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台湾大选与大陆的互动
作者:陈奎德

这是一篇15年前的旧文,是当时关于台湾大选以及台海关系一篇演讲。目前,台湾又大选在即。以现状对照,篇原封不变的15年前旧文,似乎并未过时。这说明中国政治变迁的节奏何其缓慢。请读者拨冗一瞥,看是否略有所得。

 ***********************************************************
原编按:“观察”网站主编、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2004年4月4日在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议会大楼,在“华府论坛”举办的「台湾总统大选风云及影响」的研讨会上,作了题爲“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的专题发言。下面文章根据录音整理。
*****************************************************************
-------------------
我今天来,诚惶诚恐,因为我知道这次大选全世界关注而且相当戏剧性,恐怕是世界历史上少有的富于戏剧性和激情的选举之一。所以,有关两边的人感情都很投入,甚至有人相当感情用事。在目前情况下,情绪很难平复。所以无论怎样说话恐怕都难免得罪人。简单明确地说,我对蓝营和绿营两边都没有任何偏见。

我个人去台湾,不管是在国民党方面民进党方面都有一些朋友。我们之间探讨的问题很多,并且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对这次选举,我确实不倾向任何一方。

我是想从总体上来观察,对台湾的选举如何看,台湾和大陆关系会怎么样,大陆和台湾的互动会对将来台湾的发展引起什么变化?当然在这里说互动两个字,恐怕有人会认为我希望台湾和大陆之间的交往互动会越来越深或者说越多越好。我想这是个误解。在经济上和文化上有交往交流,无疑这是有长远价值的。但在政治上当前是否要加强互动,我表示怀疑。我认为政治上目前是没有解的,我等会会仔细谈论这个问题。

今天我主要谈三个问题,第一个是谈对台湾选举的评估。第二就是台湾民主发展对大陆的意涵是什么?第三个我想要谈的是我们如何顺其自然看待两岸的关系。

*台湾选举牵动全球人心

第一个我提的是对台湾的民主评估的问题。其实我们稍微把眼光放远一点看这次选举,设想一下,东亚文明漫长的历史上,任何想像力丰富的人,无论是中国大陆的人或其他国家的人,几千年的历史上,不管是多大的思想家,也不管是如何高明的鸿儒、高僧、老道,恐怕没有哪一个智者,他们会想像到中国大陆旁边的一个边陲岛屿,一块历史上的不毛之地,它的发展它的经济政治文化的演进,会影响到非常非常广袤的中国大陆的实质演进。

这种情势过去从来没有人想像过,但是这个可能性今天出现了。另外,恐怕全世界也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岛屿会在全世界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西方各个国家的媒体都如此关注这个岛屿的发展,恐怕这在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在世界史上,当然英伦三岛对人类做了重大贡献,但英国毕竟是相当大的国家。所以说台湾的情况是极其特殊的。

台湾的民进党陈水扁先生等人常说,要提高台湾的国际上的能见度,知名度,要台湾的声音得到国际上重视。实际上,就这方面而言,这次大选已经大大超过了预期。我想这并非是不重要的。

无庸置疑,这次大选,在这一方面,台湾人的基本诉求得到全世界的重视,包括也得到中国大陆的重视。别看北京当局表面姿态很低,闷不吭声,其实心里重视得不得了,害怕的不得了。确实,台湾这样一块小地方的选举牵动全球人心,甚至引起国际政治生态的某种变化,有这么大的影响,吸引这么高的关注,这是非常罕见的。这是台湾人的成就,应当恭贺。这就是多年来所说的台湾的奇迹。我们撇开台湾这次选举蓝绿相争究竟谁胜谁负,我不认为该问题是生存攸关、至关紧要的。重要的是,在华人社会传统威权统治下和平转型到民主制度,已届十七年,这确实是世界罕见的奇迹。

这一契机,往远了说,是由于过去中国内战所遗留下的格局,然后共产北韩愚蠢的发动朝鲜战争,所形成的历史后果。于是,出现这样一个型态,出现这样一个制度性的出气孔,出现了这样一个历史机会。它造成隔离的两岸的两种不同社会实验,造成两岸不同的社会制度竞争。

有了这样一个相对和平的机会,来相互竞争各自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的优劣,最后演变出现了今天这样一个非常困难但又非常戏剧性的局面。从大的方面根本方面而言,台湾成了华人社会发展的一种模式,对其他华人地区,对中国,恐怕不能不有某种潜移默化的示范作用。试想,倘若1949──1950年中共一鼓作气拿下了台湾,世界上还会有如此生气勃勃的这块文明试验田吗?绝不可能。另一个贫瘠流放的海南岛而已。

*台湾人把这次选举看得太重要

回到这次蓝、绿的争论来说,自然是这次选举最大的问题,最大的悬案。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论?平心而论,确实出现了疑点,确实该疑点是有理由去怀疑,有理由去了解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的。因为该枪击案这样极小概率的巧合,确实很难被看作纯粹偶然,很难排除人为的政治的选举的因素。当然也反映了台湾政治文化的问题。这是其一。

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引起台湾目前这么大的焦虑,这么大的冲动,还有一个很重大的原因,是在于台湾人把这次选举看得太重要了。全世界的人,中国大陆也一样,把这次选举看得过于重要。确实,这次选举非常重要,但是是不是像他们看的这么重要?很多人把这次选举看的是党派生死存亡的决战,亡党亡国的决战,是背水一战。台湾朋友都喜欢说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使的这次选举成了“无法承受之重”。选举的结果不管是哪边输哪边赢,输了都觉得不能承受,都感觉输不起。尤其是如果输了我这个派别要灭亡,我这个国家要灭亡。谁还敢承担?譬如有不少人提到这个选举是中华民国和台湾共和国的决战,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还有人把它看成是一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遇到最大的事件。

如果看得这么重的话,赢家通吃,输家消亡,就很难输得起了,特别又是这么微小的票的差距。如果不是把它看成正常的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而是看成一个派别消亡,甚至国家消亡的问题的话,那就确实会造成台湾政治的“极化”,即两极分化。这次选举确实有这样的负面结果,它造成台湾政治某种程度上的“极化”,人们趋向两个极端的方向。

这是它的负面结果之一。但是事实上这选举有没有这么重呢?众说纷纭的所谓“历史上第一次”是什么意思?我要告诉各位,其实,任何事件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没有哪两个事件在历史上是绝对重复的。你可以把某一事件某一方面独具的特征挑出来强调,它就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上次的2000年选举何尝不是历史上第一次?它有很多很多独有的特征,譬如说第一次政党轮替….等等。

还有其他各种事件,你只要抓住这个事件中间其他事件不具有的特征,它都是第一次,所以说历史上的第一次这句话,是没有意义的话,任何事件在历史上是不会重复的,所以我说,所有的事件都是历史上第一次。因此不必把历史第一次强调得这么过分,从而加重了人们的心理负担,使得这一次选举在心理上成了生死存亡之战。这样一种心态,加上后来发生了有疑点的枪击事件,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分化。目前,分化还在继续之中。

我个人的看法,希望是司法的归司法,政治的归政治,不要把两者混淆起来。目前,特别要强调服从司法裁决。这是台湾这艘船上的最后一个锚。但愿各方等待司法最后作出判决,经过调查后作出判决。得出结论以后,两边都要有风度,都要静止下来服从司法的裁决,最后把这个事情解决掉。不要把司法和政治两者混在一起,二者相混是非宪政非民主非法治国家的普遍状况。而现代法治国家一个最重要的方面就是所谓有清晰的游戏规则。

其中,政治过程、司法过程,这些过程都是互相分离的,是相互独立的,而不是互相干预的,这是特别要弄清楚的事。这是我想谈的一个问题:对台湾这次大选的评估。

*蓝绿统独问题上差异有限

我想说第二点就是,我个人觉得,蓝绿两方面的统独问题上的差异,其实在我看来极其有限,并不是非常根本的。总起来说,正如刚才有人谈到的,台湾的民意有一个基本趋向,就是台湾意识的崛起。它正在逐渐成长,实际上也就是台湾的民族主义的崛起和发展。这个确实是台湾目前正在经历的过程。决不能说蓝营不了解这一点。没有这种情况。在关于两岸的很多基本的问题上,绿蓝双方有趋同性。

有人认为一旦选举某方赢了,另外一方就会完全消解,或者支离破碎,溃不成军。有这么严重吗?我看没有。不管是绿营执政还是蓝营执政,他们在统独问题上,执政者可以选择的空间都是非常有限,非常有限的。他不可能有非常的大动作,非常大的空间去做。

*台湾问题关联国际格局

因为台湾问题不是孤立的台湾本身的问题。台湾问题是处在非常大的国际架构下,国际条约的框架下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譬如刚刚讲到的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中美之间的三个联合公报,还有作为大国之间协议的二战后期的波茨坦宣言等等。台湾问题是在这整个大背景下的,与整个国际社会的格局和流变相关,也与各大国的利益相关。

在这样一个格局下,它不是孤立的一个台湾问题。所以,如果仅仅从台湾人本身这样一个孤立角度来解释,有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我们不得不用一个大的眼光,历史的眼光,国际的眼光来看。一方面是要看到台湾人基本的利益,台湾意识的历史性成长,台湾民族主义的壮大,这是一个没有办法改变的历史流程。

同时,在它紧靠著的对面又有这么巨型的一个庞然大物,中国大陆,这个庞然大物,不光是指敌意的中共政权,不光是指几百颗对准台湾的飞弹,更长远的是指在中国大陆经过50多年政权体系的大中华民族主义的教育和灌输,已经在两三代人中间形成了某种固定的意识形态,它也已经铸成客观存在的事实了。其结果是,这里不只是大陆政府和台湾政府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是中国大陆人和台湾人之间的关系,相互间情绪的不同,甚至对立。这是最困难的。应当承认中国大陆的历史和台湾的历史是不完全融合的,双方人群近一百多年来基本上不在一个政治共同体里生活。两边居民的感受和生活方式是有很大差异的。

这个情况下,在这个时间内,如果你要想去把问题强行解决,不管用什么方法,政治的方法、军事的方法、经济的方法、文化的方法,非要在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去强行解决问题,就会发生两种民族主义──大中华民族主义和台湾民族主义──的直接对撞,就要酿成大悲剧,就要酿成大祸,就要酿成玉石俱焚的局面。

所以说在有些时候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最高的智慧是把问题暂搁一边,其智慧的主要方向是引导注意力转向各自的内部,专注于自己内部的发展,包括内部的政治改革的起步,经济的发展、文化的发展等等,而不是钻牛角尖偏偏去动那个一时无解的问题,即不要聚焦于统独的问题上去。

因为这个问题在目前的架构下,在目前这一代人的心态下,在目前这一些人的基本意识根基下,就是很难解决,简直就是不能解决。那么这种情况下想强行解决,会如何呢?自取其辱罢了。北京前些年也想强行解决,包括1996年用飞弹演习来影响台湾的选举,最后引出了美国两艘航空母舰到台湾海峡附近,结果使李登辉的票数得到更多等等。所有这些都可以看得清楚,这些事情不是人力所能决定的,它是在整个非常大的历史背景下,关联很深的国际格局下的事件,而不是一个台湾孤立的事件。这是我要想讲的很重要的一点。

*目前看不到清晰图景

有些朋友会说,照你的意思究竟将来台湾怎么样?坦率地说,我确实不知道将来究竟如何,不知道台湾和中国大陆是怎么样的关系。是两个国家的关系?还是联邦制,邦联制?还是单一制国家?答案确实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大致我可以讲一下这方面自己的基本看法。

我在十年前写过一文章叫做「三个中国」的互动。我最近注意到了有些台湾政治人物近年来也提到这个想法。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所谓的「三个中国」是指「政治中国」、「经济中国」和「文化中国」这三个中国。本来传统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是三位一体的,是同时存在在一个实体上的。但确实在最近许多年来,这种三位一体已经不存在了,「政治中国」和「经济中国」和「文化中国」已经不完全重合了。

一个前所未有的事实已经呈现到我们面前,就是说当代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已经分开,不再重合。成为相对分离的三重世界。所谓经济中国就是指近年来人们津津乐道所谓大中华经济圈,譬如台湾郑竹园教授这方面就研究了很多,这里包括新加坡、台湾、港澳、大陆,这样一个大的经济圈,它们中间的经济交流活动是相当频繁,而且大家也知道现在台湾商人在大陆、在上海地区有几十万,非常之多,经济上交流非常之大、非常紧密。政治中国是个悲剧架构,是二次大战留下来的一个政治结构,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中华民国在台湾,还有香港、澳门,享有不同的制度但隶属于中国大陆的,所谓一国两制。狭义地讲,政治中国有时也指中国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大陆这一政治实体。所谓文化中国,海外学者提的很多,主要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和新加坡以及包括东亚、东南亚,南亚,太平洋,也包括北美、南美、欧洲、非洲的华人社会,甚至还包括国际上学术中国研究和关心中国文化的人,范围广大,非常复杂,它确实也反映了中国文化在最近几十年在全世界的广大影响,它特别指具有中国文化认同的社群。由此看,的确这三个中国不是附丽于存活在同一个地理实体上。

但是这三个中国之间将要产生某种内在的影响和作用,产生互动。现在关键情况是文化、政治、经济三位一体的中国已经解体,而目前三个中国分离的格局,也处于非常迅速变动的状况中。正是这种三千年都未曾有的大变局使得我们现状是一个变动的过程。就像融烧玻璃器皿一样,还在熔化前后逐渐冷却的过程中,还没有凝固起来。

至于最后塑造成什么样,是玻璃瓶,玻璃杯,还是玻璃雕塑,那就要看最后三个中国相互之间是怎么样的作用,加上国际环境和力量的参与等条件。这恐怕是一个相当长的阶段,也许是几十年甚至一百年时间,现代政治国家才能凝固成型。

所谓经济中国,因为大家共同的利益所在,现实的利益的驱使史各方的联系相当紧密,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力量。文化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积淀,本来是和谐共处的最深厚的心理资源。但是由于政治中国的悲剧,它的恶劣现状,由于其主体远离世界文明,并且在短暂时期内还看不到返回文明人类的前景,从而影响到了文化认同问题,认同上产生了很大的内在张力。

我想将来的核心问题是,究竟是政治中国这个局面支配了经济中国和文化中国的发展呢?还是经济中国和文化中国这样一个比较健康正常的发展,影响了政治中国,从而在时间中浮现出某种新的政治结构。各政治实体在内部各自的独特生存方式及其意识出现和充分发育后,相互产生充分的交流,慢慢地影响政治中国,影响政治中国的存在方式,影响到政治中国的基本结构。

最后究竟是变成台湾和大陆互不相属,或者台湾和大陆之间重回当年的关系,届时也许都不是很重要了。这是在一个非常大的历史时空中演变的结果,我们目前确实看不到任何明显的迹象预示出一个未来的清晰图景。

*台湾本土意识不容否认

但是很明显的,目前台湾本土意识的成长是不容否认的事实。现在的问题在于,中国大陆共产党的共产意识形态已经失败,它正在拼命灌输和强调大中华民族主义,以期重新获得合法性和凝聚力。于是,台湾和大陆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就成了两种民族主义冲撞的关系。台湾自从1971退出联合国以后,以其经济发展和政治民主的耀眼成就,在外交上却受尽屈辱。他们觉得成为一个新兴的独立国家是自己的固有权利。而中国大陆有浓重的大中华主义情结,有悠久的文化传承,怎能容许国土分裂,让你飞离出去?双方都面对不尽如人意的政治现实,都想来个“最终解决”。

*二种情结直接冲撞后果可怕

这样一种大中华的民族主义和台湾民族主义的冲撞,是非常可悲可怕的事。在目前看来,且不说双方政府和政府之间,就是中国大陆的一般老百姓和台湾老百姓在这方面的认同也有很大的差异,这是一个事实。所以如果不是在这一、两代之后,慢慢消融了那种过时的主权意识以后才来讨论双方政治关系的话。

目前这个局面要强行解决这个问题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有些人说美国人只知道自己的国家利益,所以只想维持现状。但是我想要讲的是,维持现状不光是美国人单独的国家利益,也是台湾人的基本利益,同时也是中国大陆人的基本利益。谁在现在强行冲破现状,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最后我要谈为什么说目前是无解的。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最重要一点。恐怕很多朋友觉得这个说法太消极了,意思是你没有提出前瞻性的远景。但事实上这点我并非完全没有涉及。其实关于经济中国和文化中国的历史功能,包括台湾香港对大陆的催化作用的这个历史条件,显然没有排除在某种历史阶段瓜熟蒂落,而出其不意浮现出某种政治安排的历史后果。

这种政治安排得到两岸三地人民大多数的认同,或者三地两岸自然而然形成这样的政治安排。我觉得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将来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但为何目前两岸相间不容易化解呢?反反复复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在某些特定的历史阶段,有些问题是这样的问题,即,无论你是多大天才,无论你如何绞尽脑汁,都不能解决。如果硬性去解决,就是灾难,就是失败。我觉得两岸政治关系在目前正是这样的阶段。在有关主权的认知上,有关台湾民族主义和大中华民族主义的对立上,在有些某种根本利害上,特别重要的还包括大陆统治阶层维持垄断性权力这些问题上,所有这些冲突,目前没有化解之道。

这是一个历史性无解的阶段。在这种时候,越想解决越主动去行动,事情反而越来越恶化。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动辄得咎”,动辄得祸,动辄得战乱。和则两立,战则两亡。在任何方面都非常清楚看见的战火对两岸都有巨大戕害的情况下,为什么前些阶段两岸的局势仍然不可控制地一步步逼近战火,就像希腊悲剧一样,似乎是不可逃避的宿命。

*台大乱有利大陆旧权势

现在北京好像有点学乖了,但是是否真有长远体认呢?北京当局一定要拒绝其传统手法的诱惑:即,通过树立一个敌人,然后凝聚内部的共识,提高内部的凝聚力。,北京一度试图把台湾作为像第三帝国德国时期的犹太人,作为北京的主要假想敌,用于整合内部。在共产党人看来,所谓凝聚力总是有赖于外部敌人的存在而达成的。有了外部的威胁,有了分裂的口实,内部整肃就有了理由动用非常手段来进行。这个态势和目前中国大陆高层的二元中心的态势恐怕有某种关系。

我觉得比较合理的判断是,中国大陆有少部分权力精英的政治利益所在,是台湾大乱。特别是在其中一派有这种利益。因为他可能因危机而获得授权。例如军事负责人在和平时期不会有很高权力,但是危机出现以后,危机会授予军事部门以非常高的权力,这是大家很清楚的。如能制造危机,其机会就来了。比较有些人在掌权期和非掌权期对待港台调门的明显不同,即可窥见其中奥妙。

在目前的情况下,台湾如果发生重大动乱,是有利中国的旧权势的。所以对目前台湾的局面我特别要强调在法治下,司法的归司法,政治的归政治,如此化解分歧比较有效,经得起历史考验。。
 
*历史机会从不是人为设计

为什么说在历史上有层出不穷的例子?例如说冷战时期对峙的阶段,特别像柏林墙刚刚筑成的时期,各方都想消灭对方,两方阵营剑拔弩张,双方都竭力筹画行动想自行达到有利于己方的圆满解决,十分焦虑。但是,很奇怪,就是解决不了问题,仍然僵硬地对峙著。但是谁也料想不到的是,多少年以后,在89年代末期到90年代,对抗情绪有些淡了,战胜对方解决问题的意向也没有过去那样强烈了,注意力转到其他方面去了,没有想到,这时,问题却突然解决掉了!几乎没有人预料到这一点。所以说,历史机会从来不是人为设计出来,不是人为强行能够马上解决的。

你看,当初冲突这么厉害,美苏差点打核子大战呢,但是还是不能够解决分歧的问题。然而时间长了,你放开他,不可解的难题也会化了。

历史过程是不可以预作规划的,它常常出乎我们意料。我们如何能参透与他的运行轨迹?所以说,中国古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有道理的,“退后一步自然宽”还是有道理的。与邓小平先生对台湾问题的心态相比,江泽民先生似乎更急于建功立业,急于想在自己的统治时期大进一步,结果闹了很多笑话,引发起不少危机,是非常缺乏自知之明的。可以说是利令智昏,权令智昏,私欲使之出洋相。

*政治家对政治节奏要有直觉

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它表达了政治节奏与人们潜在心理周期的相关性,当然,政治变革节奏更是与世代更替息息相关。政治家的基本才能之一,就是对政治节奏有一种直觉,如果对这种节奏没有直觉,在不能做的时候拼命要做、拼命逞能逞智,不仅是个人的愚蠢,更坏的是会造成历史的大悲剧。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事缓则圆」,这是中国大陆人同时也是台湾人多年来的金科玉律。目前这是考验两岸人群智慧的时候了。两边都有非常深厚的政治文化传统,包括非常深厚的政治直觉。人的智慧的一个关键点之一,就是懂得了自己的限制。而天赋直觉的基本表现之一,其实就是对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的感觉。

两边的人如何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内部的问题上,去更新自己的政治的体系,赋予其更丰厚的自由元素,发展自己的经济体系,发展自己的文化认同。这恐怕才是关键。至于两岸间的政治关系,让时间来裁决吧。留给子孙们一点作业题,或许是开明的。好,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谢谢大家。
 
—— 原载: 《北京之春》 2004年4月,是作者在《华府论坛》的演讲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ne 5,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