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黄大仙罕见逾千“拖鞋短裤”街坊包围阻挡警察追捕示威者
作者:甄树基

media

2019年8月3日夜间,香港黄大仙居民包围防暴警察,阻止他们追捕示威者。
 

香港3日下午在旺角举行的反送中游行,演变成示威者兵分多路“出击”九龙的尖沙咀、旺角和太子以及黄大仙,并以每个区的警察局为包围和抗争的目标,期间并且堵塞来往港九最繁忙的红磡隧道。警方在晚上九时许开始进行大反击,施放催泪弹和橡胶子弹以及使用其他武器,在九龙闹市的弥敦道,示威者用疑似汽油弹的物品扔向警察,但最让各界瞩目的,就是黄大仙区首次出现有逾千市民不顾一切阻止警察追捕示威者的场面,有些街坊还只穿上拖鞋短裤,有家庭主妇甚至高叫住在楼上的子女下来帮忙。各区的抗争活动大约到了凌晨2时逐渐散退。

示威者除了以暴易暴之外,还作出一些触怒北京的象征性行动,包括在尖沙咀海滨的“五支旗杆”拆去一面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并将红旗扔下海港。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余铠均凌晨见记者,谴责示威者3日连串暴力行为,包括扔汽油弹、纵火、以炮仗攻击居民,并有预谋刻意将示威活动延伸至东九龙各处,堵塞主要道路及两度堵塞红磡隧道。余铠均表示,至少拘捕20人,涉嫌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及袭击,多间警署服务受影响,严重影响警方向市民提供紧急服务。尖沙咀警署内停泊的20辆自用车亦被烧毁。她强调在处理事件时已极度忍让克制,因旺角及尖沙咀人流众多,不想有冲击场面令无辜市民受伤。

在黄大仙区(以当地同名道观为名),示威者包围当地警署并且损毁警署外墙,警察后来出动追捕示威者,但遭到当地市民群起包围,他们有人大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和“黄大仙不欢迎警察”等口号。警察企图驱散群众,但市民和只穿有拖鞋的街坊人数越来越多,防暴警察逐步后退和返回警车,由于有警车怀疑扣押了被捕人士,有街坊走近警车要求放人。警方曾向手无寸铁的街坊施放胡椒喷雾,有市民用灭火筒向警方施放灭火剂。警方筑起长盾阵,又一度举黑旗警告会施放催泪烟,双方对峙一直到凌晨之后。

至大约凌晨零时,警方向群众施放催泪弹,周边居民密布的马路烟雾弥漫,有人用碟子盖在催泪弹上消烟。街坊退开一段时间后又重新聚集,不过警方隔了十多分钟后又施放两枚催泪弹。居民仍未散去,对峙至大约零时30分,防暴警退回警署。有市民谴责警察胡乱施放催泪弹,因为普通市民没有防毒面具,催泪弹只会伤及无辜的街坊。

黄大仙区内的警察宿舍亦成为抗争的焦点。大约500名居民因不满警方3日晚行动,聚集在纪律部队宿舍外抗议。有人向宿舍内投掷杂物,宿舍楼上有人扔杂物落街,包括玻璃樽、炮竹及水弹,引起群众不满。大约零时50分,宿舍内的数十名住客,疑似是休班警员在宿舍入口与市民对峙,双方用雨伞及伸缩警棍等物件对打,又互掷杂物,其后有人分隔劝阻。

此时防暴警察到场,又向群众施放约10枚烟雾弹,示威者一度把垃圾桶及铁马推出龙翔道堵塞马路。警方驱散群众期间向记者群施放催泪弹,引起记者不满,怒骂在场防暴警。凌晨约1时半,防暴警逐步进迫,街坊往山上方向后退。

警方在尖沙咀的弥敦道上发起两次清场行动 ,第一轮的清场行动中,所谓的“速龙部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示威者向警员丢掷杂物,在街上焚烧纸箱和垃圾,有人更扔出怀疑是汽油弹的物品。示威者并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他们又向街上的市民呼吁“星期一大罢工”。有示威者告诉南华早报记者“占领弥敦道是要告诉香港政府今天有多少香港人出来示威,这是人民力量”。

示威者在已经是重门深锁的尖沙咀警署外,涂污外墙,并且向警署内丢掷燃烧物品,又用弹弓向警署高墙内射石头,警署内怀疑多辆警察的自用汽车遭到毁坏,警员和示威者双方用粗言秽语对骂。

事实上,在旺角的游行还未正式结束,示威者已经走向弥敦道这条由南(尖沙咀)至北(旺角、太子)的九龙通衢大道,他们从旺角沿途经过油麻地、佐敦然后抵达尖沙咀。在旺角,沿途的店铺很多都匆忙关门。

在尖沙咀,接近天星码头最为港人熟悉的“五支旗杆”,有4名示威者爬上旗杆拆去一面五星吴红,然后将红旗仍入海港,有多名游客纷纷举起手机和照相机拍下这个景象。

示威者然后又退回旺角,示威者之间这时流传警方将会出动刚刚新购入的水炮车。

到了凌晨1时,警方宣称黄大仙的示威者毁坏公众财产,并且威胁当地市民安全,要求群众立即疏散。到了2时,警方仍然“陈兵”在黄大仙区,但示威者已经差不多完全散去。

在星期六,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也有一个“撑警”集会,警方说有2万多人参加,大会则宣称有9万人。他们以载歌载舞的方法来支持警察。大陆的中央电视台亦有在新闻时段播出这个消息,又播出多个撑警者的心声,他们个个都操流利的普通话。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August 4, 2019
关键词: 黄大仙 街坊 追捕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