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格瑞塔——子孙后代的代言人
作者:鄭義
  

 

不久之前,一位16岁的瑞典女孩格瑞塔(Greta Thunberg)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声色俱厉的发言引起轩然大波。据记者报道,这个女孩以“略带哭腔的激愤言辞,当面痛斥全场世界领袖及与会人员”,而且表情很不好看,“眉头紧锁、怒目圆睁、满脸怨恨”。随即,格瑞塔成为各国媒体的焦点,并引发全球大讨论。


 

16岁的瑞典女孩格瑞塔(Greta Thunberg)在联合国峰会上声色俱厉的发言引起轩然大波

 

那一天是923日,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主持人请特邀嘉宾格瑞塔发言。主持人问:你带来了什麽信息?她回答:信息就是,我们会监视你们。接下来,格瑞塔做了4分钟的演讲。她说(实际上她是在控诉):“你们用空洞的言辞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人类在遭受痛苦,人类在不断死亡!整个生态系统崩溃了,我们正处在大规模灭绝的开始。而你们却只会谈论金钱和永远增长的童话。你们怎么敢这样?”“你们让我们失望,但是年轻人开始了解到你们的背叛!子孙后代的眼睛都注视着你们,如果你们让我们失望,那我要说,我们将永远不会原谅你们!”在她的发言中,最令人诧异的,也是最令人诟病的是她四次质问“你们怎么敢这样”。这句话尤其引发了众怒——在这样一个全球领袖出席的最高会议上,在这样一个绅士云集的场合,一个16岁的普通人家的瑞典女孩如此声色俱厉,毫无教养:“你怎么敢这样!”在一段视频中,美国总统川普从格瑞塔身边走过,没有注意到她,而她则紧抿嘴唇、怒目圆瞪,盯住川普不放。德国《图片报》给这个画面配了句话:如果眼神会杀人……更有网友称之为“死亡凝视”。

 


 

格瑞塔对川普总统的“死亡凝视”

 

格瑞塔在联合国峰会上的表现引发了潮水般的讨论。一些人把她视为大众英雄,甚至觉得她的表现可以载入史册。但更多的人对她的言辞以及表达方式表示担忧,甚至愤怒。许多人在互联网上表示:我们并不反对环境保护,但是你不应该过度歇斯底里。

德国选项党主席亚历山大·高兰(Alexander Gauland)认为格瑞塔在联合国的表现很“可怕”。表示根本不想掺和格瑞塔的“疯狂”,他承认气候当然是在变迁,“但是否就因为人类排放二氧化碳而改变,这至少是有疑问的。”他怀疑德国政府的环境政策,“因为德国的碳排放量只占全球的2%,就算德国的碳排量全部归零,也根本无济于事。”

德国图宾根市市长,绿党背景的帕尔默(Boris Palmer)向格瑞塔喊话,“我们没有偷走你的童年。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为年轻人提供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好的生活机会。全世界营养不良的人口减少了,天花和鼠疫等疾病被根除了,战争受害者的人数减少了,人们的预期寿命增加了,婴儿的死亡率大幅下降。”这位市长认为,那些主张气候保护的人不愿接受任何其他话题,“他们认为,只有废除现有的经济和社会制度,我们才能实现气候保护。”

我引用的上述两段批评,选项党属于右翼,而绿党则是公认的左翼,也就是说,格瑞塔同时受到了左右两翼的反对。这种事很不寻常,某种言之有物的意见,很少同时遭到左右两派的反对。一般而言,总会有一派认同或倾向于认同。格瑞塔的言论,除获得少数分散零星的支持者之外,却遭到具有权力的政治家、意见领袖和媒体的激烈反对。这实在太罕见了。格瑞塔到底怎么了?

图宾根市市长帕尔默对格瑞塔的回应文不对题。他所引以为傲的现代社会的诸般进步、发展,如就业、财富、健康等等,跟格瑞塔提出的质问是两回事。格瑞塔的质问是“未来”,是“子孙后代”,帕尔摩回答的是“当代”。格瑞塔质问的是地球生态系统的崩溃,帕尔摩回答的是金钱和无限增长的神话。还有,帕尔摩指摘“废除现有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其实没人要“废除”,而不过是“改善”、改革”。他来自于绿党,而绿党是谋求对现行制度、法律加以调整、改革的。

这位市长与格瑞塔之间还有一段有意思的隔空对话:市长说,就算是环保,也需要找到正确方法,“如果我们感到恐慌,这根本无济于事。”而格瑞塔反唇相讥:“我就是要你们恐慌。”我以为还是格瑞塔说得对,她有一种紧迫感,对地球资源总量和环境容量有研究的人们都有这种紧迫感。比如罗马俱乐部发表的一系列报告,如《增长的极限》、《人类处在转折点》、《重建国际秩序》、、《超越浪费的时代》、《人类的目标》等等。还有那个著名的“世界末日时钟”,去年最后一次更新,分针调整到最后两分钟。这些是不是“恐慌”呢?

许多文明和朝代、帝国,在崩溃之前都曾经极其辉煌。

 

现在生存在地球上的这一代人遭遇了我们前代所不曾面临的境况,即资源与环境容量急速趋于枯竭。所以,社会学家们认为,我们的时代应该称为“环境时代”,这不是一个好词,是环境出了问题的时代,环境成为制约的时代。在此之前,在狩猎时代、农耕时代、甚至工业时代,人类都保持着一个不言而喻的信心:大自然是可以征服的,经济增长是无限的。直到上世纪中叶,部分极睿智,极富责任感的人们才意识到人类已具备自我毁灭的强大能力。以罗马俱乐部为标志,这一小部分人终于认识到经济增长的不可逾越的边界:资源与环境。于是,与信息时代同时,人类进入了环境时代。一个值得思索的现象是,作为人类个体,人们很容易被罗马俱乐部说服,但作为群体,却表现出不可抑制的贪婪愚昧。从西方到东方,从发达国家到不发达国家,所有的社会和政府都以增长、发展为第一要务,甚至不惜以浪费资源、毒化环境为代价。这与人性中美好一面是不相符的。在我们之前的任何人类社会,无分人种民族、文化传统,都把后代利益置于重要地位。譬如中国传统社会里的学田制度,就是把祖产祠田移作兴办教育的校产,这就是“学田”,支持本家族的子弟求学上进,不仅承担学杂费,还有为数可观的奖学金。“学田”制度不问学生出身贵贱贫富,一视同仁,体现了同代人之间的平等精神。而学田制度之精髓,还在于“代际平等”。 我们的先辈为了使家族教育基金不因社会变迁、动荡而传诸后代,便把它设定为永远不能出卖、转让的不动产——学田。这种制度,不仅实现了同代平等,还实现了代际平等,使子子孙孙永远共享祖先的遗泽。按照这种伦理,全人类并子孙后代共享的不动产就是地球。地球不仅仅属于当代人,不能挥霍殆尽,哪怕死后洪水滔天。在如今这个“环境时代”,人类平等的伦理要求发生了重要的扩展。平等不仅意味着代内的平等,还意味着代际平等,亦即当代人的享用不能建立在牺牲后代人生存之基础上。

率先提出代际平等理论的是一位法学家,美国国际法学会前主席、乔治敦大学的伊迪絲·布朗·魏斯教授(Edith Brown Weiss)1984年,魏斯教授在《生态法季刊》上发表了《行星托管:自然保护与代际公平》的论文。她认为,当代人与前代、后代的关系是一种伙伴关系,代与代之间的公平为各代人提供了底限,必须确保每代人至少拥有如同其祖辈水准的行星资源区;如果当代人传给下一代不太健全的行星,即是违背了代际的公平。据此,她提出了“行星托管”的理论。该理论主张,“我们,人类,与人类所有成员,上一代,这一代和下一代,共同掌管着被认为是地球的我们行星的自然资源。作为这一代成员,我们受托为下一代掌管地球;与此同时,我们又是受益人,有权使用并受益于地球”。魏斯教授认为,作为地球的管理人,人类对将来世代负有道德义务;我们的祖先对我们负有这样的义务,作为过去世代地球自然资源遗产的受益人,我们要给将来世代留下享受这种遗产恩惠的权利,而将来的世代也要从我们的世代继承这样的权利,所以,我们可以将这些称为世代之间的地球义务和地球责任。

 


伊迪絲·布朗·魏斯教授(Edith Brown Weiss)认为:当代人与前代、后代的关系是一种伙伴关系,代与代之间的公平为各代人提供了底限,必须确保每代人至少拥有如同其祖辈水准的行星资源区;如果当代人传给下一代不太健全的行星,即是违背了代际的公平。

 

魏斯教授是一名法学家,她深知仅凭劝说、宣教是难以奏效的,必须从法律角度加以约束。——鉴于地球处于为后代人的托管之下,当代人有责任保护地球环境以使它能被完好地转交给后代人。为保障这种代际权的实现,应设立保护后代人权益的调查委员会、行星权利委员会、行星未来委员会、行星用户费和后代人托管基金。

附带说几句:就在前几天(1119日)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乔治敦大学召开了一个研讨会,会议主题是代际平等的法律问题,并向布朗·魏斯教授致敬。发言题目如下:

国际法下问责制的理论和实践;

公平对待未来的食物需求者;

捍卫未来:代际平等是一项具有法律效力的权利;

绿色的五十个阴影;

国际环境法与气候变化;

国际环境法的新视野;

伊迪絲·布朗·魏斯教授作了最后一个发言:对千变万化世界中可持续发展的思考。

我想,如果了解“代际平等”的思想,哪怕凭藉良知行事,都不会被格瑞塔激怒。对于成年人和老人,16岁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或孙女。你过于自私贪婪,不考虑后代死活,被女儿或孙女骂了几句而已。活该不活该?

我不知道格瑞塔是否充分意识到,她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当代的青少年、婴孩,更代表了尚未出生的后代人类。她所代表的人群极其庞大,至少是当代全球总人口的若干倍,但在当下,那是一个喑哑的不能发声不能投票的人群。因此我认为,格瑞塔是代际不平等的勇敢而并不孤立的抗议者,是受剥夺受伤害的后代人类的代言人。她的愤怒,她的眼神来自于被我们剥夺了生存权的后代。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December 2, 2019
关键词: 格瑞塔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