归来》的画作小样,并将“我将归来”的藏文翻译写在画上。

 

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回忆了自2012年他与达赖喇嘛的认识和交往,并因此失去教职的经历。他讲到藏人适应高原气候的独特基因进化,否定了“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并直接向达赖喇嘛提问,要求澄清达赖喇嘛是否要分裂中国、是否要把“大藏区”分裂出去。达赖喇嘛明确重申了“中间道路”,实现中国过去承诺过的自治。夏业良教授感叹地说道:他是在四十岁以后才还是真正了解达赖喇嘛。现在中国大陆的十几亿人不了解达赖喇嘛,也不了解“中间道路”是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纪念,就有特别的意义。我们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让更多的华人了解真相。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先生也回忆了他与达赖喇嘛的相见,并说到他曾努力向统战部递交报告,建议区分好“上帝和凯撒”:上帝的权力归上帝,凯撒的权力归凯撒;行政权、外交和国防权力归中央政府,但宗教自治权利必须交还给藏人。他还提到:但遗憾的是,中国政局发生变化,今天习近平实行了“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走上了红色帝国之路

 

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做了最后发言,他把达赖喇嘛出走流亡这个历史悲剧看作一个重要的精神事件和宗教事件。他说,“在达赖喇嘛出走时,我只有十几岁,当时就担心流亡者的命运。”但是,尽管藏人的流亡是血泪交织的悲剧,达赖喇嘛却把藏传佛教带到全球,成为了佛教史上一位划时代的人物。我们知道有汉传佛教,有禅宗,但在当今世界上,如果人们谈论起佛教,基本上说的是藏传佛教。达赖喇嘛把藏传佛教从一个地区性的宗教传播成了一个世界性的宗教,而达赖喇嘛尊者也从西藏的宗教领袖变成了世界性的精神领袖。这是人类文化交流史上了不起的精神成就。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欧珠次仁、西藏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长普华次仁还向参加座谈会的汉人发言者赠送了洁白的哈达,表示感谢。

参加会议的还有:美国之音藏语部主任丹增哲通、自由亚洲藏语部主任嘎丹洛珠、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副会长布琼次仁、国际声援西藏组织外联协调负责人丹曲嘉措、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华人联络官仁庆扎西、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慈城嘉措、大华府地区藏青会主席彭措达杰、华盛顿经济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家李恒青、独立学者/前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乔木、新公民运动积极分子王永红、前同济大学政治学副教授/现公民电视负责人邱家军博士、中国民主党的陈闯创、张会来、李雪和李萌等。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美国之音藏语部、博讯新闻社、明镜等媒体在现场做采访和发布了多条报道。

讨论会结束后,与会者还在午餐时间继续进行非正式的交流和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北京当局应当尊重藏人宗教、历史与文化,认真思考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政策,积极回应并恢复与流亡藏人的对话,争取早日解决西藏问题。

(会议简报未经与会者审阅;照片来自博讯、明镜、瞭望西藏、西藏之页、乔木、伊利夏提和夏业良的社交网页。)

2019.04.02于纽约报道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April 2, 2019
关键词: 汉人团体 达赖喇嘛 流亡60周年
其他相关文章
“抗美援朝”的炮灰—— 读哈金《战废品》
一带一路的前景展望
中国当局展开反美宣传战 网民展开反宣传
台北“六四研讨会” 王丹以十六字揭幕
被美国封杀 华为宣称启动备用系统 战略性部署背后动机受质疑
没关话筒泄天机 立法会建制班长披露中联办才是香港大当家
习近平在最后关头变卦如何颠覆了贸易谈判?
俄总理:俄不会像中国那样封闭互联网
贸易战火“炸了营”,习近平紧急开会“保初心”?(視頻)
六四新书发布会:从历史的书中站起来
北京在贸易问题上对美国发动令公众困惑的宣传战
习近平重提阶级再谈初心用意何在
中共吹雞 港商要割肉飼狼嗎?
美国下达华为禁令 中方强烈反弹
北京为何推出粮油供应及价格调控应急预案?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的抱负、情怀和中国缘
中美贸易战:美国对华为连出两招,后续将如何发展
华人建筑传奇贝聿铭去世,享年102岁
平论Live | 川普宣布美国移民改革新方案,习近平要求全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中美博弈核心差距在哪里?(视频))
特朗普禁止美企与华为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