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扫黑除恶”闹乌龙 医生名列黑心榜首
作者:乔龙
一幅中国“扫黑除恶”的宣传画(Public Domain)
一幅中国“扫黑除恶”的宣传画(Public Domain)

苏州渭塘镇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印发的《扫黑除恶进企业》(Public  Domain)
苏州渭塘镇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印发的《扫黑除恶进企业》(Public Domain)
中共苏州市相城区委员会的“情况通报”(Public Domain)
中共苏州市相城区委员会的“情况通报”(Public Domain)

中国当局近期在各地鼓噪“扫黑除恶”运动,而苏州渭塘镇政府更将医生列入“中国10大黑心行业”,引发公众舆论质疑。

本周二(4月9日),一本由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印发的《扫黑除恶进企业》宣传册第21页,“中国10大黑心企业都有哪些”部分中,将医生行业放在首位,并提出医生是全国范围內将收费项目细化得最极端的行业。

苏州中学前教师潘露周三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渭塘镇的官员将医生列为“十黑”之首,试图转移民众对中国医疗体系不满的视线:“渭塘镇将医生列为黑恶势力之首,企图转移国内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掩盖中国医疗制度的弊病和缺乏全民医疗保障的事实。”

该宣传册图片引发网民质疑的同时,也引来医护人员指责。网民质疑,渭塘镇政府将医生列为“中国十大黑心行业之首”究竟由谁认定。

次日凌晨,中共苏州市相城区委发通报澄清。该通报指,因相关负责人对宣传资料未有审核把关,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已责成渭塘镇党委向区委做出深刻书面检查,并且切实整改。对镇相关责任领导党委副书记、党委委员及副主任科员予以免职处分。 

中央为“扫黑除恶”定调 列具体针对目标

2018年1月起,中国国务院在全国范围内发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期三年。去年以来,无论是一线还是三、四线城市,城镇还是农村,“扫黑除恶”的标语随处可见。

周二,中国扫黑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及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扫黑除恶斗争所涉刑事案件的四个意见》,当天起施行。

官方新华社报道,四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四个意见,涉及扫黑除恶斗争中四个方面的问题,具体包括“恶势力”刑事案件、“套路贷”刑事案件、“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的财产处置、以及“软暴力”刑事案件。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发布会披露,截至今年3月底,中国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达一万四千多件,涉及近八万人。

不过,网民对于当局大规模抓人入罪,感到疑惑。安徽省前检察官沈良庆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地方官员为了确保政治正确,往往把无辜者也当成“罪犯”处置:“有没有这么多的黑社会是个问题,即使有黑社会,它有保护伞,未必真正能打倒黑社会,他们为了完成任务就不惜一切手段,维稳也好,什么都跟它(扫黑)挂钩。运动式处理问题,必然会出现问题。当年我在司法机关工作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口号。” 

北京律师莫少平对本台表示,在他代理的涉黑案件中,有基层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确实存在对扫黑除恶相关法律规定有把握不准、不到位的情况:“把正常的民营企业经营活动,甚至把一些普通的治安案件,都作为扫黑除恶的内容。如果不尽全力去纠正,确实非常容易造成对民营企业和个人合法权益的侵害。”

潘露认为,本次“两高两部联合印发四个关于办理扫黑除恶案件的意见”跟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所推行的“唱红打黑运动”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只有名称上的差异。

他说:“第一,这体现了中共运动式治国的‘优良传统’。毛泽东时代全国有56次大规模政治运动,而十八大以来有回归文革的趋势。我认为,可以把此番运动看成‘重庆薄式唱红打黑’的全国扩大版本;第二,我认为,这是中共为了转移社会关注视线,缓解内部矛盾,挑动群众斗群众。利用群众仇富心理,司法刑侦机关坐收渔翁之利。”

早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推行的所谓唱红打黑,即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当年众多无辜商人、律师遭到刑讯逼供,最终被迫认罪。重庆市公安局前局长王立军事件,导致薄熙来下台后,“唱红打黑”运动才告终止。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pril 11, 2019
关键词: “扫黑除恶” 医生 榜首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