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大陆来港新移民联署反逃犯修例有人无惧“引渡”公开身份
作者:甄树基

media

李旺阳雕塑
 

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了解较一般港人更深的大陆新移民1日发起网上联署,旗帜鲜明反对港府推出的逃犯条例修订案,发起人在联署声明中直指,过往在大陆的生活经验令他们明白,中国司法体系完全服从于共产党,在党权大于国法的事实下,不可能相信中国式法治。截至昨晚11时,联署获接近250人响应。不欲公开身份的发起人在声明中表示,经过多年的中港纷争,“大陆新移民”变成斗争标签,但他们深信,“自由、开放、包容的香港,及背后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需要每一个市民共同捍衞”,当法治和政制根基受到冲击,港人“应用一切可能身份紧紧联结”。

有联署者不惧秋后算账或被要求“引渡”,例如因拍摄禁片《我还有话要说》被中共通缉,在2012年起流亡香港的应亮。应亮说,今次逃犯条例修订是他在港7年以来,对他最切身的政治议题。面对此恶法,现已获永久居民身份的应亮感到担忧、无奈和不甘心,但他暂时没有做任何具体准备,因为过往亦曾遇过港府可能不批签证的情况,对该怎样应对早有打算。应亮续指,过往他因为自己的政治意识,在新移民中往往是占绝对少数的“异类”,因此今次能以“大陆新移民”的身份公开表态,感到特别高兴。

除了应亮,参与联署的还有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系讲师黎明和新闻工作者张洁平。黎明说这次联署,亦希望能够一扫港人对新移民的刻板形象,“(新移民)来香港是要拿(政府的福利)综援金、公屋,又没有什么贡献、立场又亲中(共)”,令她们往往在游行、抗争活动当中被排除在外,但其实新移民有不同类型,而且她们凭过去在大陆的生活经验,可以为运动提供被港人忽略的观点,特别在这次条例修订问题上更显重要。

联署名单中不少人选择隐去姓名,黎明认为他们并非害怕被标签为新移民,更多是出于惧怕中央向她们报复,“分分钟你会在监视名单上面”,加上不少亲人仍在内地,她们所承受的外部压力和顾虑无疑比香港本地人大,因此过往的确较少新移民愿意在公开的社会运动中站出来。黎明身于上海的父亲就因她在网上有关伞运的文章而被国安问话。

新移民的联署声明列举出李旺阳(“被自杀”的湖南工运铁汉)、刘晓波、709律师、肖建华、铜锣湾书店事件等多个例子,证明“凡不利掌权者、不从命令者、不服压迫者,均可能被随意抓捕,逾期拘押,剥夺家属会见和选聘律师的基本权利,闭门审讯,狱中虐待,祸及家人,毫无程序正义可言”,修例“形同为无理和非法抓捕打造合法合理通道”。

不少1997年后来港的新移民都有份联署,当中有2013年来港的内地人留言叹道:“来港的初衷和欣喜:公平,法制,自由,这些正在慢慢消失。”亦有部份在中共执政后多次逃亡潮中来港的“移民”签署,有1976年来港的李姓“大陆旧移民”留言指,父亲在文革时被迫害入狱,八九民运时又曾带儿子参与香港150万人大游行。

报道引述在新闻界工作并参与联署的新移民林小姐和陈小姐(化名)说,她们均忧心港媒自由度会受条例影响。她们经常耳闻在港的新移民记者,及家人被国保找上门,甚至有记者报道中国政治新闻,没刊登姓名,亦被找上。林小姐叹内地生活环境早不容思考,只能坚持做应做的事,“他要抓你,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是因为他要抓你”。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ne 2, 2019
关键词: 新移民 联署 逃犯修例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