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战争,让士兵走开
作者:沈乔生

以前有个电影,叫《战争,让女人走开》。我们都知道,这是美好的愿望。女人是男人的一半,对于上前线的男人,情感上不可能割开。同时,她们在后方做着大量的救护、供给工作,有的还直接上前线,握着武器开火,可以说,战争,女人从来没有走开。

 

回过来说,我用这样的题目,战争,让士兵走开,也仅仅是愿望吗?将来有没有实现的可能?保守的人一定认为是梦呓,从来的战争,大量的士兵都是充当炮灰。如果真要死,战争的策划者、驱动者都是在士兵死光之后,才最后受到惩罚。顽固的人定会嚷嚷,你这是胡说八道,不符合过往战争的史实。我无须和他们争。然而,我却在新事件中,看见了一种微妙而莫大的变化,蕴含着无限绚烂之端倪。

 

  

这个事件就是美军对伊朗“圣城旅”最高领导人苏莱曼尼实施斩首行动。已经有许多文字把事件的来龙去脉和诸多细节讲得十分清楚,这里不多说了。

 

  我想说的是,苏莱曼尼是诸多战争行为的货真价实的策划者和指挥者。他为自己的行径付出了高昂的成本,而且是在他的圣城旅完好无损的情况下首先付出的。

 

于是,一个具有新意义的模式出现了,它将引发我们许多开放性的假想。或许这是人类最终摆脱战争惟一可行的途径,是跨入和平时代的门槛。

 

这个途径就是,找到战争的发动者,让他们直接承担后果。

 

按照福尔摩斯的犯罪学原理,谁将获得最大的利益,谁就有作案的动机。移用到战争上也是同理。谁能在战争中获利?显然是战争的策划者和发动者。而士兵在战争中失去的必定远远大于获得的,他们是被裹挟进来的。所以,我们从来只看见热爱和平的士兵,很少看见热爱战争的士兵。在战场上,他们天天都在杀人和被人杀,所以,骨子里他们比谁都知道这种人类的自我屠杀有多么残酷、可怕。他们比谁都希望早日结束战争,对他们来说,结束战争就意味着解放和自由!

 

而战争的发动者,他们是不会上前线的,他们会躲在炮火不及的地方,遥控指挥。至于他们的子女,那些惯于花天酒地的一族,也不会去充当炮灰。可以这么说,最大的利益的获取者必定是战争发动者,他们是用他人的生命作赌博。

 

所以,斩首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就是让战争发动者直接承担后果。无论哪个国家,无论大国小国,只要是战争发动者,是战争狂人,都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也就是说,理论上存在一种可能,只要清除了战争狂人,就可以阻止战争。

 

战争狂人不因此感到恐惧吗?

 

这种思考已经超出美军行动的原定范畴,而进一步成为我们对新战争模式的思考。这将颠覆我们已有的观念,引起战争学说的革命,对每个现代国家都有意义。

 

 

 

现在的世界格局已经大致形成,版图也早已划分,无论是谁,妄图通过战争来获得利益的最大化,都是非正义的,都是不能接受的。不管是惟一的超级大国,还是天生的战斗民族,或是鑫三,任何人和集团试图通过战争来获取利益,实现野心,都是不得人心的,不符合世界潮流。

 

当然,目前个别地区还有一些领土争端,经济活动中还会产生形形色色的纠纷,这些都应该通过政治或经济手段来解决,都应遵守现行的国际法,和战争没有关系。

 

 

 

三年前我写《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的时候,我还是悲观的,这么多武器、这么多士兵、战斗人员最终怎么办?难道会在某一个早晨,统统自动销毁、自动解散吗?那些掌控他们的人会同意吗?看不到希望。

 

我们不是要最终消灭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实现人类大同吗?而我们所做的却往往南辕北辙。出路在哪里?我不知道。

 

有人以为讲和平主义是不爱国,是怕死。其实不是。

 

这不是怕死的问题,怕也没有用。如果大国之间真的发生战争,接而演变成核战争,你怕要死,你不怕也要死。怕和不怕都一个结果。这不仅是检验我们对战争与和平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人类对自己命运的选择。你想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还是自我了结?

 

由此可见,和平主义应该是一种信仰。

 

 

 

现在,我看到了战争的一种新方式。斩首行动可能是一种恶行,但历史上许多时候,惟有恶行才能争取历史的进步。

 

以前打仗是大量死伤平民,例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仗,都是几千万、上亿的平民伤亡,给人留下惨烈的记忆,有无数的电影和资料帮助我们回忆,敌方的轰炸机总是连平民住宅和军事目标一起轰炸,甚至对平民的轰炸更加猛烈残忍,为的是摧毁一个民族的战斗意志。再考察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史上有五次大屠杀,都杀了一半以上的老百姓,东汉末年杀了近百分之九十。

 

说白了,过去的战争就是直接屠杀老百姓。

 

现在的战争是努力不伤及平民。战争的一方为了争取国际舆论,总要说自己避开了平民,没有伤及无辜。而对方为了抹黑它,总要说它伤了多少老人幼童。仅就这一点,就是战争本身的进步。

 

我相信,未来的战争,大概会宣布,我方只打死了对方几个士兵,已经结束了战争。随着科学的高度发展,随着军事打击精准性的大幅度提高,这完全可以做到。斩首和定点清除将变成常态,战争将从两个国家两个民族全体拼死拼活的事情,变成几个孤家寡人之间的对决。它和广大平民无关,甚至和大多数士兵都关系不大。这将是战争更大的进步。

 

我的脑子中就有了图画,好像是冷兵器时代的打仗,小时候我看的连环画里就这么画的,两军对垒,一字列开,用弓箭压住阵脚。就有大将驱马出阵,高声叫战。于是,对方阵中就有一将拍马赶到,两员大将就在阵前激战,战鼓擂得震天响,枪来刀往,直到一将把另一将斩落马下,死的一方就算失败,胜的一方就挥军追杀。这和当下的斩首行动有点像了,但接下的混战还是要死不少士兵。

 

发展到热兵器时代,这样的方式就没有了。双方都派上大量士兵,在前线用枪用炮互射,而战役的指挥者却呆在后方相对安全的地方,至于战争的发动者,更是躲得远远的,躲在敌方炮火够不到的地方,甚至地洞里。所以,那时的战争,从来就是士兵和下级军官的大量死亡,也就是说,是广大的平民付出了战争的最大代价。所以,像刘伯承这样身经百战的将军,才会在内心深处痛恨战争。

 

以希特勒为例,在行将灭亡时,他躲在地下一百米深的狼穴里,精神已经崩溃。这个时候,苏军和美军已经分头突入柏林,德军的抵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希特勒还是疯狂下令,要部队拼死抵抗,不惜全部战死。为了他一个人,要把整个德国拖入地狱。直到他自杀身亡,德军才宣布投降。假想一下,如果早对希特勒斩首,那将挽救多少德军士兵和盟军士兵的生命。

 

以前的军事技术做不到,现在做得到了。

 

定点清除,死亡的只是少数人。如果顶替上来的人还是选择战争,那么继续斩首。多次反复,还是打死少量的人。再顶上来的人都看在眼里,就要思忖了,如果再打,我就是下一个被斩首的。他没有那么傻,就有可能发生变化,战争很可能就此结束。国家和人民都没有遭受重大损失,这不好吗?让发动战争的人独自遭受惩罚,让裹挟进来的大多数人脱离干系,这是人类的福音。

 

从理论上讲,这或许是人类永远摆脱战争最可靠、最可操作的路径。

 

让战争的发动者快速地独自承担战争的成本(即他的生命),这是消灭战争的最佳方式。

 

我相信,终有一天,教科书上将写着,战争,让士兵走开。

 

 

 

    写于2020年1月

 

 

 

—— 原载: 虚构与未来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anuary 9, 2020
关键词: 定点清除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