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美国应该不应该继续与中国进行学术合作?
作者:斯洋
学生们走过美国麻萨诸塞州剑桥的麻省理工学院校园的“大圆顶”10号楼(2017年4月3日)。该大学和中国大学有学术交流。
 
华盛顿 — 

自从美国2017年底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以来,美中之间的学术研究也深受影响。热点话题包括中国不成比例地从美国科研中获利,高校是否还要继续招收中国学生,美国学术机构拒绝中国为其提供资金,一些华裔科学家因为与中国的学术联系被调查等。美国是否还应该继续与自己的竞争者中国进行学术交流?美国又该如何在保护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以及开放的科研环境中找到平衡?

交流相长,但需有限制

诺曼.奧古斯丁(Norman R. Augustine)曾经担任美国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现在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顾问之一。他星期二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有关是否还要继续与中国进行学术合作的研讨会上说,科学研究一直是在借鉴中相长,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垄断科技的进步,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凭一己之力迅速将研究突破转化到商业应用或是军事领域。

他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自己的竞争对手波音合作为例,说明与对手的合作是可行的,但是要明确三点:第一,必须明确披露各自的利益冲突。第二,设定一定的制度。第三,对那些违反协议的人加以惩戒,使其将来无法与自己以及更多的同行合作。

奥古斯丁说,美国需要明确的另外一点是限制的范围。一些对国家安全重要的科研领域需要限制。他认为量子物理、通讯、计算机、人工智能、基因组学以及生物化学的一些元素的研究都需要作出限制,但是,像纯属兴趣驱使的有关黑洞的研究就不用限制。

他还说,将在美国学习的中国科研人员赶走很不明智。他说:“把我们的大学花大力气培养的人才赶走很不明智,他们可能会成为美国的敌人。”

广东东莞理工学院的学生在大厅里参加英语考试,以防作弊(2007年7月9日)
广东东莞理工学院的学生在大厅里参加英语考试,以防作弊(2007年7月9日)

奥古斯丁在演讲中特别强调了培养美国本土科学家和工程师的重要性。 有资料显示,在中国,学工程和科学的毕业生占33%。欧洲为15%,而美国仅为6%。

在开放和保护中寻找平衡

麻省理工学院(MIT) 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校长理查德·莱斯特(Richard K. Lester)在同一个研讨会上说,虽然MIT的教员对中国同行的能力评估不太一样,但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与十年前相比,他们更愿意与中国同行合作。

他说:“与十年前相比,MIT的教员有10倍多的可能性更愿意与中国顶级大学的科学家一起成为共同作者。我可以这样说,这些共同作者间是真正的合作,真正的交流。不是单向的。如果不是真正的交流,我相信我们的同事们是不会浪费时间的。“

他还说,麻省理工的大多数教员认为应该将中国最优秀的学生招收到美国来。他说,如果一个国家,一个学校可以吸引到世界最优秀的学生,这个国家和这个学校就会更加强大。

他举例说,在全球每年举行的顶级人工智能大会上,向会议提交的优秀论文中,60%的文章作者来自美国的科研机构,其中超过半数的作者是来自别的国家,而这些外国人中,来自中国的科研人员最多。

但是,莱斯特说,这些人越来越被华盛顿看作是对美国的威胁,对他们的接纳的大门也开始关闭。

莱斯特说,MIT正在在严肃对待中国从美国科研机构中获益不成比例的担忧,为此,MIT加强了内部的评审和风险评估制度,确保与中国,以及其他对手的合作不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

今年4月初,在美国政府指称中国通讯业巨头华为公司盗窃美国技术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法之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终止了与华为和中兴等中国电信制造商的合作关系。

学生们走在美国麻萨诸塞州剑桥的麻省理工学院校园(2015年)。该大学和中国大学有学术交流。
学生们走在美国麻萨诸塞州剑桥的麻省理工学院校园(2015年)。该大学和中国大学有学术交流。

另有报道说,在麻省理工学院公布最新提前招生结果中,全球9600名申请者中有707人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的青睐,但竟然没有一名被录取学生毕业于中国大陆的高中。不过,莱斯特说,MIT依然有2%的中国学生。为了留住这些顶级人才,MIT没有从中赚钱,而是在付出。

莱斯特说,他一直相信,美国从与别国的合作中获益良多。 美国科学家与世界分享他们的发现,同时吸引全球最顶级的优秀科研人员来到美国。另外,美国也可以从别的国家的专业研究中获利,包括从中国的科研中获利,同时也有机会了解中国的科技进步。

他说,美国决策者要做的事就是,在开放的科研体系和保护国家安全中寻求平衡。他说:“美国的政策需要在开放和保护中寻求平衡中。任何要求和限制应该是好好找准目标,不要破坏美国的体系。”

他认为,国会应该立法加强对美国科研的投入,同时确保那些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人更容易,也更愿意留在美国。

从“熊猫拥抱者”和“屠龙者”转变为“降龙者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一座图书馆(资料图)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一座图书馆(资料图)

哈维·拉什可夫(Harvey Rishikof)是马里兰大学政策与网络安全研究主任,他在研讨会上说,与中国的竞争既不同于美国与德国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的竞争,也不同于冷战时期与前苏联的竞争。与中国竞争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中国会遵循什么样的准则。

他说:“美国创建了法律方面的构架,包括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出口限制等,我们建立了这些制度, 问题是这些制度是否有效?是否能够产生一种合适的法律架构,确保中国人与我们的接触是公平竞争? 这一点还很不清楚。他们的操作方式完全不同。”

拉什可夫说,美国人遵循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 美国人相信公开竞争以及反特拉斯法等,但是,中国有国有企业,中国的国家安全法说,在涉及国家利益时,任何实体都应该是国家的工具。

他说,美国有“熊猫拥抱者”,也有“屠龙者”,其实都应该转变为“降龙者”,让中国遵循一定的制度。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6, 2019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学术合作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