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Ethnic Relations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族群关系
新疆“学员”已结业? 维吾尔人上社群“寻亲”
作者:William Yang

虽然新疆官员周一 (12月9日) 公开表示新疆培训中心中的“学员”都已全部结业,但全球各地不少维吾尔人却立即在社群媒体上发布寻亲启示,以包含#stillNoInfo(仍无音信)这个关键词的贴文来询问中国政府他们消失踪迹的亲人在何处。

China Uiguren in der Provinz Xinjiang (AFP/G. Baker)

新疆喀什街头(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共新疆党委副书记雪克来提扎克尔宣布新疆再教育营中的“学员”都已全数结业后不久,推特上开始出现数百则含有关键词#StillNoInfo(仍无音信)的寻亲启示。 全球各地的维吾尔人在这些贴文中附上失踪亲人的照片,并清楚列出亲人销声匿迹的确切年份与月份。 他们的目的是质问中国政府,如果所有“学员”都已结业,那他们为何仍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在何处。

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辛塔什(Bahram Sintash) 在推特上表示,许多海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亲人仍生死未卜,因为中国政府过去三年来禁止在新疆的维吾尔人与海外的亲人联系。 另一名维吾尔人艾布利特 (Tursunjan Ablet) 则在推文中写道:“中国政府说所有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人都被释放了,但我仍没有任何关于我父母及妹妹的消息。 这也代表中国政府的说词是虚假的谎言。 ”



Chinese officials say that all prisoners in the concentration camps have been released. But I with my parents and sister, so these words of the Chinese goverment are just deceptive lies. @HalmuratU @Bsintash @VUighur

View image on TwitterView image on Twitter
100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声援维吾尔人运动执行长阿巴斯(Rushan Abbas)也在推特上贴上姊姊的照片,并质问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今天不可置信地声称上百万被关押在新疆的维吾尔人都已无罪释放,但我们在哪能找到关于失踪亲人的消息? 我的姊姊在哪? ”

absurdly claims that all of the 3 million innocent are released from ’s Then, where are they if we dont have information on our family mrmbers? Where is my sister?

View image on Twitter
46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德国籍的新疆议题专家郑国恩在推特上发文表示,他认为新疆政府的新说词显示他们将开始减少维吾尔人在再教育营中“学习”的比重,而是将重点放在强迫劳动的部分。 过去一年来多次在公开场合分享母亲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经历的美国维吾尔倡议人士乔达特(Ferkat Jawdat) 则向德国之声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的新说词仍未清楚交代这些“结业的学员”现在究竟身在何处。

他说:“几个月前,中国政府也曾声称他们释放了超过九成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但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被关押的总人数到底是多少。 而今天当新疆政府再次声称所有‘学员’都毕业时,他们仍未清楚交代这些‘学员’究竟是回归正常生活还是被送往其他地方。 换句话说,中国政府的说法让人们明白这些都只是政府的说词,而人民早已对中国政府与官媒失去信任。 ”

来自新疆的再教育营口述经历

同一天,纽约时报发布了该报记者孟建国 (Paul Mozur) 偷偷前往新疆拜访乔达特的母亲吐尔逊 (Minawar Tursun) 的录音档。 过程中,吐尔逊亲口向孟建国叙述自己从一个小型再教育营被转到一个工厂,接着再被转到一个饮食与环境都相当糟糕的大型再教育营。 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 接见了乔达特后,中国政府把他母亲转往一个监狱。 在监狱中,她不仅被严刑拷问,狱方也不让她服用高血压药物,导致她脸的一侧出现瘫痪现象,并因此暂时失去说话能力。

延伸阅读:新疆官员-“培训学员”已全部结业

三个月后,中国政府又将吐尔逊转回再教育营,并逼她参与强迫劳动。 根据纽约时报报导,吐尔逊在强迫劳动中必须将爆米花塞进袋子中,而她也得在营中做衣服。 自从中国政府今年五月底将她从再教育营放出来后,吐尔逊因脊椎骨受伤得成日躺着疗养。 此外,她也有严重的高血压及恐慌症。 纽约时报的录音档指出,当地医院因为警方不断骚扰吐尔逊而拒绝让她就医。

当天的访问因政府官员到府查看屋顶漏水而被打断。在记者离开后,警察威胁她说如果纽约时报发布了录音档,他们会“杀了她”。 但吐尔逊与儿子乔达特几经挣扎后,还是决定让纽约时报发布了录音档。 乔达特告诉德国之声,他当初请孟建国去新疆拜访母亲,便是希望孟建国能将他母亲现在的情况,分享给全世界,并藉此向中国政府施压,希望他们能早日让他母亲能重获人身自由。

他说:“目前仍有超过一百万名维吾尔人被关于再教育营中,所以跟他们比起来,我母亲的遭遇并不特殊。 但是对于世界上其他人来说,我母亲的经历是罕见的,因为并没有很多维吾尔人能像她一样透过家人的海外倡议来与世界分享自己的再教育营经历。 现在因为她的故事,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便有了个代表性的例子。 ”

乔达特告诉德国之声,虽然他有时仍觉得自己过去一年所做的一切有些疯狂,但他说他也认知到自己的倡议行为可能使中国政府无法推卸他们在新疆透过再教育营打压维吾尔人的责任。 他表示,现阶段最重要的是透过倡议来促使美国政府尽快通过《维吾尔人权法》。

但乔达特也坦言,他希望自己有天能重新过着单纯的生活,而不用再到处奔走,扮演倡议者的角色。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希望自己能再次过着一般美国人所过的生活,花多点时间与家人相处,而非在外到处奔走,进行倡议。 中国政府迫使我开始走上倡议之路,但说真的,我累了。 ”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10, 2019
关键词: 新疆 结业 “寻亲”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