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政治自由、生存自由还是经济自由?香港年轻人究竟要的是什么?
作者:梒青(RFA)

2019年10月11日,一群香港抗议者在游行。(美联社)
2019年10月11日,一群香港抗议者在游行。(美联社)

00:00/3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香港反送中示威运动已经持续了100多天,这场从一开始因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而发起的和平抗议示威,演变为警民冲突,最近先后有两名年轻人中实弹受伤。日前,港府又突然宣布实行禁止蒙面的法令,进一步激起香港民众的愤怒,也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支持。据悉,迄今香港警方已经拘捕了1600人左右,有230多人遭到检控。这次反送中运动被视为1997年香港回归以來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而运动的主体以年轻人为主。

英国广播公司日前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为“房价困境下的年轻人:‘在香港,我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文章援引一位20岁的香港大学生迪基的话说:“我进入大学,想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我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在迪基和他的朋友们无忧笑容的背后,隐含着对未来的忧虑。

迪基正在大学学习,想当一名教师,他希望毕业后能成为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但他认为这不可能,他说大学毕业后,他不太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还可能找不到任何工作。

凯瑞德是香港一家国际公司的技术人员,她和哥哥向母亲借钱买了一套公寓,“在香港买房很难,过去这些年房价一直在涨。”她的公寓花了50多万美元,面积只有25平方米。她与哥哥以及她的男友将一起住,她说因为香港房价高昂,这并不罕见。

香港年轻人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挑战:工资没有增长,就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房地产价格飙升。上个世纪90年代,香港大学毕业生起薪大约是25000港币,现在可能仍仅有28000港币。最近一份有关30年来香港年轻人薪水增速和生活成本的报告显示,起薪停滞不前,但房价却上涨了10倍。根据港府的统计数据,2017年香港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是20年来最低。

这次持续了四个多月的香港抗议,原因十分复杂,也许与买房或找工作无关,但许多香港年轻人觉得,几十年来港府糟糕的政策忽略了他们,这助长了他们对制度的怨恨。

香港住房问题等与北京政府不无关系?


香港有网民发起罢工、罢市、罢课,要求政府回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五大诉求。(美联社)
香港有网民发起罢工、罢市、罢课,要求政府回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五大诉求。(美联社)

我们就此首先采访到美国耶鲁大学讲师、独立评论人士康正果老师,他说: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复杂的原因就在于房价变高,除了被房地产开发商和香港财团控制外,也和香港回归以后,中共的太子党、红二代和官二代把他们的财产转移到香港有关,他们也是房地产开发商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香港本土的利益集团和国内的利益集团结合在一起。”

香港是世界上税率最低的城市之一,这让它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不过,低税率意味着政府必须找到其他方式来资助教育、住房和医疗项目等。而香港政府一直依靠向开发商出售土地来获得收入,这意味着政府没有太大动力腾出土地用于公屋建设。

另外一个问题在于香港立法会的复杂结构,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说,香港70名立法会议员投票决定如何使用税收,而立法会经常被商业团体主导。

康正果老师对此表示,香港立法会的建制派也就是支持北京政府的,在立法会佔多数:

“这些人都是和北京的各种利益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你很难说香港现在的住房问题纯粹就是香港的财富集团造成的,而和北京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香港自1997年回归后,大批中国大陆的人来到香港,康正果老师说:

“一般来说,从网上看的文章,香港被江泽民集团很早就占据和控制了,包括习近平的弟弟,也有香港身份,在香港有投资。习近平还有两个姐妹,一个在加拿大、一个在澳洲。所以香港问题很复杂,反送中只是一个引子,现在反送中成为新闻热点,其中政治原因和经济原因都有。”

习近平想打经济牌?

美国知名汉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日前撰文透露,习近平最近在一次没有公开报道的讲话中表示,经济发展是解决香港所有问题的金钥匙。习近平提到香港局势时说,派遣军队在政治上将是一条不归路,中央政府会保持耐心和克制,让地方政府和警方来解决危机。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关于香港的话题,现在炒得很热,中国政府内部发出来的主导声音,是说香港问题纯粹就是一个经济问题,只要把经济搞好了,香港问题自然解决:

“从各方面的迹象来看,中共处理的方向也确实在向这个方向努力,比如加大批判李嘉诚的力度,批判香港的大地产商等等,而且说林郑月娥政府要加强对于房地产政策的改变。所有迹象表明,现在中共的舆论导向,是说表面上香港年轻人在闹,但背后的深层原因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年轻人没有前途感。比如现在年轻人找工作困难、收入低、买不起房子、对前途失望,所以才激起年轻人这样的反抗态度和造反。”

港人5条诉求一条不能少 习近平的经济牌不攻自破


香港医护工作者在抗议,举起五个指头表示五大诉求一不可缺。(美联社)
香港医护工作者在抗议,举起五个指头表示五大诉求一不可缺。(美联社)

在陈奎德先生看来,这个说法很显然和香港的现状背道而驰:

“香港人的五条要求一条没有变、一条也不能少。撤销反送中条例已经达到,然后是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立法会的真普选,特别是特首要兑现当年的承诺,就是到2017年真正全面的普选、包括特首。后来中央政府把这些取消了,所以才发生了后来一系列示威游行事件。”

有一点非常清楚,即现在上街示威的不光是香港年轻人,还有中年人和中产阶级等各阶层的人,几乎是全民总动员,因为香港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受到了威胁,这从五条要求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来。陈奎德先生接着说:

“成为共产党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这是令香港人非常恐惧的一个前景,而且这个前景在有些事情上已经反映出来,比如铜锣湾事件,香港人现在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以往香港长期有司法独立,人们遇到不公正的对待,可以有说理的地方,而现在这些都正在改变,香港人最害怕的就是他们最基本的生存方式被摧毁。”

当然,香港目前有很多经济上的问题,但这不是最根本的问题,陈奎德先生说:

“因为这种经济上的问题,香港有,中国大陆更有。中国大陆的房地产泡沫比香港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倍,比如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可能爆发得晚一些,但是二线城市已经开始爆发。中国年轻人在经济上受剥夺的状况,比香港年轻人还要严重得多,而他们没有任何说话的空间、不能表达自己的诉求,就像奴隶一样被压迫。香港年轻人正是在这个方面清醒地看到了自己前景的危险,所以这次出来背水一战。”

而在中国政府的宣传下,好像香港问题纯粹就是一个经济问题。陈奎德先生接着说:

“实际上,香港还是有一个相当健康的市场机制。香港是全球著称的自由港,它和其他法治和民主国家有大体一样的生存环境,所以港人非常珍惜自己这样一套生存和生活方式。刚才说到的香港年轻人的面临的经济问题,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不能解决的。因此,香港年轻人并不把这些问题看作是危害他们基本生存的问题,这在五条诉求里表达得清清楚楚。”

中央政府希望用经济问题来转移视线

所以,陈奎德先生说,习近平有关经济发展是解决香港今天所有问题的金钥匙这一套说辞,完全是胡搅蛮缠:

“政府希望用经济问题来转移香港人的视线和矛盾的方向,企图把香港年轻人的怒火和斗争的锋芒,指向像李嘉诚这样的香港大富商地产商,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效用。”

陈奎德先生反问:中共现在对香港的街头斗争有任何影响吗?没有。他接着说:

“必须承认,香港当然有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包括年轻人的前途和发展问题。如果香港有一个人们自己选出来的、做得不好又可以选下台的民选政府,有真正代表民意的普选的立法会和兑现当年的承诺,香港的民生和经济状况,都会有所改善。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人会自己保护香港这个东方明珠、这个全球重要的自由港和金融港,我想香港年轻人对此非常清楚。”

中国利益集团进入香港 部分改变香港经济结构


2019年9月2日,香港地铁站封锁了火车门后,警察取下抗议者的面罩。(美联社)
2019年9月2日,香港地铁站封锁了火车门后,警察取下抗议者的面罩。(美联社)

的确,陈奎德先生说,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以后,大批中国权贵家族、利益集团以及大公司进入香港,使香港经济结构在一些方面有改变:

“以往香港经济发展方式还是相当平衡,香港既有大地产商大富豪、也有中小企业家,人们有各自的发展空间,而且国际评价香港是自由度最高的。但大陆一些权贵进入香港后,确实是在某些方面扭曲了香港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

陈奎德先生接着举例说:

“我过去到香港,看到香港商业区既有便利的便宜小店、也有很高端的店,是比较平衡发展的一个商业社会。但在1997年以后,特别是最近这些年,过去服务于一般老百姓的中下层便利小店越来越少。”

虽然大陆的平均生活水准和GDP与香港相比还差得很远,但中国大陆富豪已经不止成千上万。陈奎德先生说,只要有一部分大陆富豪到香港来,就会对香港的消费情况有相当的改变:

“现在香港到处都是高档奢侈品店首饰店,非常贵的镶金戴银名牌包包,这些东西过去也有,但只是经济自然发展的一部分,现在奢侈品成了压倒性的部分,就是有点畸形的发展。当然,这没有完全影响到香港,香港仍然是世界自由港,但是在中国大陆的大批富豪、特别是官僚权贵进入以后,香港就变成了很多人洗钱的天堂。”

中共在香港的巨大利益使他们不敢对香港动手

所以,陈奎德先生说,这也是中共现在不敢对香港动手的原因:

“中共很多利益集团在香港有巨大的物质财富和利益,所以他们不敢动用解放军进入香港,否则香港特别关税地位就会被取消,他们的巨大财富就会受到影响,甚至会化为灰烬。所以,中共对此是投鼠忌器。香港回归以来,中国大陆经济畸形发展,一部分富豪在香港的活动,对香港市民的生活造成相当影响和不便,包括对香港年轻人也造成了很大影响。”

李嘉诚捐款出于政治还是经济考虑?


香港首富李嘉诚(AFP)
香港首富李嘉诚(AFP)

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基金会10月4日宣布,将会捐资10亿港元,配合特区政府的经济支持措施,支持香港中小企业度过难关。声明说,具体细节仍待与政府商议。外界尚不清楚捐款的分配方式。李嘉诚表示,这笔捐款配合港府新宣布的20亿中小企业备用资金,希望这10亿元能起带头作用。

前段时间,李嘉诚被指对“反送中”运动的态度过于暧昧,遭到中国官方媒体指责,这次捐款是否出于政治和经济上的考虑?陈奎德先生分析说:

“这个当然和李嘉诚先生也受到北京的强大压力有关,但他并没有服软和屈服。当北京邀请他去参加所谓国庆观礼时,他自己没有去,只是派了儿子去。所以李嘉诚先生行事非常小心谨慎和注意平衡。他直言驳斥了一些中共对他的污蔑和攻击,但他也不和中共完全闹僵。这次捐钱是给中小企业,因为大家知道现在中国民营企业遇到巨大压力,包括最大的民营企业家马云和马化腾等,实际上都把自己相当大的财富交给了北京。因此,民营企业家在习近平左转的情况下,日子非常不好过。李嘉诚捐款一方面当然表示不愿意与北京在舆论上闹翻后完全决裂,同时捐的钱也清清楚楚表明是支持中小企业,也就是说,他对中国大陆的民营企业家给予同情。这说明李嘉诚不仅懂经济,政治嗅觉也非常敏锐和有预见性,他对中国政治经济形势的判断相当准确和有预见性。”

那么,香港年轻一代这次已经持续了4个月不惜一切的抗争,到底要的是什么?陈奎德先生说:

当然是为了保证香港过去一以贯之的基本生存方式,而且这也是中共当年承诺的,包括基本法、港人治港、一国两制等等,都要严格遵守,要有真正的自治权和真正兑现普选权。这意味着香港是世界主流体制中的一环,不是你红色中国、共产中国中的一块土地,香港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各个方面都和你中国大陆不同, 包括政治自由、个人普选权、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香港人坚持不懈要争取的,是一个有自由的法治社会。”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9
專題: 香港動態
護港運動 不可戰勝
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军情分析
精神纽带:香港抗议运动与1989天安门——从《香港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说起
《愿荣光归香港》今早响彻全港致敬伤者
奇异的现象 这首歌在香港大街小巷传唱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北京为何抓住李嘉诚不放
北京对香港:从政治军事威慑转向经济收买与控制
戴耀廷:雙普選意識正趨向港人命運自主意識
香港民众举行“全球反极权”示威 警方强力遏阻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全体香港人民应当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指控警方性暴力中大女生遭大陆电话骚扰网上人格谋杀
“民主女神”上狮子山 香港多区示威冲突
香港二十万人集会 吁美国国会通过人权法案 “最辣” 版本
高德禮:全面落實基本法才能保證高度自治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以公投結束反送中群眾運動
唯一遭禁候选人 黄之锋前进区议会受阻
本土研究社:高度自治和科學施政的基石
香港大律师公会强调司法独立 驳韩正“共同责任”论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