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历史
大跃进大饥荒一个甲子祭
—— 兼谈1962年毛泽东放下权杖的前前后后
作者:茆家升

【提要】 1959年庐山会议,反彭德怀,全国被划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干部365万人,当时的党员总数2600万!据《张恺帆回忆录》389页记载,安徽约饿死500万人。信阳事件,1959年至1960年春,800多万的信阳地区,饿死了100多万人。李先念、陶铸、王任重率领中央、中南局工作组一个县一个县、一个公社一个公社地进行调查。------村村断炊,处处有新坟;人人戴孝,户户哭声;房屋倒塌,遍地瓦砾,一贫如洗。有一个村数百人全死了

 

1960年某日,汪东兴向毛泽东汇报,警卫毛泽东的全连干部、战士的一百九十三人,从家中的来信中得知家中的灾情,亲人得水肿病、死亡、生活有困难的,有一百五十四人,占全连人数的79%。战士董方会说:毛主席住在北京,知不知道农民的生活?战士张立臣说:现在农村老百姓吃的连狗都不如。社员还说:毛主席是不是叫我们都饿死……毛泽东愣住了。真是晴天霹雳。

 

1961年毛泽东派胡乔木和毛泽东堂侄毛华初,去湖南调查,陈赓公社的楠香大队几个生产队都很严重,楠香和石匠大队三年来死亡率都达百分之二十左右。在工作组召开的社员座谈会上毛泽东的表弟文冬生说: “(食堂再办下去人会死光!” 


 

 

关于大跃进大饥荒,官方的说法,一直是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后来研究者用真实的气象资料证明,那三年就全国形势看,基本上是风调雨顺的。 之后,有人改口,称之为三年困难时期。

 

其实学界早已有不言自明的共识,那是一场人祸大灾难!而且不是三年,是1958年起,绵延至1962年的五年。其中饿死人最严重时期,是1959年庐山会议后,至整个1960年。尔后几十年的历史事实也证明,说起大饥荒,就是说1960年;同样,说起1960年,就是在说大饥荒。1960年是中华民族的灾难耻辱柱,永远矗立在那里,万世不倒!

 

今天是2020年元旦,也是1960年大灾难后,第一个六十年,即第一个甲子的元旦。作为一个1957年反右和继后大饥荒的罹难者丶倖存者,也是研究者,有责任讲述,一个甲子之前,我所经历的,和当时所见所闻,让后人能永远铭记这段灾难史,也告慰那些枉死同胞的亡灵。愿公平正义的阳光,能照遍中国每个角落,愿灾难永不重来!

 

大饥荒真象

那一个甲子之前,苦难的中国,究竟是怎样的状况呢!

 

一言以蔽之,由于所谓三面红旗的恶政,致使三千七百五十多万国民,主要是农民被饿死!白骨遍于野,百里无鸡啼。全国百姓正陷入已被饿死丶正在被饿死,或害怕被饿死的巨大恐怖之中,神州大地已成人间炼狱!

 

 反观始作俑者,执政者的日子,也很不好过!可以说是中共执政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用毛泽东当年在八届十中全会预备会上的话来说,今天讨论一下,共产党何时垮台?------’ 毛此言并非危言耸听!而是那时严峻的现实。

 

 刘少奇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那是给毛也给自己留点颜面。万里则说,老百姓要是知道事实真相,非推翻我们不可!

 

 那么中共又是如何度过这场危机呢?尽管话不该这么说,应该说要揭露这惊天惨案,审判那些犯下反人类重罪的各级罪犯!当然这个目的是崇高的,是天经地义的,终将会实现!

 

 君不见那个北方的老大哥,尽管早已灰飞烟灭了,觉醒了的俄罗斯人,不还是耍公审列宁丶斯大林这两个恶魔吗!反人类罪永不过期!

 

 但是,历史的长河,通常不会那么通畅地流向大海。常常会有狭道丶浅滩丶堤坝,乃至回水湾。研究它们也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回到1960年当时中国的现实,如果能结束中国极权统治,不问是执政者迷途知返,改弦更张也好,或是改革派崛起,迎合世界潮流,接受普世价值也好,百姓的福祉只能是唯一的标准!那怕是体制未变,能有一些有利于国计民生,老百姓能得到一些实惠,不被饿死少饿死一些人,也是好事。

 

 事实正是,经过大饥荒中1960年的极期,在多种因素的促进下,终于迎来了1962年的转机。

 

出现1962年转机的根本原因,是大跃进大饥荒中,种种极其荒唐的恶政,带来的血腥现实,即大批百姓被饿死!才迫使大独裁者毛泽东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权杖。

 

 那么,究竟是哪些残酷的现实,迫使一再自白,决不下罪己诏的毛泽东,终于还是在七千人大会上,做了一点敷衍了事的检查呢。

 

毛泽东终于承认农民正在饿死

 

1962111日至227日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在中共历史上,是个重要的节点。往前五年,中共中央发动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即三面红旗运动。从而造成人类史上空前的人祸大劫难,执政党的合法性,受到了严重挑战,生死存亡,可能只是须臾之间。虽说这场人祸大灾难,毛泽东不仅是始作俑者,而且一意孤行,毛当然罪不可赦。

 

 但是,三面红旗的决议,毕竟是以中共中央名义发出的,出了纰漏,都推到毛一人头上,说起来也是不公正的。那些党的高层领导,具体点说,那些位列政治局委员,尤其是政治局常委们,在那一系列重大灾难面前,他们一个个究竟扮演了什么样角色?说的更实际些就是,毛刘周朱陈林邓七常委之间,是意见一致呢?还是一开始就有分歧?

 

 还有在灾难发生和蔓延的过程中,特别是当灾难后果已突现,数千万百姓被饿死,已经充份暴露之后,常委首脑们,又都是如何对待的?

 

 要说清这个问题颇为不易,因为很多资料未解密。只凭演绎推理,两边都可能是陷阱。往这边偏一点,就可能为已经从一党专政过渡到领袖专政的独夫民贼,二十世纪残害人类恶魔之首毛泽东开脱罪责,弄得罪责人人有份,从而无人对屈死的三千多万亡灵负责;往另一边偏一点,也可能只看到大独裁者毛泽东,犯下的滔天罪孽,而忽略了放过了对这场大灾难,也犯过不可饶恕大罪毛的同僚们下属们。而这些人之中,包括他们的后代, 即所谓太子党红二代们,有的至今还在扮演一贯正确的角色,妄图逃过历史的审判,继续享受极权体制带来的红利,成为权贵阶层的中坚,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中国的很多问题,都存在着这样的二难推理。在历史真相没有充分披露之前,在人们还没有走出毛时代的阴影和定式思维之前,这样的难题还会在相当长时间,困绕着我们,阻碍我们去发现真相,寻找真理。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在寻找真理的路上,艰难前行。 

 

下面我们还是要探讨一下,1962年的转机的契机,究竟在哪里?

 

 先说一件可能是鲜为人知的匿名贴子。

 

十多年前我在广州工作期间,偶尔在凯迪社区貓眼看人的栏目上,见到一篇题为《大饥荒  毛泽东处惊不乱?》的长文,似乎在告诉我们,1962年的转机,原来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原文很长,现摘编如下:

 

一九六O年,从东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从白山黑水,到锦绣江南,神州大地上终于爆发了大饥荒。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中国有史以来面积最大、死人最多的一次大灾难。正是一九五八年的疯狂大跃进,才造成三年的大饥荒。且是毛泽东不顾大跃进失败后,为了维护自己的独裁地位,继而反右倾、倒行逆施造成的恶果。

 

这些灾情报告,大都经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副总理邓小平转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周恩来再转呈国家主席刘少奇。刘少奇却不敢转呈毛泽东。他历来对毛泽东畏惧三分。

 

毛泽东亦深知刘少奇于经济建设、治政治国很有一套,周恩来、陈云、李富春、邓子恢也比自己有经济头脑。但他绝不允许同僚们对自己的经济决策权提出挑战。

 毛泽东自一九五六年执意推行农业合作化、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国营化之后,一直沉湎于他的那套乌托邦式的经济大跃进、快速进入共产主义的美妙图景里,他一直未能理解:人民公社公共食堂有甚么不好?一九六O年,在全国一片饥饿声中,北京召开了两次全国性的歌功颂德大会,一为第三次全国文代会,一为全国社会主义建设群英会。继续高举三面红旗,为毛泽东思想大唱赞歌。毛泽东仍不能自省:他已经被供奉在中共政治的神殿上,严重脱离了社会,脱离了民众,他已堕落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瞎指挥者,一位不懂装懂的自大狂,权欲狂。刘少奇明哲保身,按下了全国各省区的灾情不报,而只是伙同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数人去做一些以不触怒毛泽东为原则的政策调整

 

毛泽东本人是怎样了解到全国大饥荒的灾情的?此事,还需要提及当时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南海警卫团负责人汪东兴。一九六O年的某天,毛泽东坐在南海北岸的石凳上。听汪东兴汇报中央警卫团战士、干部的思想情况,又特别是警卫毛泽东本人的全连战士的生活和学习情况。毛泽东倒是要求汪东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对他讲真话,报告事情真相。这是性命悠关的大事呢!毛泽东从来不敢粗心大意的。汪东兴恭敬地望着毛泽东,据实报告说:

 

全连干部、战士的一百九十三人,从家中的来信中得知家中的灾情,亲人得水肿病、死亡、生活有困难的,有一百五十四人,占全连人数的百分之七十九点八。

战士董方会说:毛主席住在北京,知不知道农民的生活?粮食打下那么多,都运到城里去了?战士许国如说:叫人们吃菜是不是毛主席下的命令?中南海建筑工人每月六十斤粮食还没劲呢,农民光吃菜和白薯,吃不到正粮,不能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他说:电影《万水千山》我也看了,那时生活是苦,但现在农民的生活比那时还苦。战士张立臣说:现在农村老百姓吃的连狗都不如,过去狗还能吃到糠和粮食,现在人饿得没劲,小猪饿得站不起来。社员还说:毛主席是不是叫我们都饿死……

 

毛泽东愣住了。真是晴天霹雳。他是第一次听到农村的这些情况。但他沉得住气,见汪东兴不再汇报下去,便说:小汪,多谢你,我是被蒙在鼓里了。我相信,战士们讲的都是真话,真实情况……我想找他们本人再谈谈

 

报告主席,他们发言的当天,就都调离了中南海了。

 

毛泽东起身回到院子里去了。汪东兴望着他的背影,激动得眼里泛出了泪花……原来是,一天前,朱总司令、刘主席、周总理三位老首长一同来找他小汪谈话,恳求他把农村的大饥荒状况,以汇报警卫连干部、战士思想动态的方式,报告给伟大领袖毛主席……汪东兴当时感动极了。给三位老首长下了跪!

一个小时后,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来到了毛泽东的书房里,毛泽东已经服了镇静剂,心情平稳了些,但仍是一脸的沮丧。他没有责备刘、周、朱、陈、林、邓诸位,只是很伤心地把汪东兴的汇报复述了一遍。他说:


晚上有个常委会,把彭真也请来。我先向各位同志作检讨。乡下大饥荒死人。我担第一份责任。再研究国民经济怎样调整。这事一定要抓紧。不要忘记,明末李自成是怎么闹起来的……”

 

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三位都舒了一口气。毛泽东见大家仍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又说:

少奇、朱总司令,对付乡下的饥荒,有甚么紧急办法没有

 

朱德搔了搔头上稀疏的白头发:

民以食为天,开仓赈灾吧

 

刘少奇望了一眼周恩来,跟着说:

恩来,我们全国的战备储备粮大约是多少

 

周恩来面色肃穆,想了想才说:

可供全国人口一年零七个月

 

刘少奇点着头,对毛泽东建议说:

救灾如救火,我同意总司令的意见,开仓赈灾。自古以来,封建时代,遇上大

灾荒都是这么做的

 

刘少奇的话分量很重,毛泽东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用眼睛望着邓小平、林彪二位,然后问:

小平,你是总书记,也是大管家,脑子好用,有甚么高见

 

邓小平平日总是愣头愣脑的,少说话,多干事。他先尊敬地看看刘少奇和朱总司令,然后看看毛主席,毫不含糊地说:

这次灾荒来势很猛,面积很大,不是一两年的问题……我看还是先放宽政策。让人民群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开不开仓?毛泽东问。

邓小平捏着双下巴说:

我们有五百万军队要吃粮,还有八百万干部职工,一亿多城市人口……乡下农民还有野菜、野果、树皮、草根,我们的军队和城市职工,却是连树皮草根都吃不上。所以我说,开仓赈灾要慎重。国库一直不富裕,也不可能从国外买进大笔粮食……话说到底,我们的党和政府,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建立在总理所说指的一年零七个月的战备粮上

 

邓小平这个矮子,看问题总是这么直截了当。毛泽东又看了看林彪、陈云二位,

 

林彪说:

开仓不开仓,我都同意,只要五百万人民解放军有充足的粮食供应……真的出了李自成,也要靠解放军去解决。总司令,你说是不是

陈云,你的高见呢?毛泽东问,陈云半闭着眼睛回答:

事已至此,有哪门话好讲?赶快研究国民经济的收缩、调整吧!解散食堂,恢复自留地,开放农村集市,救命要紧

 

刘少奇和朱德一直在交换着眼色。朱德忍不住说:

我们准备先饿死多少农民?我们的天下可是靠农民打下来的呀

 

毛泽东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角上的又冒满了汗珠子。他又躺了下去,但嘴里仍在说:

少奇,总司令,小平,先开一部分仓,主要发放种子,加两三个月的度荒粮……具体的,你们去定……

 

周恩来见主席病的不轻,连忙站起来说:

晚上的常委会,仍由少奇同志主持吧。你身体欠安,就不必参加了。我们会尽快作出决议,调整各方面政策,放手发动群众,大搞自力更生、生产自救 

也好,少奇,你是能者多劳,拜托拜托。总司令,你是大老实人一个。小平,你是言必有中,干脆利落。还有陈林两位……我是快见马克思的了,今后,一切拜托各位了

政治局常委会由刘少奇主持,彭真列席参加,田家英、胡乔木、陈伯达三位任记录,决议立即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起草一封《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先用电话迅速下达至全国各地,内容十二条,农业方针全面退缩,坚决制止一平二调共产风

 

凌晨一点,常委会散会。林彪单独来到丰泽园毛泽东的书房里,毛泽东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张毓凤给林副主席上了茶,便退到屏风外。主席说:
林老总,我们可能要打败了……你估计,这回,陆海空三军会不会迎接彭德怀

 

林彪堆起满是皱纹的笑脸,他当然懂得眼前这个军委主席指的是甚么。于是,他汇报起军队工作来:

当前,全军战士、干部,正在深入揭批彭德怀、黄克诚反毛泽东思想的错误言论,在这个基础上,又大力开展学习运动,读马恩,读列宁斯大林著作,又特别是读毛主席的著作。《毛选》四卷,是军队政治思想教育的基础教材。毛主席的书,不但战士要读,干部更要读。军队工作,千头万绪,一定要坚持政治挂帅、思想领先、党指挥枪的原则”……

 

张毓凤一次又一次给他们上茶。她发现,听了林彪的汇报,主席的气色好多了,脸上有了笑容。

 

记得当时看到资料时,曾陷入久久的思索之中。首先想到的是材料的真伪,如果它是真的,为何没有标明来自哪里,那么机密的高层会议,连纪录者只有11人,是其中的谁,把材料泄露出去的,为何要泄露这些几乎会关系国未来走向的大秘密?

 

如果认定是假的,那谁敢造谣造到最高领导那里,他能承担得起这重大的责任吗?再说凯迪社区的小编们,有多大胆子,如毫无根据,敢放这样重磅资料出笼呢?还有一个事实不能忽略,就是署名为bigdire的文章,发表在凯迪网20045月猫眼看人论坛上,至今已十多年了,还未见到有人指为谣言,此又为何呢?

 现在看来,欲辩真伪似乎已无意义,倒是尔后发生的事实,可以反证它并非空穴来风。

 

此贴最值得关注的,当然是中央七常委,面临大饥荒的真实表现,如此身临其境般的描述,确实是难得一见,且大体上和各人身份相似。当然,主角永远是毛泽东,这位一直高高在上一言九鼎的男一号,这次泄了气,再不能处变不惊了,不得不说了句“------我是快见马克思的了,今后,一切拜托各位了

今天,我们不能就依据这句话,就认定了毛从此就放下手中的权仗,退居二线。真实情况要复杂得多。但这次小型会议,确是使毛受到重重一击!

 

 这一击就是汪东兴管辖下的中央警卫连战士们,家中来信的真实情况,即全连干部、战士的一百九十三人,从家中的来信中得知家中的灾情,亲人得水肿病、死亡、生活有困难的,有一百五十四人,占全连人数的百分之七十九点八。

    

 这个百分之七十九点八的灾难数据,狠狠地打了毛一个耳光!毛不是常说看问题要看主流,不能一叶障目;还说什么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那近80%的灾难是主流还是支流呢?那谁又是九个指头,谁又是一个指头呢?面对这份真实的资料,毛还能那么自信吗?

 

 当然我们就根据这份真假难辨的网文,就认定毛那时就决定放下手中的权杖了,那我们对毛政治流氓的本质,就看得太浮浅了。要对毛这个人品性和心路历程的了解,就必须对1962年之前,一些重要史实,做一点简略的回顾。

 

 1962年之前的极左政策

 

一,首要的是1959年的庐山会议,从反左到打倒彭黄张周,直至掀起全国反右倾运动。这些资料浩如烟海,读一本李锐老先生的《庐山会议记实》,就知梗概了。还可以读一下,816日是长达一个半月庐山会议的最后一天,毛泽东作了长篇讲话,对这场政治风暴盖棺定论:庐山出现的一场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

 

1962年甄别平反时统计,全国被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干部,竟达365万人,当时的党员总数为2600万!  杀一儆百!谁还敢逆龙鳞。

 

二,19597月,安徽付省长张恺帆,面对家乡魚米之乡无为县大批农民被饿死,家家戴孝,处处是新坟,遍野是尸臭。毅然停止粮食上调,解散公社食堂,发还农民自留地,开放农村集市贸易等等,开始减少饿死人。而毛对张恺帆的无为事件,却做了如下批示:

 

印发各同志。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中央委员会有,即军事俱乐部的那些同志们;省级也有,例如安徽省委书记张恺帆。我怀疑这些人是混入党内的投机分子,他们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中,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在党内组织派别。散布他们的影响,涣散无产阶级先锋队,另立他们的机会主义党。------ 毛泽东 八月十日(一九五九年)

 

据安徽人民出版社2004101版,《张恺帆回忆录》389页记载,安徽省1958年末总人口3394万,1961年末为2987.7万。实际死亡人数应该是406.3万十141.7万,等于548万。除去正常死亡数,逃荒,失踪人数,安徽约饿死500万人。

 

 三,1959年,庐山会议反右倾之后,贵州省委书记收回了农民的自留地,并将粮食集中到公社食堂,在给中央的报告中称食堂是"必须巩固的社会主义阵地。失掉这个阵地,人民公社就不可能巩固,大跃进也没有保证。"毛大为赞赏,说"报告是一个科学总结,可以使我们在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事业中,在五年到十年跃进-大步,因此应当在全国仿行,不要例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九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6年第44页》

 

 毛言出令随,亲自起草文件,反瞒产私分!以中央文件形式下发,要以运动的形式搞出粮食。宣布农民家中有粮非法,各地掘地三尺搜刮粮食,大饥荒迅速蔓延至全国。

 

 四,1959年粮食出口416万顿。这八十多亿斤粮食,如果按300斤即可保一个人性命,则可保两千多万人不被饿死!

 

 五,信阳事件。1959年庐山会议后,河南再次大跃进,反右倾、反瞒产,抓小彭德怀,使征购透底,吃空头粮,无米开饭。浮肿病流行,非正常死亡严重。信阳地区农民因缺乏最基本的口粮而饿死的人数超过百万。”(《炎黄春秋》2004.247),而当时信阳地区总人口只有八百多万。

 

到了1960年春天,信阳地区普遍断炊,最严重的村子,80天无一粒粮,浮肿病大面积蔓延,成百成千的农民饿死、病死,这就酿成了震惊中外的信阳事件

李先念、陶铸、王任重率领中央、中南局工作组一个县一个县、一个公社一个公社地进行调查。当他们来到光山县时,看到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悲惨景象。村村断炊,处处有新坟;人人戴孝,户户哭声;房屋倒塌,遍地瓦砾,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有一个村只剩下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婆婆和2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全村数百人全死了。幸存者控诉地委书记路宪文、县委第一书记马龙山之流活活将人打死的罪恶。

 

(文章摘自《党史天地》200404期第42-44页 作者:章重 原题为《信阳事件揭密》)

 

这不是人间地狱是什么?!

 

 够了,1958---1962绵延五年的大饥荒,以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至1960年全年最为严重!从此1960年即成为中国灾难的标志,和笔者一样,亲历过那场灾难的人,眼见过遍地饥民,瘦骨伶仃似人非鬼,在哀号乞食,直至倒地而灭!每思之依然不寒而栗,心有余悲!国人何辜,善良的农民父老兄弟何辜,要受此劫难!老天不公啊------

 

 今年恰逢1960年一个甲子之后的元旦,作为亲历者受难者幸存者,也是研究者,只能在此发一短文,缅怀一个甲子之前,我的那些受尽磨难,而枉死的同胞们,我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们,也相信所有良知未泯的国人,都不会忘记你们。正义可以迟到,但不会缺席,公平正义的阳光,终将会照遍我们古老的国土,那些祸国殃民的罪犯,也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1961年的高层调研

 

 下面我们继续说说1960年之后,又有那些重要的事,最终迫使毛在1962年,不得不暂时交出手中的权杖。

 

 1960年之后,毛对中国当时哀鸿遍野的实况,应该有了一些了解。有文件说1961年伊始毛泽东号召干部要多做调查研究并定这一年是什么实事求是年调查研究年。可以说大饥荒的转机与这次大调查休戚相关起码可以说毛泽东顽固坚持的大办人民公社食堂这个坑杀了数千万农民肢解了中国农民家庭的苦难与罪恶的渊薮就是在毛亲自派出的调查组提出的调査报告之后结束的。

 

 周恩来去了河北武安县是微服私访的未通知地方官员直接去农村揭开公社食堂的锅灶一看里面煮的全是榆树叶子。开座谈会时有个叫张二廷的农民当场对周恩来说你们再要这样糊弄我们两三年之后你们也得饿死!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刘少奇是去湖南家乡花戏楼一带调査研究的。刘这次去湖南是带着省地县各级领导同行的。刘面对人祸大饥荒沉痛地向十几位农民代表表示歉意刘-检讨接下来依次是省丶地丶县丶公社各级领导都纷纷都站起来向那十几位普通农民做检讨连在座的记者,也检讨自己不该把粮食亩产七百斤说成是七万斤。

 

 刘周的态度再鲜明也抵不上毛的-言九鼎。关键还是要看毛的态度。毛这次是认真对待了他派出自己的三个秘书陈伯达田家英胡乔木各带一个调查组下去调查研究而且毛亲自回湖南坐镇了解情况。在胡乔木率领的调查组里还有毛的堂侄时任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毛华初参加他们的调查报吿收入了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近日完成的《毛主席五十次回湖南》总集之中。其中批露了一个重要材料,即1961414日胡乔木给毛泽东的一封有关大食堂的信。全文如下:

 

主席:送上调查组关于解决食堂问题的报告一份。请审阅。另送上韶山公社讨论六十条情况的简报一份,韶西大队杨家生产队食堂分火后情况一份,和毛华初同志访问东塘生产队材料一份。关于韶山公社的情况,请毛华初同志面报。……(此处省去103个字)

 

昨天我和王力同志、毛华初同志、省农业办公室贺炳贤等同志去了一趟湘乡县委。我们原听说邻近韶山的原东郊公社现龙洞公社死人情况严重(从195810月到19613月,三个大队死707人,占现有人口百分之十三点五),拟去该处调查。结果因为道路不便,临时到原东郊公社现陈赓公社的楠香大队、七星大队、水底大队、石匠大队的几个生产队看了一下,发现这几个大队的情况也很严重,楠香和石匠大队三年来死亡率都达百分之二十左右。据县委说,全县三年约死去三万人,去年约死两万人,而以去年年底最为严重。全县病人在去年年底达七万人。现在已减至一万余人,但我们去的地方,有的生产队病情尚未停止。……(此处省去136个字)

 

毛华初同志回省开会,同时向省委报告韶山和湘乡的一些情况,预备过两天还回来。如有指示,希望告诉他转告。 敬礼! 胡乔木

 

 胡乔木当时是毛泽东派到湖南的中央调查组组长。毛泽东是48日到达长沙的,也是来湖南就农村工作进行调研考察。

 

 415日,湖南省委在毛泽东的要求下, 16日,湖南省委发出了188号文件,转发了《关于在韶山公社解决食堂问题的报告》, 至此,食堂大解散的冰山,终于崩开了一角,接着,全国的解散工作,也就随之开始了。影响了几万万人口三年之久的大食堂梦癔,终于随风飘散……

 

 这份材料的真实性当然是毋容置疑的,中国当时可能找不出第二份比它价值更高的资料,也不会有第二个毛更可信赖的工作组了。至于删去的二百多字,说了些什么?有材料上说在工作组召开的社员座谈会上毛泽东的表弟文冬生说: “(食堂再办下去人会死光!

 

 有了这些真实的资料,再回头看看那篇似真似假的网文《大饥荒  毛泽东处惊不乱?》,可信度应该多了一些。也可理解毛为何要说我是快见马克思的了,今后,一切拜托各位了。毛不这么说,他能怎么办?继续大权独揽,亲力亲为,挽狂澜于既倒?毛自知没这个能耐。再说再他本人放弃坚持几十年的阶级斗争丶暴力革命丶消灭私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那一套,他能甘心吗?那不就是在彻底否定自己吗,那他还有继续执政的可能吗?毛是深通谋略之人,知道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暂时交出权杖退居二线,把自己一手搅乱的烂摊子,交给务实的人,是最好的选择。搞砸了,责不在己;搞好一点,他毛泽东还是一把手,依然可以一切功劳归自己,一切罪错在他人,他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至此可以说,中央七千人大会,就是在这样严峻的国内形势下召开的。毛泽东和刘少奇在会上的当众检查,国家形势远不是大好,而是糟得很!糟到全国六分之一的人口被饿死,如不改弦更张,还会有更多人被饿死!随着全党全民逐渐了解到事实真相,也认识到,从大跃进以来,以人民日报为首的,执政者铺天盖地的舆论专政,什么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什么一天等于二十年,共产主义在眼前;什么社员堆稻上了天,凑上太阳吸袋烟;什么端起巢湖当水瓢,那方干旱那方浇。这些假大空的喧嚣,是多么虚假丶无耻和居心险恶!它们也实实在在是酿成全国大饥荒罪责者之一。

 

但是,七千人大会的召开,也只是提出问题而已,会上并没有提出什么解决问题的实际方案。好在毛放下权杖之后,刘周邓陈走上执政一线,采取了一些救赎措施,才有19621966文革前,相对宽松的环境,务实的经济政策,放宽了点的舆论控制,和继之而来的文学艺术发展的小高潮。

 

毛泽东绝不放权

 

 最后还得说说一号人物毛泽东的事,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吗?那他就不是历史上真实的毛泽东了。本来他放下权杖之后,面前有三条路,一是做认真反思,认清形势,改弦易辙,顺应世界潮流,走人类共同认定的民主宪政之路,那他还可能做一个真正的人民领袖,不过纵观毛的一生,这个可能不会发生。二是就在一边歇着,由务实派继续把国家治理好。毛至少还可以保留党中名誉主席的虛衔,安度晚年。这点对强势一生嗜权如命的毛泽东来说,也是太难了。毛也果然不甘心。 三,蛰伏一旁,窥测形势,伺机东山再起。并百倍报复当时逼他放下权杖的人,叫他们一个个不得好死!睚眦必报,决不心慈手软!这才是真实的毛泽东,果然是一代梟雄,更是千古的暴君,为了出七千人大会一口闷气,不惜绑架全党全国人民,掀起十年浩劫的文革滔天巨浪,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万劫难复的深重灾难。

 

 看起来毛泽东是最后胜利了,红海洋般的人潮,狂呼他万岁万岁万万岁!其实毛内心深处,一直被无边的恐惧裹挟着。从七千人大会上,他被揭露,正是他的独断专行,且怙恶不悛,才造成中国百姓数千万被活活饿死,他犯下的是反人类的滔天大罪,永生永世,都不会得到宽恕!

 

 七千人大会后,毛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能掩盖他的罪孽,所以后来才有什么让江青接班,是什么后党;或亲侄毛远新执政,是什么太子党之说。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粉碎四人帮一声春雷,什么后党太子党,顿时灰飞烟灭!历史是公正的,一切罪犯,都将逃脫不了历史的审判!

 

 2020年元旦初稿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anuary 18, 2020
关键词: 大跃进 大饥荒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