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武汉市民自发送别李文亮 网民追忆纪念犹如“网络国葬”
作者:弗林
武汉市民自发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前纪念李文亮资料图片
武汉市民自发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前纪念李文亮资料图片 网络图片
作者:弗林

中国湖北省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早前确诊受新冠病肺炎感染后在当地时间2月6日晚9点30分左右心跳停止。在这一消息被媒体陆续报道后,院方改口强调李医生“仍处于抢救状态”,并于7日凌晨2点58分宣布经“全力抢救无效”去世。由于终年34岁的李文亮系武汉率先揭露新冠病肺炎疫情,却被武汉公安机关认定是谣言予以“训诫”的“八义士”之一,他的死讯不但引发中国网民如“网络国葬”般铺天盖地的悼念和追忆,不少武汉市民还自发在周五前往其生前工作岗位亲自向他表示纪念。

李文亮因最早于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发出针对新冠病肺炎出现的防护预警,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之一。2019年12月30日下午,他在同学群中发布关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不久后,他因“在互联网发布不实言论”,而被辖区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根据1月31日李文亮在其微博中的介绍,2019年12月30日,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所以在群里发布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通告:“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处理。”这一消息并于当天在包括央视在内的官媒中巡回播放。

1月3日,公安局找到李文亮,要求他签了训诫书,此后他一直在医院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肺炎患者后,1月10号他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他后来住进I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而就在2月1日上午10时41分,李文亮才最终被确诊为新冠病肺炎。他并在自己的微博上留下了 “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到了本周四晚,包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新京报》等媒体相继报道,李文亮于当晚9时30分心跳停止。他年仅34岁,留下一名正在怀孕的妻子和5岁的孩子。但随后,官媒的报道在其去世的消息发出两小时内相继被删除,多家媒体引述武汉中心医院微博信息纷纷改口称,李文亮“仍处于抢救状态”。直到凌晨3点48分,武汉中心医院才发微博确认了李文亮的死讯,有网友则迅速在下面回贴:“学到了两个词,政治性抢救,表演式抢救”。还有网友回复称,“可以给剩下的七个英雄道歉了吗?”

尽管李文亮最终官方的死亡时间被宣布在当天凌晨,但这一噩耗还是引发了民众的热烈关注。虽然相应的社交媒体网络审查仍然存在,但不少人纷纷通过朋友圈发文和转文章的方式对李文亮的去世表示追思和哀悼,其涉及人士层次之广和数量之多被部分网民称之为是对李医生的“网络国葬”。与此同时,不少身处疫情重灾区的武汉民众还是在“封城”的情况下,于周五当天前往其生前供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自发地祭奠这位他们眼中的英雄。很多市民购买了鲜花放在门口,并鞠躬悼念李文亮,鲜花卡片上写着“英雄不朽”、“说真话做真人”。不少当地市民从早到晚纷纷赶来,表达了他们对李医生之死的惋惜之情,并为他默哀。除了专程赶来的市民外,当天陆续有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前去弔唁,有的武汉市民驻足静立,也有外地的人委托武汉朋友去献花。

与此同时,微博等社交平台,流传一份武汉市民提议同心者参与“今夜,我为武汉吹哨”活动,并称“让我们今天晚上9时在家中点亮灯光、吹响口哨,祭奠为武汉吹哨、揭露疫情的李文亮医生!让我们用灯光和哨声,祭奠在疫情中永逝、甚至来不及道别的亲人、朋友、邻居、同事和同胞。”据悉,这一祭奠活动时间在当晚8时55分至9时05分,前5分钟的祭奠方式是关灯默哀,后5分钟的祭奠方式是用手中能发出光的所有物件指向窗外,并集体吹口哨。活动也特别强调,祭奠全程要注意关窗,避免病毒传播。此外,当晚在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外,也有身穿救援队服等民众献上鲜花后默契摘下口罩,拿出口哨吹起表达对李文亮的追思和纪念。现场并响起多声哨音。而在中国其他地方,有网民上传照片,显示北京民众在雪地里写上“送别李文亮!”,缅怀李文亮,并打上地点“北京通惠河畔”。一位市民看着这些文字后,并在“亮”字右边平直躺下,弄出一个感叹号。

另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支联会当晚也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悼念晚会,向李文亮的遗照献白花,并得到不少在场市民参与。而面对外界质疑和舆论压力,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宣布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民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值得一提的是,在身前接受财新采访时,李文亮表示自己这么做当时只是想提醒同学,并没有想那么多,截图被传播出去后还曾一度生气,但体谅公众出于担忧公共卫生状况也就释然了。他当时说,而现在是否给他平反已经不那么重要,“因为真相比这更加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February 8, 2020
关键词: 李文亮 “网络国葬”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