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激活百年法統
—— 雙十節獻辭
作者:陈奎德

 編按:今天雙十節,是中華民國108週年。環顧全球,在美中貿易戰難於止息、中共國勢日益衰竭,中共黨國陷入日益孤立的世界格局下,在香港民眾奮起反抗北京並與台灣中華民國攜手奮鬥的大潮下,中國內外,“革命與立憲”之爭再度湧起,恰如一個多世紀前康梁與孫文的那場著名爭論一樣。 然今日之中國,猶是晚清之神州,仍會再次陷入宿命式的歷史循環乎?

 
 
 清帝遜位詔書暨前清隆裕皇太后  宣統皇帝 以及中華民國孫逸仙代總統  袁世凱總統

 

激活百年法統

 

2019的今年,是辛亥一百零八年。它提示國人,畢竟,當下已不是晚清了。

 

最顯著的區別,就是它留下的政治遺産:中華民國  她的百年存在。她的憲政法統。她的民主轉型。

 

它爲中國人提供了一個選項:或許,我們並不需要從零開始去摸索走“革命或者立憲”的路徑了。持續生存了一個多世紀的中華民國,把現代中國的法統問題推到了國人面前。

 

現代中國是否存在有憲政法統?如果有,它是什麽?附麗于何處?這是一個需要重新省視的根本問題。

 

面對當代的政治現實,不可否認,現代中國存在兩個相互競爭的法統:即,中華民國(ROC)法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法統。

 

1912年起,從袁世凱主政的民國政府到其後的北洋政府,從孫文另立的南方政府,到蔣介石的北伐戰爭及至南北統一及其之後的十年國家發展;從抗戰爆發到日本投降,從內戰爆發到國民政府戰敗而播遷台灣,從以戒嚴法凍結民國憲法到1987年的解嚴(解除戒嚴法、解除報禁黨禁),從1996年第一次總統直選到2000年、2008年和2016年三次政黨輪換…….。中華民國,血火煎熬,飽經憂患,歷經滄桑,有時(19371949)幾乎面臨國將不國的危局。

 

然而最重要的基本事實是,她終于存活下來了!更有甚者,歷經百年風雨的她,今日煥發出了成熟而富有魅力的光彩。雖然地處一隅,然法統猶存,合法性日益強固。經過“甯靜革命”,她成功完成了民主轉型後六次總統直選,實現了第三次政黨輪換。民國的法統,已然鞏固;民主政制,已然穩定;政黨政治,已然成形。民生狀況,亦遠超對岸矣。

 

反觀1949年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從韓戰、閉關鎖國、暴力土改、鎮反、肅反、三反五反開始,經合作化,工商業國有化,反右,大躍進,公社化,大饑荒,四清,文化革命,聯美抗蘇,到民主牆,改革開放,六四屠殺,在同盟同質國家蘇聯與東歐解體後,經濟上抛棄毛主義,通過權貴市場化,重商主義的出口導向型經濟,導致經濟起飛,貪汙腐化橫行,貧富差距擴大,堅守一黨壟斷政權,壓制基本自由與人權,近年來,甚至向毛澤東式極權主義暴政退化,走向德國第三帝國式的政制。……

 

事實上,這兩個法統,兩個政治實體是存在競爭關系的。對二者合法性(legitimacy)的比較,不難得出如下最基本的結論。

 

首先,從兩種法統源頭看,1911年辛亥革命和1949年共産革命,何者具有合法性根基?辛亥革命及其創建的中華民國,依據的價值是基本上符合占主流的現代價值系統(民族、民權、民生,它基本上是美國獨立戰爭和法國革命價值系統的翻版,同時加上了一些當時流行的社會民主主義色彩),大略可以相當于當代歐洲不少國家所奉行的社會民主主義。而1949年共産革命的價值(公有、集體主義、階級專政、計劃經濟)則是正在消亡的價值系統,已經被20世紀的歷史演進所否決。

 

其次,從1949年後中共統治下駭人聽聞的歷史悲劇(鎮反、反右、三年大饑荒、文革、六四屠殺......等致非正常死亡八千多萬人)導致對其政權法統的否定。

 

第三,是中華民國「甯靜革命」的民主化成功經驗和經濟奇迹對中共仍在堅持的極權制度的否定。

 

第四,是鄧小平式的「改革開放」的實質(「辛辛苦苦幾十年,醒來回到解放前」)對共産革命及其意識形態的否定。所謂「改革開放」,其實際內涵,就是把共産主義強加于中國社會的那些痕迹,盡量抹去。

 

第五,是共産主義大潰敗的全球冷戰結局對中共政權的否定。

 

第六,是通過戰後歷史的檢討即1949年之後三個中國人的社會(大陸、港、台)的分區式的制度性競爭昭示的方向導致對大陸政權的否定。

 

兩相對照,對比是清晰的。現代中國的真正憲政法統,是中華民國的法統。

 

誠然,必須客觀看到,作爲兩個政治實體,中國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半個世紀時間內,是相互隔絕獨立演化的。這種隔離,造成了雙方國民在政治、經濟和文化諸方面的“外在感”、“他者化”和與我無關式的情意結。同時由于所占國土面積和人口多寡的極端不對稱,中華民國國民自然會萌生出強化自己所生所養地域的認同感。這是正當的身份認同,無可非議。它也構成當下兩個法統“維持現狀”的正當性民意基礎。

 

然而,從長程歷史看,樹欲靜而風不止,法統問題最終是會回到兩岸中國的。它是將來中國政治中無法繞開的基本問題,也是解開中國走向的鑰匙。事實上,無論何人何種背景,只要居留大陸,北京政權制度化的壓抑、封鎖及其對基本權利的侵犯,像空氣一樣,環繞每一個人,任何人都無所逃遁于天地之間,從而在不同程度上滋生掙脫牢籠的衝動。

 

天下苦秦久矣!

 

中華民國雖然身處台灣一隅,然中國老話說,“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海內外的華人同胞,切不可低估了中華民國憲政法統的道義力量,切不可低估中華民國法統在大陸國民衆中的感召力。中華民國憲政民主體制,爲同共産政權進行和平競爭、逐鹿中原預留下根本的正當性的法統資源,爲未來中國走上民主憲政之路垂範立標,留下至關重要的血緣命脈!這是中華民族近代偉大的政治遺産,也是台灣同胞的生命安全線。只有身懷自信,落落大方,坦誠交流,直言不諱,才是真正保障台海安全,保障台灣同胞福祉的根本之道。這一法統,與中國近代國運,一興俱興,一亡俱亡,千萬不可等閑視之。

 

多年前,筆者曾寫道:“漫長的中國歷史上,恐怕任何想象力豐富的智者都不可能預料到一個遠離中國大陸的邊陲小島  台灣,會對中國人的整體的生存方式,會對廣袤的中國大陸産生重大而他深遠的影響。但是,這種可能性在今天出現了。是謂‘台灣奇迹’。”而“台灣奇迹”,從根本上說,正是中華民國的法統創造的奇迹。

 

值此中華民國建國一百零八周年之際,富于政治敏感者已經洞見到了,當代中國政治正在孕育重要拐點。天下事,預則立。爲今之計,當未雨綢缪,開放多年塵封的現代中國的法統問題的討論,激活百年中華民國憲政法統。通過適宜的歷史機緣,在中國大陸的政治競爭中,引入中華民國憲政法統,使她與中國和香港的各種政治力量一起,與大陸近年湧出的《零八憲章》一起,創造出一個生力充沛五彩斑斓的多元政治生態。在筆者的政治想象中,當代中國大陸國民血淚凝成的《零八憲章》將會同穿峽過海運行百年中華民國憲政法統,在交融與競爭中,構成當代中國政治轉型的雙翼,引領中國進入真正富于人類尊嚴的文明世界。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October 9, 2019
关键词: 中華民國 法統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