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新闻自由指数:中国倒数第四
作者:希望
 
“无国界记者”发布2019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网页截图)
“无国界记者”发布2019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网页截图)


致力维护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星期四发布2019年度新闻自由指数,对18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自由程度做了评估。中国在排行榜上下跌一位,降至第177名,倒数第四。

无国界记者 2019年新闻自由年度报告说,全球的新闻自由指数下跌了13%,而亚太地区的新闻自由状况也相当欠佳。由于极权主义的宣传攻势、新闻审查,以及针对记者的暴力攻击和网络骚扰,如今在亚太地区从事独立的新闻工作需要有很大的勇气,而那里的民主国家正在与虚假信息进行艰难的斗争。

在亚太地区,韩国的新闻自由排名最高,第41名。中国和越南的指数排名比去年都下降了一级,分别为177位和176位。

报告指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2018年修改宪法,成为中国的终身国家主席,而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 (Nguyen Phu Trong) 去年10月又被国会选举为国家主席。这两个国家不但都限制国有媒体拥有新闻自由,还对试图报道不同观点的公民记者进行无情的打压。在中国,目前有65名记者和博客作者被监禁;而在越南,30名左右职业和非职业记者被关押。中国目前的网络监控也极为严格,民众仅仅因为在网上留言或转发信息而遭监禁。

图为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外的外国记者遭当局人员赶走。 (AFP)
图为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外的外国记者遭当局人员赶走。 (AFP)

无国界记者亚太办公室主任牛丹阳 (Daniel Bastard) 对本台记者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一直都很差,但近来变得越发糟糕:

“习近平不仅进一步加进了对新闻领域的控制,而且还对整个信息,尤其是对互联网信息的监控和审查,导致中国排名再次下降。在十年前,我在中国做外媒记者时,虽然也有很多困难,但我还是能报道很多事情,我们能采访到甚至包括党员干部在内的一些人。例如,有一年,我们作有关六四20周年的报道时,就能采访到一些民众,甚至官员。此外,那时中国的《南方周末》和《第一财经》等媒体经常有很有意思的报道。网民和博客也自由的多。但现在,中国的新闻环境相对来说要糟糕的太多了。”

中国自由媒体人高瑜对本台表示,她认为,中国在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上再次下跌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我认为,这个排名非常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现在没有什么新闻可言,都是宣传。那些政府媒体只不过是国家做宣传的分支。这与政府近来开始在抓意识形态有关。而对中共来说,意识形态领域从来就包括媒体、言论和思想。”

无国界记者的报告还指出,中国不但一贯地试图阻挠驻华外国记者的新闻报道,而且它如今还正积极致力于在国际上设立由它控制的新闻报道新秩序。而中国式的全面新闻检查和自我审查已开始成为亚太地区其它非民主政体的效仿榜样。

资料图片:香港泛民主派团体声援《金融时报》驻港记者马凯。(AFP)
资料图片:香港泛民主派团体声援《金融时报》驻港记者马凯。(AFP)

无国界记者亚太办公室主任牛丹阳指出,中国向外推广其新闻审查很令人担忧:

“类似柬埔寨、越南和泰国等国家也在积极效仿中国的反新闻自由模式。中国还为柬埔寨设立了一家政府电台,而泰国则积极向中国遣返逃离中国的异议人士等。中国在国际上推广其新闻信息审查模式,对全世界的自由都是一种威胁。”

在中国,跨国科技公司也得服从新闻审查制度。例如,苹果公司音乐服务平台,前不久删除了支持民主的香港歌手何韵诗、黄秋生的歌曲,以及张学友的歌曲《人间道》。这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的义愤。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卢比奥 (Marco Rubio) 4月12日对媒体表示,在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看到美国一家最具创新能力和影响力的科技公司,支持中共政府的激进审查政策,的确不光彩。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pril 19, 2019
关键词: 新闻自由 中国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