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蒋经国私人日记将公开,史料价值有多大?
作者:李菁 (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蒋介石长子,在权力崛起的路上,蒋经国是否如想象的一番风顺,理所当然成为接班人?或者,这条权力攀升之路远比外界想象的艰辛与挑战?



11月1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正式对外宣布:将公开蒋经国的私人日记。这将是继2006年胡佛档案馆公开蒋介石日记以来,另一件受到全球华人与国际学术界瞩目的焦点。

据胡佛档案馆东亚馆藏部主任林孝庭介绍,目前胡佛档案馆藏的蒋经国日记,开始于1937年5月他从苏联返回中国起,止于1979年12月底,其中1948年日记佚失,1937-1940年以及1945-1949年份的日记为誊抄本,其余为蒋经国亲笔原件。

消息的公布也让很多一直关注此事的学者长舒了一口气——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此次蒋经国日记的开放,可谓一波三折,好事多磨。

1935年前后,蒋经国夫妇在苏联时期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在台北去世。此后,他的日记由蒋经国保存;1988年,蒋经国去世,蒋氏父子日记继而由蒋经国三子蒋孝勇保存。据林孝庭介绍,上世纪90年代,蒋孝勇移民加拿大,之后,他陆陆续续将这批日记带到了加拿大。1996年,48岁的蒋孝勇又不幸因癌症去世,两蒋的日记继而一直由其妻蒋方智怡保存。因为蒋介石日记记载了很多他早期的个人生活经历及内心世界,蒋家人原本并未有公之于众的想法,只是想保存下来。但是很多机构都一直试图说服蒋家能将这些日记公开。蒋家第三代相继早逝后,蒋方智怡成了蒋家政治上的代言人。当时蒋方良仍在世,蒋方智怡与蒋方良、蒋经国长媳徐乃锦都达成共识,最终与胡佛研究所达成协议,同意将蒋介石与蒋经国日记暂存(deposit)于胡佛研究院50年。自2006年起,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陆续公布了蒋介石日记,这批史料的公布在学界掀起一股研究热潮。
蒋介石日记中一页按照当时的计划,蒋介石日记全部开放之后,2010年会接着开放蒋经国的日记。但这一计划却因两蒋日记的归属权诉讼案而耽搁下来——2010年,蒋经国的长孙女蒋友梅提出,日记所有权应为蒋经国继承人共有。虑到日记所有权争议,2013年9月,斯坦福大学在美国提起了两蒋日记所有权的诉讼案,希望借用法律来厘清所有权的归属。
“从提起诉讼到现在,已有6年时间。因为蒋孝武和蒋孝勇的后人在2014年将所有权权利转给台北‘国史馆’,于是目前有斯坦福大学、‘国史馆’、蒋友梅和蒋孝严这四方留在诉讼案里。”林孝庭介绍说。虽然所有权的诉讼仍然没有结束,但今年夏天,这桩纠缠多年的诉讼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在诉讼案各方的努力协调下,斯坦福大学与台北“国史馆”、蒋友梅女士以及蒋孝严家属达成谅解。简而言之,诉讼归诉讼,但各方同意开放蒋经国日记复本,以供学界使用。“这桩诉讼案,让我们看到蒋家后人有宽阔的胸襟,愿意让史料还原历史的真貌,帮助学者们透过这部日记重新回顾这段历史。从斯坦福大学的角度,我们非常感谢各方放下既有的成见和彼此之间的既定立场,愿意敞开心胸,以学术的推进为最高目标,同意日记能尽快地公开。”林孝庭真诚地说。至于目前仍在台北进行的两蒋日记归属权诉讼案,他说胡佛研究所将尊重台北法院最后判决结果,并于日后进行必要之协助。
抗日战争期间,蒋经国在赣南担任行政专员林孝庭说,蒋介石日记自2006年开放之后,吸引了海内外的许多学者前去参考、使用,并基于日记的内容,做出新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在台湾,蒋以往是在神坛上面、被神化的一个政治人物,在大陆这边,是罪人,是战犯。他说,蒋介石日记的公开,让两岸都回归到人性的角度,客观来评价历史人物。
身为宋子文弟弟宋子安的儿媳,宋曹琍璇是这世上仅有的几位首先看到蒋介石、蒋经国、宋子文、孔祥熙日记原本的人。原因很简单,蒋家大部分人都在台湾,而其他家族几乎都在美国出生,中文有的可以看、有的可以讲,但会看、会讲又会写的,就只有她一人了。在台湾长大、国语较好的宋曹琍璇先是作为宋家家属代表,审查过滤先期捐赠于此的宋子文档案。宋曹琍璇几年前就蒋介石日记开放接受本刊采访时曾说,刚一接手这个工作,胡佛中心便向她介绍了几个原则:对原文件不能删,也不能销毁。出现以下几种情况,家属可以做一些处理:
一、涉及个人隐私部分;
二、个人健康问题,比如皮肤病或一些怪病,家属不希望公开的;、家属方面的财务问题;
四、对外人不甚友好的批评——比如,蒋介石曾在日记里对某位将军出口不恭,“但他的儿子仍然在世,如果这些评论被公开,他的儿子可能会尴尬”,所以就会将日记上的名字遮掉。
但所有过滤掉的东西只是暂时性的,到了2035年仍会全部公开,“到了孙子辈可能就不会很介意了”。

江西赣州,蒋经国故居

与蒋介石日记一样,蒋经国的日记亦由宋曹俐璇代理审核,后期蒋孝严也派代表来斯坦福来参与检视这部分档案,“有部分地涉及到家属的隐私的部分,我们也参考蒋介石日记的处理办法,进行适度的遮盖。蒋经国的日记多大程度上是内心真实的流露与写照,或者说,蒋经国的日记有多大程度的史料价值?林孝庭说,因为日记所涉及的时间跨度长,内容十分庞杂,他目前还没有办法逐页逐页地审读完毕。看过蒋经国日记的专家和家属对此有不同的解读。”林孝庭说。蒋经国1937年自苏联回国之后,在蒋介石的要求下开始写日记。不仅如此,每年年底,蒋介石还会审阅、批注蒋经国的日记,来观察他的政治修养和修为。所以有一部分人认为蒋经国的日记写得蛮刻意的,因为他知道父亲会来审读,这让他不敢说真话;但也有人认为蒋经国在日记里面写了自己的真性情,比如‘中研院’近代史所前任所长黄克武在早年专访里提到,蒋经国先生对于某些人物的批评非常直率。我虽然没有办法完整地阅读蒋经国日记,但我的想法是,即便是蒋经国知道他父亲每年都会看他的日记,在某些比较敏感,重要的事件,他下笔谨慎或有所保留。但你若说如果因为他父亲要看,所以他平时的日记每天都要自己骗自己,隐瞒自己,数十年,每天都是这样说谎,也不尽合理。
林孝庭又补充说,“数十年来没有间断地写日记,单就这一方面来说,它所呈现的内容,就很值得历史研究者去研究。我们可以窥见,作为重要的政治人物,对于某些重要的议题,他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对于过去重大的历史事件,或许也可以提供新的线索。
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合影据林孝庭介绍,蒋经国日记年份跨越1949年,涵盖1930年代至1940年代大陆时期其在赣南担任行政专员的经历;1945年抗战结束前后他参与国民政府与苏联之间的交涉谈判、战后协助接收中国东北的艰巨过程;以及国共内战晚期政局动荡风雨飘摇之中,他追随父亲蒋介石的惨淡经验;1949年赴台后,蒋经国开始主导国安、情报与军队政治工作,并被赋予重要政治角色,从1970年代起,他在“行政院长”与“总统”任内面临的各项内外艰巨挑战,其日记里都有详细记载。而这个历史时期,作为一名学者,林孝庭期待从蒋经国日记里获得的最关心的议题包括:作为蒋介石长子,在权力崛起的路上,蒋经国是否如想象的一番风顺,理所当然成为接班人;或者,这条权力攀升之路远比外界想象的艰辛与挑战?“50年代,蒋经国奉父亲之命,来整顿国安、情报与政治工作,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应该为台湾的白色恐怖承担历史责任。我也想等日记公开之后,来看看他究竟内心怎么想的?这些任务是他真心希望推动的,还是在一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的这些工作?他又是如何认知白色恐怖这种威权统治的?”林孝庭说。


1953年,蒋经国与尼克松夫妇。

在这段历史时期,最有影响的事件便是“孙立人案”。林孝庭说,目前外界通常的看法认为,蒋氏父子忌惮背后有美国人支持的孙立人,于是罗织“兵变”罪名,在1955年将孙立人软禁。“当时蒋经国在军队里推动政治工作,遭到孙立人的坚决反对,两人关系很僵。我好奇的是,蒋经国明明知道孙立人有美国人的支持,如果他还是想尽办法把孙扳倒,难道他没有考虑过后果吗?因为蒋经国曾经留苏的经历,又娶了俄国老婆,他并没有完全得到国民党人士的信任,美国对他更加不信任。他不晓得把孙立人扳倒之后,会面对海内外包括国民党内外对他的不利批评和反击吗?他不顾忌政敌会利用孙立人案来攻击自己吗?……我很想从他日记里抽丝剥茧了解这些情况。到了上世纪70年代,蒋经国渐渐掌权,而此时的台湾政府对内对外皆面临巨大挑战。作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和决策者,国际和岛内民主化运动的挑战,蒋经国是如何认知这个问题的?整个70年代,他对开启政治本土化,栽培包括李登辉在内的岛内政治人物,是如何思考的?他有更长远的想法,还是面临种种挑战,做出政治上的决策或姿态……蒋经国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我想了解的。对林孝庭来说,另一个让他有兴趣的点是,随着包括美国方面以及台湾岛内越来越多的史料被公开,实际上已经证实了1949年之后,两岸的交流一直没有断过,相反,一直在通过第三方管道秘密来往。“我想了解,蒋经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林孝庭说,当时西方舆论非常关注两岸之间会不会有第三次国共合作。此时正处于冷战时期,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没有理由容忍两岸有实际性的接触,蒋经国也被美国批评为幕后接触的推手。我想看看在他日记里有没有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如果与蒋经国没有关系的话,他对这些‘谣传’持什么看法?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们进一步去挖掘和思考的议题。

江西赣州,蒋经国故居

不过遗憾的是,蒋经国的日记只写到了1979年12月底。1980年年初,蒋经国动了一个手术,1982年又进行了视网膜手术。愈来愈恶化的健康状况,最终导致他决定停笔、不再记日记。
“从他停止写日记到去世,还有8年时间。这8年有很大重大事件,还有一些重大的谜团,很遗憾无法从蒋经国的回忆里找到答案。比如林义雄灭门血案,陈文成命案,以及1984年的江南案。这期间有很多未解的政治案,很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办法从蒋经国日记里找到他第一手的想法。
而蒋经国生命最后阶段的一些政治选择,其背后的思考与原因,也永远成了一个谜。比如,1984年为什么选择李登辉担任副手,1986年为什么毅然同意党外势力组成民进党,并开放党禁,同意两岸大幅度交流与探亲等等。遗憾的是,很多发生在80年代的重大事件,在蒋经国的日记里无迹可循。相信对大多数历史爱好者来说,还期待着从蒋经国日记里看到一桩“历史八卦”的答案——那就是上世纪30年代,蒋经国在赣南担任行政专员时,与章亚若的一段恋情。这段感情早已不是秘密,章家孩子也认祖归宗了。我相信还是很多人对于蒋经国与章亚若交往的具体情况,能否找出来两人当时的互动,还是非常好奇的,这也是蛮有趣的部分,也许能从他的日记里找出蛛丝马迹。12月17日,胡佛研究所将举办蒋经国日记发布会,除将邀请重量级学者讨论蒋经国的政治生涯之外,还将展示部分日记原件内容。但因为胡佛档案馆仍处于闭馆状态,所以,历史学家和历史爱好者们得暂时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

不过,可以想见的是,明年2月胡佛研究所重新开放,而随之揭开面纱的蒋经国日记将成为又一轮研究热潮的焦点所在。

ReplyReply allForward
—— 原载: 《三联生活周刊》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18, 2019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