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下半年中国政局将有重大变化
作者:孙立平


第一句,过去的这一年,总的感觉是历史的步伐加快了。更确切地说,还不是加快了,而是从不能挪步到可以挪步了——横在前面的那堵墙开始松动了。那堵墙就是在过去十几年停滞时期形成的既得利益格局和权贵集团。有那堵墙横在那里,往哪去都动不了。即使往左往右,也绕不过这堵墙。过去这一年的举措,特别是反腐败,我首先关心的还不是能不能有效解决腐败的问题,而是形成的对那堵墙的冲击,是开始撬动那堵墙。那堵墙出现了松动。由此,历史开始了。
  
第二句,今年这一年,充满着不确定性。美国政治风险谘询公司欧亚集团的报告,将中国改革的不确定性列为2014年全球10大风险的第三位。这是很值得注意的。为什么?前一段时间我在微博上说过一句话,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挑战还没有真正到来。在这次改革启动的时候,人们都在强调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阻力,这确实不能否认的。过去几年我们也一直在强调这一点。但我觉得,这种阻力也不能估计得过分,不能夸大。这次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反抗是相对微弱的。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上层选择用反腐败的方式破局的策略是奏效的,另一方面可能也说明,其实既得利益集团也是一帮怂人。说是集团,其实到时候谁也不愿意出头反对改革,因为谁出头谁倒霉。这也说明,中国看起来很难的那些事情,其实也像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既得利益集团或权贵集团对改革的威胁,是在改革启动之后 。

应当说,那堵墙现在还只是有所松动,能不能真正撬动,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将可能会出现胶着状态。破局的势会出现钝化,而大面积的消极怠工,阳奉阴违 ,暗中抵制,扭曲变形,都可能出现。如果做出让步,权贵集团的空间就会加大,改革将进入困难时期。要注意到,权贵集团作为整体行动的能力并不强,但形成整体意识和默契的能力是很强的。特别是在追逐个人利益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充分的发挥。这时,历史性选择的关口出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改革只有很窄的路可走,而且充满陷阱。前一段时间,我就在讲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为了压制住权贵集团,很容易走到极权的路子上去。但如果权贵占了上风,很可能又是一场对社会和民众财富进行掠夺的战争。无论哪一种,结果都不堪设想。

出路在什么地方?关键是能不能实现一次重要的跨越,即将反腐败打开的缺口转变为对权贵恶政的系统清理。通过这种转换,重造改革的动力,实现真正的制度变革,由此确保改革目标的实现,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

对于权贵恶政,我以前有过概括。要看到,在过去几十年的停滞时期,权贵集团不仅大肆掠夺社会和民众财富,而且形成了一种系统的恶政。这种恶政的三大表现就是:维稳、强拆、纵容贪腐。由此造成四大灾难:两极分化、法治倒退、社会溃败、生态灾难。而从体制要素看,表现为三要素:无所不在的总体性权力,权力与市场相结合的双重机制,暴力与阴损招数并用的治理手段。只有在系统清理权贵恶政的基础上,才能谈得上新体制的建立。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April 12, 2015
其他相关文章
改革的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
极权主义的能量来源于对社会情绪的乌托邦式系统整理
你以为你是谁?
当前最急迫的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
当前中国的经济困境与社会转型
共识已经不可能
未来的30年,充满着不确定性
撬动新一轮改革的历史进程
恐惧的生产与再生产
极权主义杂谈
从政治腐败到社会溃败
派系政治无法制度化的根源
有关重庆模式的两点看法
这一次,变化真的发生了
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社会结构定型与精英寡头统治的初步凸现
社会结构定型与精英寡头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