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嚴防特府以法打壓 參考綠營柯陳模式
作者:練乙錚

匿迹多時的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周一現身主持記者會,聲稱將於三個月內盡拘佔中領導。自運動開始至今,遭警拘捕外加自首人數已經逾千;視乎警方尺度鬆緊,「光明」行動到「頂」之後,上述數字可能再加(幾)倍,最後遭檢控提堂的人數,估計也會是四個位。規模空前的社運,抗命者迫爆法庭,乃是意料中事,不會令人驚訝,大眾的目光,將聚焦於檢控的罪名。

 

一、勿羅織罪名引發二次抗命

 

特府裏的極端派曾經下重手彈壓棍打抗命者,下一步亦大有可能主張峻法嚴刑,以超重罪名控告他們,一遂洩憤之慾而兼收警戒之效。不過,這個意圖不一定得逞,因為以林鄭等技術官僚為代表的保守派,依然會比較理性地考慮後果:若再挑起一次大規模的「公民抗控」行動的話,民眾的矛頭直指律政司、警務處,那香港的政治矛盾就再一次升級,衝突更激烈,手尾一定更長,北京肯定無法接受!

 

筆者月前說過,佔中過程之所以沒發生嚴重的血光之災,其中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資本理性」,即無論京港哪個金權板塊在香港都有龐大金融利益,它們既極盡本事反對群眾運動,另一方面也絕對不願見到極端派火上加油,引致更大規模的社會動盪,影響他們的小圈子經濟利益。一個多月後的今天,世局已然大變,環球經濟竟出現半世紀以來未有的「反能源危機」,原油供過於求導致油價急瀉,能源出口大國俄羅斯的貨幣應聲崩盤,中東、中亞勢必出現亂局,影響歐洲安全,北京在經濟上也會更加提心吊膽。筆者認為,這個形勢要求資本更加理性,因此對民主運動有利。

 

國際油價自年中開始下跌,原因有兩個,一是美國的頁岩油開發技術成功,產量激增,能源自給率已達九成,對中東石油的需求遽減;一是大陸經濟增速不斷放緩,製造業的能源需求尤其疲軟;結果,以國際最通用的「布蘭特低硫輕原油25天期貨每桶價格」為基準的原油價格,由今年6月1日的115美元高點一路插水,至前天已跌破59美元。

 

俄羅斯的出口以石油及天然氣及其衍生品為主,佔外貿收入的三分之二;如今原油價格狂瀉,盧布亦因此直線下挫,從今年3月1日的高點一美元兌36.7盧布跌到前天的78盧布;於是,俄國央行前天把基準儲蓄利率從10.5%一下子提高到17%,盧布滙價才回升至在一美元兌70盧布左右徘徊,惟至今跌幅已差不多達到50%。貨幣貶值,通脹便會飆升,俄羅斯的年通脹率已升破11%。為了保住盧布的剩餘價值、防止超高通脹出現危及整個社會的穩定,抽高利率以致投資和就業大跌(把負面衝擊盡量集中在小部分人身上)也在所不惜;業界估計明年俄國GDP收縮5%。俄羅斯經濟已於本月初正式進入衰退,明年進一步惡化已成定局。

 

對中共而言,俄羅斯雖然窮多了,心理上而言還是自己的老大哥,在國際上固然要靠這個唯一的實力盟友撐腰,不少關鍵技術還得靠他幫忙,故俄國這個「後欄」失火,中南海也不能不有所戒懼。然而,更大的問題是,半年來本應一直受惠於國際能源價格不斷走低的大陸經濟,不僅對一次又一次的寬鬆貨幣政策強刺激毫無反應,貢獻GDP幾乎一半的製造業更回落到今年首五個月的那種不景氣。已經連跌七個月的HSBC大陸製造業PMI指數,11月份初值是49.5;低於50即表示生產總量正在收縮。踏入12月,製造業收縮依然未止,顯示總需求不足。製造業的問題,不過是北京要擔心的經濟問題的冰山一角;除了經濟,還有社會問題、政治派系鬥爭等問題,一大堆。

 

因此,此時此刻,北京稍為頭腦清醒的話,也不會讓當權極端派攪局亂港,挑起更龐大的社運浪潮;那不僅僅是北京不想有人添煩添亂,而是知道香港的經濟對整個大陸(不光是對某些利益板塊)依然重要,亂不得。有些人為迎合京官心意,不斷矮化香港,聲稱香港經濟對大陸已是無足輕重,以此方便當權派肆意打壓社運,論點卻站不住腳。

 

今年年初,北京官媒給出了去年大陸與境外十個最大的獨立經濟實體的貿易額排名榜,居榜首的當然是美帝,居次位的就是香港,其後才是日本、南韓、台灣、德國、澳洲等;陸對港的進出口總額,比台灣與大陸、德國與大陸的兩個數字的總和還高,達4010億美元。

 

若論大陸對這些地方的貿易順超,香港更是以2530億美元排第一,超過第二名的美國20%、第三名的歐盟40%,是第四名的南韓的三倍、第五名的台灣兩倍半、第六名的日本五倍多、東盟十國總和的十二倍。可見大陸搞外貿,絕對不能不靠香港出口轉口。

 

此外,香港還是近年大陸外來直接投資FDI的首要來源地,每一年的數字一般都佔整個大陸該年FDI總量的幾乎50%,遠超日本、美國、新加坡、台灣、南韓(依次各佔7%至4%不等)。誠然,FDI於大陸經濟的比重已不如前,但外資的高科技含量高,所以依然對大陸十分重要。有些從香港進入大陸的FDI源於外國,只借香港作中轉站;但這正正顯示中轉站也有其角色,不然那些外資會直接進出大陸。也有一部分從香港進入大陸的FDI,本來就是大陸透過某種管道出來打一個轉再經香港以外資身份進入大陸的錢;這些錢主要是一些「灰錢」,但更說明香港不僅對大陸的「公」的(比較正當的)經濟重要,對其「私」的(不那麼正當)的經濟,更不可或缺。

 

上述因素着重「量」方面的考量,香港對大陸經濟的重要性還有「質」的方面。人仔國際化要倚重香港,「滬港通」的一端是香港,自貿區的各種內部系統要參照香港的做法,大陸民間高端消費勝地依然是香港,等等,都是因為香港「質」的方面優勝。無論大陸什麼階層什麼觀點的人,只要有點理智,都不願意見到香港失去這些對大陸和對他們自己有利的優勢(當然,大陸也有一些人在這些事情上心理不平衡,無法接受強國依然不如英殖餘孽的事實,所以不斷寫文章講說話發噪音攻擊港人)。

 

因此,在公在私,「資本理性」依然對香港起着一種微妙作用,促使北京統治階級不想見到一些意識形態極端派在港陸合流,挑動香港泛民和年輕人的情緒,引起更大規模、更曠日持久的抗爭。上述整個形勢,不利當權極端派的動作,卻顯然對泛民和已經冒起的佔中新世代有利。

 

還有不可忘記的一點,就是台灣觀點。港台之間的政治多層次交叉相互影響,已經不是中共所能控制,只能盡量不做蠢事令台灣人民對大陸的觀感繼續惡化。台灣太陽花影響香港佔中,佔中影響台灣九合一,九合一影響下一輪的香港選舉。未來幾個月,香港政治的主要矛盾,一方是當局「以法打壓」,超額起訴抗爭者,而另一方則是民眾「據法力爭」,保護抗爭者權益。如果當權派蠻不講理引起港人又一次大規模抗爭的話,台灣藍營的地盤將進一步收縮,以連戰等人為代表的急統派更加沒有市場,2016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便輸定了。

 

二、台灣柯陳參選模式提示港人

 

筆者在本周一的文章裏提出泛民政黨應該盡快全面交棒、全力支持新世代中已經漸露頭角且願意而適合走議會道路的人,參選進入區議會和立法會;筆者並指出,台灣獨立候選人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的經驗,值得大家參考。然而,柯文哲畢竟已經五十五歲(1959年生),是「五十後」的人物了,而且競逐的是市長職位,超出新世代的能力和聲望所能及的極限。好在,這幾天台灣又浮現出一個更適合泛民政黨參考的事例:太陽花學運兩個領袖學生之一的陳為廷,宣布投入他的家鄉苗栗縣的台灣立法院委員的補選,並且初步得到綠營特別是民進黨中執委的積極支持。筆者簡單介紹一下這個事例。

 

陳為廷今年24歲,工人家庭出身,本姓黃,因父母早歿,由舅舅養大,遂隨母姓陳。陳初中成績優異,考取到台北名校建國中學念高中,畢業後進入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現為清大研究院社會所碩士班學生。陳早在高中便開始接觸社運思想,進大學以後積極參與多個全台灣規模大社運以及他家鄉苗栗的小鄉土社運,所以今年太陽花運動爆發之時,他已經是老手。成功剎住馬政府力推的《兩岸服貿協議》、取得階段性勝利之後,陳和戰友林飛帆、黃國昌等合組「島國前進」,以推動修正公投法、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等為目的。九合一選舉結果,苗栗縣國民黨席立委徐耀昌當選縣長,立委議席懸空,陳為廷於本月9日宣布決定以無黨席身份參選。

 

苗栗縣是國民黨勢力範圍,這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十六個縣和非直轄市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只在六個中勝出,苗栗縣便是其中一個;幾十年來國民黨以其雄厚黨產作資源,在此打下很多樁腳,鐵票不少,綠營、民進黨都莫奈何。所以,當陳為廷決定參選的消息一傳出,民進黨高層以蔡英文為首的主流意見就決定支持,準備來一次「翻版柯文哲」。10日,民進黨中執會通過了「立委補選徵召辦法草案」,特別包括了所謂的「陳為廷條款」,即除了對黨內可能出現兩人以上參選的情況進行協調外,也保留與黨外合作的空間。

 

這個決定一出,民進黨內也有反對聲音,認為如果予黨員的印象是「黨外優先」的話,對黨員不公,便會離心。民進黨大老、前副總統呂秀蓮公開反對「陳為廷條款」;此外,苗栗的民進黨基層也有反對聲音。不過,苗栗縣本來的的民進黨選立委頭馬吳宜臻於16日表態不參選、支持該條款,替陳鋪平了道路。看來,苗栗又是國民黨的一場噩夢;於是,深藍的媒體如《中時》、《聯合》、《中央》等,都已經陸續刊登反陳的言論。陳為廷招牌固然響,不過,樹大招風,能否在苗栗縣成為「翻版柯文哲」,還難說。

 

陳為廷參選事,能否在香港複製?那要看兩個先決條件:一是香港要有自己的「陳為廷」,一是香港的泛民政黨願意照搬「陳為廷條款」。

 

目前,考慮「明星效應」,以無黨派獨立人身份參選2016年香港立會選舉的港版陳為廷,無疑最可能是「雙學」中符合年齡條件(到時滿21歲)的人。至於本來就是明星的佔中參與者,當然也可以考慮,他╱她們名氣大,但看來都是首次參加社運;往後除非決心很大,否則這些明星並不適宜參選2016。

 

其他如「社運左翼」和「本土派」的新世代,因為派系色彩濃厚,可能根本就不會考慮與泛民政黨合作,反過來說也會較難得到泛民政黨一致支持;但也不一定,因為彼此想得通的話,就會明白,面對強大且資源豐富的對手,派系之間的矛盾應該看作次要。經過佔中一役的同甘共苦,特別是大家都嘗過港警彈藥棍棒滋味或同樣遭到特府以法打壓之後,彼此之間除了對策略的看法不同、風格也不一樣之外,爭取普選最終目的都是相同的,一切其他猜疑都是不必的,很多矛盾都是人為地誇大了。

 

除了比較激進的政黨,泛民大黨的換代問題都十分突出,二三線人才幾乎都未樹立個人威望,此所以有謂「大老文化」。過去,泛民的立會選舉策略是「以老帶新」,不同世代同一張名單參選,老的提供名氣,新的提供活力。但新世代已經興起,這個換代速度已然太慢!下一次立會選舉,應該考慮「黨內加黨外」、「有黨席加無黨派」清一色年輕世代共一張名單參選(泛民說的「年輕」,也可能是六七十後矣)。名單之內,佔中產生的黨外人選代替大老提供名氣,黨內提名的輔之以選舉運作經驗,則此種混合名單的戰鬥力絕對勝過重施「以老帶新」的故伎。

 

筆者認為,泛民政黨夠聰明的話,應該馬上開始向已經湧現出來的佔中新世代發掘人才,公開提出邀請,以平等的、非同黨的身份合作,在各選區共用一張張不屬於任何政黨的混合名單參選。人才通過競爭,始能夠形成最佳組合。

 

政黨徵召黨外人士合選,黨內或有認為是搞「空降」,對本來打算參選的黨員不公。但是,大家不難認識到,黨外的社運人也付出了很多,貢獻了很多,經受了嚴峻的考驗;理想是一樣的,只不過路線和看法可能不盡相同,沒有黨員的身份罷了。泛民政黨應以優化勝選機率為先,其他方面的得失都是次要。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关键词: 以法打壓 柯陳模式 佔中
專題: 香港動態
戴耀廷: 港獨公投最有效消除港獨意識
陳德霖:香港有能力應付資金流走
劉小麗參選:自決是社會自強
四成僱員8號風球黑雨要上班 逾半無津貼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其他相关文章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新常態即大打壓 代議士變代抗士
中租界和法租界
獨立與民主,孰難?
並非誤會——與練乙錚商榷
國家與分裂
從張文光的「六四決絕論」談起
神州打貪腐加州置豪宅 黨的清廉派國之雙面人
論本土資本和「抗紅保港聯合陣線」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論林鄭政權的階級背景和赤化特徵
林鄭「西九僭建」煽出港獨最終型
特首選舉北京失控 財爺胡官兩張好牌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從雙學梁游看社運的問責和免責
特府鬥港獨 梅花間竹誰贏了?
橫洲事件─社運「獵採者」取代「農耕者」
仇美反美不至動武 海歸不歸都會當衰
人民幣滙率中觀看跌 張五常教授警世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