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军情分析
作者:宋征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明   除《正文附录》与延伸分析外,本文所依据的事件及香港形势截止于2019830日。

 

目录

 

前言   和平诉求:8.18维园“流水集会”

军情分析一   杀机四伏:8.29中共大军入境香港

军情分析二   一览有遗:军、警概观

军情分析三   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信不过广东地头蛇

军情分析四   “雪豹突击队”目标:李嘉诚?西方外交官?部队首长?

军情分析五   解放军第83集团军 ──中原强龙

正文附录   “反送中”与“六四” 比较

 

[ 文章内表格一览表:

表一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南方总队”)编制序列

表二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集团军一览表

表三   “全国维稳区划解码推测  ]

 


 

前言   和平诉求:8.18维园“流水集会”

 

2019829日凌晨,中共出动大规模武装力量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极度加剧了香港危机。此次香港危机至迟开始于20196月初,而本文的评述则先从818日这一时间点切入话题。

 

2019818日,中共就已经在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集结了庞大的武装力量,摆出准备在香港重演“六四”的态势。数万兵力及其车队和装甲集群整装待命,随时准备碾压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全民运动(简称“反送中”运动)的澎湃人潮。深圳以北的广东多地也有部队向珠江三角洲移动、汇集。当时,香港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面临着狰狞暴戾的军事威胁。面对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严峻态势,170万港人毅然决然走向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举行既定的集会,表现了不屈不挠的抗争意志。在只能容纳10万人的维园,170万人以创造性的“流水”方式逐步汇聚、依次入园、依次集会、依次离园、逐步散去,举行了一次创纪录的动态集会。

在这次和平集会中,我们看到了“岿然不动的维园,井然流动的人群”。这似乎正好应对了军界俗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今年6月初以来,香港人民在和平抗争中,多次使用“遍地开花”的游击战打法,让多个移动的抗争点,在香港境内多处同步振荡或先后激荡,恰似让湖面到处泛起涟漪、激起浪花。818日,香港人民又一次展现了他们的创新战术:维园,一个固定的抗争点,引来百川汇聚于此,又于此涌出万千洪流。《孙子兵法》云:“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大意是,取胜之后不要老是重复原来的战术,而要应对形势的发展让战术变化无穷。维园“流水集会”战法创新,很好地体现了“战胜不复”这一兵法要诀。

香港人民既有在战术上变化迭出的创意,又有在战略上一以贯之的定力。他们始终以“Be Water”自我激励 ── 坚持这一战略方针,道义上能以柔克刚,以仁制暴;战法上能以弱胜强,以守为攻。诚如《孙子兵法》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香港人民的抗争之所以长时间持续且卓有成效,其原因何在呢?笔者认为,我们至少可以初步归纳出以下几点: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具体展开如下:

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 坚持“反送中”、坚持“五大诉求”,直至实现“双普选”

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Be Water”,“兵形象水”,“水无常形”

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游击战”、“万人接机”、“流水式集会”、向大陆游客展开宣传战、“香港之路”人链等(尚待推陈出新、持续创造)

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 雨伞、口罩、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简易盾牌、镭射笔、灭催泪弹技术、通讯手段、连侬墙、简易后勤、垃圾处理、公共交通不刷卡及其他保护个人资讯方法等(尚待再接再厉、继续开发)

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 林嘉露淡然面对街头警队,何韵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无惧中共官员阻挠,银发族声援年轻人,律师界“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静默游行,8.18维园集会无惧共军重兵集团的抵近威胁,等等

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 黎智英会晤美国政要,黄之锋等人会晤美国外交官,G20峰会之际在国际报章刊登“反送中”广告,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对中共镇压意图发出警告,美国总统川普对香港问题的表态,波罗的海三国人民30年后重新拉起人链声援香港人民,等等(以笔者之见,国际支援至8.18前夕才初步达到香港抗争运动实际需求的最低标准,港人还要作进一步争取)

 

[ 当然,香港人民的抗争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拓展,还有很大潜力有待开发,尤其是统战方面。

对于林郑月娥,不仅要批评、批判,同时还应该对她进行设身处地的规劝,还可邀请其母校的校友和师长们及其他人等向她喊话等。对其他特区行政区高官也同样可以如此统战

再如大家利用亲戚朋友、邻里故旧、同窗同事等关系,去接近港警家属及港警本人,提醒他们上街执勤时注意安全,特别要防范乔装抗议者的大陆警察、武警为了制造镇压的借口而蓄意杀害港警。大家可以劝诫港警:面对港人,你们不得不奉命镇压,有时候只能手起棍落。你们警察的这些难处,大家也能理解;因此,你们奉命镇压时,手起的气势不妨装得凶,但棍落的击打决不能用狠劲。有些劝诫和敏感的话与港警当面说不便,请港警家属出面说或转达可能会更有效。

大家如果有机会与赴港武警、解放军或驻港部队直接面对面的时候,怎样利用好这有限的机会(因为平时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方法多样、见缝插针地影响军心、动摇军心、争取军心?这个‘解放’解放军问题现在也要予以考虑。

另外,女性抗议者被香港警察击中右眼导致失明事件,不仅要找媒体、各国政府、国际政治组织机构寻求同情和支持,还可以通报专业性(或职业性)国际组织和机构,如国际红十字会、国际红新月会、医生无疆界组织、记者无疆界组织等,甚至可以通报国际性的眼科、五官科、整形美容科医生专业组织及协会等。]

 

作上述归纳之余,又正逢8.29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严峻态势。但笔者坚信:无论经历多少艰难曲折,香港人民的抗争终将获得最后胜利。与此同时,笔者呼吁香港人民都来学《孙子兵法》,这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这部军事学著作及其原理同样有助于我们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根据“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原则,笔者还推荐大家阅读共军经典《超限战》的第八章。该章共17(篇幅不长,一两个小时可读完),提出8个作战原则:全向度、共时性、有限目标、无限手段、非均衡、最小耗费、多维协作、全程调控。笔者认为这8个原则非常有助于“知彼”,也可以为我所用。大家不妨采取“拿来主义”,用于“以共制共”。有条件者要看更多兵书。实在没有条件的,就看看“三十六计”也不错。

 

笔者希望香港人民个个学兵法,人人懂谋略,时时观态势,处处用战术,打一场天灭中共的人民战争!

 

 

军情分析一   杀机四伏:8.29中共大军入境香港

 

面对香港“反送中”全民运动,面对香港人民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提出的正当诉求,中共的回答是威胁和镇压。

2019829日凌晨0点过后,中共出动大规模武装力量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夜色里,近万名军人以陆海空多种投送方式,经多个边境口岸,多路开进特区,不同军兵种的各型军车行驶于香港特区各交通干道,其中包括武警的防暴装甲车等(事后亦发现武警穿着解放军制服入港的众多迹象)。稍后,新华社于当日356分发布消息,称这是驻港部队轮换”(即换防)。但是,只见接防的部队开进特区,却不见交防的部队离开香港。增兵或预示中共杀机已定,大规模镇压或已迫在眉睫。

 

分析中共这次出兵香港,要上溯自20196月初。从那时至829日,香港人民“反送中”抗争运动此伏彼起、高潮迭起,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的概率也在不断变化。这一概率变化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具体划分较之以往文章有所调整)

 

第一阶段:从6月初至6月底,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一直在30%上下浮动徘徊。

 

第二阶段:以71日所谓“冲砸立法会事件”为转折点,这一可能性开始向50%攀升。722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央权威不容挑战》,以及724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发表威胁言论,又将这一可能性推高至50%左右。这一阶段截止于87日由港澳办和中联办在深圳召开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会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指港人抗争带有“颜色革命”特征。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表示,中共正面临一场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退无可退”。至此,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突破55%

 

第三阶段:开始于88日。811日香港尖沙咀一女性抗议者被警察用布袋弹击中右眼导致失明。同日,警察在葵芳地铁站内(室内空间)违规使用、发射催泪弹。812日,中共国务院港澳办甚至宣称香港发生的情况“带有恐怖主义性质”。这些事件或为军事镇压“预热”,且显示中共决心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已经升高至60%818维园集会前夕,这一可能性一度高达约62%。这一阶段结束于818日晚间中共出兵香港之危机暂且化解之时,当时这一可能性约为60%

 

第四阶段:819日和829日分别为这一阶段开始之日与终结之时。维园集会后的819日至823日五天间,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一度从59%逐日回落至55%827日上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会见记者时,表示可能起用《紧急法》来对付坚持反送中抗争的广大香港市民,这一概率因此而迅速攀升至67%70%。两天之后的829日凌晨,中共军队大批军车就通过多个边境口岸驶入香港特区。从宣称要用《紧急法》到大军入境,在不到40个小时的时间段内,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从近70%突然跃升至100%。这样的突然行动,即使保持相当警惕的香港人一般还是始料未及,但它却完全符合一系列军事学原则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兵贵神速兵者,诡道也兵以诈立。之所以笔者多次呼吁香港人民都来学兵法,也正是出于这一当前抗争的实际需要。

 

 

军情分析二   一览有遗:军、警概观

 

7月至828日,中共接连将一批批部队调往香港周边及邻近地区,形成兵临城下之势。829日,第一批部队分头经各边境口岸跨过了深圳河进入香港特区,准备开始实施武装镇压及军事管制。

 

已经入港和准备赴港的武警和解放军部队或来自全国各地。因为武警的每支部队和解放军陆军的每个集团军都可能各自派出规模不等的赴港部队(其他军兵种尚暂且不计)。之所以要让如此众多的部队都赴港“参战”,其目的之一是为了迫使各军、警部队互相监视、互相牵制、互相防范,以防止有部队临阵倒戈、发生兵变。其目的之二是同时逼迫各军、警部队不得不参与镇压行动,最终手上沾血、身欠血债,为中南海最高决策层分担罪责。1989年“六四”期间,当时解放军七大军区的24个陆军集团军中,就有来自四个军区的14个集团军参加了北京戒严和军事镇压。此外,“六四”最值得记取的历史经验之一,就是必须严密注视中共武装力量的动向。因此,我们有必要根据中共调兵香港的军情,对开赴广东及进入香港的武警和解放军部队先有一个全局性的概观。这样也有助于大家做好对赴港武警、赴港解放军和驻港部队的统战工作,像波罗的海三国和东欧诸国人民那样,卓有成效地影响军心、动摇军心、争取军心。

 

我们的分析首先涉及武警部队。武警部队的主体由内卫部队、机动部队、海警部队三大部分构成。

 

武警内卫部队包括全国共32个武警(内卫)总队,即31个省、市、自治区的武警总队,加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武警总队。

 

武警海警部队设有3个海区指挥部:东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5个支队)

其中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的6个支队是:广东支队、广西支队、海南支队、第三()支队、第四()支队、第五()支队。

 

武警机动部队共有2个机动总队:第一机动总队为“北方总队”,管辖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二机动总队为“南方总队”(见《表一》),管辖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福建省福州市。两个总队共计下辖32个各类支队,每个总队下辖16个各类支队。

 

表一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南方总队”)编制序列

 

下辖支队种类

(新编)支队(旅级)番号

原部队番号

现司令部驻地

 

 

 

机动支队

机动第一支队

机动第二支队

机动第三支队

机动第四支队

机动第五支队

机动第六支队

机动第七支队

机动第八支队

机动第九支队

181机动师某部

181机动师某部

2机动师

93机动师某部

93机动师某部

126机动师某部

126机动师某部

41机动师

38机动师

江苏省无锡市

江苏省无锡市

江苏省宜兴市

福建省莆田市

福建省莆田市

广东省广州市

广东省佛山市

云南省蒙自市

四川省南充市

 

特战支队

特战第支队(雪豹突击队)

特战第二支队

北京总队特战大队

广东省广州市

浙江省湖州市

 

交通支队

交通第一支队

交通第二支队

交通第三支队

原交通部队某部

原交通部队某部

原交通部队某部

安徽省合肥市

四川省绵阳市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

工程防化支队

工程防化支队

 

福建省福州市

直升机支队

直升机支队

 

湖南省岳阳市等地

 

根据以上介绍,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六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七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实际上还有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直升机支队下辖驻粤某部等。

 

至于解放军概况,我们主要看它的陆军集团军。2017427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及官方媒体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军事改革,将陆军原有的18个集团军重组新编为13个集团军(见《表二》)

 

表二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集团军一览表

 

战区

(新编)集团军番号

原集团军番号

现军部驻地

 

东部战区

71集团军

72集团军

73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 1 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

江苏徐州

浙江湖州

福建厦门

 

南部战区

74集团军

75集团军

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

原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

广东惠州

云南昆明

 

西部战区

76集团军

77集团军

原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

原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

青海西宁

四川崇州 (属成都市)

 

北部战区

78集团军

79集团军

80集团军

原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

原沈阳军区第39集团军

原济南军区第26集团军

黑龙江哈尔滨

辽宁辽阳

山东潍坊

 

中部战区

81集团军

82集团军

83集团军

原北京军区第65集团军

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

原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

河北张家口

河北保定

河南新乡

 

驻扎于广东省境内的解放军陆军包括南部战区第74集团军(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主力和广东省军区部队。至于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等其他军兵种的驻粤部队,还没有计算在内。此外,还要考虑驻()港部队、驻澳()部队的兵力。

 

20197月底至829日,尤其是8月初至818日期间,媒体界(包括自媒体)提供过一些有关中共调兵香港的报道。尽管这些报道为数不算太多,但信息量却不小,相当有助于我们分析及推测已经入港或准备赴港部队的情况。这些报道相对集中于3()部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驻闽赴粤各部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解放军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陆军第54集团军)。笔者在下文将对它们分别加以分析。

 

 

军情分析三   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信不过广东地头蛇

 

8月中旬,网上曾多次报道驻扎在福建省境内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已经开赴深圳。另有消息称,还有其他驻闽武警部队也同时开赴深圳。这里信息量确实不小。

 

根据上文(及《表一》)介绍,我们已经知道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其中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和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各有自己的日常任务,一般较难将其主力大规模投入并使用于香港方向。而武警机动部队即武警第二机动总队下辖的3个支队,与其前身武警机动师一样,正是用于应对香港危机那样的异常事件的。

武警机动第六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广州市)本来就是针对香港方向布署的。

武警机动第七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佛山市)则是针对澳门方向布署的。

武警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司令部驻广东省广州市)没有地理上特定的作战方向,广义上担任南方各省、市、自治区境内的特种作战,一般情况下只负责包括广州、佛山、香港、澳门、深圳、珠海在内的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特种作战。

 

814日,《自由亚洲》电台及其网站的《夜话中南海》专栏节目发表了新闻述评《习近平政权考虑在香港设立武警总队?》。据该文所述:

“现在隶属于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的全部十六个支队中,机动第六支队常驻广东省广州市,机动第七支队常驻广东省佛山市。平时部署在广东省境内的,还有驻扎在广州市区里的特战第一支队,即在中国大陆上知名度非常高的‘雪豹突击队’。一旦香港战事需要,这三个支队和直升机支队的驻守广东部分,肯定是最先派上用场的。”

 

估计616200万港人大游行后,武警机动第六支队、机动第七支队和“雪豹突击队”就已经派遣部分官兵乔装港警进入香港执勤或潜伏待命了。本来就是针对香港方向布署的武警机动第六支队大可全部出动。武警机动第七支队主力也可以赴港“参战”;因为澳门一旦有事,部队可经由连接香港、珠海、澳门三地的港珠澳大桥在一小时内驰援澳门。“雪豹突击队”主力也可在香港遂行不为人知的特种作战任务。

另外,布署于全国各地的32个武警机动支队,除上述3个支队外,其余29个支队只要每个派出营级规模兵力赴港的话,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武警(内卫)总队,除广东省武警总队外,其余31个武警总队只要每个派出连级规模的兵力赴港的话,赴港武警的兵力已经相当可观。更不用说已经投入镇压现场的香港警察和乔装的部分广东公安。还有在香港原地待命的驻港部队和在广东(及广西、湖南)各地整装待发的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军部驻广东省惠州市)各部。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动用驻扎于福建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为什么甚至还要调动其他驻闽武警机动部队远赴香港方向?难道上文所述的驻粤武警和解放军部队的数量还不够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吗?

 

《习近平政权考虑在香港设立武警总队?》一文对此也有评述:

“而大批从福建方向开进深圳的大队武警车队里,应该是包括了临时从福州移防过去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指挥机关,以及前往增援的常驻福建省莆田市的第四和第五支队,或者还有常驻福建长乐地区的工兵防化支队。”

 

至少从福建武警车队开进深圳的规模和数量上来判断,《自由亚洲》电台评述的以上内容应当是可以成立的。不仅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司令部暂时移驻深圳,成为前线指挥机关,而且目前在香港边境及邻近区域已经集结了武警机动部队“南方总队”的差不多7个支队: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机动第六支队、机动第七支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工兵防化支队,还有直升机支队部分兵力。这些兵力约占南方各省、市、自治区武警机动部队总兵力的40%。即使人们假设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中共出兵香港时除驻港部队外不动用任何其他解放军部队、也不动用任何武警内卫部队和大陆公安力量,仅仅这近7个支队的近十万武警兵力已经足以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的惊人程度。也正因为如此,武警机动部队“南方总队”的司令部才有必要移驻深圳,以便抵近指挥、直接掌控“战局”。829日开进香港的大批部队中,应该包括上述若干武警部队及其他各武警部队的下辖分队。

 

上述部队开进深圳,不仅负有赴港镇压的使命,而且有着对武警驻粤部队和解放军驻粤部队(及赴粤部队)实施监控、牵制和防范的任务。换言之,就是要用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为“福建强龙”,来压住驻粤各武警部队的“广东地头蛇”;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牵制和防范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军部驻广东省惠州市)、广东省军区乃至驻港部队等各解放军部队。甚至还可以对南下广东的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军部驻河南省新乡市)起到有限的牵制作用。这些都在相当程度上折射出中共党内、军内派系斗争之激烈凶险。

中共多年来反对“广东地方主义”传统影响所及,中南海并不完全信任广东籍、驻广东省、广东籍兼驻广东省(“三广”)的各级军队干部(包括中共元帅叶剑英)和“三广”地方干部。近年来有关所谓“港独”、“粤独”的莫名担忧,使中南海更加防范“三广”军队、武警干部作为粤语区当地驻军代表而与广东省各级地方干部以及香港、澳门特区官员互相结成非法或灰色利益链,尤其是防范他们互相勾结,搞“独立王国”、搞“变相港独”及“变相粤独”。与此同时,中南海调动武警驻闽大部队进入广东,也是为了防范驻粤军队、武警“三广”干部与粤语区驻地人民在正常交往中建立情感认同,私下同情港人抗争,甚至还要防备他们阵前倒戈。

 

[ 当年“六四”期间,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拒不执行中央军委和北京戒严部队指挥部镇压人民的命令,得到部分官兵认同。其原因之一就是38军负责过北京多所高校的学生军训。几年下来,军人和学生双方有互动、有理解、有默契、甚至有情谊。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中共以党性要求镇压之歹毒残忍自然会更有锥心之痛。

徐勤先军长在军事法庭上一句话掷地有声:“不是历史的罪人,就是历史的功臣!”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军心、民心,始终在中国政治的回音壁上激荡不已,也让中共最高决策层至今恶梦缠身、惊魂难定。]

 

以中共对内监控体系之严密而无孔不入,以上有关它要防范“三广”干部的分析决非夸张之辞。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少将今年“八一”前夕的强硬讲话,被不少人简单认为只是对香港人民的威胁。其实它还另有一层避嫌、表态的潜台词,即向中南海间接表示:虽然我本人在613日向到访的美军将领表示过不会介入香港地方事务,但我们驻港部队决不会临阵倒戈、决不会站在港人一边、决不会搞“独立王国”,请党中央千万相信驻港部队,我本人也愿意接受调查。这位司令员因例行公事的一句话,就心有余悸几十天而不止,从此要不时担心今后仕途,更唯恐沾上“广东地方主义”和“同情港独”的边。由此可见,中共基于党性的反人道体制,平时对人性的禁锢和摧残就已经无孔不入而弄得人人自危,更不用说“文化大革命”等灾难深重时期。

 

不少人早已知道,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的司令部设在福建省福州市,此外还有其下辖的3个支队也驻扎在福建省境内(参见《表一》):机动第四支队(原武警第93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福建省莆田市)、机动第五支队(原武警第93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福建省莆田市)、工程防化支队(司令部驻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然而公众所知较少的是,这些武警部队都是准备投入并使用于台湾海峡作战方向的。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管辖整个中国北方,其司令部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地理位置相对居中。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管辖整个中国南方,然而其司令部却设在福建省福州市,地理位置居于辖区最边缘处。这样的部署已经隐约体现了“倾全力以攻台湾”的战略取向。其下辖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正是为此目标而组建的。据说两个支队一个主要瞄准台北方向,一个主要瞄准高雄方向。它们的日常演练首先着眼于城市巷战。也就是说,解放军攻台部队一旦登陆成功且夺取若干海滨城市后,武警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将作为后续梯队迅速跟进,展开巷战,并最终控制城市,以保证解放军部队可以放手甩下这些被攻占城市,立即腾出兵力,向岛内纵深或其他城市继续攻击前进。工程防化支队也将尾随机动支队而迅速跟进,实施各项作战任务,如摧毁街垒、爆破敌方工事、用毒气和火焰喷射器攻击地下掩体内的残余守敌,以及躲入地铁站和其他非军用地下空间内的溃逃之敌或疑似逃敌(由此可见,811日“香港”警察在地铁站内违规使用催泪弹或许并非纯属偶然)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看法:

首先,上述武警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工程防化支队甚至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指挥机关调往香港方向,说明了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比很多观察家和评论人士所估计和设想的要大得多,也复杂得多(如攻击地铁站内人群)

其次,上述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不仅负有镇压使命,而且有对武警驻粤各部队乃至解放军部队实施监控的任务。中共需要时,即可用驻闽武警部队为“福建强龙”,来压住被视为“广东地头蛇”的驻粤武警各部队。

其三,上述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不仅负有镇压和军管的任务,而且有在对台战争之前进行实战演练的任务。具体而言,就是要在香港这个非共产党统治区实地演练如何镇压民众反抗、如何控制社会秩序、如何完成对城市的军事占领,从而为台海战争积累不可多得的实战经验。

其四,准备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军事镇压,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已经作好了在香港废除“一国两制”、实行“一国一制”的各项准备。这还说明,既然要在香港撕下“一国两制”的伪装,中共决策层应该已经同样打算在台湾问题上废除“一国两制”的统战方针。“武力攻台”将成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将成为不可能选项或无效选项。

其五,美国总统川普在818日向外界证实,他已经批准向台湾出售66F-16V战隼战斗机,这项军售金额达80亿美元。众多人士将这项军售看作美国在818日这一关键时刻对北京当局作出的政治、外交姿态,间接表达了对香港人民的支持和声援。这样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其实人们还可以由此认识到,在地缘战略上,这项军售也是对北京当局准备继香港之后在台湾问题上进行军事冒险的一个战略警告和阻遏措施。

 

 

军情分析四   “雪豹突击队”目标:李嘉诚?西方外交官?部队首长?

 

有关“雪豹突击队”的报道相对较多,如台湾《东森新闻》电视台《关键时刻》节目816日播出的《北京与香港决战!“雪豹突击队”待命,8.18游行若失序“迅速平乱”!?》

 

“雪豹突击队”属武警“王牌”部队,其前身是为反恐目的而于2002年组建的北京市武警总队第十三支队特勤大队。2006年,该大队以“雪狼突击队”队名对外公开。次年即2007年改队名为“雪豹突击队”,其正式番号也转为北京市武警总队特种作战大队。2017年,在武警部队调整改革中,“雪豹突击队”转隶武警第二机动总队,驻地由北京南移广州,正式番号为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参见《表一》)

 

有鉴于当年“六四”后大批学生运动骨干经由“黄雀行动”帮助或其他途经而安全出逃海外,笔者一度估计中共高层会吸取这一教训,提前组建数十支抓捕行动小分队(“雪豹突击队”混编其中),在中共大军越境入港之际,对首批香港反对派人士分头实施抓捕。829日,中共赴港大部队越过深圳河进入香港特区。次日,抓捕黄之锋、周庭、陈浩天等人,动用的几乎全是香港警察。的确,从武器装备和训练素质等方面看,将哪怕少量“雪豹突击队”成员混编而用于这样的抓捕行动,也属于大材小用、小题大作。

 

[ 首批列入中共黑名单者无疑还会包括黎智英、李柱铭、梁家杰、陈方安生、何俊仁、毛孟静、罗冠聪、陈日君、何韵诗等人。这些人士现在似应呼吁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提供保护措施和进一步的道义声援。这些国际组织应当包括联合国、国际刑警组织、记者无疆界组织等,似还可通报海牙国际法庭。中共黑名单应该远不止一份,名单上要逮捕者至少超过1,000(甚至10,000),分若干批次逐一逮捕。而这还只是较为保守的估计。]

 

“雪豹突击队”(现驻广州)和“猎鹰突击队”(现驻北京)为全国武警最精锐部队。这样的“王牌”既可单独使用,也可与其他武装力量配合使用或混编合成使用。合成使用如组建若干支抓捕行动小分队,每一支小分队都针对一位特定目标人士而设置,小分队成员一般应为2030人,由“雪豹突击队”、驻港部队、港警速龙小队、北京特派人员(来自国家安全部、军委政治工作部、政法委等)等方面人员组成。每支小分队应该包括狙击手、开锁专家、黑客、翻译等。

“雪豹突击队”的武器装备不仅包括特型狙击枪、激光枪、墙角枪(可“拐弯射击”,用于巷战)、结合原始武器和现代技术的小型弓弩(用于无声行动)和撒网枪(可发射覆盖面积16平方米的罗网,用于套捕目标人员),还有夜视镜、无线图象监测器(“眼珠”)、无线音频接收器(“耳朵”)、软管形侦察-攻击系统(“眼镜蛇”),等等。至2017年,“雪豹突击队”每名队员的随身装备总值已经逾58万元人民币。

 

硬件看,上述武器装备最起码是准备对付居住于壁垒森严的高宅深院、且有保镖队伍贴身护卫的“大佬级”人物的。像肖建华那样仅有三五保镖随身的人物还远远够不上这一级别。由此推论,即使中共抓人的黑名单上出现香港超级富豪李嘉诚的名字,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或觉得纯属例外。

软件看,作为武警的“雪豹突击队”与解放军驻港部队一样,对其成员在法律知识、政策性、外交惯例、分寸感把握等方面有高于其他武装力量或其他部队成员的要求。因此,“雪豹突击队有可能较多参加针对在港外国人的行动,亦不排除在某些情况下针对外国公司驻港总部甚至针对外国驻港领事馆等目标及其人员遂行特种行动。这些软件在混编小分队针对外籍知名人士或高层官员采取行动时尤为需要。

 

“雪豹突击队”如果单独使用,从硬件看,似乎最适合于击毙对方部队首长之类的特战行动。这样的行动一般对软件方面要求相对不太高。

接下来的问题是,击毙什么样的部队首长?当然是临阵倒戈、互相火并或有其他严重乱军行为的部队首长。具体针对哪一支或哪些部队的首长呢?从纯理论角度看,“雪豹突击队”的威慑目标或潜在假想敌,首先应该是第83集团军、第74集团军、驻港部队的首长。

因为万一香港警察或大陆公安倒戈、火并,武警或解放军都足可对付。广东武警和福建武警互相配合也互相监视,即使它们互相火并或联手造反,第74集团军也足以击溃它们,甚至将它们打残。如果第74集团军与其他武装力量火并,或勾结它们联手造反,第83集团军这条中原强龙重型装甲为基础多兵种合成的强悍战斗力和压倒性优势,也足以令它们望而生畏。假如驻港部队与赴港部队火并,或驻港部队依托香港有利于城市游击战的特殊条件起兵造反、北伐深圳,那么,一个集团军的兵力也足以让它知难而退、望风溃逃。然而,所有这些或然性战乱、可能性事件都涉及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这些火并、反叛、乱军的部队,击溃容易降服难。要使它们一下子丧失战斗力或突然大幅度降低战斗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斩首行动── 击毙对方的最高首长,使之群龙无首。而这正是这支武警特战部队的专长。所以,窥伺各路军情、随时准备实施斩首行动,应该是“雪豹突击队”投入香港方向的首要任务或潜在使命。

 

 

军情分析五   解放军第83集团军 ──中原强龙

 

中共调兵广东、用兵香港的最大军情看点,就是“调动王牌军前54军南下香港”。此消息由自媒体视频《路德时评》于812日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党卫军大量集结深圳”…为什么调动王牌军前54军南下香港?…》。据节目主持人路德介绍,情报来源于前54军。迄今为止,笔者尚未看到其他媒体的相关报道,也无法确认829日开进香港的军队是否包括前第54集团军的下辖部队。但参照六四的历史经验和根据中共大规模镇压香港人民的兵力需求来看,前54军南下广东这一消息还是相当有可信度的。

 

前第54集团军为解放军陆军三大“王牌”之一。这三大“王牌”是:拱卫京师的前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军部驻河北省保定市)、镇守中原的前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军部驻河南省新乡市)、戍防东北的前沈阳军区第39集团军(现北部战区第79集团军,军部驻辽宁省辽阳市)(参见《表二》)

 

前第54集团军(现第83集团军)这个第二号“王牌”南下广东,估计不会出动全军,至多是出动主力。作为重型装备的战略机动部队,第83集团军最可能的任务应该是督战和威慑,即作为“中原强龙”,来钳制并震慑“岭南地头蛇”。具体而言,就是要对原先驻扎及新近进驻广东省境内的各路武警部队和各路解放军部队实施监控、牵制和防范。如果仅从官兵籍贯和驻军地域上说,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三广”人员相对较少,可能不太需要多加防范。“三广”干部众多的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军部驻广东省惠州市)、广东省军区部队、驻港部队以及各类驻粤武警部队,都自然而然会成为第83集团军的威慑目标或潜在假想敌。

83集团军南下部队既然肩负督战和威慑使命,估计会作为战略预备队而待命于珠江三角洲地区,对所有其他部队摆出监控进退的督战之阵,形成虎视眈眈的威慑之势。因此其主力一般不会直接赴港实施镇压。但估计该集团军会有一个团级建制的先头部队前出深圳、抵近威慑。当然也不排除829日入港大军中包括该集团军部队的可能性。

 

无论如何,54(现第83集团军)这个解放军陆军第二号“王牌”投入并使用于香港方向,再度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预先设定的镇压规模之庞大、镇压意图之凶暴邪恶。该集团军南下广东,还反映出中共党内、军内派系斗争之凶险激烈。尽管党内、军内各派有可能在实施镇压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但中共专制政体本身无法避免的内斗机制,决定了它在投入重兵镇压香港人民之际,比平时更有可能触发内战,甚至导致各地分离、独立。

 

除了军事方面的考虑外,中南海可能还有政治方面对54军的阴险算计:如果在香港实施大规模镇压,作为“地头蛇”的42(现第74集团军)自然会欠下血债,你54军也休想手不沾血、置身事外而逃避为我们中南海领导们分担的罪责。正因为此,笔者没有排除54(尤其是它的先头团)直接参与镇压的可能性。也许有读者会问,54军不是已经参加过六四镇压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笔者不得不先提一下原北京军区第28集团军。当年“六四”期间,28军不愿向学生和北京市民开枪而消极抗命,一直拒绝向天安门广场强行推进,最终没有按命令规定时间抵达天安门广场。中央军委曾派出直升机飞临长安街上空,向28军下令开枪射杀堵路百姓,并催逼部队立即强行突进。28军官兵始终拒绝屠杀人民,其中3名军人还愤而用坦克上的高射机枪向直升机开火连射。该集团军虽然于1998年被撤销建制,但历史已经记载下了28军这支英雄部队的英雄官兵,北京人民、中国人民会永远记住他们的这一不朽功绩。

“六四”期间,54军的表现仅次于勇冠群雄的28军,位居第二,所以也为不少知情的北京市民所暗暗称道。198963日至4日夜间,原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始终没有向老百姓开过一枪,事后集团军指挥官向北京戒严部队指挥部报告:开进途中只接到了朝天鸣枪的命令而没有接到向人群开枪的命令。54军是唯一没有接到开枪命令的集团军。因此,至少在该集团军抵达天安门广场前,没有向老百姓开过枪。

 

[ 第54集团军编写的资料称,在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以及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中,整个集团军没有开过一枪。

虽然54军开进途中殴伤百姓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但该军官兵也有很多人受伤。无论怎么评说,这些官兵毕竟已经尽责了。军队不想真的与人民为敌,至少没有向人民开枪,这已经足以令中南海最高决策层忧心忡忡、惊恐难抑。

54军有退役老兵自豪地说,我们54军没有向北京人民开过一枪。28军的老兵那就说得更为自豪。多年后,这两个集团军都有退役军官私下透露:就我们两个军没有开枪打老百姓(大意)”。不无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20085121428分,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时任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军长宋普选亲自率部于13日凌晨登机出发,当天空运到灾区投入抗震救灾。除四川驻军以外,54军是最先抵达灾区的部队。接到胡锦涛以中央军委主席名义要求济南军区驰援灾区时,时任军区司令员范长龙拍板出动54军,准备置个人沉浮于度外。因为当时江泽民以所谓军委首长的名义延滞、阻挠了大部分部队的及时出动,甚至还全然不顾灾区人民死活,先后几度干扰温家宝、胡锦涛指挥抗震救灾。在此之际,54军以人民安危为先、以人民利益为重,毅然奔赴灾区。据说54(及济南军区)因此而受到过江派人物、时任总参谋长陈炳德等人的多重打击责难,但四川人民、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54军。

 

在共产党这个搅肉机体制内,是坏人就争相残杀,是好人就莫名被杀。第54集团军积了德,也就遭了殃。抗震救灾部队出动早,指挥官居然被视为危险人物,因为在军委领导意见尚未统一前,擅自挑选符合自己理解和口味的部分来执行(大意)”。为此,中共十九大前,时任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差点落马入狱,时任总后勤部部长宋普选也无缘成为十九届中央委员。

54军因为抗震救灾而已经几度受罚,也算是可以过关了。但你六四没有向人民开枪的错误,还得在这次香港危机中改正,能不能按党性要求多杀几个港人,就看你的表现了。否则,中南海不会饶了你。这就是中共体制内邪恶的潜规则。

 

在中南海的命令下、在与其他部队互相挟持下,54(现第83集团军) 也许会最终被逼无奈参与镇压,其他解放军、武警部队可能也会处于同样境况。但是,希望这些部队的将士们在未来的关键时刻,能像前苏联红军塔曼师那样,坚决并突然站到人民一边(此刻要特别警惕雪豹突击队等部可能发动的斩首行动”)。如果这些人中间有谁担心自己欠过的血债,就请想一想塔曼师。这支苏军王牌部队过去并非没有镇压过人民,但他们在关键时刻临阵倒戈,坚决反对苏共中央,并突然站到人民一边。叶利钦跳上该师装甲部队第110号坦克演讲的摄影画面,把塔曼师为埋葬苏维埃政权立下的历史功勋作了永恒定格。这也是今天塔曼师作为俄罗斯军队王牌部队的莫大骄傲。

另外,请这些人想一想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赫鲁晓夫抨击斯大林肃反迫害了上百万无辜的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杀害了其中万人,初步清算了苏共的部分历史罪恶。有人递纸条提问:斯大林肃反时,你赫鲁晓夫不正是最积极的追随者之一吗?你手上不也沾血吗?赫鲁晓夫问:递纸条的同志是哪位?请站出来!(过了片刻)这位同志不敢站出来。而我当时身处的环境就跟这位同志一样。正是为了改变这种迫使所有的人违背人性而争相陷害、互相残杀的政治环境,我们才需要政治改革!(全场掌声雷动)

历史前进得很艰难,但终究还是公正的:苏联人民、俄罗斯人民最终并没有对赫鲁晓夫这位历史人物持否定态度。而列宁、斯大林则被苏联人民、俄罗斯人民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学府──国防大学前政委刘亚洲上将在2004年写下一篇文章《对苏联·一九事变的看法》。该文章里的一段话给人以极为深刻的印象:苏联社会主义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失败的命运。列宁制造了无产阶级专政,制造了阶级斗争,制造了独裁,制造了接班人制度,也就制造了自己和自己事业的坟墓。这就是规律。

既然是规律,就具有普遍意义。我们不妨把刘亚洲将军话里的苏联一词改为中国,把列宁一词改为毛泽东,用它来说明中国的历史趋势:

中国社会主义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失败的命运。毛泽东制造了无产阶级专政,制造了阶级斗争,制造了独裁,制造了接班人制度,也就制造了自己和自己事业的坟墓。这就是规律。

笔者愿以此言与驻港赴港的全体解放军将士、武警官兵、大陆公安干警分享共勉。

 

此次香港危机之际中共的调兵遣将,尤其是第83集团军南下广东的动向,还给笔者留下了另一个印象:中共最高决策层似乎正在酝酿或已经建立了全国维稳区划?套用一下中共的话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把香港看作“敌占区”或“准敌占区”、把同属粤语区的广东看作“游击区”,大概岭南地区以北各省份才算“解放区”吧!长此以往,是否还应该把南方各方言区省份看作“新解放区”,而只有北方方言区各省份才算“老解放区”呢?那么,那些少数民族聚居的自治区呢?为此,笔者且以黑色幽默作一《表三》于下,以有助于读者思考和参考,同时也聊供读者一乐(因为那么长的文章读下来,读者辛苦了)

 

表三   “全国维稳区划解码推测

 

 

一级区划

 

 

二级区划

 

省、市、自治区、特区

 

备注

 

标准敌占区

台湾

台独大本营

敌占区

 

准敌占区

 

香港、澳门

港独基地,澳独潜在基地

 

 

游击区

 

种族分离活动

重点区

 

西藏、新疆、内蒙古、

宁夏

藏独疆独蒙独基地,宁独潜在基地

 

 

非种族分离活动区

 

广东、海南

粤独基地,琼独潜在基地

 

种族-非种族分离

活动交叉影响区

广西、云南、贵州、

青海

 

强迫同化少数民族前线

 

 

 

新解放区

上海、浙江、福建、

江西、湖南、湖北、

江苏南部、安徽南部

 

各汉语南方方言区

解放区

 

重庆、四川、甘肃、

江苏北部

 

汉语北方方言边缘区

 

 

老解放区

山西、陕西、河南、

山东、辽宁、吉林、

黑龙江、安徽北部

 

汉语北方方言区

 

标杆解放区

北京、天津、河北

伟光正大本营

 

 

 

正文附录

 

“反送中”与“六四”比较

 

香港,2019年,反送中

(以下事件按时间顺序排列)

北京,1989年,六四

(以下对照事件不按时间顺序排列)

201969

1989427

香港人民“反送中”大游行,100多万人上街

20多万学生走上北京街头游行抗议,反对《人民日报》“4.26”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数十万北京市民围观、声援

20196月中旬

1989418

香港市民向特区政府提出五大诉求:

1)完全撤回“送中”条例

2)收回“6.12”暴动定性

3)撤销“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4)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方滥权施暴

5)全面落实真双普选

北京学生向中共政府提出七项要求:

1)中央重新评价胡耀邦的功过是非

2)新闻立法,开放报禁

3)公布中央领导人及家属的财产和收入

4)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运动,为由此蒙冤的公民平反昭雪

5)取消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项规定”

6)增加教育经费,改善知识分子待遇

7)政府应肯定学生此次举行的悼念活动

2019616

1989523

香港人民“反送中”大游行,200多万人上街,坚持五大诉求

100万至200万学生和北京各界人士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北京戒严令

2019714

198954

香港7个传媒工会和组织发起新闻界静默游行,要求警方不干扰新闻工作、尊重新闻自由

500多位北京新闻工作者首次发起游行,拉起“首都新闻界”横幅,打出“不要逼我们造谣”、“新闻要说真话”等标语

2019722

1989426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中央权威不容挑战》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201987

1989519

港澳办和中联办召开有关香港局势座谈会,张晓明讲话指香港局势有“颜色革命”特征,王志民讲话称中共面临“生死战”、“保卫战”。港澳办和中联办表示已经“退无可退”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李鹏讲话称“人民共和国的前途和命运,已经面临严重的威胁”。此前几天,以“八老”为代表的一批中共政治老人表示已经“退无可退”

2019811

1989513

一位女性抗议者被警察用布袋弹击穿护目镜并击中右眼,导致失明。这一事件引起香港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引发对警方和有关当局的声讨

为抗议中共拒绝与学生代表对话,北京高校2000多位学生开始绝食抗议,引起全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和声援,引发对当局的责问

2019827

1989520

林郑月娥表示,有可能引用《紧急法》来制止香港市民的“反送中”抗争运动

李鹏宣布北京戒严令。北京市民开始阻挡军队进城

2019829

1989521

约凌晨1点起,大量解放军军车经多个口岸进入香港特区。新华社356分发稿宣称,这是驻港部队“轮换”行动

来自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多个集团军的大批军车出现在北京郊区,遭到北京市民阻拦,大部分无法向城区开进

2019831

1989530

香港艺术院校学生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内的文化广场立起4公尺高的“香港民主女神像”

北京艺术院校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立起约10公尺高的“民主女神像”

 

 

                                                (全文完)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September 7, 2019
关键词: 中共出兵香港 维园集会 抗争策略 军情分析 第83集团军 驻闽武警机动部队 雪豹突击队 斩首行动
專題: 香港動態
北京为何抓住李嘉诚不放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奇异的现象 这首歌在香港大街小巷传唱
《愿荣光归香港》今早响彻全港致敬伤者
精神纽带:香港抗议运动与1989天安门——从《香港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说起
護港運動 不可戰勝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實現嗎?
正义会再次被坦克碾压吗?
香港“暴徒”是怎樣煉成的?
以民間外交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
戴耀廷准保釋:為香港人驕傲
學界今遮打集會 促英美推港人權法案
民陣周日遊行遭禁 准維園集會
「派糖」191億 大學生未受惠
68%人稱警過分用武 四成指示威者
停飛重創百業空運貨值損失百億
深圳口岸辦:嚴防快閃示威
蔡英文:人道救援方式 給予港人協助
聯合國:警違規射催淚彈 促港府立即調查
民陣周日遊行 冀勇武做一日和理非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