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推特 臉書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年终回顾:2019年中国经贸轨迹 (音頻)
作者:陈奎德 巩胜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2017年访华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出席一个活动。(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點擊下面   收聽音頻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對中國经贸而言,2019年跌宕起伏,悬念丛生,意外迭起,这是一个戏剧性的黑色年份。

一、                   从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回溯2019年贸易战主要历程

协议内容: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内容
中方声明及表态:
协议文本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九个章节
美方声明及表态:
协议要求中方经贸体制在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产品、金融服务以及汇率领域进行结构性改革;中方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将大量购买美国的商品和服务;美方声明尤其强调双方达成一项可执行机制

降低关税
中方声明及表态:
美方将履行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相关承诺,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12月15日的对美出口商品的关税议程取消。
美方声明及表态:
美国对已加征的中国产2,500亿美元出口商品的关税税率维持不变(25%),其余的中国输美商品(约1,200亿美元)的关税税率减半(从15%减至7.5%)。关税削减将会在双方签署协议30天后生效。12月15日的对华1,600亿出口关税议程取消。没有承诺未来降低关税;但若中方真诚谈判,美不会加征新关税。

中方购买美农产品
中方声明及表态: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说,食品和农产品章节充分贯彻了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和大阪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
美方声明及表态: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说,中方同意在两年内增购32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在协议生效的第一年内,购入4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中方承诺在两年内增购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包括农产品在内)。

何时签署协议
中方声明及表态:
下一步双方将各自尽快完成法律审核、翻译校对等必要的程序,并就正式签署协议的具体安排进行协商
美方声明及表态:
莱特希泽表示,将在明年1月华盛顿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签署协议,不涉及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

第二阶段谈判
中方声明及表态:第二阶段的磋商将取决于第一阶段协议的落实情况
美方声明及表态:
总统特朗普推文,会立即开始第二阶段谈判,不会等到2020年大选后

1)关税起伏

美中双方自2018年起开始贸易谈判,到2019年五月初,本来已经达成一个较为全面的协议,但被中方悔棋,放弃了艰苦谈判后双方达成的文本,后续的发展使中方遭遇严重困境。

自中方撕毁协议文本之后,2019年5月5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对另外价值约2000亿美元,合共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

2019年6月29日,两国领导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会谈,同意重启经贸磋商,因特朗普政府不满谈判久拖及不满中方对美国农产品购买的不确定,特朗普宣布对余下1,200亿美元的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征收15%的关税,并准备12月15日对华向美的1,600亿出口征收关税。

后来的谈判,美国对五月份的文本没有任何放松,须从五月份的文本基础上往下谈,而中方的要价基础退到了要求美国取消追加的关税(连五月份之后追加的关税都没有取消)。

在5月毁约之后,中国经济进一步严重下滑,外资撤离,供应链撤离,债务危机冒头、失业增加、物价大涨,外加香港反送中等,天灾人祸不断,致使中方态度软化。在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及《新疆人权与民主法案》这种对中方的所谓干涉“内政”的事之后,中方依然选择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

当然,美方对1200亿美元商品减半征收关税,并取消12月15日准备开证的1,600亿商品关税,也是对中方的善意姿态,同时当然有特朗普对明年选举的考量。

但无论如何,与五月份还未毁约时比较,2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以及1200亿美元15%的关税都是没有的。后者虽然降为7.5%,但自五月后,美对中征收的关税仍是大幅增加了。

2)结构性改变

特朗普说:“他们(中国)同意进行结构性改变,并大量购买农产品、能源和制成品。”

所谓结构性改变,包括更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更公平的贸易,这些对于中国而言在长期来看都是好事,有时当改革难以推进时,需要外部挑战来加速这一过程。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就出现这一情况,当时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改革一直被推迟,但因为要满足WTO的要求而突然顺利推行。

关于强迫性技术转让

特朗普提及双方在中方“强迫美国企业进行技术性转让”方面取得进展。这一指控是指,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必须以与中国企业分享其技术秘密作为代价。

特朗普表示,这一领域的协议“有可能很快达成”。

保护知识产权

特朗普称:“我们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达成了协议”。但他没有给出任何细节。

从长远来看,美国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几乎肯定会在更大维度上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利益,并且会打破中国经济模式中显而易见的僵化部分。

3)采购美国农产品及降低贸易逆差

莱特希泽强调中国采购美国农产品的规模。他表示,作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同意在2017年双方贸易战未爆发时240亿美元基础上,未来两年内再购买32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莱特希泽称,更惊人的数字是,协议将使北京未来两年总共购买额外两千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将大幅降低中美间的贸易逆差。

中方大举购买美国农产品比过去购买最多时还高出两倍半

中国保证每年购买400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特别强调这一数额比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最高数额还要高出两倍半。他称“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4)金融服务与人民币汇率

美国财长姆努钦宣布,“一个差不多完全的金融市场开发协议”与中方达成,中方将在金融服务领域向美国金融企业最大程度开放市场。

姆努钦说:“我们与中国央行进行了一个很好的协商”。他补充说美中双方就中国保证外汇市场的透明度以及人民币汇率达成了协议。

5)可验证的执行状态

这个贸易文本的关键点在于可验证的执行情况(这也是五月份撕毁协议的重要原因,若任何时候耍无赖,美国的关税大刀就砍下来了。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解释,美中双方非常接近达成一个贸易冲突解决机制。

总结历史上协议屡屡得不到落实的教训,保证美中贸易协议得到真正落实始终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重点。美方强调,落实协议冲突处理机制或曰监督执行机制是必须的,只有这一机制才能保证中国能够遵守一个未来签署的贸易协议。

6) 中国2019年真实的GDP?  2020年目标是保四争五,还是保五争六?
 

二、                   打造澳门金融中心取代香港?
 
 

2019年12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即将卸任的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L)在抵达澳门国际机场庆祝澳门回归二十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法新社)
 
1)               传北京推澳门为金融中心

中共政府给澳门的政策是设立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交易所,加快推进已在进行的人民币结算中心,以及拨给内地土地给澳门进行开发。

北京命令国有银行和企业帮助在澳门建设基础设施,帮助实现金融多元化。曾经帮助发展上海股票交易所的两名官员今年进驻澳门,帮助设立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交易所。

12月20日是澳门主权移交20周年,习近平访问澳门出席纪念典礼。

一位中共官员说:“习近平明确指出,他希望澳门的经济多元化。未来的重点是旅游业和金融业,使其发展成像新加坡那样的国际会议中心。” 在习近平访问期间,中央政府还将宣布澳门将加入北京支持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

中共官员和澳门公司高管称,习近平还将宣布进一步融合澳门和大湾区的政策。作为这项政策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将向澳门划拨珠海市横琴岛的部分土地,用于教育和医疗用途的开发。

2)               何以致之?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影响

过去半年,香港爆发大规模反对港府强推“逃犯(送中)条例”的运动,提出“五大诉求”,迄今港府只撤回了“逃犯条例修例”,忽略其它诉求,港人抗争不止,港府瘫痪,北京头疼,萌生以澳门取代香港之意。

3)               香港(金融中心)不是一日建成的

香港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条件:

作为实施普通法的地区,历史悠久,有稳定可靠的法治和独立的司法体系,广受各国商界政界各方认可和信赖。

早年英国的励精图治造就了今日香港(注意英国殖民地与其他列强如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殖民地的明显区别),经过一百多年的进化和发展,躲过了中国腹地大起大落的动乱,造就了香港这个法治昌明的自由港。

当年香港《基本法》起草时,港人对双普选有强烈意愿,而当时仍未发生六四屠城,中央政府也相对宽松,因此容许在香港《基本法》中加入双普选的承诺。

澳门当时并没有强烈的决心争取双普选,且澳门《基本法》是在1993年制订,当时已经过了六四分水岭,北京政策收紧,也是澳门《基本法》没有双普选的原因之一。

香港的简单税制、低税率在可预见的将来都不太可能改变,这些优势仍是外资在港设立业务的重要考虑因素。

香港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内地最好桥梁的角色,也无可取代,主要原因是,外企和外资更看重香港的法治和司法制度。

4)               澳门与香港的差别

澳门人口不到香港十分之一。

澳门没有独立的法治和司法制度。

澳门无论在法制、经验、配套上等等,都难以取替香港的金融地位。国企高管荣先生则说︰澳门你可以去打造,但是能不能够替代香港成为金融中心,这个决定权并不在于北京,而在于国际认可。

历史上没有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是靠某一个行政干预、靠当局拍板造成的。  谁成金融中心,决定权在国际认可,它是自然而然长期演变形成的。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20, 2019
关键词: 第一階段美中經貿協定 2019年中国经贸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