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作者:程映虹

 

 

         第一次看到共和国长子这个反共和的概念,是在数年前有关中石化总经理陈同海受贿案件的评论中。评论说:就是这样的国企,垄断着中国的石化行业,故而陈同海理直气壮地喊出作为共和国的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

         我孤陋寡闻,原来以为这句共和国的长子只是这个红二代大贪官的一时狂言。但近来在网上却意外地发现这竟然是中国大陆自90年代以来就非常流行的概念,而且基本上是一个正面的概念。大量的文章和论述包括文艺作品都用它来指称大型国有企业。

        在人类历史上,长子的地位和特权曾经受到法律的保护,英文称为primogeniture。这个制度主要是为了限制父系家长去世后的财产争夺和防止家产的过份分散,有其合理性。但它也和封建身份制相结合,长子除了继承绝大部分家庭财产,还包括父亲的头衔和身份。所以它的比较高级的形式是和封建制度相联系的。进入近代社会后,这个制度由于不符合人人平等的潮流,逐步被各国废止。

         美国独立后,为了贯彻共和主义的原则,对从欧洲带过来的反映了封建等级和身份观念的制度和法律做了清理,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在各州通过法律废除这个长子特权,这在18世纪晚期的西方世界还是领先的。这一点了解美国史的人应该都知道。美国的共和主义原则不仅仅是一个联邦政治制度,也包括一般人际关系和财产制度。

         所以,长子特权和共和制度是对立的。共和国长子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反历史的概念。真正的共和国不承认长子特权。

         如果有人偏要说这是美国特色的话,那么可以看一看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共和国的法律系统,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信它们都不会规定长子有任何特权。

          我已经听到有人在说:我们说的“共和国长子指的不是特权,而是这些国有企业的贡献,长子出力最多嘛。而且,这也不过是一个比喻,值得大做文章吗?

         这种辩论逻辑在中国很常见,要反驳它并不难。第一,这些国有企业当初的贡献本来也是和国家的大力扶持、尤其是数亿农民的牺牲奉献分不开的。在这个意义上特殊的贡献是由特殊的支持来保证的,不能光说奉献回避扶持。笔者80年代在江苏常州市郊工作过,那里有一个直属铁道部的机车车辆厂,是典型的央企,行政上和常州市平级,其工资福利待遇使得“机厂”二字在周围的乡民口中差不多成了人间天堂。其他不用说,单是厂里每天开放的澡堂就让乡民们羡慕不已,很多人利用关系去揩油。第二,当今中国社会生活的现实中,使得这些企业成为话题的究竟是贡献还是垄断,恐怕陈同海的话比任何人的话都更有说服力。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恰恰是为什么要用“长子”来比喻中国制度下的大型国企。

         网络世界上对这个说法的批评非常罕见。我见到的有这么一条:

某电台日前播了一条新闻,题目是《共和国的长子》,这实在令人纳罕,听了内容,方知是综合报道国有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情况......。记得前几年,有人把国有企业比喻为国家队,这还比较好理解,顺次推开去,大集体或许即地方队,乡镇企业是小集体队”……长子的比喻则可能引起误解。有位乡镇企业的总经理曾问我:《共和国的长子》你听了没有?我答:听了。他又问:国有企业是长子,我们是什么?看来当次子是没有资格了,那么是三子、四子,还是小子?或孙子?媒介怎么可以胡乱打比方。

           这位乡镇企业的老总看来不会认为“这仅仅是比喻”。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这个说法就让他感到了一种尊卑贵贱的身份差别。一个很简单但是很流行的说法,背后常常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社会意识和观念,这难道还用得着长篇大论来论述吗?

         我完全承认在一定历史条件下,非西方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由国家大力扶持特定产业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也不否定这些产业和国家权力之间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由此产生的特殊关系。

         我质疑的是用长子这个封建宗法概念来形容甚至论证这个政策及其结果,并把它植入共和国这个更大的概念。

         这样一种说法在赞美封建宗法制的同时歪曲了共和制。它说明很多人对封建宗法制心向往之,对共和制一窍不通。而这种无知又不仅仅是一个观念问题,它反映的是利益。只有在一个等级制度和特权制度大行其道、平等原则和权利意识被种种借口弃之不顾的社会,这样的话才会在既得利益集团那里脱口而出,这样一种优越感才可能公然炫耀。

          不过,如果真要按照封建宗法制下的长子特权制来办事,那倒也有法可依,尽管不平等。怕就怕这个长子不满足于他利用身份特权所占有的财富,还要向辛苦创业常常被逼冒险犯难的弟弟们敲诈勒索来弥补自己的经营不善和挥霍浪费。这样的制度不但不是共和,甚至比封建宗法更坏,因为它什么规矩都没有,以大哥的意志为准。

           最后,共和国长子这个概念还有一个不清不楚的地方。共和国是相对于君主国而言的。中国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始于1912年。所有中国的爱国者都承认这个中国人应该为之骄傲的历史事实。当今所有那些冠以共和国的说法都应该考虑这样一个明白无误的历史事实中国自1912年开始就不是君主国了。

           那么,共和国长子所指的那些大型国企,是否包括1949年以前的呢?那时虽然为数不多,但也还是有的吧。如果不包括,能不能就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长子”?至少它听上去更严谨,更精确。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February 9, 2015
关键词: 共和国长子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以攻为守—体制维稳的“路径依赖”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