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挑战网络审查的人民战争
作者:桑雨(法广RFI)
    


    中国一位戴口罩行人 REUTERS/Aly Song
    

    三月十二日,中国互联网发生了一场没有硝烟的世纪大战,令当天习近平武汉调研秀黯然失色;一篇发表在《人物》杂志上的题为《发哨子的人》的公众号文章被删之后,无数网民接力传播,与网警斗智斗勇,甚至使用了迄今为止人类现存的所有沟通语言重新排版,打响一场反抗中共网络审查的史诗级人民战争! 结果就是,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出现了近百个版本,其中包括甲骨文、文言文,金文,西夏文,毛体,摩斯密码······英 法 德 意 越 泰 韩 日 阿拉伯 波斯 世界语版,拼音版,十六进制编码版,国际音标版,徐冰天书版,音乐简谱版,漫画版,精灵语+克林贡语版,古希伯来语版,二维码版,条码版,盲文版,火星年轻人版,外星人独创版,电报版,手语版,DNA序列版,星际影视版,最后,有人于2020年3月11号15时32分51秒,将这篇遭遇全网追杀的文章写入以太坊的区块链,操作者留话说:“内容上链,雁过留痕。永久保存,不可删改。它的安全,将由遍布全球各地的 6980个节点共同守护”。 
 
    正如网友所说;“本想打一场人民战争,结果一不小心就弄成了“和人民打一场战争”。
    
    当天的网络金句是这样的:
    
    你宣传的,我连标点符号也不信!
    
    你删除的,我翻箱倒柜也要找出来!
    
    另有网友发帖说:《发哨子的人》己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文本传播现象,而是一场语言革命,是网友用语言共同完成的行为艺术,一场用语言完成的反抗和游行。它只属于这样的代时,也是此片土地才能完成的“壮举”,欧美人玩不了,人类文明没有绐他们提供这种悲衰的机会。
    
    叶隐发帖说: 《发哨子的人》从昨至今,在我的朋友圈,至少看到三四十个公众号转载,堪称近年自媒体传播史上的奇迹,也是扼杀言论自由的耻辱。 艾芬是一位良知健全又有点胆怯的女医生,她蒙受了领导的羞辱,又亲历了一群颟顸愚蠢官员,将一件本来真正“可防可控”的事件,硬搞成一个全球性的灾难。作为在抗疫最前线的,每天目睹那么多闹剧、荒诞剧、悲剧、惨剧的女医生,一个婴儿的母亲,终于鼓起勇气豁出去了,把她所亲历的一切都说出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机密,也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情节。 但是,她作为亲历者,用冷静又愤怒,沉痛又悲凉的语调,把一个官僚化无孔不入的体制的瘤疾剖开,把病患各种无助无力绝望的境遇,用一种朴实无华的语气陈述出来,就有一种特别震撼人心的力量,也具有了史料的价值。武汉中心医院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外行领导内行,官员为了官位、金钱、荣誉,各种厚颜无耻的瞒、骗、装、演,把一件本可扑灭在萌芽中的事故,先是搞成举国灾难,再搞成全球性的灾难。没有哀恸、反思、追责,只有掩饰、号召感恩、 预备庆功。”
    
    一篇人物采访被全网追杀,它真的就那么可怕吗?的确,这是一篇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大夫的口述,艾芬大夫被称为最早发现并发出新冠病毒信息的人,同院李文亮医生,那位已经死于新冠肺炎的吹哨人,就是因转发了一条由艾芬发出的截图而被网警传唤的。艾芬在口述中自称是发哨子的人,并说“要是早知道这样,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要到处去说!”。
    
    艾芬的口述把读者的视线聚焦到医疗感染重灾区 武汉市中心医院,聚焦到医院管理层的不作为乱作为。中心医院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官僚体制的逆淘汰,外行管理内行,无知无畏欺上瞒下,坚守党性而必反人性所引发的系统性灾难。她的口述也恰恰为不久前同样遭全网封杀的《庚子上书》提供了依据。
    
    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民主派人士赵士林日前曾公开上书习近平,指出人为错过防疫黄金窗口期,铸成瘟疫全球大流行的五大原因是: 1 体制极端维稳的惯性; 2 体制报喜不报忧的习性; 3 体制唯上唯权的僵硬机械性; 4 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 5 信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赵士林提出的这五点原因大多能从艾芬医生的口述中找到作证。
    
    网上还有一个来自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原职工五问医院管理层的帖子,从侧面印证艾芬的口述,这个帖文的质问对象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党支部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内容是这样的:第一问:堂堂市级三甲医院何以沦为“医护感染中心?”据不完全统计,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数目逾两百余人,其中重症患者不在少数、命在旦夕!书记、院长为何没能合理调用医疗资源?为何没能及时预警本院职工? 第二问:急诊科艾芬主任早在1月1日,就多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及医务处反映疫情,但均未引起重视!直到1月21日,钟南山院士说出“肯定人传人”,期间已历二十日,医院管理层有无向上级单位上报?有无向全院职工通告实情? 第三问:疫情肆虐,全体医护几近以裸奔的形式仓促直面战场。他们被迫在朋友圈丶社交平台呼吁募捐防护物资,大量员工得不到正规防护,这是枉顾本院医护性命。为何医院管理层毫无统筹安排?视本院医护人员生命财产为儿戏?第四问:医院管理层有无亲临一线调度指挥?有无当面关怀一线战士?领导竟然在开周会时批评某些戴口罩的高年资医生“不懂医学常识,搞得吓死人”。若不能把医护的身心健康放在第一位来重视,医院管理层又在重视什么?是自己的乌纱帽吗?第五问:管理层对病毒:坐以待毙、视而不见;对职工:不管不顾、尸位素餐。武汉市中心医院之殇,理应由医院管理层全部担责!”
    
    法学教授张雪忠发帖说:这两天,一篇对艾芬医生的访谈文章,成了公众舆论的超级热点。艾芬医生真的很了不起!她是一名敬业的医生,平时不一定会关注和思考政治问题,只是一心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在被领导谈话后,虽然心里觉得很委屈,但也很快就噤声了。但是,在经过这么多天出生入死救治病患后,她没有去博取任何赞誉,而是站出来向世人公开事情的真相,并袒露自己的悔恨之情,这是非常勇敢、有良知和有担当的举动。在访谈中,艾芬医生说了一句特别有分量的话:“要是早知道今天,老子要到处说!” 这句话所包含的政治学意涵,非常值得加以阐明。
    
    在这个国家,一直都有人在为社会的进步,为建立一个良好的现代体制,而前仆后继地奋争、付出和牺牲。很多人为此失去了工作,自由甚至生命。这些人无疑是社会的脊梁。但这个社会还有另一种类型的脊梁。她们在平时默默无声,只是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过着一种波澜不惊的平静生活。但当危机袭来时,这些职业人士却可以挺身而出,为大家的安全,将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境地。她们不习惯说华丽的语言,却展现出了高超的专业能力和大无畏的勇气。在这次疫情中,这样的人有很多很多。有艾芬医生,和张文宏医生,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虽然我们的政府如此糟糕和不负责任,但我们的社会却还不至于彻底败坏与沉沦。
    
    在今天的中国,各行各业专业人士面临着困境。他们经常要迫于权力的压力,放弃甚至违背自己的专业判断:会计师被迫认可造假的账目;建筑师被迫认可偷工减料的建筑项目;教师被迫对自己的学生说违心的话······现在,连救死扶伤的医生,也必须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可以避免的疫情,因为权势人物的专横干预,最终变成一场巨大的灾难。并且,在疫情爆发后,各地的医院竟然必须依照权力的意志,来决定该用什么药、该实行何种治疗方案!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就是通常所说的中产阶级的主要构成者。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职业操守,是一个社会实现良善治理的基础。当他们在专业问题上,也必须屈从权力意志时,这个社会就不可避免会出现治理溃败的局面。这次疫情的爆发,不就是蛮横的权力,干预到医学专业领域所造成的吗?
 
    如果没有制度的革新,权力任意干预专业事务的局面,就不可能改变。但如果没有整个中产阶级的关注和参与,单靠少数勇于牺牲的公义人士,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改变现有的制度。只有组成中产阶级的各个专业群体,和那些更具有政治意识的公义人士携手合作,才有可能带动整个社会,致力于制度的革新与再造。专业人士,要想有独立和有尊严的职业身份,就必须首先意识到自己的公民身份,具备必要的政治自觉,关心和参与推动国家的政治进步,积极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专业,这就是那句“老子要到处说”所包含的政治意义。
 
—— 原载: 法广RFI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rch 14,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