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华尔街日报的“辱华”和白宫请愿书
作者:麦子麦穗


2020年2月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沃尔特·罗素·米德的题为“中国是一个真的亚州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巴德学院的教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之为辱华,说作者“应该为自己的言论、你的傲慢、偏见和无知感到羞愧。”文章也引起了一些中国人的抗议,发起了向白宫请愿。 到2月7日晚上,请愿书已有5万多人签名。

“东亚病夫”一词大概源自清朝末年,可能是对中国人吸食鸦片身体虚弱的嘲笑。中国人都知道并且已经对这个词相当敏感了。但是 “Sick Man”这个词并不限于指中国,而且大多时候是用于形容经济力量的衰弱。 2005年经济学人杂志上一篇题为“欧洲病夫”的文章是指意大利和它的经济衰退。 2017年泰晤士报一篇文章题目也是“英国是欧洲病夫”,而21世纪初的德国也有欧洲病夫的称号。

如果我们仔细读完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就会知道它主要是论述冠状肺炎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文中说“中国的财政市场可能比它的野生动物市场更加危险”,它指的是大量贷款和产能过剩等等。这个病夫是指财政上的,而非国民体质。

不知道外交部的发言人在斥责前是否了解上面说的背景,是否完整地读了那篇文章。

几个世纪来,中国虚弱以致与强国无关,使得我们没有自信心倒有一颗玻璃心。当意大利,英国和德国被称为欧洲病夫时,没听说有人抗议辱意辱英辱德。 我们把“美国鬼子”挂在嘴边,称美国人为纸老虎, 这其实也是辱美。 几年前朗朗在白宫的晚会上当着美国总统的面弹奏的乐曲就称美国为豺狼。 按照外交部的逻辑,辱美的朗朗应该被驱除出美国。 如果发生在中国,该晚会的策划人应该会被中宣部撤职,至少要请去喝茶。但在美国的媒体上,这事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

请愿书向白宫请愿要求华尔街日报道歉,但白宫根本无权。宪法第一修正案写得明明白白,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要能管,川普就不会被媒体搞得闹心,天天骂假新闻却又奈何不得,他早就把报社电台和谐了。

1月27日丹麦《日德兰邮报》在一幅漫画上把中国国旗的五星改为病毒形状。中国使馆和外交部照例抗议要求道歉,被邮报拒绝。 外交部要求政府干预,丹麦女首相回应:“言论自由是丹麦传统,没必要解释对中立场”,一句话带过。丹麦首相不能做的事情,白宫也不能,除非独裁政权。

我们不能把中国的模式搬到美国。白宫不是中南海,川普也不是皇帝。

这个白宫请愿网站是2011年在奥巴马时期创立的,名称是“We The People” 直译是“我们人民”,初衷是建立政府与民众沟通的渠道。因为所有人都可以递交请愿书,产生了很多啼笑皆非的请愿。 一个著名例子就是要求政府在太空建造一个120公里直径的“死星”(Death Star)以促进经济和就业机会,但花费是数万亿美元 ($852 quadrillion),估计要833,000年时间才能完成。 这么一个荒诞的请愿竟然也有几万人签名。因为这些原因,加上请愿没有约束力,所以效果一直都不太好。

川普当政以后,退出了奥巴马时期所有的条约,推翻了所有他能推翻的政策,这个请愿网站当然也不例外。 2017年川普政府就宣布要关闭该网站,至今网站仍然存在,但已名存实亡了。 当我们在这个网站上向川普政府请求干预我们认为的种族言论,即便川普能做到,他也不会做。 如果我们想向美国社会表达我们的声音,我们可以给报社打电话,留言,参加选举投票等等,向白宫请愿不是一个有效的途径。

当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是我们讨厌的时,我们应该了解它的背景,而不是掀起激进的民粹主义,用独裁体制的模式要求政府干预。 毕竟,我们还是有别于中宣部的。

 

—— 原载: 华夏文摘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February 9, 2020
关键词: 华尔街日报 辱华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