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作者:程映虹

“芙蓉姐姐”是中国大陆在做秀文化和媒体炒作下产生的一种畸形现象,做秀者和炒作者往往是同一个人。她(他)竭尽搔首弄姿、显露身段之能事,或是顾影自怜或是故作惊人之语,目的是要聚光灯不离自己左右,哪怕引来揶揄、嘲讽甚至不屑,只要能达到出名的效果。维基百科说,“从芙蓉姐姐对自己的描述和展示看,包括照片、文字、访谈等,她可能带有狂妄症倾向。具体表现为过度的自信,达到自恋的程度,而且有强烈的欲望希望公众把这种自恋理解为自信。”

不过,既然是“狂妄症倾向”,那么自信其实是自大,自恋又常常会变成自怜。这是一种综合症。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有一个感受,深圳还这么年轻,我已经老了。”

这就是自大自恋又自怜综合症的典型症状。一个没有这种毛病的人,早上醒来是很难把一座庞大的城市和自己的衰老焦虑症联系起来的。这种毛病没有发展到相当程度的人,虽然会产生这种奇怪的念头,但不一定会将它公之于众。而这段话作为开场白,出自一个被请来给大学生做政治报告的公众人物之口,只能说明这种综合症已经病入膏肓。

自大自恋自怜综合症的患者,其典型症状就是“我”字不离口。例如:

“我觉得在国家强大之前,我不能老。”

“我在杭州演讲的时候我就说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养育的军人,我必须站在中国人的利益上说话。”

“所以我在前年写过一篇文章,我说房地产支撑不了大国崛起,就在我的《盛世狼烟》那本书里面,我当时有一个观点,我说。。。。。。”

这种“我啊我啊我”的语言和姿态,就象是芙蓉姐姐扭着身段挤进了政论圈。这位政论界的芙蓉姐姐据说是中共的一个姓戴的空军上校,近来在网上火得很。这位上校虽然在空军服役,但一直只有“空”职,搞的就是宣传和政工,是耍嘴皮子的。

除了顾影自恋和自怜之外,芙蓉姐姐之类为了出名的另一绝招是常常故作惊人之语,时不时地抖出一点隐私或是揭出一点内幕,而在这位戴上校之类的政论家那里,则常常是“告诉你一个天大的阴谋”。例如:

“世界上一切重大的事件,一般都要经过久远的历史沉淀,才有可能现出真相。比如美国在冷战中拖垮苏联的军备竞赛战略。由于事关‘重大’,这些事件总有著不少的蛛丝马迹可寻,敏感的人,可以据此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那些思维麻木的,只能迎受巨大的戕害。

眼下,中国周边就有这样一件堪称惊天动地、足以与当年冷战阴谋相提并论的‘秘密的事情’。

让我们先看看最近一段时间的一系列现象:一条弧,一条从太平洋到印度洋──正好是包围中国大半岛的巨大弧线,正在火星四溅。

这是一条美国一手制造的阴谋之弧。”

根据这位上校,这条“阴谋之弧”现在可以说是从日本画到台湾到东南亚到印度到巴基斯坦,就连中共的小兄弟缅甸也被拉进去了,证据是就在美国一位参议员访问了缅甸不久,那里就发生了针对华裔的果敢事件。甚至北朝鲜也很可能倒向美国的利诱,成为美国针对中国的这条“阴谋之弧”的一环。除了军事和政治的包围,“美国带头,世界正在对中国发生暴徒般的贸易攻击。在9月份,奥巴马对我们宣布制裁以后,现在已经有55个国家在几天之内对我们起诉,进行反倾销。”

这类“阴谋”渗透到了中国国内。通过在中国政府高级关键部门和智囊内收买的奸细(这位上校估计起码有“4位数”),西方只化了8000亿美元就“控制了我们21个产业”(根据这位上校的统计,中国一共有“28个产业”!)。“商务部法规司的一个副司长,这么小的官,他起的作用多大?他制定的法规,都是有利于外资如何用非常便宜的价格收购中国优良的国有资产,通过法规的方式。我们可以想像,通过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段,制定一部法律,有利于外资进中国,有利于外资控制中国。所以想想,我们今天失去的21个大的产业中,他们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所以每一个重要的间谍,他的作用都会相当于100万军队”。

他还说“外交部都是卖国部”。

除了阴谋和出卖,中国还有更大的内部的问题,这个内部问题的背后又有一个被这位上校发现的“历史规律”。他说20年内中国会象一个气球那样“爆掉”。“为什么我说20年呢?我们现在不断的在用吹泡泡的方式、发钞票的方式推动我们的经济在发展,到2030年的时候,我们的城市化达到最高峰,正好也是世界走出金融危机,世界新一轮经济革命完成的时候,而且很多国家的军事革命也完成,它的新经济也完成。新经济完成了,里面还有一个规律,基本上就是先进的军队对落后的军队进行屠杀,然后抢劫他的财富,改变世界格局。所以这个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

那么,面临这样全球性针对中国的阴谋和迫在眉睫的内部灾难,中国应该怎么办?戴上校这么说:

“我最反对的就是军人讲什么和平。军人就不是为和平而生的一群人,我们现在很多军人也讲和平,我听了就烦,军人讲什么和平?我非常主张的就是在和平的年代,遇到一些不法的事件,该打还是要打的。战争不仅能够检验军队,不仅能够提升战斗力,而且能够拉升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不断的通过各种场合讲这个问题。”

“一个没有勇武精神的民族,不要说什么崛起和复兴,连获得别国起码的尊重,保卫自己最基本的合法权益,事实上也难以得到。大道至简,自然界的规律不仅存在于人类的历史中,在现实和未来中也依然隐伏运行著。”

“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享乐,这种民族在别的民族进攻面前,它肯定是要衰败的,历史规律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很类似当年统一后的德国,到处弥漫政治市侩主义、投机主义和软乎乎的幸福主义。”

“中国要和平就不应怕战争。”

“我说我们要在8000里外拦截战争。”

这些话,倒是没有了芙蓉姐姐的扭捏作态和故弄玄虚,但也不过是拾人牙慧。以下这些话早就有人说了:

“没有战争的和平,决不是通向天国的道路。”

“战争是创造之父、文化之母”。

“战争是一种刺激,它对个人是考验,对国家是生存竞争,是各个生命的生存发展、创造文化的动机。”

“天将命汝赴战,要一刻也不能大意地充分做好准备啊”。

“害怕万一战败而贪图苟安,苟安的和平会使日本在堕落中灭亡。必须要有战争,没有战争的话,这种堕落是不可挽回的”。

这些话多数出自二次大战前日本军队中少壮派(和这位戴上校级别差不多)之口,有的是法西斯思想家北一辉的话。这些人都把日本看成是受到西方的包围和遏制,国内有有着太多社会问题,不出十年二十年就会被闷死,所以要尽快冲出去。正是这些人的思想和行动促成了日本军队中所谓“下克上”(即中下级军官向高级将领施压),完成法西斯的军国主义改造,迫使文职内阁听命于军部,发起和扩大侵略中国的战争,为此不惜与英美一战,以国运相赌。

没有一个法西斯国家不说自己是受尽欺负被包围被遏制的,哪怕在别人眼中它恰恰是世界秩序的得益者。今年五月在日本参观靖国神社时,我看到一张用来告诉今天的日本人当初日本是如何“就要亡了!”的地图。根据这张地图,日本北面是反日的苏俄,它要渗透本来应该是日本势力范围的中国,日本东面是日益亲西方的中国,环绕日本的太平洋被英美海军控制,本来日本可以从中得到能源和原材料的东南亚和南亚也是西方的,日本简直是四面楚歌走投无路。西方的阴谋就是要困死国土狭小和资源匮乏的日本。在西方操纵下整个世界都在和日本作对。日本真是不幸,真是悲惨。起来吧,大和民族!

但在中国和朝鲜人的眼里,日本恰恰是一个新兴的帝国主义强国,一个从19世纪下半期建立的世界秩序中获得暴利而迅速“崛起”的国家。这个暴发户国家捶胸顿足地说自己“被包围了”,“就要亡了”,不但是贼喊捉贼,骇人听闻,而且是别有用心。中国人就是这个别有用心的牺牲者。而今天,在世界很多国家眼里,中国恰恰是全球化超级快车上最春风得意的乘客,后冷战世界新秩序的最大得益者(这个最大得益者最近才想起来要为这个新秩序负些责任),一个崛起势头不可阻挡的强国。在那些战战兢兢的邻国眼中,这样的一个国家如果口口声声说自己被包围被遏制,要冲出去,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军国主义?国民甚至军人议论时政,批评政府的软弱,主张外交要强硬,在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上国家不应该示弱,甚至在具体的领土争议问题上主张对外用兵,在受到欺负时主张反击,这些都不但应该被公民言论自由权所保护,而且完全在一国主权范围之内。这些都不是军国主义,而是民族主义,它有明确具体的外部目标,言论哪怕过激,也都是就事论事,并不涉及国际社会的整体秩序,并不影响人类社会的一般准则,也和社会生活的其它方面无关。

而军国主义是这样一种东西:它认为整个世界都对自己不公,所有的国家都联合起来要整自己,整个国际政治就是针对自己的大阴谋,自己是国际大冤民。它有太多的敌人。它的口号是维护整个民族的生存权。它只相信力量,它认为人类的历史就是抢劫史,大国的财富都是抢来的,它承认的唯一的道义就是“国家利益”。它厌恶和平,推崇武力,用神秘的“天道”和“规律”来论证战争的必要性和不可避免性。最后,它认为现存的国家政权也被国际反“我”势力所渗透、收买或思想上解除了武装,主张清洗内部,全盘改造国家体制--不是为了实行民主,而是相反,把仅有的一点民主也铲除。

这不但是军国主义,而且是法西斯主义。

但在眼下的中国,这种公开的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言论至少在表面上还是芙蓉姐姐式的,给人的印象更多是表演,是自大自恋自怜狂的做秀和炒作,在矫揉造作无病呻吟虚张声势的同时眼睛盯着市场和票房,和那些“说不”和“不高兴”的人一起构成万花筒般的社会现实中的一道“风景线”,也因此而有观众喝彩。至于将来会不会真的有人像永田铁山、小佃敏四郎和冈村宁次那样跑到什么地方去搞一个巴登巴登约定,或者这些人已经悄悄地进入了最高层,但却厌恶像这位上校那样借用芙蓉姐姐的身段亮相,套用文革中的一句话,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关键词: 芙蓉姐姐 军国主义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班超精神”与大国崛起
其他相关文章
“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革命政权如何塑造“新人”
2017年,习核心军国主义元年
简介纳瓦罗的新书《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纪念反日本军国主义战争胜利70周年
抗战结局:中国惨败于苏联侵华——斯大林主义与日本军国主义共同侵华史
日本调整安保政策 军国主义复活?[视频]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