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二)
—— 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和改良主义混杂的后果
作者:孔识仁 (李明)


任何真正的自由主义者都是以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为目标的。这是底线。

 

中共国的改良主义必然不可能完全认同自由主义的底线,对于中共国也不会全盘否定。很多改良主义者或者改革派是主张在中共国的前提下进行改良,实行自由民主和威权主义的折衷、自由市场经济与国家资本主义的折衷。按理说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是对立的。

 

但是自由派主张的民主化的战略路径是“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而且是“先求经济自由化再求政治自由化”,最后追求民主化。这与改良主义在路径上很相似,都是追求渐进改革的。又因为中共压制自由主义,自由派不得不有所隐藏其民主化目的,所以自由派与改良派的政治目的上的差异在社会上是看似不明显的,至少民众是看不清两者的差异的,只知道自由派和改革派都追求“改革”的。这样的后果是极大助长了改良主义的发展壮大,消音了真正的民主阵营的声势和宗旨。这种严重的思想和路线错误,是一九八九年后至今中国大陆民主化大业几乎大事无成的重要原因,而且使海外民运几乎沦为老化残喘的局面。

 

为什么这样说呢?“渐进改革”是适合上层人士推动的事,与基层民运和群众较远,加之基层民运所起的作用与地位不大,所以基层民运就容易松散掉;再者“渐进改革”和“自由化”是与体制内有密切关系的人物有可能推动的事,基层的体制外的民运群众“不在其位”,也就较为疏远。如此结果是:民运吸引不了群众,渐渐流失掉基层的民运大众。这在海外尤其明显。中国大陆因为中共专制统治,产生了大批维权民众,产生了不满党天下的遍布各阶层的群众,但是在这样的路线下,被吸引成为“民运群众”的当然就会很少。民运在“虎口”中只身奋战,自由派在体制内“柔声”进取,连“自由化”都犹如万里之外的灯塔,是可望而不及的,更遑论“民主之光”何在呢?所以说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改良主义,共同使得“渐进改革”和“渐进自由化”成为主要目标,民主化成为遥不可及的理想。而“改革”、“自由化”有可能实现吗?只要中共统治存在,这些目标只会永远在路的远方,不可能实现的。这样的路线实质是上层路线,这适合体制内改革派、中共民主派来做,适合高级知识分子和名人来配合和推动,不适合社会中间阶级(一般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路线,更不适合群众路线。在这样的路线里,社会中间阶级充其量是配角,群众更是配角。这样的路线,在中国大陆不能发动,也发动不了民众投身民运,庸俗自由派甚至不敢与民众结合。这样的路线很难与维权运动、社会潮流、民众诉求等结合,这样的路线使大陆的真民运孤立无援而无奈。如我们看到民运异议群体过去长期被孤立而艰困维持,“709律师群体”也得不到更多力量的支持。这难道是因为中共太强大而导致的不堪局面吗?还是三十年来出了严重的路线错误而不能积累力量、发展力量造成的呢?答案应该是两者都有,其中后者的路线错误更为重要。确切的说是改良主义和自由派以“渐进改革”为路径,共同造就了中国大陆民主化步履蹒跚的困境。自由派客观上(不是主观上的)促成了改良主义的主流地位。这种路线怎么可能不造成无穷的恶果呢?这种路线至少造成了不能致力于发动社会、动员民众的局面。我们如果观察一下世界民主化的普遍经验,威权主义可以由上而下改良而民主化,但是共产党国家的民主化都是颜色革命的产物,没有社会和民众的参与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中国自由派和改良派却混杂在一起,坚决反革命而求改良,讲“梦论”,走“梦路”,不致力于发动社会和民众,最终收获的都是教训,可惜的是他们还不知反省,也不知洗心革面。

 

这样的路线在海外造成的恶果更为明显。流亡在外的“七九”和“八九”的民运学运群体以及留学生、广大海外华侨华人1990年代推动大陆民主的意志坚强。但是后来要走“告别革命”、“渐进改革的民主化”道路,这自然少不了寄望于中共统治者,否则如何“改革”呢?如何“自由化”呢?这种路线还能让海外民运能保持多少锐气和斗志呢?不能的。正是受了这种路线的导向,使海外民运丧失了锐气和斗志,麻醉了华侨华人的心志,让华侨华人、留学生们面对现实生活而妥协,甚至于向中共的利诱打压的统战妥协,海外民运失掉了社会基础。这是路线错误的恶果。再者这种路线是上层路线,最适合做上层路线的当然是流亡在外的体制内高人和民运名人,于是所谓“民运贵族”崛起,民运群众自忖做不了这种大事,再加之“民运贵族”挟民运组织及山头而争权夺利不已,于是民运大众也就各自回家顾生活了,业余偶尔为之。剩下了所谓“民运贵族”,艰难地游走于西方和中共国之间,不得其门而入,最终小事做不好,大事做不了,只落得了“沙上建塔”和老化残喘、门可罗雀的局面。但是中共的渗透和影响力却无所不在。如海外民运名流在克林顿总统时为中共国永久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起“临门一脚”的作用;又如跟风“零八宪章”与“和平理性非暴力”及“无敌”路线等等,胡锦涛、习近平上台前和上台始,海内外民运和改革派寄望之音不绝,呼吁之声缠绵。不仅如此,他们还围攻王炳章,竭力打击和冷对海内外的民国派、民国潮。归根结底,这都是自由派和改良派的战略路径混杂的恶果。

 

在习近平强化极权主义统治,“改革”梦断之际,我们至今看不到自由派会有意努力与改良派对立和严厉区分。这自由派难道连反省力也没有了吗?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二)——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和改良主义混杂的后果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pril 5,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