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金陵之恋
作者:ZYuCannon


俗人的灵魂与肉体相生相爱,圣哲的灵魂与肉体相生相克,唯美的灵魂舍身求至美。

南京,雄伟的古船,不仅载着历史的辉煌,还载着悠长的忧伤。这几年在南京逗留时爱逛城墙,每次登上都有不同的感受,或振奋,或欣喜,或感慨。不管是在埋金山、玄武湖,还是在狮子山、仪凤门,一旦你登上城墙,仿如跨上不朽的巨马检阅历史,跺一跺马蹄钟山鼓角雷鸣;或如乘上巨龙而引领未来,嘘一口长气长江浪滚日月。往上看“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注1);望紫金则“钟山抱金陵,霸气昔腾发。天开帝王居”,龙相加虎威;俯瞰秦淮烟柳岸,仿佛看见大乔小乔娇颜欲滴,美丽的桃花仙姬在“无风自阿娜”,玉树花风后庭流艳,流芳的秦淮八艳与美丽的塞珍珠争奇斗妍。南京,不仅有巍山丽水,还有名诗显词;不仅有王侯霸业,还有痴情流艳;不仅有辉煌的过去,还有光明的未来;不仅有我,更重要是的还有你,那为完美而舍生弃俗、演绎苏格拉底之死的“美狐”,才使我体验了南京更不一样的人,更不一样的崇高、爱和伤心。我爱你,南京!

一. 威武、变节和闪电的南京

南京城墙高大雄伟,长达70多里为世界之最(注2)。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别的城市像南京这样威武多彩、气象万千。福布斯《金钱》杂志于今年3月把南京评为中国唯一的世界上必去的20个旅游胜地之一,北京西京东京无一能比。

威武是南京的标徽,不仅“石城虎踞”、“虎踞龙蟠”,或“金陵帝王州”,更威武的是其伟城俊山如历史的巨轮,沿着大江浩浩荡荡,开辟着时代的航道。狮子山,“美狐”说更该叫虎威山(这样就可以“虎假狐威”了),临江拔地而起,举起高大的阅江楼,楼顶伸手可抓块唐代蓝天白云的披肩,俯瞰但见“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放眼北望,茫茫中州大地似乎向你朝拜,滚滚长江仿如受阅雄兵,这阅兵仪式波澜壮阔永不停息,所以南京你可以永享帝王之尊。

朝天宫铸吴王剑(注3),飞劈苏州虎丘石。楚王在此建金陵城,并埋金封神。这个六朝古都,十朝首府,演绎过许多威武动人的故事。不仅有“气吞万里如虎”的东吴,不仅摆起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神阵,更有解救中华于危难的大明和民国英雄。“紫盖忽临双鹢渡,翠华争拥六龙看,雄丽却高寒”。关于南京威武帝王州的著名古诗词不下一百首,但是最霸气的该数明代皇帝朱元璋的《咏燕子矶》:“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做杆又如何?天边弯月是秤钩,称我江山有几多”。此诗初看起来似乎不够文雅,但是其霸气的想像力爆表。朱元璋起义打败腐败野蛮的蒙古人统治,延续了中华民族的文脉,其功绩卓著,才有此诗的气派。事实上,南京总是在中华民族危难时挺身而出,扛起延续和升华中华文明的大旗,东晋如此,大明如此。“美狐”补充说这些或多或少是帝王家族的辉煌,那“天下为公”的民国领袖孙中山则谱写了南京最伟大的篇章。

南京的威武不仅仅在帝王之气派,这里女子们的气节和视死如归的勇气更超凡脱俗。八艳里的李香君不爱钱财和权势,拼死拼活嫁给了中原的候才子,曾经感动无数的人。而柳如是则更敢于蔑视满清的野蛮统治并自焚而亡,这气节令当时所有偷生的男人汗颜。那些曾经貌美才华的金陵女杰们,威武豪杰的风采给南京添威加彩。

然而,这些年南京变节了,和整个中国一个样的物欲横流,灯光耀眼掩盖不住道德脏乱,官德师德医德人德丧失殆尽,没有了过去的威武和辉煌。反贪官也是做做样子,没有了朱元璋的霸气,所以腐败者层出不穷,南京这几十年的书记市长们全都是以权滥钱乱色的腐败之徒。这里的街上难见很美丽的女性,据知情人讲,美女都被权贵们金屋藏娇了。我非厚古薄今,只是这中国特色的现实惨不忍睹:钱少无势的男民工光棍者众,一个心善如佛的“流氓燕”给个别农民工解决性饥渴但解决不了几千万光棍的性死亡;而权贵们的艳女们则迫不及待地排队等着被操,“或作连床烩,或作乱点军”,一个厅长就拥有150多“情人”包括母女花!独裁专制营造了一个低俗无耻极端不公平的社会,有权者全都寻租猎艳把权力春药演绎到极致,威虎变成了色狼。这个环境里的女人们几乎都爱钱爱权,低俗之极令人愤慨。是谁让这个社会把金钱当作唯一的道德?是谁让女人们不珍惜性器官而把它们当作生财的工具?一个贫穷得只剩下钱的社会能活多久?然而,直到我遇见了“美狐”,才发现南京的另一种美丽、勇气和超脱,她拒绝与中国这个道德垃圾场同流合污,她的精神是低俗雾霾里的闪电,她的不幸也是一面威武的旗帜,压过了南京狭隘的帝王之威。因为她,南京真该改用“虎假狐威”了,但是,她的死亡和精神能够改变中国这个物欲横流、低俗欲死的社会吗?

二.流金淌艳又令人心碎的南京

古金陵的迷人之处不仅在其王霸威武之气,也在其无处不在的柔情绵绵、诗情画意,更有那与虎踞龙蟠王气争辉的金粉香艳。东吴的孙权和周瑜少帅,不仅霸业虎气生风,还娶有绝代双骄,“画楼影蘸清溪水,歌声响彻行云里”,醉里人销魂,“春风大小乔”,弄得曹操恨得牙痛,造铜雀台臆想把二乔虏来自娱。而东晋时诗书盛丰,秦淮桃花妖娆,更有情郎王献之踏波过河与桃叶爱姬“罗帐起飘扬”,不知道有多浪漫才会有如此罗帐飘扬的场景。

佳丽辈出古金陵,绝代艳姬张丽华。侍女出生的她发长七尺,随风飘舞,如飞瀑横流,已经让陈后主魂不守舍了,更何况其发黑如漆,光可鉴月,如月神下凡。如果这还不够杀死男人,那她还“特聪慧,有神采,进止闲华,容华端丽,每瞻视眄昧,光彩溢目,照映左右”,她动静不张扬但是气场带神,眼神捉魂,还艳光四射把身边的人都照亮了,所以“宫中遥望,飘若神仙”。这还不算,这艳姬居然能歌善舞填词作曲,活脱脱一个千载难逢的国宝级特级演员。面对如此的超艳妖姬,没有男人能Hold的住,难怪陈后主连上朝都要抱住她,而大臣们只顾对着艳姬做白日春梦哪能有心思议政?张丽华开启了金陵的红粉潮流,她的“胭脂井”至今还流红淌艳。而同样妖艳的佳丽小周后承前启后,使南京的红粉脂香风潮一发不可收拾。鼎盛时,江南贡院的风流书生们也涂脂抹粉,使得秦淮河粉脂香弥漫,于是有绝代秦淮八艳争风斗艳,才气如滔滔江水,风流娇艳胜紫金流云,爱的死去活来令今人嫉妒生恨。柳如是,秦淮八艳的佼佼者,不仅美艳加才华,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明大义有骨气,既能“抱得杨花凤巢里”,又能“溅血嗔权贵”,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南京的“美狐”,则是柳如是后当今的又一个艳侠传奇,她是美丽的化身,一个为完美而舍身的悲剧和传奇。

我曾经很喜欢夜晚的秦淮河,她在七彩变化的夜灯里流金淌艳,最容易使人景醉情迷,魔幻之力足以诱人与性幻想对象梦游。夜幕降临后的夫子庙没有了古板和教条,霓虹灯影对秦淮画舫,桨波彩虹唱梦幻人间;霓裳五彩画飞檐绝色,照壁龙跃印水中夜天。夜光里水下像绽开了牡丹,谁知这幻境里有几多思春燕?我几次感叹过,今夜,就在今夜,爱侣们乱了心船!在合适的时候,你能看见水中月亮在船波里如揉碎的银盘。这么美的风景,难怪那多情多艺的李后主才会温艳乡里忘江山,他也没有白活一场,半做囚徒半做仙,值了。这夜晚迷醉的秦淮河,让人情乱心迷,毫不自禁会来一场毫无准备的恋爱,否则是枉活一世。

然而,在经历过“美狐”的生死离别后,我再也无法面对如此良夜美景,秦淮霓虹、飞龙、画舫都会令人伤感,这些画面不再是我心中的浪漫梦境,而像是一个末日的盛宴,要么醉死要么伤心凄凉地离去。南京的“美狐”,这个玉皇大帝的宠儿,你虽美过张丽华,却没有演绎出“织女下凡”的浪漫,终身无法恋爱却要仙逝而去,这使我不仅伤感不已,而且为我留下永远的遗憾!

三.我和你

一直想给爱恋的南京写篇文章,但是苦于难以概括她的万千风情而迟未。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企图把这千千万万浓缩为一首歌词,题为《南京赞歌》。这缘起于我在2018年4月17日在南艺看见的一个广告,说广电拍《南京》系列记录片在征集南京市歌,现场演奏评为和观众投票已经开始,大概于6月结束。我急忙起稿,经几个亲戚朋友评批后初步完成了歌词(歌词里大桥小桥其实是双关语,因为现在所说的大乔小乔本姓桥)。既然想在那里投稿,那歌词免不了得有点革命性,虽然这有损文雅。

南京赞歌

六朝驶来古神船
巍巍钟山做桅杆
长江滚滚你的浪
白云飘飘你的帆
南京啊,虎踞龙蟠锦绣河山!

灯影秦淮画舫桨
彩虹梦幻仙人间
孔庙飞檐春秋燕
照壁龙跃水中天
南京啊,大桥小桥诗文画卷

天佑中华耀金陵
虎气元璋敬中山(注4)
民主史诗谱于此
自由之光焕古船
南京啊,光辉业绩日月赞叹

雨花石浸历史血
复兴梦笑多斑斓
承载我们满满的爱
扬起自由富强的帆
南京啊,祝福你更美好的明天

歌词初步定下来后又急忙谱曲 — 虽然没有干过这个活计,可是我当时信心满满,认为谱曲就是音符的排列有啥了不起的?毕达哥拉斯就这么认为的。花了几天时间终于谱曲成功,我自己有点得意但又不敢肯定是不是够好,所以找了一个音协的声乐家雅轩帮助看看。雅轩的出现,给我的南京生活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她给了我更不一样的“南京的我和你”。初看雅轩,身材曲线突兀有致胖瘦恰到好处,典型的黄金比列之美。她的头发飘逸悠长,闪光熠熠且有微波荡漾,浑身带有一种高贵和仙气。她的皮肤如白玉五官十分美丽,乌黑的柳叶眉下一双大眼睛光芒四射,不是张丽华那种妖艳的光,是一种深邃、非尘世的光芒且带有淡淡的忧伤。她坦然的微笑如半开的荷包,既有春光的明媚,也有秋叶的忧愁。她的眼角略微上挑,是天然的戏剧家的扮相,额头饱满但不夸张,发际线略高,给人一种智慧女神的感觉。她的声音柔和圆润磁性,话语如一只神手能拨动你的心弦。你能感觉她的气场强大,那是一种自然暖和美丽的气场。我一下子就被她的美丽、庄重和高贵特别是她的眼神所吸引,感觉她肯定有很多不凡的故事。

雅轩告诉我她很喜欢我的歌词特别是前二节,在用钢琴多次弹奏了我的主曲谱后,认为缺乏突兀跌宕,与歌词里南京的威武厚重和柔艳多姿不太匹配。从专业角度看她说的很有道理,更珍贵的是她简明直接的评价,使得我感觉她是个美丽而又正直的君子。现在请不熟悉的中国人给你办这些事情都是要花很多钱的,但是雅轩不要,她说只要做好事而不图回报。按照她的意见,我把曲谱全部修改了一遍,包括加进去交响乐的元素,以彰显南京的威武雄奇和流金淌艳。

雅轩穿着十分考究,最钟情于漂亮的衬衫和旗袍,但从来不穿短裤。她组织了一个专业服装表演队,自己也同时给某传统服装出口企业当形象大使。她喜好纯白底加蓝色图案点缀的风格包括青花瓷,因为青花瓷不仅代表唐风宋韵古色墨香,简直就是神手剪贴的白云朵朵蓝天片片,使得她的高贵揉进了典雅。我看过她们的服装表演,高挽的发髻远看如烟雨朦胧,撑一油纸伞如一抹彩霞;在江南白墙灰瓦青石板的小巷里行走,轻轻的脚步声如古琴弹奏着《流水》和《天闻阁》,又像是千年佛陀敲打木鱼的佛音。偶尔飘落的细细雨丝,敲打着纸伞后坠落在青石板上,散落出一地的玉珠,美丽得令人心颤。她嘴角的一丝微笑,回头的一个顾盼,如含而不露的荷花,含蓄里略带矜持和庄重。突兀有致的曲线,就如神韵附身的青花瓷瓶,行走中带着唯美的盛唐古风,穿越了上千年的历史,把女性的妩媚典雅与小桥流水和青石板路的韵律融合的天衣无缝(注5)。

2018年5月4日,雅轩突然告诉我她很抱歉不能给我再弹奏和修改了,说有些紧急事情要办:上午去车站接外地来访的姨妈,下午接来访的外地表弟一家,晚上要请亲戚和家人吃饭,然后去指导市里合唱团的国庆节目 — 是要上央视的,明天以后要花时间给自己做一些“终极的事情”。这对我来说太突然了,一个不图钱愿意帮助别人的心慈如佛的人,说好了要继续帮助我演奏,突然说这些话肯定原因不简单。诧异过后想到她深藏的忧伤,我预感到出了大事。一再讯问才发现她突然查出血癌,医生告诉她得马上化疗且生命期只有数月而已,而她堂哥在4月份刚查出了血癌。天啦!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她不考虑自己的安危,却相着尽量照顾好别人,我说“震惊!实在难以理解你的超然”。她说不想让别人为此担惊受怕,她居然没有告诉父母、儿子和其他家人,准备一个人承担和了结!我告诉她这很不近人情,你爱家人家人也爱你,这个非常的时候绝不能拒绝家人的关爱,否则就是变相的自私,你突然死去,说不定父母承受不了也跟你而去呢!她说“有道理”,但是打算慢慢告诉父母,免得他们受剧烈的刺激。她拒绝了化疗,说“绝不能忍受脱发和发黄无光的皮肤,这比杀了我还难受!”“宁愿漂亮地死去,也不愿丑陋地活着”。骨髓移植?那也不行,那很痛苦,存活概率低且要花好几百万,更可能因排斥反应导致毁容失色,她宁愿把钱留给大一的儿子、父母、妹妹;她死前还要好好报答姨妈,她因还前夫的巨额赌债经济困窘多次找姨妈借过钱,而且姨妈从来没有拒绝过,有时候根本不要她还。最后,她还要留钱给那几个一直资助的贫困学生和残疾儿。她卖掉医药公司和在北京的商业地产,找律师写下了遗嘱,然后开始准备自己的后事。第一件后事是遣人在市郊包括买了块朝阳伴溪的墓地,说因为不是谁家的媳妇,自己死后身体就和美景与野鬼们作伴了,而灵魂绝对要回归到天庭。然后是自己设计一套白底为主调的珍贵旗袍,胸脯缀朵小小的红花,蓝色镶边,以使自己死后的穿戴像一朵洁白无暇的美丽百合,或是像一朵洁白美丽的红心荷花,她说“死了也要给人以美丽”。这个平时低调谦和美丽女子,在这个生死关头却千方百计考虑照顾好别人而不是自己的生命,这视死如归的气概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她美丽谦和的样子挂钩!这不仅仅是高尚,这面对死亡的淡然一笑,其勇气比金陵的王霸之气更有一份忘我的超脱。朱元璋霸气十足但是怕死,曾作诗《钟子炼丹》梦想登天,皇帝们面对死亡都恐惧万分,他们比不了雅轩。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她马上仙逝的想法,血癌也不是不治之症,她还风华正茂,还有刚长大的儿子,还有…。我说“我不能理解你,钱是人挣的,活着就是钱,况且你也不缺钱”!她居然说“你得理解我,物质方面我什么都有,可那是我拼死拼活挣来的不是我最想要的东西,我不属于这个令我失望的世界,我要趁形象还完美的时候离去,而不能拖延成败荷枯叶”。因为超凡脱俗的漂亮且能干,也因为家庭的出身和不幸,父母和亲戚要她在家族里代表他们出人头地,于是这个孝顺的女儿被压力驱使一直处于风风火火的紧张状态,众多的俗男也企图从她身上轧出香艳来,还要提防众多的商业骗子,压力之大难以想象。“我得照顾所有的人,这么多年我很不容易,我有丰富的俗物但是没有爱情,我的心真的很累很累,我该走了!这个乌七八糟的人间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我枉来这里一次,这是我一生的遗憾!”离婚后从比她大20来岁的高官到小20来岁的小鲜肉都不断像潮水般向她求爱,但是她认为不管是奶油小生还是权势的男人没有一个才华与高洁兼具,甚至没有一个赶得上节操有问题的钱谦益,她把这个物欲横流社会的男人看透了,她最讨厌当官的,说都是些道貌岸然满肚子龌龊的家伙,她在豆蔻年华时就开始厌恶这些人。

“我是玉帝天庭里的一只美狐,是来人间受罪的”,她说。雅轩能果断决绝地舍弃尘世的一切包括父母儿子和金钱,难道她真的相信自己是那个天庭的美狐么?她说自己没有抑郁症,多次找心理医生咨询,都说她心理很健康!

哲学家加缪说,死亡是哲学的终极命题,这个说法来自于苏格拉底,而雅轩面对死亡似乎有苏格拉底的遗风。面对审判他的那些俗不可耐的审判者们,苏格拉底说:快杀死我!我要快乐地到天上去和圣贤们为伍!这苏大神说只有肉体和灵魂分开了,灵魂才真正能自由寻求智慧和高洁,人的臭皮囊只会干扰和阻碍灵魂去寻求真、善、美,由此他说“真正追求哲学无非是学习死、学习处于死的状态”,带着肉体去探寻任何事物、追求真理和智慧,灵魂肯定上当受骗,因为肉体有七情六欲总要惹是生非,肉体是愚昧的恶劣的,但是自杀不好,你们要杀了我那可是帮了我大忙(注6)!苏格拉底的辩死说明一个重要现象:俗人的灵魂与肉体不仅是相生相爱,甚至狼狈为奸;圣哲的灵魂不仅鄙视和排斥肉体,甚至势不两立,所以他们看不起耽溺于肉欲暴走的世俗之人。雅轩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她主要是认为世俗之众低俗而不高洁,而不否定他们的七情六欲。但是她淡然面对死亡的勇气和超脱,确实和苏格拉底如出一辙,于是我曾怀疑雅轩是不是苏格拉底再世。但她绝不是黛玉再世,她没有那么多的眼泪,有的是淡然面对死亡的勇气。她唯美的灵魂大美凛然舍弃自己的躯体,实在令我震撼和感伤。

她的故事快速地展开了:雅轩的奶奶是民国南京的大家闺秀,爷爷是国民党的一个年轻军官,49年转战西南逃亡台湾而留下她奶奶和父亲、叔叔和姑姑。奶奶为了抚养孩子而终生守寡。在那个毛疯狂的政治背景下,她父亲这个反革命分子的后代很早就承担起男人的角色,生活艰难可想而知,58-61年十几岁的他为了让母亲和弟妹们少饿点,自己饿的皮包骨头,最饥饿的时候居然吃过蛆虫、草根和鹰鸟丢弃的羽毛。这种人间地狱环境下侥幸长大的男人,加上民国时期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对雅轩的教育自然就格外严格。我后来一直在想,他是不是把雅轩教“傻”了,使得她难以与这个社会共存,还是因为雅轩确实为天庭高洁的“美狐”而与这个道德垃圾场势不两立。雅轩16岁报考军区歌舞团,因为漂亮被要求接受潜规则,但是她俨然拒绝而落选;后来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可以留在上海从事她喜欢的艺术工作,著名黄梅戏艺术家马兰特喜欢雅轩要收她为弟子。但是她父亲希望在一个城市可以互相照应,说奶奶老了爸妈身体也不好,雅轩开始拒绝,但是晚上看见父亲为此偷偷流泪,就心软答应回本地做一个音乐教师。某高官那帅气的花花公子儿子仰慕雅轩的美丽,对她发起了疯狂的求爱,这对没有恋爱过的21岁青春少女来说,坚持不久就沦陷了。她23岁结婚,二个月就怀孕了,她说这很糟糕!她没有想到美丽的自己肚子会大起来,更没有想到会是个儿子!她讨厌肚子里有个男性,怎么不是个女孩? 她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她认为只该生和自己一样美丽的女儿。更糟糕的是,她发现那个一年前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居然和另一个女人搞上了,这对她这个视爱情为生命的完美主义女人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为此她几天不吃饭,说要把肚子里的男人饿死。她要打胎离婚,父母反对说孩子无辜,父母胆小,害怕她强行离婚会招致位重权高的亲家报复。父母都是坏分子后代,在毛疯狂的年代吃尽了苦头,迟迟于70年代三十多岁才结婚。她爱父母,知道父母的苦衷和担心,特别尊重二老的意思,于是开始了长达十来年的分居婚姻;那娇生惯养宠成的纨绔子弟丈夫,回家吃饭喝酒,在外赌博搞女人,更恶劣的是他多次欠巨额赌债被人找上门来闹事,最终都得雅轩筹钱来还。她娶了一个丈夫,像似多养了一个混蛋儿子,是前世的孽债,她是这么自我安慰的。本来想嫁给权贵后会给她一直受苦的父母带来更好的生活,没想到反而把父母牵扯到自己的不幸之中,不仅内疚甚至有罪恶感。没有办法,这个弱女子强打精神,除了工作、兼职艺术辅导和服装代言、表演外,还在姨妈的帮助下开办了一个医药公司。这还不算,孩子的教育由她全权负责,父母身体不好也得她照顾,包括购买好的电梯楼房让父母居住。不幸的家庭使得她格外关注更不幸的儿童们,这十几年来她一共资助过十几个贫困和残疾儿童,也慷慨捐助过地震灾区,还对遇到特大变故的家庭给予资助而不管这些人是萍水之交还是陌生无交。她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周七天,风雨无阻,她年轻时出演过一个电影的小角色口碑很好,有个导演提出让她演个电影的主角,条件是要接受潜规则,被她果断拒绝,她的人生信条是“宁愿辛劳而收获,绝不为金钱而肮脏”。婚姻的不幸,生活和社会的压力,加上责任心太强烈,使得她体力和精神备受煎熬,在三十岁多点时开始拜佛寻求精神安慰。第一次去尼姑庵时,住持和众尼姑们被她的美丽和仙气所震撼,惊呼雅轩不是人间的,是玉皇大帝庭前的美狐下凡!这就是她别称“美狐”的由来。她多次想放弃尘世而隐居到尼姑庵,包括放弃唯一的儿子,也多次祈祷过像“林黛玉”那样患上绝症以求自然解脱。在看到“寂照庵”别样的修行图文后,她极其向往,并提小诗一首:

“白墙青瓦檐天色,曲径红花草木新。百卉千叶神自在,无需打坐稀念经。庵寂实述千千语,佛光普照万灯青。苦挣一世红尘重,不如余生归真轻。”

因为雅轩的灾难来的太突然,我的心情坏透了,也没了继续修改歌曲的动力。我不能给她什么帮助,眼睁睁地看着她快步走向死亡,感觉犹如自己堕入狂奔的死亡之河而抓不住一根救命的稻草。时间很快到了5月底,雅轩在电视台录制了自唱的《葬花吟》发给我,说是给我的临别赠物。我不能说是个铁石心肠,但绝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听完她哀婉的吟唱后,不禁泪流满面。

雅轩不愿意让人看见生病的样子,也不愿意让别人操心,否则她会有罪恶感,她决定只和家人度过最后的时光。六月初她删除了和外人的联系,而我则像断线了风筝,不是失落而是失重,恍恍惚惚在无意飘荡。我的失重是因为惋惜还是因为未知的答案?我也不肯定。几天后我恍恍惚惚降落在玄武湖段城墙,但是不见了“天低吴楚”,没有了巨马和帝王龙,没有了“桃叶”、“后庭花”和秦淮八艳,也没有了流金淌艳,只有比城墙还要长的忧伤,而整个城墙像哭干了的嘴唇牙齿全无。我朝着紫金山看了看,不再是巨轮的桅杆,它是个巨大问号!雅轩为什么执意要死?是这个乌七八糟的社会要杀死她?还是完美主义要杀死她?难道她真确信自己是玉帝天庭里的美狐?难道这乌七八糟的社会与完美主义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她到底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雅轩的悲剧是社会的悲剧,但是它能唤醒女人们的自尊吗?能刺激权贵们的良心自责和社会的觉醒吗?如果能,那她选择死亡也是值得的么?我认为安乐死是科学的死亡,起码比跳楼要好多了,想过她既然想死,那为什么不尽快选择安乐死?我曾说雅轩像香樟树,把金贵的小花藏在绿茵深处,把香气留给世人,即使寒冬来临时,也要把果实奉献给过冬的鸟儿,甚至把肢体供给人们取暖。“江山留给后人愁”吧,我只愁南京的“美狐”,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真正体验什么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时玄武湖的荷色正旺,只见绿茵茵的荷叶间绽出朵朵荷花,或粉红,或白里透红,或纯白。我感觉它们像是一颗颗巨大的泪珠,在为雅轩哭泣,为她的家人哭泣,为南京哭泣,也为我哭泣。玄武湖全是泪水!

雅轩不是玉帝天庭里的美狐,是南京玄武湖里的荷花仙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千年前写下的典章,就是为你准备的赞词。南京因为你的故事而增辉,钟山因为你的大气而添瑰,秦淮因为你的美丽而更美。我爱你,南京;因为雅轩,我更爱你!

后记:此后我多次反复聆听“夜莺”纯音乐,不是Yanni那首夜莺,不是Andre Rieu的钢琴伴奏的小提琴夜莺曲,也不是夜莺小夜曲或歌曲,而是那首我不知其作者的播放时间约为四分四十秒的古琴演奏曲,在“喜马拉雅”和“酷我”都有播放。这首音乐似乎准确表达了雅轩哀婉登天梯的场景,时而快速上行、时而恋恋不舍回头下看,曲调随琴弦的拨动而跳跃,总使我陷于一种潮水般的哀思。我想给雅轩写首歌,但是一直未能如愿,于是把这首夜莺春音乐某些元素融于我那《南京赞歌》的曲谱里,算是我对她的纪念(今年回美国后就没有想过再到中国找人演奏。如果谁有兴趣演奏我的《南京赞歌》,请和我联系)。

注1.本文里引用的诗歌都带有括弧,为简略起见而没有注明作者。但是这些诗句的作者很容易在网上查到。
注2.南京城墙总长约35.26公里,西安的为13.74公里,北京的为12公里,而著名的耶路撒冷城墙仅为约4公里(见本人CND网文“神圣的耶路撒冷–最悲情的城市”)。
注3.战国时期吴王曾遣人在今南京市区的朝天宫铸剑,有名的吴王剑该出自南京。
注4.虎气的朱元璋推翻凶残腐败的元朝。孙中山领导推翻腐朽的满清,他是民主革命之父,其对现代中国的历史作用远超过朱元璋的农民起义。
注5. 青花瓷于唐代在河南发明后,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和世界,并出口到阿巴斯王朝等国家。青花瓷服饰现在成了英国名媛甚至王室青、中年女贵族们的保留服饰之一。
注6. 见柏拉图《斐多篇》。

—— 原载: 华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December 29, 2019
关键词: 雅轩 美狐 南京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