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柏林墙倒三十年
—— 共产主义兴亡
作者:陈奎德

  莱比锡的烛光点燃历史圣火

   

   198964日,中国北京发生天安门事件,中国学生与市民的牺牲及中共的残暴震惊了东欧,震惊了全球。人们对共产主义已经彻底绝望了。

  

   此前,戈尔巴乔夫的新政以及波兰团结工会的先例表明,苏联已经缺乏意愿甚至也缺乏力量去干预东欧国家内部的变革和独立倾向了,这就极大地鼓励了这些国家人民的勇气。

   

   在东欧诸国中,匈牙利扬鞭在前。自1986年起,它加快了经济自由化进程。并且,或许来自一战前奥匈帝国幽灵的暗示,匈牙利拆除了与奥地利之间的边界(警报)障碍。这是一个讯号,意味着东西欧之间的界限第一次松动。

    

      就在同年8月,东德人获准自由到匈牙利旅游,很多旅客借此渠道进入西德驻匈牙利的大使馆或领事馆申请政治庇护。9月,匈牙利边界完全开放,捷克斯洛伐克也紧随其后配合,于是,小股人流汇成了洪流。三天之内竟有一万两千东德人涌向了西方。这是东德崩溃的前兆!

   

   1989年10月6日,东德庆祝“建国”40周年及其所谓“社会主义的胜利”;与此相对照,东德的防暴警察正同各个城市声势浩大的反政府示威民众发生激烈冲突。这些抗议活动是由著名的反对派组织「新论坛」以及路德教会领导的。正当此时,戈尔巴乔夫抵达东柏林访问,他告诫惊慌失措的东德首脑昂纳克“只有抓紧时机进行改革才有出路”。

 

由佛瑞尔牧师主持的莱比锡的圣. 尼古拉教堂,成为东德的自由心脏的起搏器,东德对共产主义说不的第一声呐喊,由此喷涌而出

1989年10月9日,面对当局事前严重的恫吓和威慑,莱比锡的祈祷者们个个手持蜡烛默默走出教堂,走进人群,烛光游行沿途扩展,愈益壮阔。途中有76千名德国军人严阵以待,枪口森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恐怖与血腥气味……

不足半小时,游行人数已增加到七万,除却老幼弱病残,规模相当於倾城而出。

队伍经过莱比锡消防总队的时候,消防队长刚好接到东柏林来电,问询莱比锡情况。哑然失语的消防队长乾脆把电话听筒直接对准了窗外,密集的人流正缓缓通过街面,东柏林当局从听筒里听见了万众一心、三声一组的重锤反复砸响:我们——就是——人民!”

当时东德的党与国家领导人埃贡·克伦茨( Egon Krenz)认为, "必须汲取北京事件的教训,绝不能对示威民众使用军事镇压手段。 " 他对莱比锡当局的回答明确果决:不要开枪!而且,撤下军警。

 

730分,莱比锡党部大楼哈肯贝格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大作,守候在一旁的哈肯贝格抓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了柯伦茨的指示:避免与人民发生任何冲突,撤离所有军警武装。

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那时说了一句警世名言:生活将惩罚那些迟到的人!”在接下来的东德民主浪潮期间,他将苏联十万东德驻军按兵不动,这一明确默许,对共产东德是一个直接信号。

那次周一游行之夜,是耶稣精神之夜,因为那一夜无以成败论是非,无以输赢论高下,无人被打翻在地,无人丢失颜面。弗瑞尔牧师的感觉超越个人利害、超越群体利益、甚至超越教会肢体,涵盖对立的双方及至全体:那是一种巨大的被拯救的感觉。自今夜起,东德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东德了

 

柏林墙轰然崩塌

 
 

次日,1010日,一位东德外交官,内裤里藏着谢夫克在尼古拉教堂钟楼顶录下的游行实况录像带,平安离开了东德。

第二天,莱比锡七万人和平游行的画面传遍世界,烛光照亮东德更多人的灵魂。同日,波兰政府宣布,拒绝把试图经由波兰离开东德的市民送回东德。

10月13日,东德几乎所有被囚禁的良心犯获释。

10月16日,东德宣布取消前往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旅行限制。东德各地效法莱比锡,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周一和平游行。莱比锡周一游行的人数再度翻倍为15万。

10月18日,昂纳克被迫下台并被软禁。此后,德国各政治反对派和政党应运而生。东德各大城市此起彼伏爆发了空前未有的更大的示威浪潮,要求民主化、新闻自由和真正的选举。

11月5日,一万多东德人有的开汽车、有的坐火车、有的步行经捷克到达了西德。

11月7日,东德民众涌入西德的速度达到每小时120人,这些移民大都相对年轻,有技术,懂专业,东德实际上已出现国家动脉大出血!在此严峻形势下,东德党政领导集体辞职。嗣后,党内改革派主掌了政权。

11月9日,伟大的瞬间降临!东德被迫放弃了边界管制,如春潮汹涌,数以万计的东德人进入西柏林,欢欣雀跃的人们捣碎柏林墙,登上勃兰登堡大门。从此,矗立了数十年的铁幕的象征——柏林墙倒塌了。它进入了历史的烟尘之中。这一天,成了标志共产主义失败的历史性日子!

 

      东德的与其他东欧国家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民主转型是与东西德的重新统一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它获得了同胞的热情声援。

 

       类似波兰与匈牙利,东德的各政党与组织于1989128日召开了“圆桌会议”,与会的有德国统一社会党(即共产党,后更名为民主社会党)、以前的民主党派、「新论坛」和教会代表等。会议决定,于199056日举行真正自由的人民议院选举。

   

   1990128日,东德总理与“圆桌会议”各政党与组织代表达成协议,选举提前于1990318日举行;之前,参加“圆桌会议”的在野党各派一名代表参加政府,而政府派一名部长参加“圆桌会议”;地方选举仍于9056日举行。

   

   1990318日,东德举行了40年来首次自由的人民议院选举,主张统一的亲西德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取得胜利,获得40.8%,加上盟友共52%的选票,而原共产党只得到16.4%选票。这一结果,不仅标志着人们对共产主义的唾弃,也标志着对东德的唾弃。于是,831日东西德签署了统一协定,德国的统一已经势在必行了。

   

   1990102日,两德正式统一,原共产东德的疆域并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版图之中。经过40年的分离对峙后,一个统一的德国重新屹立在欧洲的心脏地带。

   

   德国的前面展现出一个强大而光辉的前景。然而与希特勒德国崛起时不同,这次它的邻居们并没有表示出恐惧与敌意。因为西德作为民主的西欧之一员,它对二战的德国历史有极深的忏悔,同时它也已经积累了40年的民主宪政经验,并且构成了它的强固传统了。各国希望统一的德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8,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