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2014年中国重大公共事件盘点
作者:纽约时报中文网编辑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Jorge Silva/Reuters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4年是习李新政的第二年。这一年,随着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令计划等军政高官相继被正式调查或移交司法机关,习近平个人权力进一步巩固集中态势已趋明朗,他对外推行积极强硬的大国外交,对内则进一步收紧社会舆论。

这一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继续放缓。据央行最新预测,2014年中国GDP增长将降至24年来最低,对中国是否将陷入发展停滞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此起彼伏。在社会层面,与污染债务危机子女教育等相关的各种矛盾继续蒸腾。暴力事件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以更频繁惨烈的形式出现,“暴恐”一词诞生并成为这片土地的一个重要标签。而自9月底爆发、持续了两个多月的香港学生争取真普选,大规模抗议示威占领街道的活动,极大地震撼了北京。虽然抗议占领活动最终以和平清场告终,但它的深刻影响或在未来进一步显现。

  • 查看大图亲民主抗议人士聚集在香港金钟地区,聆听抗议演讲。

    Adam Fergu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亲民主抗议人士聚集在香港金钟地区,聆听抗议演讲。

  • 查看大图警方在清场中使用了胡椒喷雾,示威者自九月就占领了此地。

    Philippe Lopez/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警方在清场中使用了胡椒喷雾,示威者自九月就占领了此地。

  • 查看大图2012年的周永康。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退休及在任委员中首个面临腐败案刑事调查的人。

    Alexander F. Yuan/Associated Press

    2012年的周永康。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退休及在任委员中首个面临腐败案刑事调查的人。

  • 查看大图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在北京举行的APEC峰会欢迎宴会上。

    Pool photo by Mikhail Klimentyev

    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在北京举行的APEC峰会欢迎宴会上。

  • 查看大图APEC峰会期间的紧急防控措施取消后,北京再次笼罩在雾霾之中。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APEC峰会期间的紧急防控措施取消后,北京再次笼罩在雾霾之中。


    纽约时报中文网整理盘点了在2014年发生的一些重大公共事件的报道及评论。

     

    习大大

    11月,一首名为《习大大爱彭麻麻》的歌曲红遍网络,包括《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在内的多家官方媒体报道了此事。歌中唱到“中国出了个习大大,多大的老虎也敢打。天不怕嘿地不怕,做梦都想见到他!”自“学习粉丝团”蹿红微博,这首歌曲的广为流传更清楚的展示了一种官方背书的偶像崇拜。

    许多政治观察人士发现,习近平在上台两年时间里,积聚权力的速度比数十年来历任领导人都要快。一些人也声称,习近平打破了邓小平之后20多年的集体领导制。香港大学教授钱钢通过搜索比较几代领导人的名字在就任后的头18个月在中共核心媒体《人民日报》(尤其是头版标题)上出现的次数,同比研究后发现,习近平的名字出现频率远远高于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超过邓小平,仅次于毛泽东。

    如同中国传统的一家之长,习大大——习伯伯、习爸爸——有在雾霾天走访南锣鼓巷、出访时牵手夫人那样亲切的一面,也有权威不容置疑的一面。就在《习大大爱彭麻麻》在网络传开的同时,同样带来越来越大影响的是他10月在一场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讲话中,习近平提出文艺要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应该为人民服务,还指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随着各界学习这位处于上升中的领导人的讲话,体制内的电影和电视制作人员开始“上山下乡”,体验当地生活。建筑界也开始根据这样一句话的指令来制定标准杜绝“奇奇怪怪的建筑”,规划人员面对新项目审批不知所措。许多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身边的宣传机器对许多事情插手过多,十分危险。

     

    APEC蓝

    2014年不出意外地以雾霾开始,并贯穿于这一年的许多时刻。7月官方媒体报道,北京空气质量有望在2030年达标,意味着北京人将要再呼吸16年的雾霾。10月,约三万名马拉松爱好者在严重的雾霾中跑完了34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其中不少人戴着口罩。

    然而,11月份召开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峰会,在北京交通限行、放假,甚至是周边河北、山东省企业停产、交通限行的全力保障之下,北京享受了难得的湛蓝天空——人称APEC蓝。这种以举国之力,以极大地干扰周边地区人民生活和经济运营作为代价而制造出的转瞬即逝的好空气让以往各种治理环境的努力显得苍白。

    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于2015年1月1日起执行新环保法,以更严厉的手段惩罚破坏环境的企业和个人。2014年11月12日,在APEC会议的最后一天,习近平和奥巴马共同发表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设定减排新目标并增加能源生产中可再生能源的占比。许多媒体称,中美第一、第二大碳污染排放大国宣布减排目标,这意味着距离全球达成实质性减排协议更近了一步。但批评人士质疑这些目标较之前的承诺究竟有多大突破,也认为两国在减排方面可以做出更大努力。随会议结束,APEC蓝消失。

     

    暴恐

    如果说2009年的七·五事件让许多人意识到中国西北部这片土地上的暴力阴影,那么2014年3月1日夜里发生在中国南方昆明火车站广场的砍人事件则让人们认识到这样的暴力并不遥远。

    昆明“3·01”事件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伤,其中包括四名犯罪嫌疑人。官方迅速将其定性为“暴力恐怖事件”,并在9月判处另外四名犯罪嫌疑人死刑和无期徒刑。在随后的几个月,“暴恐”一词频繁出现。4月底,就在习近平视察新疆的最后一天,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发生袭击事件,三人死亡。

    很多维吾尔族人和海外的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的高压政策,在文化、教育、宗教、经济政策上向汉族人和政府利益倾斜、侵占土地等行为从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连串的袭击事件。

    从5月起,新疆升级了持续数年的高压政策,开始为期一年的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随后,新疆各级法院公开、集中宣判了一系列涉暴恐案件,群众公开谴责暴恐分子的言论时常见诸报端。中国政府认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影响了“暴恐”案件,也声称许多袭击者是在海外的恐怖组织受训或者受到他们的启发。

    在当月召开的中央第二次新疆工作会议上,习近平除了提出“必须把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作为当前斗争的重点”,还首次强调了发挥宗教的积极作用。但随着严打的展开,新疆各个地方对他们视为宗教‘极端主义’的行为加强了控制,比如禁止蒙面妇女、留长须的男子乘坐公共交通、严查儿童进清真寺、限制穆斯林赴麦加朝拜。自从2013年,北京发生吉普车撞击金水桥事件,北京和全国许多城市都对公共场所加强了安保措施。

    7月末,就在伊斯兰教开斋节的第二天,三名维吾尔族穆斯林将一位亲政府宗教领袖刺杀身亡。据官方媒体报道,他们受到极端宗教的影响。但一些专家认为,这体现了维吾尔族内部保守势力对宗教领袖与共产党同一阵线心怀不满。

     

    失联

    2014年3月8号这天,一个新词诞生:失联,即失去联系。这天凌晨,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航班与地面失去联系,飞机上多为中国公民的23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消失。

    随着搜索行动的展开,地点的转移,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调动了各种高科技手段。马来西亚总理于3月24日宣布,确定失联航班坠入南印度洋,但至今仍未找到证实的飞机残骸。在这个超级互联的时代,一架飞机躲过最先进的监控技术在地球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令人感到无法理解。中国政府对马来西亚政府最初的应对措施和搜寻过程缺乏透明表示不满。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形容MH370的消失“异乎寻常”而且“前所未有”。

    之后,“失联”一词开始大量出现在媒体——落跑官员的“失联”、失踪学生的“失联”。在出现仅半年后,“失联”被收入现代汉语词典。

     

    占中

    2014年9月26日,香港数万名市民、学生走上街头,在多个主要商业区进行静坐示威活动,抗议8月底全国人大出台的香港2017年特首限制性普选方案,争取公民对香港地区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提名权。9月28日,警察对抗议学生使用了催泪瓦斯与胡椒喷雾,激化港府与民众对立,由此这场名为“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抗议活动在街头爆发。冲在最前面的是几位出生在香港回归前后的中学生

    这场以学生为主力的争取真普选运动持续数月,考验着这座同时有着强烈民主追求、每年举行悼念六四事件,又同时有着现实顾虑的亚洲金融中心。在学生与香港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周旋过程中,人们在警察向学生投掷催泪瓦斯与胡椒喷雾时表现出对运动的支持,也在占领运动持续、使得交通陷入瘫痪的时候不再容忍。在这一过程中,示威抗议运动的内部也分裂出温和派和激进派,抗议人群缩减。

    12月,警方开始清理占中营地,多名抗命者被捕。自此,在被称为大陆民主灯塔的香港开展的这场亲民主运动正式落幕。然而,对许多香港人来说,这次运动标志着新一代关心政治的香港人的诞生。对于这片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土地的政治前途,他们要求有更大的话语权。

     

    六·四25周年

    2014年的6月4日,距离25年前那场政府对学生运动的流血镇压已经过去了一代人。但在这一事件的发生地中国大陆,六四却从未进入公开讨论、媒体或教科书。在经济飞速发展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对它的了解有限

    尽管如此,官方仍在这样一个政治敏感日到来之前,升级了维稳力度。相较过去五年的六四纪念日,当局这次加大了力度打击对六四的纪念和讨论活动。六四前,北京高校的行政人员及党员24小时全天候待命,以防校内发生骚动。甚至中国其他地区的大学也受到影响。政治活动人士在六四纪念日到来之前被“旅游”、被软禁,几位参加了一场纪念活动的律师、学者被捕。

    然而,围绕六四纪念日采取的强硬手段只是一场更大范围的对网络、学术界、公民社会收紧意识形态行动的一个关键部分。由此,这一年,从2013年打网络大V开始的对维权人士打压、对舆论收紧的行动进一步升级。2月中央成立了一个负责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的工作小组,习近平担任组长。年中,中国各地宣传部们开始采取人事调整的方式来对各个新闻学院加强管理,截至7月底,至少有19所院校与当地宣传部门或官方媒体单位共建新闻学院。同一个月,中国媒体的管理部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布,新闻从业人员不得担任境外媒体的“特约记者”、“特约通讯员”、“特约撰稿人”或专栏作者等。

    据倡导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统计,中国在2014年关押了44名记者,创下纪录,主流媒体和异见人士都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打老虎

    7月末,中国共产党反腐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宣布对反腐运动迄今最大目标、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永康进行立案调查。在这之前,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因收受巨额贿赂被移送司法机关,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提起公诉。12月末,官方媒体新华社宣布对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高级幕僚令计划展开调查。

    就在打“老虎”上升至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层的同时,打“苍蝇”也开始遍及各个城市的各级部门。政府官员、国企领导被捕的消息成了每日播报,其中不少官员的罪名之中有“通奸”这一条。中纪委的网站将其定义为“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

    这轮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大的反腐整风运动受到了大量的好评,也为习近平和他的政治盟友、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赢得了民众的支持。许多官员和观察人士认为,反腐倡廉是为一种战略,是为了在电力、能源和电信等国家主导的行业开展市场化改革和行政改革而铺平道路。但批评人士也担心,这种高度权力集中的反腐风暴能否从根本上解决权力滥用、权力寻租导致的腐败。许多人认为,对一些案件的查处导致政府、军队内部陷入瘫痪,也极大地打击了消费,滋生了权力的集中,让许多失去了特权的普通官员和公务员不知所措。

     

    社会整肃

    2月9日,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记者在东莞隐蔽拍摄的10多家娱乐场所色情服务的画面,由此展开了一场全国上下的打击黄赌毒的社会整肃

    2月9日下午,东莞开始扫黄行动,抓捕多名嫖客和妓女。第二天,广东要求全省公安机关集中组织开展一次为期3个月的“扫黄”,全面清剿娱乐场所涉黄活动,东莞和广东的许多官员纷纷落马。扫黄行动很快蔓延至全国,并扩大范围行动范围,从2月中旬起,全国各主要省份都开展了打击卖淫、赌博、吸毒的行动。随后,包括黄海波、宁财神等多名涉嫌嫖娼、吸毒的明星被捕,在央视镜头下认罪、忏悔。

    然而,随着这场国家力量发动的声势浩大的打击行动的结束,这种打击恶行的努力很快失去影响,多数的东莞娱乐场所很快恢复营业。

    一些人认为,打击黄赌毒显示了习近平以纯洁为基础的保守价值观,也是向习式中国迈出的又一步。一位广州的妇女权益倡导人士说,“在习近平的中国梦里,没有性工作者这样的人。”

    社会整肃极大地打击了当地的餐饮、娱乐和奢侈品行业。四月,东莞市副市长袁宝成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承认,扫黄对东莞经济造成了间接影响。

     

    习李新政下的第一轮牛市

    经过七年的熊市阴影,12月8日这一天上证综合指数重上3000点,中国股市市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市值第二大的资本市场。人们高呼,中国股市终于迎来又一轮牛市。

    虽然之后股市出现大幅震荡,但在房地产市场大幅降温、获利减少的时候,数以万计的投资者仍然以最大的热情投入股市。其中不少人在2007年股市从6000点高位下跌时损失惨重。

    12月8日,《人民日报》刊文《新常态下的这一年》,认为股市火热原因在于“中国经济正在交出亮丽的新答卷”,经济向好、结构优化、改革推进、民生改善提振了信心,这一轮上涨是“改革牛”。但也有一些专家担心,上涨正是由于实体经济恶化,资金流入股市投机的虚高,得不到实体经济支持的A股繁荣,掉头只是时间问题。

     

    保七

    随着经济进一步放缓,央行预测,2014的经济增长预估是7.4%,是1990年来最慢的一年。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12月中旬预计,明年经济增长率料降低至7.1%,房地产投资将继续放缓。

    2014年,中国经济引擎的四个缸中有三个在熄火:出口业、私营建筑业,以及零售业,只是政府投资和开支这第四个缸有强大的动力。官员们多次呼吁要鼓励家庭消费。一些地方纷纷放开了购房限制,国有控股银行也放宽贷款。

    习近平曾多次提出,比之前稍低的增长率将是中国的“新常态”。在11月的APEC会议期间,习近平承认存在风险,但认为还没到达令人辗转反侧的地步。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国内金融投资机构预计,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期目标可能下调。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30, 2014
    关键词: 2014 盘点
    其他相关文章
    坚持公义 放下仇恨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中)
    一个伟人的遗产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上)
    遮蔽文革历史会让所有人受害
    國會已關注直播美國之音中斷事件
    马克龙和勒庞进入法国总统决选
    「真實謊言」:香港政治的「後真相文化」危機
    前苏联首席翻译披露中苏关系内幕
    文革批周会场面凶猛,邓颖超销毁全部原始档案
    北京摊牌 中美或严厉反制朝核
    边赞华边派航母逼近朝鲜 美软硬兼施“先礼后兵”
    美国之音高层就中断郭文贵直播需要向受众解释的五个问题
    为什么中国应领导各国处理朝核问题
    别假装自己还是过去的那个清华
    十月革命百年 审判列宁反人类罪没有期限
    朝鲜敢再次核试 中国就要出手了
    香港特首靠邊坐 中港矛盾將再起
    可怕的川普撞上朝鲜 一场噩梦
    苏联异见人士的抗争之道:讲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