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作者:陈奎德

谢天谢地,终於过去了!依旧是老戏登场:天安门前,再泛红潮,再驰钢甲,再翔铁鸟。当然,锣鼓更响了,但却是空场。钳制神州六十年,仍需显示武力以威慑天下,以恫吓“刁民”。此地的时空倒错,彷彿建政之初的毛氏又凌空下旨严令:“只许你们规规矩矩,不许你们乱说乱动。” 而城墙之外,石首式的哀怨之歌,遍山遍野,动地而起,隐隐传来。

甲子盛典:耀武扬威其外,空白记忆其内,无一观众於城。

真正的胜者并不取决於战场

严格说,那记忆已被撕成了碎片:六十年被一辟为二。前三十年,一片空白,一笔带过;后三十年,虽浓涂重抹,亦插有禁区──一九八九─一九九二──乃党国机密,不容窥探。

“盛世”中国,踵事增华,却成失忆之邦。

既然官方修史蓄意留白,那么,填补空白,直面历史,释放记忆的洪水,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甲子原点──一九四九那个时间点,是海内外关注的聚焦点。时间与空间,都被那个拐点一辟为二。划海而治,两岸画出了两条平行的历史轨迹:

在大陆,从韩战、暴力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开始,经合作化,工商业国有化,反右,大跃进,公社化,大饥荒,四清,文革,联美抗苏,到民主墙,改革开放,六四屠杀,权贵市场化,经济起飞,贪腐横行……

在台湾,从“二、二八”,和平土改,基层选举,出口导向经济战略,“自由中国”运动,经济起飞,本土化改革,“美丽岛”运动,中央民代改选,“党外”力量崛起,直到解严,开放党禁报禁,总统直选,政党政治成型……

这两条轨迹,形象迥异,标示出了国族共同体在空间分割下的截然不同的命运。就其中单个个人的运程而言,大体可以说:败者转胜,胜者转败。败者先行,胜者蹒跚随后仿之。诚如龙应台女士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里所言,败者“创造出一个不同的社会,奠定了不同於以往的价值。……他们到了岛上,因为军事彻底失败,使得后来六十年,台湾发展另一套价值,这不是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是一套温柔人文价值。如果不是因为军事失败,也许我们岛上还发展不出以个人幸福为核心的文明价值。我以他们为荣,感谢他们失败。”而胜者至今依旧不肯放下“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旗帜,惨淡经营以抗拒文明价值对国民的巨大诱惑力,仍在庞然大酱缸里挣扎摇摆.

“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虽然,胜者举行了他们佔领大陆六十年的炫耀军力的盛典,彰显了他们《意志的胜利》(希特勒德国的经典影片)。但明眼人不难察觉,它的精神灵魂已被掏空,它的五脏六腑已经腐烂,只剩下一个张牙舞爪的空壳了。如是: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不过,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而缺乏自信,则是残酷行为的催化剂。

有鉴於此,近些时日以来,一股悲凉之雾──像漆一样黑且无孔不入的雾,从四面八方围拢侵袭泛滥开来……浓浓的,无以化开,无以排解:

互联网被封得密不透风,国内知识界家园天益网被蒸发了,刘晓波被正式逮捕了,谭作人被判了,艾未未被打了,同样的黑打,高智晟、许志永、滕彪……早已领教,郭泉、黄琦也都被捕被审了,连过去多次往返中港的冉云飞也被禁足香江了……。在新疆,在西藏,则实施戒严式统治,大军压境,滥捕滥判,道路以目。

有友朋至,描绘了一幅悲观主义的末世图景:在全球金融危机所造就的绥靖主义氛围下,北京当局,以债主之傲姿,愈益张狂,要山有山,要水得水,罔顾国际社会的谴责,毫无顾忌地在国内实施人权迫害;甚至经济领域也开始倒退,实施国进民退,扩展国有垄断企业地盘,并进而影响各国企业家乃至政府的行为方式。

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

这里发生的事,正在精确地複制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当年制式:一种国家主义型号的举国体制。这种体制确保国家集中力量办事,效率极高,能优先发展军事能力,在某些经济领域对国民实施准入歧视,垄断最核心的经济部门;厉行秘密警察治国,实行军国主义教育,培养顺民精神,鼓舞国民为国牺牲。并且充分利用低人权、差环境的低成本优势在国际贸易中谋取超额利益。其根本目标,是确保统治利益集团的权力不倒、利益不散。诸状种种,已经是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了。

比当年德国尤为甚者,是管制方式黑社会化这一中国特色。由於北京加入WTO,在经济上与国际接轨,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与脸面,像毛一样完全公开地“无法无天”已经难以为继。於是,黑社会式的操作即大行其道,政治案件以非政治刑事罪名获罪,已经泛滥成灾。而前述多起僱用打手黑打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的案件则是另一类例证。如今,“警匪一家”已非地区现象,而是全国皆然。人谓“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这已成后邓时代中国的一道特殊风景线,恰如当年的“李、闻被刺案”和“江南案”一样,呈现出皇朝晚期的典型徵象。

历史上没有一个单纯依恃暴力的、失忆的政权能固若金汤运程久远,一个也没有。

今年,是共产主义笼罩中国的一甲子祭年,破土而出的,有去年底今年初的《零八宪章》。而一九一七年则是共产主义初次得手笼罩俄国之年,同样是一甲子后,一九七七年,在苏俄的卫星国捷克,《七七宪章》破土而出。作为先声,它为十二年后(一九八九)共产帝国的大败亡做了预响。

而今的中国,还需再等待十二年吗?

—— 原载: 动向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19, 2009
关键词: 六十年 甲子 大陆 台湾
特别专辑: 甲子回眸
【甲子回眸】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甲子回眸】鮑彤評《老同志談話》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上)
【甲子回眸】“党天下”的奠基礼——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甲子回眸】回溯中共建政后的新闻界
【甲子回眸】不用猜了,「老同志」可能子虛烏有
【甲子回眸】百年惊梦
【甲子回眸】背信弃义工商业改造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下)
【甲子回眸】上山下乡运动ABC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國有化
【甲子回眸】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甲子回眸】過時的口號、封建的口號
【甲子回眸】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甲子回眸】向“失败者”致敬
【甲子回眸】我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甲子回眸】创伤该被治疗 60年不晚
【甲子回眸】千斤担子两肩挑
【甲子回眸】文革ABC
【甲子回眸】中蘇兩個六十年對比
【甲子回眸】听敌台
【甲子回眸】为祖国60周年献礼
【甲子回眸】住在一张地图上
【甲子回眸】站在新的三十年的门口
【甲子回眸】有多少中国人不知道的抗战史实
【甲子回眸】那过去的事情——回忆五十年代
【甲子回眸】“盲流”“农民工” ── 我父母的故事
【甲子回眸】逃亡,1949年的选择——忆杨震海伯伯
【甲子回眸】国际反修斗争和“灰皮书”
【甲子回眸】古今「蜀亂——給六十周年的警示
【甲子回眸】60年中共媒体的畸形恶态
【甲子回眸】女人一台戲——「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甲子回眸】中共失信于老百姓六十年 何以庆祝 ?以何辉煌?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60年:拨乱反正还是一脉相承?
【甲子回眸】尋找一九四九龍應台苦澀之旅
【甲子回眸】宋庆龄多次致中共中央信件披露
【甲子回眸】“文革”中看电影
【甲子回眸】流民地图-我看「大江大海1949」
【甲子回眸】她和千萬亡魂一起寫這本書
【甲子回眸】中国开国大典记者谈毛泽东与民主
【甲子回眸】1978,进京赴考
【甲子回眸】长跪六十年
【甲子回眸】德国记者回顾中西方关系60年变迁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前30年和后30年难解难分
【甲子回眸】在武汉大学讲文革
【甲子回眸】陈凯提议十一为“驱逐毛泽东日”
【甲子回眸】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
【甲子回眸】《建国大业》观感
【甲子回眸】国进民退与民粹涌动
【甲子回眸】花甲之年的毛泽东中国
【甲子回眸】血腥中国六十年——共产党杀人记录
【甲子回眸】一九四九年:台湾的苦难或恩典?
【甲子回眸】海外专家评论北京阅兵武器
【甲子回眸】请不要以“人民共和”的名义!
【甲子回眸】回首与反思
【甲子回眸】我经历的1949改朝换代
【甲子回眸】抚今追昔两甲子,历史惊人相似
【甲子回眸】錯失的十年
【甲子回眸】 六十周年回眸
【甲子回眸】一场没有观众的盛典
【甲子回眸】與共和國同年
【甲子回眸】甲子雜詠六首
【甲子回眸】无题有感
【甲子回眸】灰飞湮灭一甲子
【甲子回眸】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
【甲子回眸】中共庆60 避谈长春战役16万亡魂
【甲子回眸】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甲子回眸】共和国还没有建成
【甲子回眸】二篇:紅旗下的蛋 & 從領袖舞姿看國運
【甲子回眸】我的一九四九与中央日报
【甲子回眸】“四个坚持”和“四个不坚持”的比较—— 双十节有感
【甲子回眸】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甲子回眸】莫言: 共产主义违反人性
【甲子回眸】用新的史观重读“60年”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甲子回眸】從“四大家族”到今天的150萬個暴富家庭
【甲子回眸】“严打”对中国人权的侵害
【甲子回眸】马英九在古宁头的演说
【甲子回眸】在中国, 正义已经荡然无存
【甲子回眸】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三)
【甲子回眸】幸亏年轻:回想七十年代
【甲子回眸】一九七六年的记忆
【甲子回眸】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甲子回眸】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甲子回眸】夜半抄家记
【甲子回眸】地主之殇——土改与毁家纪事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甲子回眸】紫雪糕
【甲子回眸】父亲“一九四九”走错一步的代价
【甲子回眸】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甲子回眸】中国版的《苦海余生》
【甲子回眸】斗地主的真相和目的
【甲子回眸】“人民文革”和中国“群众”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
【甲子回眸】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甲子回眸】六十年来家国,万千心事谁诉
文明的力量—— 从乡愁到美丽岛 (全文新版)
社论文集
《纵览中国》发刊词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
趙紫陽的遺產
二十二年家国梦
回儒恩怨.
维汉冲突:维族与汉族在英国剑桥大学“忍痛对话”
【審毛之二】饥饿皇朝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自由无肤色——关于所谓“普遍性死亡”的传说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與香港共進退
【審毛之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百年國運
其他相关文章
落馬中將“懺悔書”,軍中反腐再掀高潮?(视频)
美中近期关係:从外交与安全对话看
1)吳小暉案来龙去脉 2)八卦媒体遭关闭
美英时代终结,德中主导世界开始?
蒂勒森:坚决实现所有对台湾承诺
愿你我之心如秋水长天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同性婚姻宪法解释彰显台湾法治
中国权斗及危机的国际化
反恐变维稳?西方国家是否走上中国的路?(视频)
警商一体,祸国无穷
“六四”廿八年回眸(2):《六四档案》及六四一代人的使命
对台军售延,藏人补助停,川普对中政策几多转弯?(视频)
“六四”廿八年回眸:上海1989民主运动
回首五四(2):五四遗产—文化后果与政治后果
為何聞到'清甜'空氣,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视频)
吴敦义当选国民党新主席 党员有何期盼?
川普执政百日对华政策变化:动因、效果与前景
史上最多六人竞选 百年国民党能年轻化?
乔万尼•萨托利及他的民主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