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感时伤世的长吁短叹数则
作者:野狐一禅


 

话语权,被党话、官话垄断几十年,再被习话的屁话垄断6年,中国,已无說真话、人话的余地,向国外寻空间说点民话,他们的大外宣又化装他们的党话、官话变习话的伪民话,来挤圧真民话,可世界之大,世界话语空间很难如国内那么垄断得毫无空白,我这吐的真话,我这知识份子的长吁短叹,不仍然找到说话的空间吗?

 

也听圧腹中的真话,泄上几则:

 

“定于一尊”怎么又“我将无我”

 

贪权者,以收拾了些他们制度必然产生的贪财者,贪天下的,把党天下又变家天下,自已把自己抬上权力顶峰,特朗普也说他做了长期掌权国王,人与人的关系,吹啥革命的同志关系尽改君臣关系了,中囯皇权的伪媒体,只有一种习家称皇家一家声音,一言九鼎,成了习言九鼎。任期制改无期独霸权力制,突然,这红色帝国帝王在意大利说自已“我将无我”,世界大跌眼镜,大呼奇葩,中国的马屁精们大吹大捧这是什么:大境界、大思想,看来,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再扩张为:无逻辑、无道理和语无伦次,前言矛盾后语,哪有什么“无我”,只看到:中国归了我,用啥“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等鬼话,把世界也要掠于我国我党实是我这国王,这叫无耻之尤,哪是“无我”呢?

 

脱欧在扯皮能说明中共不准扯皮优越吗

 

中国媒体拿英国脱欧扯皮两年多开涮,笑他们讲民主的没效率,中共的独裁很神速,由习皇一人就定夺了,撒外国几百上千亿的撒币,习皇手一挥,就撒出,要像英国那类议会去讨论表决,被多党扯皮址下来,哪有效率?这便是用山沟里梁家河大学问看出的好事变坏事的眼光。

 

翻一翻他们党史一人说了算的效率:毛泽东一人说大跃进好!人民公社好!横扫牛鬼蛇神的文革就是好!可他一闭眼,人们便批判与改变他那些所谓的“好”:

 

他的尸骨未寒,毛的爪牙四人帮包括他老婆江青,尽打倒了,毛的家天下,又被邓小平改党天下。那时期天下第一马屁精郭沫若,也不再给毛时代唱赞歌,马屁文也改讨檄诗是: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

 

今日满朝的张沫若、王沫若等,难道新的家天下垮了,他们不写这种诗吗?拭目以待吧?

 

怕真话掩真象的毛时代,比习时代更威慑天下吧?不准议论毛泽东及其党羽,他们那理论的、道路的、毛时代的一切自信〔包装〕,胜过习时代了吧?下场如何后果如何呢?那时,社会主义阵营还在,毛的家天下专制,也要垮,现在社会主义阵营与苏联都垮了,你钻入WTO发了点邪财暴发了一下专制,坐牛车的山沟土皇帝坐上波音飞机了,便认为他那专制,要超毛失败的山河一片红,又将变世界一片红,还是一枕黄粱做的邯郸梦吧?

 

请问以民意为尊不是以君意为尊的民主制,无论几百年英囯宪政民主与美国三权鼎立的民主,那扯皮洽是民权的象征,众议纷纷才是民主制优点,社会的正常生态。14亿人只有一人发声、一人决策,一人凭梁家河学问治国,不准说现实问题与历史错误,这扯不扯皮,不正是民不民主的区别与分野吗?哪一天,中国媒体不只发习皇帝般的圣喻、圣旨,充满争论、争议与扯皮,就是民权社会取代君权社会了哩!这才叫进步,这才叫: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坚决维护你说话的权利。

 

民主制扯皮,有票选解决。专制没选票,便只有“你死我活”解决,这是丛林法则呵!

 

教授不准说话学生尽变犹大

 

这种学校与教育,是培养人才呢?还是奴才?不是奥威尔写的动物庄园再现吗?

 

毛上台,专横的他,尽变中囯人为毛氏家奴。习上台,老调重弹旧戏再演,包括总理与常委,教授与警察,统统要统治成习氏家奴。甚么人民的愿望,就是共党奋斗的目标?只见人民做社会主义名辞的垫背,丧了几千万的命,几乎将丧共党的命,是这些年改搞资本主义,才救了他们的命,还变他们乞丐成暴发户,无产者暴发成特权资产阶级,却嘴里仍唱社会主义老调,而他已成“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的奇葩世界,还不准人说,可是,读了书、见了世靣、懂得道理的教授,说点见解与真话,便封口,几年前,封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哈力木代的口,判他无期徒刑,却被世界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人选。也没有恐吓住中国大学里的教授,毛泽东制造红卫兵去辱教授打教授,连他们自已的党员教授,如翦伯赞、吴晗等也搞死。今天的习泽东,已无力制造造反的红卫兵,便用钱制造大学生做犹大出卖耶苏那么出售自己的老师。试问:大学生犹大化了,已无任何底线可约朿他们卑鄙化、邪恶化了,文革被毛已卑鄙化透了,北島讽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现在,当局打造大学生犹大化,不是扩大化他们卑鄙的通行证吗?美国总统特朗普同他智库已发现这卑鄙通行证,已渗入到他们国家,不正从经济与文化等方面,从伪媒体与伪文化的孔子学院展开狙击与反击吗?

 

许章润等教授正是不甘于中国人人格的墮落与人性的邪恶而站出发声,灭得了吗?甚么时代了,网络信息时代了,秦始皇法家强国弱民与焚书坑儒那些东西,还有用有效吗?看来,他们非无知无畏,而是十分恐怖专制末日,黔驴技穷了吧?

 

喜欢装睡的,打击清醒的

 

这世界,看到真善美被假恶丑变异变质变种,忍耐着、敷衍着、装瞎装儍装睡着,专制暴政,才稍放心江山不会变色。于是,专制用各种邪恶手段镇圧出不少识时务者,不去发声,去装睡,便认为暂时平安无亊了。

 

可是,安徒生的童话里,那个不肯装也装不来睡、也说不来假话的小孩,上帝也没法阻止他说出皇帝的新衣是假的,皇帝是衭子也没穿!总要叫皇帝现丑。

 

现在,大学里许章润、哈力木代、唐云这些教授们,就都是上帝安排他们在充任那孩子的角色,可见暴政要灭,无理!也灭不净。就是14亿人全被哐被骗被圧得都装睡了,糊里糊涂的了,恐怕他们也知道自已不是跟着圣徒摩西走出埃及的苦难,而是跟着盲人骑瞎马一一夜半临深池,而老毛带8亿人中国人,是9千万曾跌入过他的陷阱哟。装睡者不半醒与全醒免受二遍苦,受二茬罪吗?

 

明朝的张养浩在他那首“山坡羊”的词中曾感叹兴亡:“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难道被老毛续写了:顺我,你们苦!逆我,就更苦!现在小习再续为:睡,难忘苦,醒,依然苦!

 

这都是乱世到末世的畸型怪象,本文结尾,不妨引曾国藩对末世特徵所作的界定,开一开读者眼界,

 

他说:社会大乱前,必有三前兆:

 

1,无论何亊,均黑白不分。2,善良的人,越来越谦虚客气:无用之人,越来越猖狂胡为。3,问题到了严重的程度之后,凡亊皆被合理化,一切皆被默认,不痛不痒,莫名其妙地虚应一番。”

 

这是中国儒家推演的社会病象的诊断,已由大清之亡证实。那么以潘光旦、费孝通等现代社会学观察调查,得出的结论,更震聋发聩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pril 12,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