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红色江山已倒 东德元首安在?
作者:Alexander Freund

东德不复存在后,执政的德国统一社会党(SED)权力尽失。而仅有极个别的东德领导人在柏林墙倒塌后表现出悔意。一些主要责任人被判入监。但多数人逃过追责。

Bildergalerie Mauerfall (picture-alliance/dpa)

1989年10月7日,东德举行规模宏大的成立40周年庆典,然而,一个月后的11月9日,柏林墙轰然倒塌

(德国之声中文网)柏林墙倒塌30周年、两德统一29周年系列

至终无悔意:国家与党的主席昂纳克

埃里希·昂纳克(Erich Honecker)曾是东德最有权力的人。在莫斯科接受意识形态培训后,他开始了在德国社会统一党(SED)的政治生涯。1961年,这一强硬派人物规划并监控了柏林墙的修建,并由此开始了德国近三十年的分裂时期。在推翻了前任乌布利希之后,昂纳克担任东德国家与党的主席长达18年。

昂纳克的权力开始动摇,是因为他反对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开放(Glasnost)和重组(Perestroika)的改革。由此,昂纳克及其政权失去了赖以维生的来自莫斯科的支持。

1989年夏,数万人从东德出逃,而东德领导层已完全失去行动能力。每个周一,数十万人示威游行,要求改革。国家领导层不予回应,反而在1989年10月7日组织了一场规模宏大的东德成立40周年庆典。戈尔巴乔夫在访问柏林时,说了那句著名的话:"谁来得太晚,必受生活的惩罚。"

DDR Vorsitzender des Staatsrats Erich Honecker (picture-alliance/ZB/Zentralbild ADN)

昂纳克,1989年10月6日,发表东德成立40周年庆祝讲话

由于民众的压力太大,政治局强迫昂纳克辞职。克伦茨(Egon Krenz)接替已因癌症重病在身的昂纳克,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位。不过,之后不久,东德便彻底消亡。

柏林墙倒塌后,昂纳克及其妻子玛格特四处寻找容身之处。在莫斯科停留一年后,1992年,这对夫妇不得不返回德国。昂纳克受到拘留审查,他的妻子携女儿前往智利。

1992年11月审理开始时,白发苍苍的昂纳克高举握紧的拳头。他不认为对东德出逃的人开枪致死有任何道德或法律上的罪责。昂纳克用尽了所有法律手段,来让审理程序因他身患重病而终止。法院判决支持了他的这一要求--至今这仍被认为是一个有争议的判决。昂纳克于是也前往智利,1994年在那里去世,时年81岁。

Erich Honecker (picture-alliance/dpa)

昂纳克夫妇,1993年,智利

一直到死,昂纳克没有说出任何懊悔的话。他的妻子玛格特也始终为东德政权辩护直到最后一刻。在智利流亡25年后,玛格特也客死他乡。

以恐惧统治:史塔西头目梅尔克

东德国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部长梅尔克(Erich Mielke)是德国统一社会党统治下的非法治国家(Unrechtsstaat)最臭名昭著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从未因对东德民众犯下的罪行而受到审判。1946年起,梅尔克是国家安全部扩建一个广泛覆盖的监控与压制体系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就连党内密友也惧怕这个熟知如何以恐惧统治的人。

Erich Mielke Archiv 14.09.1980 (picture alliance/akg-images)

梅尔克,1980年

梅尔克最后受到审判不是因为在东德犯下的罪行--审理程序因他所谓的无行动能力而中止。他受到宣判是因为1931年谋杀了两名柏林警察。根据德国法律,谋杀是没有追诉期限的。梅尔克六年刑期服满三分之二后,88岁获保释。2000年,梅尔克在养老院去世,根据其遗愿在柏林匿名下葬。

克伦茨,旧政权的新面孔

Deutschland DDR Egon Krenz (ullstein bild - Teutopress)

克伦茨,1990年2月

昂纳克被迫辞职后,SED政客克伦茨(Egon Krenz)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数周时间,不过他自己在柏林墙倒塌四周后也不得不下台。1997年,他因杀害四名东德出逃者而被判处六年半监禁。不到四年,克伦茨提前保释,至今很少表态。尽管他也曾多次为所做的不义之事道歉,但同时却声称"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不义之事"。

沙博夫斯基,拿纸条的人

一张纸条推倒了东德:为了阻止东德民众大规模出逃,SED政权想要宣布放宽出境限制。新规定原本应于11月10日生效。但SED政治局发言人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对此一无所知。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他磕磕巴巴、满带困惑地宣读了手中的字条,并解释说新规定"即刻"生效。于是,他几乎是"顺带"宣布了柏林墙的打开。

立刻有数千人涌向边境。数小时内,边境警察承受不住压力,柏林墙打开了。东德覆灭后,沙博夫斯基与自己的过去划清界限,并承认在道德上的罪责。

Deutschland Mauerfall Grenzöffnung Berlin Günter Schabowski Pressekonferenz (picture-alliance/dpa)

沙博夫斯基,1989年11月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打开边境,“立即”生效

艰难的司法处理

共有约10万名被告受到调查。其中,仅1737人受到起诉。这些程序中半数以上作出了宣判,但大多是缓刑或罚金。

仅40起案件中,被判决者要进监狱,其中许多人是国家领导层或SED高层。两德统一后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原则上要使用东德这个非法治国家的法律来审理东德时期的案件。由此,史塔西的活动也无法进行追究,因为根据东德法律,国内的窃听活动不受禁止。

东德的法律也保护那些在柏林墙向出逃者开枪的边境士兵,他们得到了开枪的命令。最后有132名被控告的边境士兵受到监禁或缓刑判决。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4, 2019
关键词: 东德 元首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