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这个世界不能哈梅内伊说了算
作者:桃夭

 


整个北半球已经进入了冬天,一场紧一场寒风冷雨的肆虐,我们都知道,这个冬天会很冷。而此时的伊朗热火朝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走上街头,抗议的浪潮,就像夏天的植物一样疯狂地生长,那是蓬勃的生命的力量,与生俱在,终于爆发。


11月15日,伊朗宣布汽油价格从1.7元涨到2.5元,爆发因汽油涨价而起,伊朗人民无法喜迎油价上涨。但爆发更是因为积蓄的愤怒由来已久。王小波说,对人来说,最严酷的是寒冰地狱,把人冻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假如一个社会,这个也不许你做,那个也不许你说,彷佛人活着就是为了被束缚被管制被当成猪圈存栏数,这样的社会比寒冰地狱还不如。要真是这样,就不如不活。活得都如在地狱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可怕的呢?既然没有什么更可怕的,那就一起上街吼一吼吧,否则气都快要憋没了。


伊朗人民扯下了黑袍,撕下了头巾,烧毁了哈梅内伊的图像,这一切代表的就一个意思:油价涨不涨,不能你说了算,这个世界不能再由哈梅内伊说了算!



一个作家在《大江大海——1 9 four 9》里,记录了无数人在那一刻的选择:走还是不走?走,是一辈子;不走,也是一辈子。无数人的悲剧就从那一刻所做出的选择开始。


在历史的紧要关头,那一刻的选择毁的何止是一个人的一辈子,毁的往往是子孙后代的几辈子啊!是的,一滴水怎么会知道洪流的方向呢,可一滴水的不知道带来的痛,却要几代人用生命的代价来承受。走笔到此,是痛不欲生的痛!


如果早知道霍梅尼是个骗子、哈梅内伊不是好东西,如果时光能倒退,伊朗人民40年前肯定不会支持霍梅尼上台;早知道自己的子孙后代今天这样被践踏、被屠戮,不管哪个地方的老百姓都会痛不欲生当初载歌载舞敲锣打鼓打开城门欢迎回归与解放。是的,北高丽是解放了,老百姓的女儿也终于被卖了一百元,伊朗人民终于把巴列维赶走了,魔鬼霍梅尼一下子把伊朗从阳光海岸拖回到黑暗的中世纪世纪。


40年前的伊朗,虽然不是一个完全子由开放的现代国家,但伊朗经济建设、文化发展的成就有目共睹,那时女孩子们穿着超短裙、三点式竞相比美,可以去学校读书接受教育,可以听莫扎特和猫王的音乐,德黑兰成为了“中东小巴黎”。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完美,就算再接近天堂,也会有遗憾,就算在阳光下,也会有阴影。哈耶克说:“使一个锅加变成地狱的东西,恰恰总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1979年,想要伊朗成为天堂的伊朗老百姓齐心合力赶走了巴列维,锣鼓喧天迎来了霍梅尼。伊朗没有变成天堂,倒是伊朗女性的容颜再次被头巾和面纱覆盖,曾经是世界第九富裕的国家,瞬间回到了野蛮的中世纪状态。


奥尔加说:“不公正总是关系到每个人,这只是时间问题。”当霍梅尼剥夺了女人所有的权利时,没有一个伊朗男人为自己的女人说一句话。岂不知昨天霍梅尼能剥夺女人穿超短裙的权利,今天哈梅内伊就能剥夺伊朗老百姓其他各种权利。你不关心女人的权利,并不代表哈梅内伊就不来关心你的权利。


“失业率不断上升,物价高涨,数千万底层民众不要说牛羊肉,甚至连粮食都开始出现紧张状况。截止10月,伊朗的通货膨胀高达251%······”


“有一种东西,悄悄潜入社会。它的危害大于小偷,强盗,杀人犯,纵火者的总和,他从每个人的口袋里抢钱。他的名字叫通货膨胀。


曾经伊朗人民有美酒,有咖啡,有阳光,有沙滩,有超短裙,有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伊朗人民深夜举杯,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梦碎了,人也醒了,这就是为什么伊朗人民这几年来一次又一次走上街头的原因:这个世界不能哈梅内伊说了算!



见过太阳的人,怎能长久地忍受黑暗?见过了世界的人,怎能做好奴隶?所以伊朗人民要索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这真的没什么好奇怪。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拳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拳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为什么要霸占拳力,只因为滥用拳力的滋味真的太美妙了。如果把拳力还给伊朗人民,哈梅内伊还怎么装神装救世主,还怎么继续利用通货膨胀抢走伊朗人民口袋里的钱呀?


据说,伊朗的外汇储备只有1000亿美元,而哈梅内伊的个人资产就有2000亿美元。这也充分证明了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在有些国家,越是霸占着拳力、越是装神装救世主的,越不是个东西。穷奢极欲无所不为的穆加贝、马杜罗,萨达姆、卡扎菲,无不如是。


所以伊朗人民想要要回属于自己的权利,哈梅内伊怎么会同意?革命卫队、安全部队、催泪蛋、断网,抓捕······各种镇压手段全都拿了出来,无耻嘴脸终于彻底露出来。



所以当哈梅内伊说,油价上涨是经过专家论证的,伊朗人民再也不会信,因为他们早就知道所谓的专家都是舔跪的狗而已。


所以当哈梅内伊说,一切都是“外部敌人”的阴谋时,伊朗人民更是呸、呸、呸:是外部的不让伊朗人民老有所依,病由所医,不让孩子注射健康疫苗,还是外部的要你的管员乱搞女下属,乱收腐败钱。既然外部这么阴谋这么不安全,你为什么还要把子女和金山银山都存放到外部去?


并不是所有的人民都能幸运的被划分到西德,也不是所有的人民都能像夏威夷人民那样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智慧地投入子游女神的怀抱。并不是所有的抗争都能遇到见好就收的穆加贝,或者是能夹着尾巴识相逃跑的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马杜罗、哈梅内伊这些鬼东西见到棺材也不一定能落泪。伊朗人民,其他一些锅加苦秦久矣的人民也许在黎明曙光到来之前的黑暗道路上还要摸索抗争很久很久。


甘地说:当我绝望时,我会想起:在历史上,只有真理和爱能得胜,历史上有很多暴君和凶手,在短期内或许是所向无敌的,但是终究总是会失败。好好想一想,永远都是这样。


好好想一想,确实是这样,否则这个世界不会从原始社会发展到现在。曾经的苏联人民也愚蠢过,曾经的东德人民也有种种不堪,但柏林墙终于倒了,苏联再强大不也一夜之间崩溃了吗?这是因为什么呢?托尔斯泰说的好说的妙!“无论生活的环境多么艰苦,人们从未停止过对欢乐与子由的追求”。


这个冬天已经很冷,还会更冷,可伊朗人民把冬天点燃成夏天的勇气,让我绝望疲惫的心又多了一份对美好未来的期待。


 “总有些美好的事情发生

有些美好的人活着

哪怕我不曾遇见

哪怕不发生在我身上

这样的事啊

只想一想,就不孤独”


我也一直在想,我们的命运为什么要被那些既不爱我们、也不比我们善良的那些人来摆布?他们要摆布我们,我们就不能拒绝吗?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憎恨。



这个世界不能哈梅内伊说了算,伊朗人民在行动。大仲马说:“我始终认为,一支笔,一张纸,和一瓶墨水远比一杆木仓更可怕。”我没有别的可以奉献,但我可以用我的一支笔表达我对哈梅内伊无比的憎恨。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伊朗人民也许还要经过一个长长的严冬,加缪说,“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这个世界不会永远哈梅内伊说了算,因为我们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关于这一点,我确信无疑。



—— 原载: 汉交 会资讯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November 23, 2019
关键词: 伊朗 哈梅内伊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