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雨過天青雲破處 這般顏色做將來
作者:林行止

一、繼旺角及金鐘之後,警方昨天(十二月十五日,佔領運動第七十九天)完成最後一個佔領區銅鑼灣及立法會示威區的清場!警隊在最後一輪清場行動的表現,連不少「束手就擒」的當事人,亦感到執勤者恪盡職守、表現專業,令人寬慰;昨午五時「佔領運動」全被清場後,自催淚彈事件後幾乎「隱形」的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統率警務處高層會見記者,他形容此次行動「難度和複雜性前所未見,時間長、示威人數多,示威動員、方式和激烈程度未能一一預見……。」但他指若示威者聽從警方勸告離開或不衝擊警方,「警方根本不必使用武力……」。不過,曾處長對發射那八十七枚催淚彈的「內情」未有交代,而警方能否在市民心目中完全恢復聲譽,還要看當局如何發落涉於「暗角」拳打腳踢示威者的七名警察。

 

無論如何,警隊「淡定」清場的態度,與「三子」啟動「佔中」當天(九月二十八日),警方連放八十七枚催淚彈所種下的惡劣形象,完全兩樣。

 

前後不到三個月,同一警隊,同樣的對手,當初頭威頭勢,以餓虎擒羊的勢態對付示威者,結果卻是「制」而不「服」,激起更多市民站到同情佔領陣營;雖然民間亦有「撐警」的聲音,可是怎亦無法提升警隊「低位徘徊」的聲譽;這回清場,警方足以光彩地「鳴金收兵」,有望恢復名譽,不但警隊值得高興,就是香港市民亦該額手稱慶—一是慶幸佔領運動不用流血鎮壓收場,警民平安;二是證明香港警隊並非已經墮落、不再優秀,當初重手打擊「佔領」一役,只是領導失策、誤判民情,猶如腦袋發熱、肢體乏力,那不同於體殘肢缺,只要頭腦退熱,身軀便可回復機能;三是認識到社會共融,並不等於毫無差異、不興勃谿,而是大家應有所本的各守其分而公道自在人心。

 

經過此役,如今港人大致意識到必須聽命行事、接受指揮的紀律部隊,一旦落在領導無方又或心術不正者麾下,為害便不止於成事不足而是敗事有餘,連警察亦賠上多年累積的聲譽,幾乎淪為與民為敵的「磨心」,那是多麼值得港人警惕的事。大家應當記憶猶新,在大放催淚彈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記者會說她是此事的「局外人」,不免令人對當時是誰拍案令警方放催淚彈,有種種聯想—究竟是京官亂指揮還是港官不協調?

 

二、因「公民抗命」而起的佔領運動,由於「雙學」的介入而聲威大振、國際矚目,可是,無視洶洶群情,當權者硬骨頭一塊,不假辭色,不但寸步不讓,而且還以迎頭痛擊。「三子」、「雙學」與群眾的參與,其間的得失起伏,不能只化為唏噓而不好好思量。要思量什麼?筆者有如下的看法。

 

只有在法治社會,公民抗命(或稱公民不合作)的反對權才能起作用,才有意義,才有感召群眾甚至當權者的能量。對於講求威權一統的地方,當權者對反對意見不僅置若罔聞,還大有可能被視為社會家國之不幸,是動亂之由,即使不被視為「反黨反國家」,亦會被打為作奸犯科,送進大牢。

 

從「雨傘運動」的來歷和變化,大家看到香港具公民意識的人數不在少,然而,仰仗威權管治的,同樣大有人在,此所以中央和特區政府捧出法制條文,輕鬆地便把抗命者定性為專事破壞的「不法之徒」,把法治精神所包含的尊重反對意見的權利和空間,壓縮至全無空隙、暗無天日。

 

把阻塞交通要道的靜坐佔領,稍事渲染,略為誇大,把佔領運動給市民日常生活帶來的一些不便,轉化為砸人飯碗、礙人生計的罪名,聚焦於港人市儈本色的最痛處,令佔領運動在不少人眼中顯得神憎鬼厭,管你追求什麼無篩選真民主、什麼權責公義、什麼真理夢想,通統淪為虛妄的廢話歪理。特區政府利用群眾打擊群眾,以不動聲色不回應以「靜」制動,令示威不甘、躁動、無功,徒顯筋疲力盡退場而心有不平。

 

政治的事,政府不以政治解決,結束佔領,只是公民抗命的一個段落,不少人都意識日後必有後續行動,甚至有可能是捨棄非暴力原則的激烈「賭命」。有學生代表已公開表示會發起新一輪的不合作運動,筆者不知道他們從過去兩個多月的歷練中得到什麼經驗教訓,卻實在希望他們即使採取新的不合作行動,打擊面亦只應針對當權者,不能過於擾民,如此才能團結一大片;否則,不但得不到人心,反招廣泛的敵視。當政府根本不重視民意,佔領運動的示威場面波瀾壯闊,梁振英政府尚且能無動於衷、好整以暇,且能獲中央政府繼續公開支持,公民抗命是否是下一波抗爭活動用得上的策略?即使答案是肯定的,是否該有起承轉合的節制和因應?因為非如此才不致「激發民怨、引起共憤」,當然,亦不致再落得功敗垂成的下場。

 

三、「反思」一詞,在金鐘清場後便鋪天蓋地在本港各種媒體上出現。全國港澳研究會十二月十一日在深圳召開的年度理事會,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人大常委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提出就「一國兩制」對港人進行「再啟蒙」的「偉論」,可真教人坐立不安,他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是香港「小憲法」的檻內人,弦歌雅意,兩制結束,夢入一國之意正濃。陳佐洱會長繼續不厭其煩地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國策不會改變,似在大力推銷「A貨」!

 

京派在朝在野的港事泰斗,他們在全國港澳研究會上發言的思路,對港人而言,太像外星人語,難以理解;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到底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雖然一樣是「老共」,昨天他在《am730》的〈深刻反思〉一文,文筆委婉,倒不失實話;他沒有正面否定中央政府把佔領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有外國勢力介入」)的「傳聞」,卻借用毛主席《矛盾論》中有關雞蛋與石頭的「孵化」條件,指出「社會的變化,主要是由於社會內部矛盾的發展與推動。外國勢力大概是無時不在,無處不在的;但香港的佔領運動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發生,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規模,主要決定於香港社會內在的矛盾。」又說「分析運動的成因不能過分強調外國勢力的作用。」雞蛋可以在適當溫度下,孵化小雞,石頭卻無論怎樣也孵不出雞仔……。

 

這場規模龐大的群眾運動,究竟反映香港社會出現了什麼「內部矛盾」?曾主席以「青年政策」和「社會流動性」之類的官方藉口提出他的看法,要求港人要有更深刻的反思。其實梁振英上台後的「語言偽術」,多少可以讓人識破一些香港內部矛盾的形成,因為他並不是按研究所得的社會需要作為訂定政策的根據,而是順應北京或個人所好,在研究資料中挑選一鱗半爪的理據,配合其脫離群眾的施為。把該作根據的基礎,改為政治宣傳的彈藥;把死的說成活的,把稀鬆浮誇的,說成實實在在了不起,最後把選舉行政長官的取態說成與群眾的意願毫無二致。他不是與港人站在一起追求進步,而是以中央委予重任的上位者身份依法治港!

 

梁振英成功迫退「雨傘運動」的洶湧浪潮,可是他在更多港人的心目中留下愈來愈不堪的印象!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关键词: 佔領 清場 政治解決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
震央就在身旁 港府坐視危機
民間軟實力抗衡中共銳實力
梁振英錯引納粹喻港獨 與大屠殺相提並論
譚惠珠:毋須搭鼓吹港獨平台證自由
千億沙中線通車無期
香港或成美國貿戰「人權牌」
FCC前執委:梁振英威嚇有前科
改革開放40周年 港府鼓勵搞慶祝活動
陳浩天演講 梁家榮禁港台直播
泛民促梁振英 林鄭停止狙擊FCC
陳浩天打定輸數:香港變得好危險
泛民聯署促陳帆馬時亨下台
港鐵再隱瞞沙中綫醜聞 土瓜灣23幢樓大沉降
黃之鋒案審裁官曾入國教關注組
其他相关文章
撤中聯辦才可實現兩制
參與「佔領中環」,請先讀《劉曉波傳》 -致民主路上的朋友們
後佔領時代的市民政治
佔領各界別 以社會包圍政權
三權分立無其事? 依法治港一頭煙!
談機遇 說機制 悉玄機
香港斯文一脈變 特區革新不洗面
愛國何來分新舊 一片丹心聽阿爺
股市救不起 整頓振雄心
用人失準用權失當 十八年來政經倒退
破壞和諧是何居心 循序漸退該當何罪
一國智取獅子山 兩制拱照中南海
假的真不了 衰便好不來
民主建政無前路! 經濟絕處可逢生?
假民主非要你要 真操控逼你啞吞
見微知著一念改 面目全非敗象多
大話荒唐 兩制辛酸
釋法奪權擺布港是 一黨兩制傀儡登台
握其大要不得其要 有樣學樣樣樣走樣
摸透老左無出其右 飽暖思自由身後新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