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天上掉下一塊大饀餅
作者:李大立


80年代離開中國大陸的時候,大陸還處在改革開放初期,到處都還是一如既往的一片貧窮落後的景象,30年來,幾乎每年都回大陸廣州、上海探親,耳聞目睹看到了大城市城市面貌的巨大變化,身邊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的收入從几十元几百元增加到了几千元,很多家庭都告別了幾代同堂破破爛爛的棲身之所搬進了現代化的高摟大廈。身處大陸,周邊一切電視廣播報紙雜志音樂美術一片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之聲,但是仍然無法磨滅我從童年時期就深深烙下的貧窮落後民不聊生的深刻印象。以至近年不斷聽到中國經濟實力連續攀升,超德國、超日本,直追美國升至世界第二了。實在難以置信,難道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國家富強夢想竟然如此不知不覺中變成了現實? 不會是中了什么魔咒吧?

 

憶起58年還是個初中學生,毛澤東躊躇滿志為實現他赶英超美的夢想,搞什么大躍進,一拍腦瓜,揚言要當年鋼鐵產量翻一番:從535萬噸增至1070万吨,強令全國男女老少齊上陣,9000萬人放下手中的活計上山砍樹遍地疊小高爐」「土法上馬大煉鋼鐵。我被迫得把家裏的鐵鍋砸掉去學校交廢鐵,學校操場裏建起了小高爐,小小的初中生得放下書本硬著頭皮充當煉鋼工人,同班一個年齡稍大的同學還被煱爐爆炸炸下工作台來。全國上下結結實實地折騰了一年,長城內外大江南北煉出來疙疙瘩瘩的廢鐵疙瘩統統加起來都不夠1070万吨之數。現在轉眼間,鋼鐵產量居然去到幾億吨,沒地方用,產能過剩了,要關閉鋼鐵廠,這不簡直像做夢嗎? 毛澤東動員全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得人仰馬翻,都沒達到目的,如今輕而易舉實現了還有多余。簡直神了!

 

雖然我相信海外傳媒的數據是真的,宏觀數字國民生產總值GDP是躍居世界第二了,但看到來香港和海外旅游購物的大陸人不懂文明不講禮貌一面大灑金錢瘋狂搶購一面又高聲喧嘩甚至隨處便溺的暴發戶粗俗嘴瞼,對比港台日韓歐美人民的安定富足彬彬有禮,再細看看各項微觀數字,比如大陸8億農民每人每年平均收入不到3000元人民幣,亦即每天僅1.16美元,還未達到聯合國公佈的每人每天1.25美元的貧窮線標準,再回想起大陸農村那普遍貪窮落後的景象,就更怀疑世界第2的強國夢是真是假了。

 

仿佛天上掉下一塊大饀餅,一向貧窮落後的中國不經意間擠進了富國的行列。看到中共習大大等痞二代党國領導人在外交塲合那付既意得志滿又似世代窮慣了一朝暴富發達手足無惜的樣子,只覺得可怜可悲又可笑,真想點破他們說一聲:中國今天發達了,不是你共產黨的功勞!

 

眾所周知,你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60年,前30年毛澤東為首的「痞一代」以「革命」為中心,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大搞階級鬥爭:肅反、反右、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沒一刻安宁,結果餓死打死鬥死迫死幾千萬人。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30年前迫不得己懸崖勒馬改弦更張,終於以建設代替革命,進行「改革開放」,才取得今天這樣的成果。前後兩個30年明明無論施政目標、方針政策、國民經濟、人民生活都大不一樣,甚至截然相反,可是共產黨習大大卻非要扯在一起,宣稱「兩個30年是一個整体,不能互相否定。」其實,他心裏想說的是:不能用後30年否定前30年。共產黨擔心老百姓今天日子好過了還忘不了前30年受的苦遭的罪,想用後30年的經濟成果掩蓋前30年的斑斑劣跡。人們不禁要問:改革,改誰的革?不就是改前30年的革嗎?為什麼要改?很明白,如果是對的正確的為什麼還要改?;一定是錯的、而且錯得很嚴重很離譜,才不但需要「改」、還要「革」啊!後30年「改革開放」實質是什么?就是承認被毛澤東視為「萬惡之源」的私有制,允許民營企業,而一旦松綁解禁,13億人民的巨大創造力生產力就如決堤洪水一瀉千里一發不可收拾,瞬間讓神州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讓中國擺脫長久以來貧困落後的處境擠身富國之列,在這個社會巨大發展中,民營企業作出了最大的貢獻(中國GDP中超95%來自民菅企業) 。既然人民群眾的創造力生產力如此巨大,民營企業如此神奇,為什麼中國人不懂得用呢?不是中國人不懂,几千年來我們的袓先就是這樣經營和生活的,一直在「和世界接軌」走在普世經濟價值的大道上,并且還一度名列世界首富。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國民政府在空前內憂外患的惡劣環境下堅持自由經濟,還創造過1927-1936黃金十年的經濟奇跡。只可惜從強鄰蘇俄刮來了一股馬列主義邪教歪風,國內一群社會底層失意人士:鄉村邊緣小知識分子、破落家庭落難公子、地痞流氓,土匪草寇一擁而起武裝叛亂,乘外敵入侵秩序大亂之際對國民政府落井下石,接受蘇俄別有用心的支助武裝奪取政權,「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旋即將中國當作巨型社會試驗場,把數萬萬同胞當小白鼠,拿來作試驗品,進行所謂「社會主義改造」、「共產主義建設」,把數千年傳統的和諧社會砸了個稀巴爛,在人民中划分階級,制造仇恨、制造「階級鬥爭」,整天「與人奮鬥,其樂無窮」、只「革命」,不建設,徹底消滅了私有制,整個社會死氣沈沈,亳無活力,物質匱乏,民不聊生,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幸好此時全人類的社會實踐証實了這種空想的共產主義烏托邦荒謬絕倫,以所謂「社會主義陣營」分崩離折失敗告終,從馬列邪教的故鄉傳來了「蘇東波」,迫使中共為自救不得不改弦更張。中共後30年所謂「改革開放」實質上不過不得不自我否定革命的成果社會主義公有制計划經濟,放棄前30年的胡纏亂搞瞎折騰,回复到49年前行之有效的私有制自由市塲經濟,即是折騰了30年走了個大圈子又回到了原來的起點,走了几十年的彎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30年光陰白過了,無數的人命財產白丟了,最後才回到正道上來。換句話說,共產黨的「改革開放」實際上就是一次全面的自我否定,承認49年的革命是多余的錯誤的和有罪的。一如某些老共幹哀嘆的那樣:「辛苦革命幾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中共49年否定了私有制市場經濟,確立公有制計划經濟;78年又否定了公有制計划經濟,回复49年前的私有制市場經濟,才導致中國經濟起飛。此乃否定之否定。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舉個不盡恰當的例子:比如有個儍子嫌家門一棵大樹幼苗長得慢,長得不好看,把它挖了移到別處,誰知水土不服樹枯葉黃頻於枯死,才又不得不移回原處,重新培土澆水修枝剪葉小心養護,雖是起死回生了,但這么來回一折騰,己錯過了几個季節的生長期,原本好端端一棵茁壯成長青壯樹現在已比不上周邊其他樹了。你說這儍子有功還是有過?

 

    世界公認最具遠見的政治家英國前首相戴卓爾(陸譯撒切爾)夫人2000年在美國胡佛研究所作「香港回歸中國的災難性後果」演詞中說:

 

「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會爆 發出更多的經濟潛能,創造更大的經濟奇蹟。因為連共產黨也承認,他們的經濟改革,只是給中國人「鬆綁」。把原來捆綁中國人的繩子鬆開了幾扣,中國人就爆發 出這麼大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就不捆綁呢?……」

 

那么共產革命折騰了60年,沒留下什么痕跡么?不,共產黨這么一折騰,實際上不聲不響地對全國人民施行了前後兩次全民性財產大掠奪:第一次是以「革命」的名義化私為公:全國地富及自耕農的土地被沒收,所有城市工商私營企業被合營被充公;第二次是以「改革」的名義化公為私:許多土地被權貴集團圈佔、許多國企資產經「股份制改革」落入了權貴和官二代的腰包。

 

1949年前(特別是1946年行憲後和今日的台灣) 國民党及國民政府起碼明白并宣示國家是全民共有的國家(故稱「國民党」和「國民政府」),全体國民政治上一律平等,因而各級官員大多還有最起碼的廉政操守;共產黨上台後卻將國家社稷視為一党的私產(匪將王震說的用兩千萬人頭換取得來的),將全体國民划分階級、分等級:宣稱其中某一兩個階級是「領導階級」、國家只屬於他們,「紅x類」成了現代的王孫貴族,當然的「革命事業接班人」,紅色政權的天然繼承者;「黑x類」成了政治賤民,受盡歧視迫害。於是政權到了這班痞子流氓的後代手里就肆無忌憚地化公為私掠奪財富,造成了全國性駭人聽聞的貪腐和權貴集團。

 

    30年後的今天,中共的「改革開放」己經走到了盡頭,僵化的政治体制己窒息了半自由經濟的進一步改革,生產力己作出了最大的釋放,已經後繼無力,竭澤而漁的掠奪式開發己令資源枯竭,貪腐權貴官僚資本主義造成國富民窮,內需不振,生產過剩人民卻消費不起,不得不大量亷價傾銷國外,將中國變成被外國層層盤剝的勞動力密集型世界工厂,中國人創造的勞動成果,中國人自己卻無權享受,中國人民辛苦得來的血汗錢卻被「國家」變成外國的債券,讓外國人借中國的錢來購買和享受中國人的勞動成果,如此的延命經濟危如累卵,到了「外匯儲備」爆滿,外國再不繼續向中國借貸,或者任何風吹草動,外債償還失靈之日,就是中國畸型經濟泡沫爆破之時,現在連中共統治集團都意識到了這危險,不得不惊呼要「可持續發展」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上掉饀餅也不會長久。中國當政的「痞二代」在閉關鎖國貧窮愚昧的環境下成長,缺乏現代文明教育,沒有經濟頭腦,根本不具備管理現代工業化國家的知識,更沒有國際視野,俗話說「有多大的頭戴多大的帽」、「什么馬配什么鞍」,他們根本不配享受領導中國富強的榮耀。

 

中國唯一的出路是進行徹底的政冶改革,放棄一党專制實行民主憲政,實行完全的自由經濟市塲經濟,尤其是恢复土地私有制,把土地還給農民(特別是還給無辜被迫害了數十年至大部份家破人亡的地富後代)。若死抱權力不放,頑固堅持獨裁專制,經濟發展神話終會終結,南柯一夢,終會被打回原形,被別人重新超越,重又回到窮國隊列。

 

對於中國官媒上的「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中國「大國崛起」等民族主義宣傳,戴卓爾夫人在上述演講時也預測:在沒有結束共產黨統治,沒有放棄社會主義的沉重負擔之前,中國根本沒有可能變成可以跟美國匹敵的超級大國。

 

戴卓爾夫人還斬釘截鐵地對西方盟國說,「你們根本不用擔心中國,因為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正像有人比喻的:中國沒有什麼可怕的,他們可以出口電視機,但他們出口不了電視節目。

 

英國美國之所以成為國際社會受尊敬的大國,主要是這兩個國家向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那就是保護個人權利,個人自由和尊嚴至上的原則理念,它體現在充 分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制度,以及三權分立的憲政民主。也正是在這種思想的力量下產生的制度,導致了這兩個國家不僅在經濟、軍事上等全方位的強大,更保護了 個人自由。

 

而中國無論再怎樣經濟發展,如果沒有民主制度,沒有個人自由,沒有個體權利的保障,那就根本不可能成為影響和主導世界大國的力量。」

 
 

(寫於2014年11月28日,香港)


 

—— 原载: 《民主中國》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关键词: 中共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崩潰與香港的思考
终结共产主义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反對港獨的理由
香港獨立的迷思
中共銳實力的邏輯
中共的「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
“天安门后一代”李磊怎样从了解六四认识了中共真面目
中共2018年外交败象
“特金会”决策惊心动魄幕后!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完胜的大清国
自行宣布中共非法,暂由民国代表中国
私有制威力無窮
中共必定失败 但不会很快
勇哉! 戴耀廷先生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中共提议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關於中共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緊急聲明
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及其后果
对《芬太尼危机:这是一场新的鸦片战争?》的讨论——中共对北美大陆的三轮毒品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