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林鄭是殺一國兩制的劊子手
作者:李柱銘
周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宣佈,會直接將《逃犯條例》草案跳過所謂「已經失效」的法案委員會,在6月12日直上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可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本來已安排在周五討論應否直上大會的建議,讓保皇黨可鋪設支持此建議的下台階,不過,如今政府卻不給保皇黨留任何情面,擺明要硬闖,迫使保皇黨要硬生生地「打倒昨日的我」,轉軚讚賞直上大會是「最理想的安排」。明顯,是次修例根本是毫無逼切性,特區政府僅僅是為求執行京旨,而粗暴推翻既定的立法程序,硬迫立法會作出配合,讓政府可順利濫用保皇黨佔多數的優勢,匆匆就法案進行二讀、三讀,「大石砸死蟹」通過修訂,對特區造成嚴重損害。
 
等同宣告兩制已死
 
然而,目前《逃犯條例》的風波已經國際化,英、美、德、加、歐盟近月已相繼發聲,表示高度關注,德國方面甚至明言,一旦修例通過,會考慮取消與香港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由此觀之,縱然特區政府能夠霸王硬上弓,修例肯定是後患無窮,不單香港法治之都、國際城市的形象將蕩然無存,更等同是向國際社會宣告一國兩制已死,並取而代之實行一國一制,其時,香港就只會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

為了讓大家能更透徹了解箇中問題,我們可以嘗試把全球國家按法治表現分作兩類──A類是司法制度健全的國家;B類是司法制度不健全的國家。一般來說,A類國家會樂意跟同屬A類的國家,簽訂引渡逃犯協議,以保障被移交的逃犯能享有其應有人權,和接受公平審訊。當然有部份A類國家,會基於經濟或政治考慮,而與B類國家簽訂引渡協議,但其後遺症是會導致任何在該A類國家的人士,包括國民及旅客,都會按協議而被引渡至司法制度不健全的B類國家受審,導致被移交者的人權以至人身安全遭到侵害。

事實上,中央政府過往明顯具B類國家的自知之明,一方面,無論在回歸前或回歸後首21年,也沒有提出要與香港制訂移交逃犯的協議。另方面,在回歸後亦授權香港,與其他A類國家如美、英、德、加等,制訂逃犯移交協議,而這些A類國家反而是沒有與中國訂立引渡條約的。顯然,中央政府在逃犯移交問題上,曾經恪守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尊重特區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的特殊地位,而不會強迫特區跟B類國家(包括內地),訂立逃犯移交協議。

所以說,如今支持修例人士搬出的理據,把防火牆說成「漏洞」,甚至抹黑香港為「逃犯天堂」,全都是穿鑿附會的講法。如果作為A類地區的香港,不與B類國家制訂逃犯移交協議,就會變成「逃犯天堂」,那麼,修例強行通過後,特區政府便是「送中魔鬼」,任何在港人士都會有可能被移交至司法不公的內地,飽受酷刑的煎熬,被失蹤、被精神病、被在央視上公開認罪、被自殺……。

林鄭月娥身為特首,非但沒有盡責地捍衞特區的利益,更居然主動出賣香港,扼殺歷代港人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國際聲譽,甘願成為親手殺死一國兩制的劊子手,令人對特區前景徹底絕望。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y 22, 2019
关键词: 林鄭 一國兩制 逃犯條例
專題: 香港動態
北京为何抓住李嘉诚不放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奇异的现象 这首歌在香港大街小巷传唱
《愿荣光归香港》今早响彻全港致敬伤者
精神纽带:香港抗议运动与1989天安门——从《香港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说起
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军情分析
護港運動 不可戰勝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實現嗎?
正义会再次被坦克碾压吗?
香港“暴徒”是怎樣煉成的?
以民間外交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
戴耀廷准保釋:為香港人驕傲
學界今遮打集會 促英美推港人權法案
民陣周日遊行遭禁 准維園集會
「派糖」191億 大學生未受惠
68%人稱警過分用武 四成指示威者
停飛重創百業空運貨值損失百億
深圳口岸辦:嚴防快閃示威
蔡英文:人道救援方式 給予港人協助
聯合國:警違規射催淚彈 促港府立即調查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