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五四百年:习近平为何高谈“爱国”淡化“民主”?
作者:郑裕文 (VOA) 陈奎德 王康
 
 
 
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这个星期发表纪念五四重要讲话,强调当代青年要“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却淡化了五四倡导的对“民主和科学”的追求“德先生”与“赛先生”为何如此不得中共待见?习近平的讲话是否意图改变五四的历史定义?作为一场启蒙运动,五四在中国延续百年为何难以取得进展。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独立学者王康
 
陈奎德:五四精神会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荒谬诠释会成历史笑话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表示,习近平希望把五四的遗产牢牢掌握在中共和自己手里,但五四遗产在他手中会成为烫手山芋,将来他想扔也扔不掉。中共历来对五四有各种诠释,离五四的真精神越来越远,但到了习近平手上,是离得最远的一次,几乎成了五四精神的反面。
对于五四,再怎么洗脑也不可能把民主和科学遮盖。现在这个政权成了彻底反民主的政权,用高压手段蒙蔽民众。五四某种意义上是带有启蒙色彩的运动,而它现在用蒙昧主义、反智主义这一套,还不准妄议中央,不准妄议中国一切事情,把中国的知识界都打入地狱。比如像许章润这样的人,都被整肃得没有教学岗位和发言空间。
习近平要自称是五四遗产的继承人,让人笑掉大牙。五四百年来虽然各种人都对五四做过不同诠释,但习近平现在把五四和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联系起来,是滑天下之大稽,走到非常极端的位置。我相信这会引起相当大的反弹,并成为历史笑话。
 
陈奎德:批评政府是爱国的题中之义,五四开启质疑政府的先河
陈奎德指出,从国内内政角度看五四,批评政府本身就是爱国的重要表现,从公民的宪法权利角度度来说,批评政府也是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政府做得不对之处监督其改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无条件服从政府的一切暴虐行为,让其永远牢固掌握专断性权力,这当然不是爱国,而是卖国,是对国民的最大侮辱。
所以,批评政府是爱国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很重要的方面。五四很清楚地体现了这一点,开启了质疑政府和掌权者的先河。
当然,之后可以再聊五四的缺陷,比如火烧赵家楼、打章宗祥等暴力行为,有些偏离现代宪法秩序,但批评政府的精神和当时的和平诉求是非常值得发扬的,后来的六四也有其影子和脉络存在。
 
王康:五四的教训是沉重的,五四的遗产是需批判的
独立学者王康表示,1939年毛泽东在延安发表《新民主主义论》,那才是中共对五四定性的经典表述。五四是由列宁领导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不仅是彻底反帝反封建,还毫不留情地反对中国以孔儒为中心的封建制度和道德文化,也坚决、全面地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
在精神上和政治上推动五四的主要人物中确实有大量共产党人,如陈独秀、李大钊和瞿秋白等等。但随着五四启蒙精神逐渐被共产主义的新启蒙所替代,他们这些人也遭受了灾难。陈独秀遭受20多年折磨后终于开始觉悟,但那时他的声音已没人能听见。自由主义派的下场更悲惨,胡适和陈独秀所引导的一批知识分子在中国人当中发出的声音也是死水微澜,其中的教训非常惨重和沉痛。
按照五四学生领袖罗家伦的说法,五四精神就是学生的牺牲精神,就是社会自裁、民族自决的精神。他说的这些精神都不是国家主义的,最多是民族自决。而民族自决是威尔逊总统在巴黎和会就提出的,反帝反封建是毛泽东后来加上去的,是一种篡改和利用。
五四本身有大毛病。第一,五四的反传统是很荒谬的。这个反传统其实不反其他,不反诸子百家,就反孔孟之道,而孔孟之道恰恰是中国唯一能改变中国现实的传统力量。所谓科学和民主,科学就是综合了儒家的格物致知,而民主就是民本民贵的思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为什么要走这种激进主义的道路?这是五四的沉痛教训。
第二,五四很容易被外来思想所影响,尤其是被第三国际所利用。列宁对中国的渗透可不是简单的说法——第一,支持建立中共,第二渗透南北政府,提供武装、经费和理论,在莫斯科建立孙中山大学,在广州建立黄埔军校,文武两边共同下手。1931年支持中共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后来支持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五四这个百年,若没有莫斯科“第三国际”的百年,五四运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它本可以和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均衡发展,中国本可能迎来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五四的教训是很沉重的,五四的遗产是需要批判的。
 
王康:五四激进主义需要批判,中国正统文明可与西方主流文明正面结合
王康认为,学生运动是中国的一种特色。从孔孟到东林党人,到康梁变法公车上书,一直到“五四”“六四”,这是中国的好传统,是中国儒家关怀天下、士人问政的好传统,不是坏事。
但他们关怀的其实不是国家和民族,不是集体主义的东西,他们关怀的是天下的仁政和王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自由、民主、多元、人权等等。这种思想完全可以通过内在转型,与美国国父奠定的现代国家民有、民治、民享,威尔逊“14点纲领”和罗斯福的“四大自由”,进行正面连接和结合,成为一种现代性政治哲学。在王康看来,中西这两套东西并不冲突,可以互相补充。
五四的最大弊病,一个是中国共产党在五四后成立,五四确实为中共培养了一代新人,储备了干部。第二,在思想上它造成中国的激进主义。这种激进主义其实远离民主、自由和多元,远离我们现在所说的普世价值,基督、教佛教的仁爱和悲悯这套东西。激进主义必然导致唯我独尊,必然导致一党天下,必然导致现代极权主义。
 所以,五四本身的精神需要批判,这种批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第一,重新评价和分析中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孔儒文化,因为道家和佛家根本不关心现实问题。第二,在此基础上面对西方主流文明,中国的正统文明和西方的主流文明两者对接,这才是中国现代文明重建的正道。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y 6, 2019
关键词: 五四
特別專輯: 五四百年
微信风波一一“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有感
五四运动的三大”领袖”
五四之外你不知道的北洋政府外交
五四运动与中国传统
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
林昭殉难51周年纪念[音频]
纪念“五四”百年 追忆“六四”国殇
试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作用
胡適與五四運動
五四运动百年:现代文明与野蛮落后的缠斗
习近平何以无精打采谈五四百年?[视频]
五四百年 台陆委会批大陆当局: 专制更胜北洋政府
袁伟时:“五四”百年之际的铭记与反思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