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Civil Society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君子之光
—— 在《零八宪章》签署人荣获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第23届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作者:夏明

一百年前,中国的民主先驱孙中山先生已经清楚看到了世界大势:“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经过孙中山先生的不懈努力,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诞生了。海外的华人华侨,包括旧金山的同胞们,给民主建设的事业予以了道义上和经济上的支持。今天,中华民族又在艰难地从事着第二轮民主建设,努力在中国重建亚洲、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共和国。我们作为身处海外的炎黄华夏子孙,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在道义上和经济上对国内的民主事业和民主斗士进行全力的支持和关注。

站在旧金山中国城的孙中山纪念馆国父的铜像前,我能强烈地感受到,历史正在给予我们一个巨大的挑战,敦促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华人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尽心尽力。我想在座的每一位佳宾也会深有同感,历史也正在给我们一个百年一遇的良机,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我们可以影响和创造历史,让中国的未来更美好。而且,在我们改变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命运时,我们又会使世界更美好。

与我们一百年前来到美国的同胞相比,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更加完善了的美国。我们从美国的民主之下也得到了更多的善待,更多的尊严,更多的机会和更多的成功。作为民主体制的受惠者,我们当牢记,受恩点滴,当以涌泉相报。我们的回报,首先表现在我们对民主制度的忠诚、维护和推崇上。我们与一百年前来美的同胞相比,我们有更高的教育和更高的能力来帮助中国的民主事业。与一百年前的情况相比,今天我们要面对的困难和承受的代价要低得多;但由于全球化的发展,我们的努力却会事半功倍。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历史的邀请,我们不能继续以沉默来做专制制度的帮凶;我们必须推己及人,与我们的父老兄弟姐妹和同胞们一起分享民主所给我们带来的免于恐惧的自由和自由敬拜的喜乐。

政治上,中国人民还正穿越在漫长的专制政治的黑暗隧道中。一年之前,303位中国公民勇敢地在中国发动了《零八宪章》的签名运动,让我们在隧道中看到了光亮。在此,我以崇敬之心向他们致意,感谢他们孤独地站在阴冷的黑暗中为十三亿人高擎民主自由的灯火。我也要向随即应声响应他们的近万名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和许多同情中国命运的外国朋友致敬。当你们也点起一根蜡烛时,你们不仅仅只是驱逐走了更多的黑暗;更重要的是,你们谦逊的跟从为中国民主自由的举灯人驱走了风寒、增添了温暖。在民主化过程中和在民主体制下,我们依然需要民主领袖做引领人。但民主不只属于领袖集团,它更属于每一个公民。《零八宪章》的划时代意义正在于,它是一场孕育于多股深刻的历史合力的自发的公民运动。

 

2008年:中国未来政治转型的母板

《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张祖桦提出“三加一”的分析方法来看中国历史的合力互动:三个政治因素是执政党、公民社会和国际社会,加上一个经济因素。《零八宪章》的诞生元年典型地反映出这种“三加一”的共振。

中国共产党曾经是一个不怕天、不怕地、不敬神、不信鬼的唯物主义政党。但随着其意识形态的的崩溃和合法性的丧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越发恍惚窈冥,占卜信鬼。他们捡起了南岳文化中“逢八即发”的民俗,深信2008,中共必发。为此,奥运会的开幕式选在了2008年的八月八日八点整。可惜中共未能如愿以偿,2008年天不作美,地不吉利,人不配合;连年震灾不断。首先是南方新年雪灾带来的天震;而后是四川的地震;接近年尾,中国经济又赶上了全球金融风暴引发的钱震,让已经陷入制造业出口危机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但是是年最多和最大的震撼还来自人心;我们看到了无数的心震,震中在中国人的灵魂和思想深处。“3.14”的藏民族抗暴是为了争取和捍卫他们追求灵魂自由、信仰和敬拜自由的权利。“5.12”川震后遇难学童父母的请愿游行抗争是为了给孩子讨回公道,能让他们的灵魂在天堂安息,同时让父母良心得以平静。“7.1”杨佳一人杀六警案、新疆喀什袭警案、云南文山警民冲突、和贵州瓮安的民变以及网络上流行的“草泥马大战河蟹”都直接反映出共产党在民心中的地位又创新低。最重要的是,2008年以《零八宪章》漂亮收场。而《零八宪章》要掀起的是一场中国民主宪政建设的思想启蒙。它有两个内心深处的敌人:一是民众普遍的恐惧心理,二是中南海中共领导头脑里的“敌对意识”。诡异的是,那一年许多重大变故的日子都可组合成“八”这一数字,更显共产党天命已断、气数已尽。

由于其复杂性,2008年孕育了中国未来演变的几乎所有的动因和冲突根源,显现了几乎所有的冲突模式和冲突性质。中国的突变,可能会以灾变的形式出现,或以无序民众骚乱的方式发生,也可能以快刀杀人的梁山草莽英雄的面目出现。它可能由宗教精神信仰的力量引发,或以政府的失误腐败和好大喜功引爆,也可能由经济危机促成。2009年的新的事件,例如“7.5”新疆维吾尔回民抗暴,湖北石首民变,“邓玉娇事件”和全国银行系统职工抗议强行买断工龄解雇员工,都秉承了2008年的逻辑。所以,我们可以说,2008年是未来转型的母板,今后中国发展的所有的逻辑、模式、战略、路径甚至歧途都可也在该年找到本源。

中国的突变也可以以中国现代史上最通常的形式出现:知识精英引领时代风骚发动全民变革。面对纷繁复杂的选择,《零八宪章》正是中国一群“讲道理的人”牢记百年苦难的历史,用温和的、理性的、充满善意的态度提出的一项“和解和合作”的宣言(首批签署人杜光所言)。它正确指引了中国未来的发展蓝图和路径,同时又准备了引领中国人民争自由、建民主的中坚力量:一群接受普世价值、有全球意识、有人文关怀、有牺牲精神和有道德力量的“讲道理的人”。

 

零八宪章:中国民主运动的旌旗

纵观两千年来的中国历史,政治治理模式通常在“乱”与“治”的两极之间摇摆。用金观涛和刘青峰的观点来看,中国的王朝政治通常呈现出“超稳定结构”,而又逃脱不了被“无组织化力量”不断破坏摧毁的结局。用西方政治哲学家霍布斯的观点来看,人们最初生活在人与人为敌的“自然状态”,为了结束自然状态,我们需要有一个全能的利维坦国家。“利维坦国家”取代“自然状态”带来了一个困境,或称之为“霍布斯困境”,即:随来监护监护人?如何能保证利维坦国家最终不滥用权力、不演变为损民自肥的逐利集团?后来的西方思想家,尤其是英国的洛克和法国的孟德斯鸠提出了人民主权、权力让渡、人民的“权利”监督权力、政府权力分权制约等诸多原则,来帮助国家走出专制者的困境,进入合作共赢的良治。用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的话来说,就是:“在设计一个人管理人的政府时,极大的困难在这里:首先你必须让政府能管住被统治者;其次,让政府能够管好自己”。民主制当然成为两全其美的制度选择。而其中的根本制度保障是人民有权利举行定期的、公开竞争的、自由的和公平的选举。

在1992年以前,专制体制始终是人类政治治理的主要模式;相对于无政府的自然状态,专制对保护天下苍生、制止生灵涂炭有着明显的优势。为此,我们很容易理解张艺谋式的英雄崇拜。但是,张艺谋的英雄崇拜和他暗合的共产党的“稳定压倒一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都只是在“大乱-大治”二元互换中的传统思维定势。今天看来,它是一种狭隘的“隧道世界观”。现代民主制的诞生,尤其是自1991年苏联崩溃后,民主制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绝大多数人民的治理体制后,政治治理的模式呈现出三维状态:无政府状态-专制体制-民主制。

基于这种三维观,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一系列推论:首先,结束和避免无政府状态(或中共所担忧的所谓“军阀混战”或“文革式的大民主”)可以有两条思路:专制的和民主的。在两千年前的秦始皇统一天下的时候,中国人还不知道民主的治理模式,秦王暴政优于战国状态是历史的事实,甚至是历史的某种进步。今天,当我们已经认识到民主的理念在西方已产生了两千多年,现代民主的实践已有300多年(以英国光荣革命为肇始)或至少200多年(以美国为肇始)的历史;如果我们还只能用“大乱-大治”的“隧道世界观”来解读和引导历史,那只能是一种低能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历史的反动。

其次,专制制度的崩溃可以有两个走向:无政府状态和民主制。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只描绘和夸大了一种图景,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专制如果崩溃,全中国人民只能进入全面内战、生灵涂炭的末日场景。它的全部宣传机器所做的就是要把中国人永久地蒙蔽在洞穴中,让他们没有对民主良治的意识和憧憬。它的全部宣传机器所攻击的就是要论证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在中国要么不适用(因为那是西方的)、要么走不通(因为中国人的文化素质太低列)。在2009年全球近两百个国家中,只有42个国家被列为不自由(中国是最不自由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而其中的不自由状态还是由“失败国家”的无政府状态和专制暴政两类造成,这就说明当今世界政体转型过程中,民主制的几率已经高于专制体制。即便我们意识到中国的民主转型不是没有风险的,但成功的几率是高于堕入无政府状态的几率的。

第三,在无政府状态-专制制度-民主制三项目标选择中,尽管三者都可以成为某种稳态,持续很长时间;但毫无疑问地,三者在价值尺度上是不相等的。就像我们不会质疑有利维坦国家总比无政府要好,我们也不应该质疑民主制要优于专制体制。其实道理很简单:无政府状态让人们的能量相互内耗,形成损人不利己的格局,最终伤害民生福利。即便在理想的专制状态下,一个专制者或一个寡头集团用强力制止了内耗,但专制者或寡头集团与人民的紧张关系,以及人民的奴役地位又制造出了许多的浪费和低效率。政治的稳定又时常沦为“墓地的安宁”,损害社会财富的创造和人民福祉的提升;尔后不满的人民又最终让寡头集团寝食不安,惶惶不可终日;这也不是一种优化的稳态。只有民主制,它不仅可以建立秩序,让人民不必把能量内耗,而是用于追求“各自的利益”;而且,它可以解除治者和被治理者之间的张力,让双方生活在平和的心境之中。这样的体制,它不仅制造出了历史上最大的财富,所以我们看到最早的富国和当今绝大多数的富国都是民主制国家;而且,这样的民主制还造就出喜乐的国民,所以在民主国家,我们能看到更多的单纯而甜美的笑容。

《零八宪章》准确地把握了历史进步的脉动,指出,“在中国,帝国王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弘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零八宪章》打出了中国民主化的大旗,它正招扬在中国的上空,让人民在黑暗中可以看到希望的曙光,让民主的思想者和实践者容易找到同志和同道。它向世人骄傲地张显中国人民追求民主的决心和力量。

 

宪章签署人:中国勇敢的君子

我是较早读到《零八宪章》的,也因此有幸加入首批支持宪章的海外华人学者之列。因为我不能肯定是否我在“海外华人学者就国内各界发布的《零八宪章》的声明”上的签名就等于在宪章上签了名,我专门再次上网签了名。自从宪章发布后,我每天都会以激动兴奋的心情阅读与日俱增的签名名单。

从近万人的签名中,我首先想急切找到我的老朋友。首先看到了第一签名人于浩成,他是我在25年前太原会议(政治学研究会主持的国家职能研讨会)上有幸认识的政治学大家(当时他是全国政治学会副主席)。我也找到了我们曾经在我的书房彻夜长谈宪政民主的学友滕彪。我的朋友朱建国肯定不会不在,这位“早叫庐”的主人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一定会“宁死于鸣、不生于幽”的。我也找到了许多已经结识的朋友:髙瑜、崔卫平、余杰、杨恒均、王怡等人。我也看到了几个我在自己的著述中已表钦佩的人物:艾晓明、浦志强、姚立法、凌沧洲、范亚峰和郑恩宠夫妇。在此,我要向所有的认识的前辈和同侪问声平安,我想说:有幸结识你们这一群仁人志士,我也没枉度此生。

然后,我想记住所有新朋友的名字。广东的农民朋友蔡金才、陈湛尧和冯秋盛,广东的工人朋友曾庆彬、安徽的工人朋友张劲松和农民朋友刘荣超、陶晓霞,尽管我们素昧平生,但《零八宪章》让我们成为了朋友。我想告诉湖南的一位叫夏军的工人朋友,我曾有个哥哥叫同样的名字;你也许就是我新的兄弟。我想告诉中石化的工人朋友刘沙沙,你为《零八宪章》付出的代价和经受的牢狱折磨让我心痛。我想对上海复旦大学的严峰副教授说,我为你这样的校友感到自豪,我相信民主广场不止有个纪念碑在小桥流水,复旦还有争民主的活的传统。我想对山东的“挣扎的80后”张超同学说,也许我这个好为人师的学兄某一天会与你相遇,来分担你挣扎的苦痛。我想对广东退役空军少校飞行员谭思说,作为第一代中国空军飞行员的后人,我敬重你如同敬重我的飞行员父亲。我还想对北京的“民主运动追随者”李元朋友说,我们都是追随者,我们追随的是伟大的理念,而不是崇拜一个个人领袖。最后我想告诉我的新忘年交、一个因为保留有江青早年电影照片而遭牢狱之灾的纽约88岁的何天开老人,你苦苦追问,“中国何日才能天开?”我想有你这样的“88”老人,有你这样“愚公移山”精神,你会看到中国乌云散尽,日出天开的!我想对所有的近万个新朋友说我的一个承诺:无论走到哪我们相遇,只要你告诉我你是《零八宪章》的签名人,你都会得到我的友谊。

最后,我又想发现哪些名字应该出现却又不见踪影。我的大学同窗好友们在那里?你们都是国际政治系的毕业生,现在官高位显,希望你们没有忘记风华正茂时的理想。有位同学说要做中国的安德罗波夫,希望你还记着你的少年理想。有位好友要我与他一起为中国的新启蒙献身,希望你还记着你的承诺。我在复旦培养的三届学生又在哪里呢?我所带的86国际政治班已有两位最具有个性的男、女同学直接和见解地死于专制制度下。你们可曾记得,湖南的文江平同学领导了1989年上海的学潮,被发配回乡,分到县化工厂的尿素车间,最后被逼自杀身亡。你们可曾记得,我班的美丽的北京女同学龚京伟为了追求一点个性自由,遭到了校方无端的羞辱和惩罚,最后在一连串的不幸中悲惨死去。我知道,你们中有的做了名牌大学的校长,省级电视台的台长,市长,军队的大校,和一连串的处长。我不希望你们轻举妄动,作出无故的牺牲;但我希望你们能做到“酒肉穿肠过,民主留心中”。我想告诉你们,一人签名,万人蒙福。我已经为你们做了,希望未来你们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能在关键时刻为中华民族做功。

我还想说说刘晓波。我从未曾与这位传奇英雄谋面,只是在“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上与他结为神交,而且还是以讨论的两方出现。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吧。我非常同意高瑜给刘晓波的定位:公民刘晓波。他让我想起了公民潘恩。我们都知道富兰克林有这么一句名言:“哪里有自由,那里就是我的故乡”。怯懦和恐惧让我成了富兰克林的追随者。但美国有另一位伟大的国父,他就是《常识》的作者潘恩。他不仅在英国向英国的专制挑战,而且在北美大陆向英国的暴政挑战。美国革命胜利后,他不做官,不乐享其成,而是依然奔赴法国,投身法国大革命,因为他的格言是:“哪里没有自由,那里就是我的故乡”。屡次放弃北美自由回到故乡争自由的刘晓波就是当今中国的潘恩,他有一个响亮而伟大的头衔:公民刘晓波。

《零八宪章》的签署人是一群污泥不染、知巧不用,观物外物、思身后身的君子。面对守缺的昏官和专制的强权,他们有智慧和勇气乘道德而飘游,守义理而脱俗。“君子之怀,蹈仁义而弘大德;小人之性,好谗佞以为身谋。”“君子与小人不两立;而小人与君子不同谋。” “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持;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他们都是这些中华古训的现代身体力行者。而孔子又言:“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当我们看到成百上千的中国公民把自己定位为“民主人士”、“自由人士”、“维权人士”、“独立人士”、“民间人士”、“公民”时,我们看到了一批“以自由为生,以民主为业”的中国人民。我们有理由乐观!我们就让那些专制小人在刘晓波这群君子面前恐惧发抖吧!

“君子虽在他乡,不忘父母之国。”我很高兴地看到,一大批中华海外赤子念念不忘自己的祖国,在《零八宪章》上签名。马丁-路德-金说得好:Injustice any 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译文:任何一处不义都是对天下所有正义的威胁。】无论我们在那里,我们都有义务为正义的事业助威出力。

 

君子之光,其晖吉也!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一部奇书,专门论述世界万事万物变化之道。这本书就是《周易》。用古老中国的智慧来观察今日中国的变局,无不具有启发意义。正如该书“六四:未济卦”所言:“未济,征凶,利涉大川。”【白话译文:事未成,急于进取必有凶险,但利于涉越大河巨流以脱险滩。】今天中国的《零八宪章》运动还刚开头,尽管所有的参与者还会遇到政治风险、甚至身家性命的危险,但正如《零八宪章》首批签名人张大军引用《圣经》与所有的签名人共勉的诗句所说,“在指望中要有喜乐,在患难中要有忍耐。”乐观耐心的同时,勇敢地行动是有助于中国摆脱目前的险境的。

又如《周易》该篇所言,“贞吉,悔亡;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白话译文:手持正固,可获吉祥,悔恨消亡;以雷霆之势讨伐鬼方,经过三年奋战功成被封赏为引领大国。】只要我们能耐心坚持、行走中道,既不与专制政权合作,也不和无政府势力合流,那把中国建成民主的良治,就势必功成业就。

《周易》“六四:未济卦”又言:“贞吉,无悔;君子之光,有孚吉。”【白话译文:守持正固可获吉祥;这是君子的光辉,心怀诚信必得吉祥。】我们没有原因怀疑我们的选择,也没有理由动摇我们的诚信。“君子之光,其晖吉也。”【白话译文:君子的光辉光耀焕发,正体现着吉祥】。《零八宪章》,君子之光。那是自由之光,那是民主之光。其晖吉祥,中华有福了!

二00九年11月14日于旧金山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关键词: 零八宪章 签署人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
专栏作家: 夏明 文集
川普:领导风格和对华政策评点(1)——读博尔顿的《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
西藏命運、中華民族重構和中國的未來
高山、流水:解讀西藏的兩個視角
从“发展型国家”到“收租型国家”
聚焦微弱的反抗-—读赵思乐的《她们的征途》
拒绝成为问题,觉悟贡献良策
达赖喇嘛会两次敲门吗?——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部份留学生交流
喜馬拉雅山上的偉人--為達賴喇嘛八十大壽而作
帝國的本質
恐惧之海中渡己渡人
“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本性難移、惡習不改
漂游的思者,飄逸的思想
居中夜叉國
漢娜∙阿倫特:困境中知識分子的燈塔
民主女神,自由女神
“红太阳帝国”下的“西单四勇士”
“重庆三部曲”何时乐休舞止?
“门卫国家”与“更夫国家”
习近平的权力基础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