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香港当下局势及走向纵横谈
作者:陈奎德 彭楷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彭楷先生,《东亚民情研究社》

一、“6.9”“6.16”百万级大游行以及“6.12”抗争和“7.1”大游行之后,香港局势急速演变一瞥:

1)    林郑港府:送中法例从“不会撤回修例”到“暂缓修例”到“寿终正寝”

2)    港人:从“撤回修例”到五大诉求——1、彻底撤回修例,2、收回6·12暴动定义,3、撤销对今为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释放所有抗争者,4、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5、重启政改,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游行示威逐渐蔓延至香港各地区:九龙、沙田、元朗、中联办、机场……

3)    港府官员:中高层官员政务主任联署,指责特首林郑月娥
继数百名香港特区政府行政主任及公务员上载工作证,公开表达不满政府及警队后,政府内的骨干中高层官员政务主任亦发出相同声音,逾百名现任及前政务主任发起联署,指特首对市民的怨气 “无动于衷”,市民更对警察失去信心。联署信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事件。


2019年7月7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示威者手持标语牌“不撤不散  遍地开花”。(美联社)
2019年7月7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示威者手持标语牌“不撤不散 遍地开花”。(美联社)

联署人强调,时刻不忘政务主任应秉持政治中立,然而最近发生的事件“已令人觉得公务员在执行职务时,无法恪守中立”。联署人称,不忍公务员历经几十年辛苦建立的形象毁于朝夕,所以被逼不得已发声。

二、港人抗争走向常态化

常态化: 香港持续了两个月的反修例运动已经开启了一种常态化的反政府、无政府和“焦土化”抗争运动。

民间整合:反修例运动与2014年“雨伞运动”最大的不同是泛民政党与碎片化的网民没有了当年的策略和路线分歧,形成了前线抗争和二线支援的战术布局。

适度武力:从“和理非”过渡到勇武化,而主流民意则理解和支持适度武力的抗争模式。

“三无”运动:

这场运动已经发展成“无政党、无中心、无领袖”的三无形态。

“民阵”作为一个50个社会组织联盟的社运平台,因为没有选举利益,在运动中充当了游行集会组织者的角色,掩护了不愿被领导的网民发挥激进抗争作用,而其作用在激进行为、暴力、网群动员、宣传中,起到了“民阵”难以顾及的效应。

“三无”的社运特性使政府找不到谈判对象,而政党没有民意授权,只有个别的泛民政党立法会议员自愿充当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的协调人,但警方认为他们本质上与示威者合谋而不予理会。

“三无”将会是香港今后社运的主要模式,网络动员的参与者主要是参加过“雨伞运动”的90后青年,他们善于利用网络特性来进行动员,而受众都恰好响应这种模式,使“三无”得以发挥效用。

三、香港民意的走向


目前高昂的民意是在走向逐步疲惫,还是走向激进化?

民意主流:相对多数的被访者认为,应以现时的抗争形式及规模定期动员。高达83.5%的问卷被访者认同“政府一意孤行的时候,抗争者采取激烈行动是可以理解的”。

香港年轻人的心声:在年轻抗争者看来,香港的独特制度和生活方式没有受到尊重,意识形态受到大陆的侵蚀,邓小平设计的“一国两制”精神没有得到落实,普选进程失败,港府公权力失去信任,“一国”压迫“两制”,因此不得不造反。目前看,造反的力度相当大,超越了“雨伞运动”,超越了2010年兴起的文化保育运动,造反的意识和行为有持续发展的趋势,反修例是诱因之一,但不是未来唯一的运动诱因。在僵局下,当局如果不改变思维,年轻一代这种游击方式的“香港复兴运动”将会依附在将来不同的争议议题上,成为一股长期的反抗力量,而造成中央政府所属意的“一国两制”概念无法落地。

中产阶级与文官体系:香港中产阶级有无可能与不满林郑的中高层(退休与现任的)官员逐步融合,而凝聚出一种维护香港基本价值的共识,成为香港的主导性力量?真正港人治港?

核心诉求——双普选:几乎所有抗争者都同意,如果香港有真普选,由他们选出的特首具有正当授权,就不会再出现要求特首下台的声音,“塔西佗陷阱”不容易形成。
反修例运动的持续,以及将来出现的社运都不可绕过普选这个议题。

四、西方国家对香港逐步达成了基本共识:北京与港府须做正确的事


英国:有权监督《中英联合声明》是否落实

美国:跨党派国会议员推出新版本《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若北京与港府不回应此法案,势必影响《香港政策法》,从而影响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

五、北京对港实施紧急状态法之时,即是其亡党之日

若香港实施戒严令,香港将有持久的全港大罢工大罢市大罢课。如果解放军大开杀戒,全程搜捕。美英法日德澳几十万侨民将大撤退,外资撤资。美国必将实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从而使香港的特别关税地位丧失。作为金融中心的香港瘫痪。而各国势必对香港实施制裁,香港将成为死港。鉴于香港是中共权贵集团金融最主要的存储地和对外通道,大部分权贵的利益将遭遇巨大损失,中共党内必将由此产生撕裂式的剧烈权斗,务实派将公开与强硬派决裂,必有一派将借助民间力量,进入决战,从而导致中共亡党。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August 7, 2019
專題: 香港動態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高德禮:全面落實基本法才能保證高度自治
政治自由、生存自由还是经济自由?香港年轻人究竟要的是什么?
香港二十万人集会 吁美国国会通过人权法案 “最辣” 版本
“民主女神”上狮子山 香港多区示威冲突
指控警方性暴力中大女生遭大陆电话骚扰网上人格谋杀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全体香港人民应当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香港民众举行“全球反极权”示威 警方强力遏阻
戴耀廷:雙普選意識正趨向港人命運自主意識
北京对香港:从政治军事威慑转向经济收买与控制
北京为何抓住李嘉诚不放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奇异的现象 这首歌在香港大街小巷传唱
《愿荣光归香港》今早响彻全港致敬伤者
精神纽带:香港抗议运动与1989天安门——从《香港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说起
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军情分析
護港運動 不可戰勝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實現嗎?
正义会再次被坦克碾压吗?
香港“暴徒”是怎樣煉成的?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