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习特会”重启贸易谈判,特朗普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供货
作者:BBC


特朗普与习近平图片版权REUTERS

6月29日,中美贸易战后第二次“习特会”在日本大阪上演。双方最终同意重启经贸磋商,美方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的关税。

会谈后特朗普召开记者会,称他已允许美国公司向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继续销售产品。

“我们向华为销售大量产品用于制造他们的各种产品,我说没事,我们将继续销售这些产品。"特朗普称,"这都是美国公司在生产产品......(因为不能卖东西)我们的公司不是很高兴,这都是些伟大的公司,你们都认识......华为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需要把华为问题留到最后。”

谈了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后到达会场。美方参会的包括美国财长姆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国务卿蓬佩奥以及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和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中方参会的有副总理刘鹤、外交部长王毅等。

会晤开始时,习近平表示:“48年前,也就是1971年,就在离这里100多公里的名古屋,参加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中美乒乓球运动员进行了友好互动,这就是后来人们说的'乒乓外交'的开启。”

习近平还称,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愿意同特朗普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根本性问题交换意见,为下阶段两国关系发展定向把舵。

特朗普向习近平表示,“我们已经是朋友。我与家人访华是我生命中最为不可思议的一次经历。”特朗普还称,与习近平关系非常紧密,但后来一些事情,使关系稍微滑落,但现在更接近达成贸易协议了,如果能达成公平的贸易协议,将是历史性的。

新华社称,双方最终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美方表示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的关税。两国经贸团队将就具体问题进行讨论。

“对企业界而言,重启贸易谈判是个好消息,为两国缓慢恶化的关系带来一些确定性。”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现在开始两边要在最困难的地方寻找共识,但是如果最高领导人之间做出承诺,就将两边带入一个可以通向解决的路子上来。

特朗普和习近平会场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第二次“习特会”会场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纪念碑式”的成果有待时间检验

BBC中文记者川江 发自大阪

日本当地时间周六11:50,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大阪会面,从形式上讲,这场80分钟的会面只是G20领导人峰会期间众多双边会见的其中一场。

在大阪国际展览会场(INTEX Osaka)媒体中心的核心位置,播放习特会面消息的电视屏幕被在场的记者包围,一个小时内我至少目睹了五组操着不同语言的记者以此为背景进行直播。峰会期间,我从来没有看到哪一场双边会见能有如此广泛和强烈的关注度。

习近平的开场白并未具体提及贸易,而是表示会就“中美关系发展的根本性问题交换意见,为下阶段两国关系定向把舵”。他强调中方的目的是“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特朗普则显得更直接。他表示,最近我们的关系下滑了一点,但正在重新走近。

“我们会有一场富有成效的会谈。我认为我们能取得纪念碑式的成果,”他说,双方如果达成贸易协议,那将是“历史性的”。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大阪,这份中美双方从未达成的贸易协定一直备受关注,每一次细微的变化,比如暂停提高关税、中美首脑的通话等,都会在全球引发强烈反应。

但必须看到,中美之间关于这份贸易协议的分歧依然巨大,双方谈判团队的十余次会面并未达成任何协议。美国已经在谈判期间对价值超过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了25%的关税,中国进行了关税报复。

就在习近平和特朗普抵达大阪当天,《华尔街日报》引述匿名中国官员的话称,习近平计划向特朗普提出一系列先决条件,只有美国满足这些条件,中国才打算去解决这场贸易冲突。据称习的条件包括,美国取消对华为的制裁,并取消针对中国商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

另一方面,中美贸易已经不仅仅是孤立的环节。G20峰会前,美国不断喊话,习近平则迅速对俄罗斯和朝鲜进行了国事访问。技术问题、朝鲜问题、台湾问题、印太战略,都明显和这场贸易战挂上了钩,甚至连中美两国的盟友也被牵涉其中,不得不小心表态。

一份“纪念碑式的”、“历史性的”协议可能意味着谈判桌上的某一方作出巨大妥协,而且这种妥协可能不完全体现于贸易领域。由于有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的教训,我们有理由对这种乐观的词汇保持谨慎。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中美贸易战后的第二次“习特会”

双边会谈前的喊话

特朗普周五表态,他在G20峰会的首要之务是提振美国经济的贸易协议。

与此同时,习近平在G20大阪峰会间隙的金砖国家领袖会议上表示,这些情况正在损害全球贸易秩序,也影响金砖国家共同利益,不利全球的和平及稳定。

中美双边会谈前,特朗普在与印度总理的会谈中,也刻意讨论美国对中国电信设备生产商华为的疑虑。“我们实际上卖给华为很多零部件”,特朗普在会晤莫迪时表示。“所以我们将讨论这个问题及印度的立场。我们会讨论华为的问题。”

G20会议期间,多位领导人都表示贸易摩擦升温正对全球经济成长构成威胁。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很严峻,这加剧了全球经济放缓。

在大阪闹市示威的香港青年:“求助特朗普是最好办法”

香港问题

中国早已表明G20峰会不容许讨论香港议题,再三强调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但中国国家主席抵达日本与首相安倍晋三会面时,安倍已先拔头筹,直接说“一国两制对香港自由开放繁荣十分重要”,以及提到新疆维吾尔族等人权问题。

严格来说,当时峰会尚未开始,日本没有完全违反中国的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4月访问东京与安倍见面时,安倍也表达相似立场。

此前特朗普曾打破沉默表示,“那真的是很大的示威。那真的是一百万人……那是我见过最大的示威。”他反复说,他相信参与人数是超过百万人。在记者的追问下,特朗普始终未具体说明美国的立场。“我希望对中国和香港来说,所有事情都能解决。我相信都会解决的。”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分析:香港示威者争取国际支持真的有用吗?

BBC中文 林祖伟

香港反《逃犯条例》示威者在G20峰会前已努力争取国际眼球,众筹几百万港元在美国《纽约时报》、英国《卫报》等国际媒体登广告表达立场,民间人权阵线早前亦发起万人集会,促请国际领袖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施压。示威者认为,《逃犯条例》或影响香港营商环境,西方国家有需要表达关注。

一批主张香港独立的示威者,包括被香港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前往日本大阪参与示威活动,与会者包括提出长期流亡海外的维吾尔族活动人士热比娅。中国政府一直非常敏感这种连结不同独派力量的作法。

分析认为,国际领袖如果能口头上提及香港问题,无疑是鼓舞香港示威者的士气,但实质作用有待观察,要视乎各国会否采取舆论以外的具体行动。

这种寻求外国施压的方式,一方面会令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蒙羞,另一方面加强了中国更有理由去批评示威有“外国势力”介入。

香港理工大学学者李峻嵘对BBC中文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人权等问题上甚具争议,如果香港示威者寻找特朗普支持,在国际上未必能建立正面的形象。

目前,英国外相亨特(Jeremy Hunt,侯俊伟)表示,会暂停批准向香港警方出口人群控制装备,直至香港人权和基本自由情况的关注得到全面回应。美国国会对华立场强硬的议员重提《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 原载: BBC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une 29,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