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陆克文:习近平希望与美国年底前达成协议
作者:安德烈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media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2月1日晚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中美贸易战谈判场面。
 中美贸易战进行到非常严峻的时刻,在特朗普宣布将于九月一日对所有中国商品加税,以及中方让人民币汇率破七之后,一场金融大战的幽灵正在世界头上徘徊。但是,接受法国『世界报』专访的前澳大利亚总理、中国通,在中美决策层有许多熟人现在在纽约担任亚洲协会主席的陆克文却认为,习近平希望年底前与特朗普达成贸易协议,而且特朗普也在暗中希望。

贸易战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陆克文在简述香港危机之后就记者有关中美关系如此紧张,会不会在贸易战之后,爆发科技战,甚或货币战,最后干脆是一场大战的疑问表示,如果贸易战最终引发大范围金融战,后果将非常严重。如果这一趋势持续,就有可能爆发冷战,但是陆克文同时怀疑美国政府内部在对华问题上是否对这场贸易战持有一致的目标。

美国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陆克文认为美国并没有明确的战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政府内部有关这场贸易战要达到什么目的存在很大分歧。有的主张目的就是赢得贸易战,促使中国进行包括盗窃知识产权,强行技术转让以及国家补贴国企等方面的结构改革。这是财长姆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以及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的主张,一旦签署贸易协议就止步,排除科技战或者金融战的可能性。

但另外一种主张,以特朗普顾问纳瓦罗为代表,其目的就是阻止中国更加强大。按照这一派的设想,自然就会从贸易战进而升级到金融战,按照这一战略,美国将试图不仅把中国与美国市场切割,而且从盟国市场以及尽可能从国际市场切割。

金融战将会以何种形式出现?第一个信号是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和盟国上市,限制美国和盟邦借贷。最终美国可能会把美元作为武器。

美国能像抵制伊朗那样抵制中国吗?极端情况下,会。中国人肯定已经在进行金融模拟美国动用美元武器时的情形,比如美国针对委内瑞拉和针对伊朗的情形,金融战开打就意味着冷战的开端。那么,美中关系将如同当年的美苏关系一样,实施围堵战略。

美国政府内部还有第三种观点,金融战最终不必非要以“战”的形式终结,牵涉更多的是直接的外交冲突,或者最终导向冲突或者不会。这一派的比如特朗普的特别顾问米勒,以及副总统彭斯周围的人士。美国将发动大规模反攻,反对“一带一路”,反对中国在南海宣示领土的主张以及反对中国的海上行动计划,美国将制定其军舰这些海域遭遇中国拦截时采取的行动规则等等。这同时意味着美国与中国提出的『工业2025』行动计划直接对抗,反对美国企业参加中国技术开发尤其涉及军用技术的开发。美国将会对中国人权的抨击普遍化,以让中国的信誉破产。

中国到底想要什么?陆克文表示,他在西点军校专门讲演过中国的优先任务,他的一些中国朋友认为很客观。北京的意图是什么?一,保证中共继续掌权;二,国家统一;三,经济繁荣以维持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并强化行动的能力。四,这是最近五年出现的,北京强调应对污染和明天的气候问题;五,周边有尽量多的随和好商量的邻国;六,让美国退回从日本以北岛菲律宾以南的第一岛链,以便未来与台湾冲突时保证有自由的行动能力;七,与中国接壤的经济上依赖中国的欧亚国家建立安全边界,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推行“一带一路”以及把俄罗斯化敌为友的主要原因;八,中国将继续77国集团政策,在非洲和拉美寻求更多的支持者;最后,中国的目的就是改变建立在以西方价值观为基础上的与中国内部的党国一统所对立的国际秩序。但是,陆克文又认为,中国并非要改变国际秩序,而是要使这一国际秩序对中国党国一体的内部秩序更加宽容。

面对特朗普的美国,中国能做什么?中国人清楚自身的能力,比如他们有能力制定经济政策,又避免民主国家经常发生的分歧,比如继续推动城市化以推动经济增长。但中国人也清楚自己的弱点。最大的悖论且没有解决的就是党与市场、国企与私企,控制性贷款与通过市场借贷将资源供给最有绩效的企业的问题。陆克文认为这里并不涉及意识形态的争论,但确实是中国面对的一个真正问题。

中国现在为什么经济增长放缓?因为中国政府重视党而忽略市场,重视国企而忽略私企,通过反腐以及限制私企贷款使得私营领域生存困难。但是,私企代表了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61%,90%的经济增长率,80%的革新和大约55%的税收。习近平的两难在于,他需要高效的私企以实现他未来非常需要的经济与技术的突破。

美国是否破坏了五月份的谈判协议而让中国感到受辱?陆克文认为在实质性问题上,美中其实存在着共识,但是在政治层面,出现了断裂。美国强调签字后继续维持关税,如果他们认为中国方面违背了协议或者没有执行协议的话。陆克文当时正在北京教书,他跟众多的中国决策者聊天,后者认为这样一来形同中方签署了一个新的“不平等条约”。陆克文认为特朗普不懂得这些政治因素以及一个民族的尊严,因而不是一个好的谈判家,其实,双方在关键内容达成共识最重要。

美国的不妥协刺激了中国的民族主义?陆克文认为中国面临着自1978年以来最重要的选择。第一种可能就是不理睬美国:我们不会投降,但我们会扩大我们的对外开放并且开放内部市场。由此向世界发出中国在贸易上是开放的但不会屈服于美国的压力的信息。这是可能的吗?不,但存在着可能性吗?陆克文认为存在。中国副总理刘鹤就强调把经济对抗转化为机会的可能。其实这也是避免大规模开放的说法。

另外一个可能便是不理睬世界:我们将加快内部需求,减少对外贸的依赖,采取更多的保护主义,我们将停止自由化。第三种可能,中国将向美国做出让步,但这一点也越来越不可能。所有人都预测将发生经济衰退,特朗普又在火上浇油。无论如何,我认为习近平还是希望与特朗普在年底前达成协议,特朗普其实也暗中希望如此,他并不愿意目前这种状况持续到2020年总统大选的时候,而经济则不断被贸易战削弱。

中国还能找到盟友吗?陆克文认为中国把欧盟看作是未来的中枢国家,如果中美关系发生深刻变化,中国将思考如何通过改善与三大实体的关系来缩小冲击。这三大实体分别是日本、欧盟以及印度。中国的魅力进攻已经开始,鉴于特朗普的行为,中国似乎并并不难为自己辩护。中国正在寻求把三大实体靠拢在自己一边,如果实现了这一点,将对美国与北约以及与欧盟的关系施加很强大的压力。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August 11, 2019
关键词: 陆克文 习近平 年底前 协议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