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党天下”的血腥奠基礼——土改——《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观察
作者:陈奎德 宋永毅
 

2019年9月19日,“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开幕(宋永毅提供)


00:00/3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宋永毅教授,   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土改国际研讨会组织者

一、“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概况及其意义

1)会议概况

各场演讲与讨论:

开幕演说: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中国共产主义的历史罪恶和现状”

(1)国际和比较视野下的土地改革

(2)从土地革命到土地改革

(3)暴力土改的理论和实践;

(4)土改面面观:社会•民族•知识分子

(5)后果:走向更多的镇压、杀戮和破坏

(6)“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的历史和现实意义”——自由发言和讨论
2019年9月19日,“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开幕(宋永毅提供)
2019年9月19日,“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开幕(宋永毅提供) Photo: RFA

会议的组织者是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两位新任理事:洛杉矶加州州立大学的宋永毅教授和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出席会议发表论文和演讲的北美学者有吴国光、程映红、郭建、丁抒、谭松、胡平、陈奎德、余杰、李江琳、丁一夫、谢寳瑜、文贯中、裴毅然、丁凯文、滕春晖等人。还有来自港澳的学者郝志东、程惕洁、安劭凡、金钟等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除了有郑也夫、智效民、徐星等人,还有发表书面论文的姚监复、徐立志、王海光、叶曙明、刘志、潘学芳等人。来自台湾的学者有周茂春和廖彦豪;还有来自日本的日吉秀松教授。这一会议集海内外知名学者,可谓规模宏大、阵容坚强。
2)何以召开此会?历史和现实意义何在?

时过境迁七十年,是否还值得这么多学者对土改进行重审和辨析?换句话说,七十年后的今天再来重新研究和否定毛泽东的土地改革运动,还有什么特别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当今的中共千方百计地想让整个民族遗忘历史的教训,以便延续其独裁和极权主义。在中共大肆吹嘘他们建政七十周年的伟大成果之际,这一探讨和揭露中共建政后第一场政治运动的国际研讨会更有它特殊的意义。

在海内外,人们对“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已经有了一些重要的揭示和反思;真相逐步澄明,实质逐渐披露。然而,中共建政之初,仍是一大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那里的状况,仍是浓雾弥漫,鬼影瘇瘇,至今还有人为其辩护。因此,洞穿真相的阳光,需要一步步倒溯照射上去,贯通那幽暗深邃的隧道。

二、中共土改的基本特征及其政治经济后果
2019年9月19日,“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开幕(宋永毅提供)
2019年9月19日,“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国际研讨会开幕(宋永毅提供) Photo: RFA

中国共产党的土地改革是:

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财产重新分配

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人群政治身份划分

土改创造了中共政治运动的“原型”和不断重复的“情结”

土地改革作为中共所有政治运动“原型”的一些特征和要素:

1. 阶级划分的运动理论基础;

2. 法外杀人的群众暴力形式 (何以毛要强调暴力土改?);

3. 劫掠私产的国家财政机制。

土改镇反两大运动与韩战在内外两方面奠立了中共的基本统治框架。

土改是中共建构“党天下”的奠基礼。

毛的土改、镇反、韩战三管齐下,形成了某种定于一尊的肃杀气氛,奠定了中共极权统治的基础。它们以蔑视法治、侵犯人权(财产权与生命权)为特征,是典型的反宪政运动。

土改镇反何以可能?

这种明显反人道的运动,明显反法治的暴虐运动何以可能?它的可行性的前提何在?

极权主义的研究者汉娜. 阿伦特(Hannah Arendt) 认为:“能够使大众政治化的,不是政党而是运动”。

毛泽东深谙此道。他在窃取神器后,其统治方式有一个重要特色,就是以“运动”来巩固政权,建立大众效忠机制。中共建政的最初的“两大运动” 1) 土改 2) 镇反, 就预示了其后统治的基本特征。

以政权支持的暴力为背景,以意识形态的全国性强行灌输为前奏,以韩战的战时气氛为恐怖威慑,中国士绅阶级—地主富农被彻底妖魔化。

暴力土改作为国家政策,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土改的目的是给所有农村人口划分阶级地位,除了意识形态的要求外,主要是为了分而治之,便于统治。其基本目标是,打倒地主富农,让贫雇农翻身。中共派工作队进入农村,组织农民去斗争地主,消灭地主。

此外,通过镇反,残酷消灭了原政府的社会管理人才。

中国乡村从此失去了乡绅自治这一文明社会的基础,沦入了中共一杆子插到底的痞子式野蛮统治。
 
三、土改比较研究
1)中共土改与台湾土改
 
2)中共土改与日本、越南、北韩土改

3)中共汉区土改与少数民族地区土改

四、土改镇反的政治经济文化后果

土改镇反这两大运动,一个着眼于农村的土地和财产制度以及政治身份划分,一个着眼于对原政权人员以及政敌的政策,毛以国家暴力为后盾,以韩战战时气氛为震慑,建立了一个新的非平等公民组成,而是国家划定的敌我界限式的阶级划分的社会结构,而这一划定以1949年为界构成社会等级结构,凝固下来。

简言之,这三场运动,是中共确立起“党天下”统治的内政奠基礼。

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运动将地主的土地没收,从政治和经济上彻底打倒了中国农村精英阶层,从而达到控制农村政权的目的。
从1953年开始,中共开始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制,强制实施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和农业合作化运动,再次剥夺了农民的土地。土地改革彻底消灭了中国自秦汉以来作为地方政治精英的乡绅阶层,改变了两千多年来“皇权不下县”的局面,国家政权的动员力从此深入村镇基层。
学者估计土地改革造成超过百万人死亡,导致农村精英阶层的消亡。受害者中很多是掌握知识和了解经济规律,但不事生产,以地租为生的地主。


土改方式

1.    划分农村阶级成分

2    暴力行为(暴力惨象,为何?)

4    土地改革之后的土地集体所有制

土改中死亡人数达四百多万
关于土改期间中国地主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算法是:1950年土改前地主实际人数(21,880,000人) – 1954年土改结束后地主人数(15,669,160人) – 4年自然死亡人数(实际人口 X 四年自然死亡率 = 1,050,240人) = 差额4,705,996人。

从土改到合作化,这些国家经历的,实际上是从身份自由的个体农民沦为国家农奴制的过程。

两大运动之后,一个建立在恐惧之上的庞大“党国”体系,从此确立。士绅阶级与中产阶级悉数被灭,土地由此路径而渐归“国有”。从此,中共,成为一个奥威尔所描绘的《1984年》式的“老大哥”党。中国,成为《1984年》式的“新世界」”。正是由此起步,中国开始了“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血腥征途。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悲剧,至此连绵不绝,接踵而至。而在之后的每一场大悲剧中,似曾相识,人们都不难发现它们与这两大运动的血缘关系,不难发现它们之间共同的模式,共同的氛围,甚至,共同的语言……。

毋庸置疑,这个邪恶帝国,储安平石破天惊一语道破的“党天下”,正是在两大运动的阴影笼罩下,举行了它的奠基礼。那上千万的亡魂,期待着我们为他们拨开历史迷雾,讨还沉冤已70年的正义。

五、土改镇反会在大陆与香港卷土重来吗?

土改的毒根不挖透,将祸及中国大陆及香港人子孙。

当香港危机持续100多天后,著名港评家陶杰指,许多大地产商在新界囤积很多土地,与新界的地主形成利益共同体,早已引起北京的不满,因为“共产党打天下的初心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消灭资产阶级。”

他又说就算现在没事,将来2047年基本法这个条款也一定会改:“变成既然这个大风暴发声,北京一定会逼林郑去冲击新界问题,所以整个香港今次有非常严重的颠覆,甚至‘第二次土地改革’可能会在中央人民政府指令下强制推行。”

陶杰肯定的说,商界无法反击:“因为北京有权力,枪杆子里出政权,如果反击下场凄惨,所以只能乖乖将你们的土地权益双手奉上,这是香港无法改变的命运。”

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的国际研讨会在这个意义上,更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一旦那些中共建政初期的土改镇反等历史事实充分曝光了,被广泛而自由地辩论了,那段历史才算真正“死亡”,进入坟墓;才不会如幽灵一样,随时出游,干扰我们生活的进程。譬如,当今的俄国与德国,人们是不会担心斯大林、希特勒的幽灵会浮出水面,来扰乱政治秩序的。

有鉴于此,必须使毛及其“毛时代”“见光死”。这需要从它的根部刨起,让它们公诸于世,曝光天日,纤豪毕露。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 27, 2019
关键词: 党天下 土改 重审毛泽东土地改革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