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六四”周年来临当局全面防范 异议人士推特一度被封
作者:乔龙
1989年6月4日凌晨5点左右,士兵冲上纪念碑底座。(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凌晨5点左右,士兵冲上纪念碑底座。(六四档案图)

“六四”30周年前夕,中国各省异议人士及前学生领袖遭到当局严控。5月31日起,多个长期呼吁中国民主的中文推特号遭到推特管理方的集体封禁,引起强烈反弹,稍后推特公司对外澄清是“意外”,并且向公众致歉。

今年6月4日是八九民运30周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周以“大屠杀”表明美国官方对六四事件的立场,同时还谴责中共系统性地践踏人权。东北沈阳异议人士冯女士本周一(6月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当前中国国内的形势非常紧张,街道和社区居委会人员密切留意社区内的所谓敏感人士:“是啊,地方政府各方面都在控制,我也不敢乱动”。

2019年5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在国务院的例行记者会上,称30年前的六四事件是“大屠杀”(full-on massacre),并表示美国政府今年仍将就六四事件发表声明。(视频截图)
2019年5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在国务院的例行记者会上,称30年前的六四事件是“大屠杀”(full-on massacre),并表示美国政府今年仍将就六四事件发表声明。(视频截图)

据知情人对本台说,本周日开始,全国各地警察都扩大戒备范围,重点监控民运人士。异议人士刘女士对本台说,她正受到警方人员跟踪,如果她公开接受采访,可能会遭到报复:“现在,我们要是真名接受外边的采访,确实(麻烦)。控制我们,现在的话,非常紧。现在我这边一直都有人看守着,但他们是暗中的,不是明的。而且我知道是谁,我能意识到。”

 

人士被警告不能接受采访

前学生领袖于世文对本台说,郑州国保曾要求他和妻子陈卫在六四周年期间,离开郑州住所,外出旅游,被他拒绝:“我和陈卫因为今年是‘六四’30周年敏感期,在一个月前就被天天上门询问,就进入了高度敏感期。我们郑州这边(警方)对我们两个每天有人来敲门。我们开门后,就在门口用手机对我们拍照。在我们家楼下,(警察)专门设立了警务室,有一个协警,每天上门看一下。”

八九学运期间,陈卫(持小喇叭者)和于世文与同学上街游行。(于世文提供/记者乔龙)
八九学运期间,陈卫(持小喇叭者)和于世文与同学上街游行。(于世文提供/记者乔龙)

于世文与陈卫夫妇当年就读广州中山大学,在民运期间担任学生领袖。双双因为参与民运而被捕入狱。三十年来,每到六四周年期间,于世文夫妇都会被国保劝说离开住所,前往外地。于世文说:“前两天(警察)也表示过,六四期间,要去外地旅游。我们觉得这个行动应该由我们选择,我们不想享受这种待遇,我们拒绝这种待遇。实在不行,拗不过他们,我们可以选择留在房间的自由,我们也不愿意被旅游。实际上六四这一天,每一个六四人哪里有旅游的心情。”

推特否认封账号跟中国政府有关

由于不甘在中国国内网站被禁止发言,众多网民或异议人士在美国社交网站推特发表批评中国政府、抗议六四镇压的言论。但5月31日至6月1日,数以千计的推特账号突然被封。有网民称,他在推特的账号被关闭,重新找回密码后,上千名“关注者”消失,有的无法登录自己的账户。受到影响的推号包括夏业良、龚晓夏等人。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克.卢比奥为此发推文说,推特正在帮助中国政府进行舆论审查。推特官方账号很快在6月1日早上恢复了部分账号,并道歉说,封禁这些账号不是出于中国政府的投诉或要求,而是为了定期清除病毒和不真实的行为,无意中清除了一些合法的中文账号。

1989年6月4日凌晨5点左右,纪念碑下的学生在撤离。(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凌晨5点左右,纪念碑下的学生在撤离。(六四档案图)

苏州中学前教师潘露接受本台采访时说,5月31日至6月1日是推特世界最黑暗的一天,大量中文推特账户出现被封号情况,其中不少账户对中共政权持批评态度,引起中文用户不解与愤怒。幸存的推友也是莫名其妙“掉粉”。 他说:“更加诡异的是墙内的朋友想注册新号,但是根本都翻不了墙,他们让我帮助注册新推特号和传播新的翻墙软件。6月1日几家美国主流媒体注意到昨天中文Twitter销号事件:普遍认为六四之前Twitter的行动不同寻常。Twitter声明中说没有接到中共官方指令,这个解释有点敷衍。”

1989年6月4日大屠杀之夜平民伤亡 。(六四档案图)
1989年6月4日大屠杀之夜平民伤亡 。(六四档案图)

潘露说,事件说明北京已经不满足于控制大陆互联网言论,还希望通过特殊手段,干涉境外网站的言论。各国媒体也将上述事件的始作俑者指向北京政府,认为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人士参与其中。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June 3, 2019
关键词: “六四” 防范 异议人士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