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任重而道远的民主抗争
作者:文渊


9月4日下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这一决定对于危机中的香港来说,虽然太晚了,已造成了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许多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但也表明,面对香港民众88天、41场大型示威游行的不断抗争,面对全世界自由民主阵营的讨伐和鞭笞,面对西方国家的警告和施压,孤立如过街鼠的中共极权独裁当局和港府傀儡,无计可施不得不认输,也表明香港民众的“五个诉求”已取得了初步和阶段性的胜利。这是伟大的香港民众的胜利,也是全世界认同普世价值的所有人民的胜利。这个胜利来之不易,在近三个月的抗争中,香港民众不惧中共当局血腥镇压的威胁,不畏强暴,不怕艰难,前赴后继英勇抗争,在这场斗争中,付出了逾千人被捕、受伤者无数、数人舍身的沉痛代价。

在宣布撤除《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同时,林郑提出“要和所有司局长,会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让社会各个阶层、不同政治立场、不同背景的人士,透过对话平台,将种种不满直接说出来,一起去探讨解决方法”、“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向政府提出建议”等四项建议,似乎释放出对话、谈判解决危机的善意。但同时却蛮横地拒绝了其他四项诉求,这表明中共和港府只是企图以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作为缓和当前危机局势的权宜之计,并借此分化和瓦解民众的抗争,根本没有完全解决问题的诚意。

由此,各界舆论普遍认为,撤回修例究竟是为平息香港乱局,还是为施行紧急状态法所做的准备,前景并不明朗。因而香港民众任重而道远,既要认清形势,识破中共和港府的新阴谋,同时也不放弃对话、谈判的机会。灵活地运用用抗争、对话两套方略,来应对他们的“剿”、“抚”两手。再接再厉,在斗争中讲究策略和方法,不断总结和提高斗争艺术,团结和动员最广大的香港各阶层投入到斗争中,坚持持久的抗争,才能取得“五个诉求”的全面胜利。

中共当局的这项权宜之计,与他们此前气壮如牛,似乎要将争民主的香港民众,全部打入十八层地狱里去的霸道气势反差太大。加之大陆官方、官媒至今仍没有明确的表态和评论,没有如以往及时的“舆论导向”,于是遭到了由他们蒙蔽、煽动的国内愤青们的质疑和愤懑。他们曾深信官家所言的香港正被恐怖主义的“港独”、“暴徒”们占领,香港人民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渴望党国来拯救;深信香港已变成了反对中国十四亿人民的桥头堡,成了中国人民的死敌;深信香港民众已被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华反共势力遥控,成了颜色革命的先遣军。他们从官方和官媒连篇累牍的宣传中深信,中共不会对香港暴徒丝毫让步,也迫不及待地期望当局必会将布阵在港岛周围的数十万大军和五百辆军车扑向香港,像当年的六四一样将香港碾压在血泊中。不料昨日还在信誓旦旦,瞬间却就变脸了,说好的镇压成了让步、妥协,让这些打了鸡血般亢奋的愚民、奴才们情何以堪。

一个叫“走上人生巅峰”的愤青怒火满腔“国家媒体每天报道下场如何如何,然后如何撤回条例,可耻的投降!可笑的妥协!敌人要搞乱香港,香港没倒下,你投降了,他们还会得寸进尺找其他借口”。“帅德布耀德荣哥”则哀叹“看着暴徒们一项项诉求被实现就沉得住气吗?……活得像在南宋一样,忍也行啊,官媒吹牛的时候你咋没想到这种结果呢?港澳办的脸都被打肿了。”

不过也有不少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有识之士开始发声了,“尼尔”称,“如果几个月前能顺达民意,按照程序撤回修例,那就很容易平息社会的不满,现今的香港社会早已不是仅要撤回修例如此简单,核心已成一国两制下的自由双普选。”,“田园女奴”说“香港人会赢,他们不是废青,他们是无私的勇士,为民主自由走出第一步的人,全香港的人都感谢他们,没有人可以让人跪下。”

中共独裁当局决不会甘心于自己的失败,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正在策划着新的阴谋,力图一举扑灭香港民众的民主运动。9月3日,一尊帝在中央党校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强调,当前已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各级官员要了解越来越复杂的形势,必须进行 “伟大斗争”。他咬牙切齿地誓言要对“五个凡是”坚决斗争,“凡是危害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根本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两个一百年’及伟大复兴的各种风险挑战,必须进行坚决斗争,必须取得斗争胜利”。香港民众不屈不挠的抗争和“五个诉求”,与一尊帝的“五个凡是”针锋相对,不可共存。他们势必要设置更多的障碍,或“抚”或“剿”,或“剿”“抚”并用,因而不难设想香港民众今后的抗争将会更艰难,路更长。

一尊帝的焦虑也表明,中共现正在面临一系列的重大困难和挑战,包括经济下行、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等,而后两者已被美国总统川普施以极限压力根本无法摆平。香港反送中运动,因为美国和西方社会施压,北京一直不敢武力镇压,目前只能使用滥暴滥捕等严刑峻法压制港人抗争。但港人已经退无可退,誓言抗争到底,于是黔驴技穷的中共和港府才不得不放低身段,对于民众撤销《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这个核心诉求,像挤牙膏一样,从“寿终正寝”的模糊忽悠,到正式宣布撤销,不情不愿地予以妥协,并求以此为契机彻底化解香港危机。尽管如此,但对峙的双方都心知肚明,中共当局进一步妥协,全面接受“五个诉求”的可能,在可预见的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因而香港问题短期内亦无解,中共将不得不采取“长期策略”来消磨港人抗争的动力,香港民众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和思想、组织准备。

就在林郑宣布撤销《逃犯条例》,香港民众和全世界坚持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人们审视这一姗姗来迟的胜利的同时,网上盛传一篇由《读者选刊》发布的网文《香港乱象的十大表现、十大教训、十大对策建议》(https://mp.weixin.qq.com/s/9QuqYwUyJEiXZ6ocwLx8Q)。该文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以“十大表现”的形式,恶毒地将香港民众近三月的奋勇抗争定性为“践踏国家尊严;挑战一个中国底线;是直接造反;是对警察的致命攻击;攻击民众;暴力范围广泛;暴力活动持续时间很长;恐怖组织特征明显;具有高度的组织性和周密准备;是外部势力策划、指挥和保障”等。该文还提出了“把香港宠坏了;‘一国’已被架空;没有武警驻港;没有发挥群众路线优势;院校教育改革缺失;去殖民化严重缺课”等“十大教训”。并提出了“修改‘基本法’,一国高于两制;武警驻港;香港律政司、终审法院由大陆高检和高法直接管辖领导;国安部公开在港执法;香港教科书由大陆教育部颁发;取消香港市民双重国籍的合法性,施行唯一国籍”等“十大建议”,准备完全推翻《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杀气腾腾、强行收回“两制”,直接吞并香港。

不可小觑这篇杂志社网文的分量,表面上虽看不到和中共当局的直接关系,但其中却大有洞天,也许就是直达天听、是一尊核心放出来的风向气球。众所周知,北戴河会议后,一尊突然率栗战书、刘鹤、丁薛祥等亲信、“自己人”,莫名其妙地来到偏远的西北甘肃“考察”。据传他们“需要找一个北京之外的地方”,以排除不同势力派别的干扰和捣乱,商讨如何应对美中贸易战、香港局势及经济下滑等棘手的党国大事。这也表明中共内斗已到你死我活的白热化程度,反对一尊的势力已不可压抑。有消息称,他们认为“香港问题需要拖住局势,避免直接派兵、在港实施大陆法律或者宣布紧急状态,在国际上成为众矢之的,让美国轻易组成反共联盟。”此次绕过国务院港澳办和中联办,抛出撤回修例的橄榄枝,作出与民众对话的姿态,直接御旨指挥港府如何应对香港危机,大概就是他们密谋后采取的策略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甘肃期间,一尊等人还专门造访了《读者》杂志社,“要大家努力为社会创造出更多的精神食粮”。

《读者》这个杂志作为甘肃和兰州的“名片”,曾在一批懂业务、有情怀、有文化、有品味的老编辑发行人员数十年的经营管理和打拼下,成了国内深受各阶层读者欢迎和喜爱的精品文化园地,发行量一度高达千万数量级,在国内有些名气和影响。近年来随着政治气候逐渐变寒,言论监控钳制日趋收紧,随着老一代人员的离去,劣币驱良币的逆向淘汰和有权贵裙带关系者的涌入,“领导层充斥着从未离开过乡镇的井底之蛙、从未碰过文化产业的更年期妇女、退伍军人和攥着中专学历两年前还在卖水泥的‘金融界精英’。读过书、见过世面、懂点业务的人,在这个单位已没有任何话语权.”(一名被排挤走的老编审的原话)。近年来其水平江河日下,不忍卒读,已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作品来了,正急速地衰朽、苟延残喘着,并逐渐被读者和市场抛弃。物以类聚,看来一尊还是很恩宠这个已藏污纳垢、蝇营狗苟者麕聚的场所,似乎又找到了一群忠心为其效力的奴才。

虽然目前无法证实这篇网文与一尊的直接关系,但却与其9月3日有关“五个凡是”的讲话是一脉相承的,也许就是“尊旨”发布的圣意,是“为社会创造出的精神食粮”。更可能的是一尊东施效颦,效法毛当年跑到上海躲起来,启用文痞姚文元来引爆文革恶雷的先例,来为他嗣后强行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制造的先期舆论。如果一尊的阴谋得逞,看来籍籍无名而又落后的甘肃将可与文革前的上海相媲美,而那个《读者》因着一尊帝的加持和重用,也许会因此回光返照,再虚胖热闹一阵。

如果这个“十大建议”被强制推行,不仅刚宣布的撤回修例成了泡影,而且香港将实际上完全变成了中共独裁统治下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昔日有限的民主、自由、人权、司法公正将会完全丧失,对此香港民众不可不保持高度的警惕,严阵以待。

香港危机的结症是中共当局背信弃义,践踏《基本法》和撕毁《中英联合声明》,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回到这两个法律文件奠定的基础上来,不折不扣地接受香港民众的“五个诉求”,而不是拖拉三个月才挤出“一个”来敷衍。

正如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9月2日对香港反送中情势发表的评论文章所言,“香港人到底要什么呢?在‘五大诉求’的深处,其实是一个价值坐标:社会制度的公平、资源分配的正义、法治精神的贯彻、政府治理的透明、人民参政的充分。没有人民参政的充分,就不会有政府治理的透明;没有政府治理的透明,就不会有资源分配的正义,就不会有法治精神的贯彻,就不会有社会制度的公平。这样的价值难道不是北京人、上海人、广州人、成都人、长沙人、昆明人、杭州人、西安人、沈阳人都想追求的吗?包含在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内的,不就有“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白纸黑字吗?这样的价值,难道大陆人民自己不要吗?”龙应台认为,“如果把香港当敌人对付,用武力处理,那恐怕不是香港背叛了她的‘祖国’,而是她的‘祖国’背叛了香港。”

龙女士的话语虽朴素无华,却振聋发聩,但愿能对所有那些真心期盼或被迫无奈要化解香港危机的人们,起到有益的提醒和警示作用。

2019年9月4日

 

—— 原载: 華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September 9, 2019
关键词: 香港 民主抗争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