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2020武汉起“疫”:被追杀的声音 ——中共欺世而失信,中美脱钩在即(下)
作者:北明
 
图:美国政治家联名发表文章并不多见,这一老一少这次合作密切:马克·鲁比奥(Sen. Marc Rubio,左)和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右)联署发表文章,强调将产业链撤出中国搬回美国势在必行。(Public Domain)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斯蒂芬.班农(Stephen Kevin Bannon)是活跃的中美关系事物评论家、美国媒体高管、美国政治战略专家、前银行投资家,他也曾一度是川普政府首席战略家和川普总统的顾问。2020年3月1日福克斯新闻网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专访班农,质疑川普多次放言称习近平正在努力解决疫情问题的说法,班农替川普所作的辩护显示了他对中共隐瞒疫情的认知:

“川普总统持续敦促习主席提供更多数据和更高透明度,这是首要的事。在彭斯副总统的访谈中,你可以看他对这一方面的强调。人们,像卢比奥和我,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是在说:嘿,中共说的每件事都是谎言,他们扭曲每一件事,他们打压信息就像现在发生的这样。他们失去了整整两个月的宝贵时间(控制疫情),他们可能失去了去年整个12月的时间,而且在1月份也一直在打压真相,川普看起来是在迫使习近平提供更加准确的信息。川普总统正在这样做。”

宪法言论自由保障下的美国,言论的自由度和媒体高度的独立性,决定了这不是一个舆论一致的国度,对很多敏感问题会有各种不同意见。记者巴蒂羅莫针对阿肯色州议员科顿(Tom Cotton)质疑病毒起源问题的提问,以及班农的回答,显示了美国境内对此一指责的不同意见,尤其是美国主流媒体和政界内部对此一质疑的批评。记者问:“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说我们甚至不知道(病毒)怎么起源的,中国唯一的四级超级实验室就在武汉。他(指科顿)质疑病毒的起源……”

班农的回答是:“对于科顿参议员这么说,你知道主流媒体和极左人士说:噢,他是个阴谋论者。”

班农接下来解释说,这其实是敦促中共及其首脑分享病毒相关信息,与世界合作抗击疫情:

“但他其实所说的仅仅是,而且就会回到彭斯副总统所说的,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有责任出面并提供所有有关病毒的信息,这就是科顿所要说的。这其实说的是他们,中共,有责任允许美国疾控中心到武汉,让他们到P4实验室去取得所有的信息。我想你理解彭斯的潜台词,他的意思就是,川普通过与习的对话,迫使中共(信息)更加透明。”

中国当局刻意延迟治理疫情、掩盖真相、打压信息传递者,暴露出政府漠然人民生命的基本事实。这个事实对于珍视个体生命的美国人而言很难接受,但这却是一个事实。这个事实使美国民众具体地感受到一个政府处理国家重大危机的风格和方式,其结果是严重粉粹了美国业界对中国政府最后的信任,总体上加重了美国智囊界、商贸界、舆论界、政界对于美国产业依赖中国、经济合作不对等、国家安全方面的焦虑。记者接下来的回应,指出了美国对中国舆论整体转向的大势:

“我告诉你,总统已经改变了有关中国的认知。现在,你看到公司和企业都在考虑是否还能再信任中国。……”

与中国经济迅速脱钩而恢复独立自主,由此成为势在必行的思路。班农说:

“这是川普经济理论的核心部分——中国的价格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对吗?那儿有全球项目,始终把重点放在剥削中国奴隶劳工上,从而使生产升本降到最低,然后运往世界各地;他们有一带一路,他们有,你知道‘中国制造2025’,他们有华为,你知道整个华为的情况。川普总统说:嘿,工业民主国家必须把这个供应链搬回来。而所有华尔街的啦啦队们,你没看他们上周出来唱反调吧?(记者:没有)因为现在人们明白了,这不仅是国家安全,还有生命健康安全,都依赖于中国中心的供应链。现在人们开始注意这个问题了。”

班农同时指出,放弃对中国的信任和合作,是川普总统上任以来对华贸易谈判中的核心思想:

“记住,他的整个贸易主题都是将供应链带回工业民主国家,从第一天开始这就是他整个贸易谈判的主题。我想你已经看到了他大胆的行动。他还将继续大胆行动。……”

时事评论家章家敦:我们确实需要与中国脱钩!

18年前以《中国崩溃》一书闻名、对中共极权本质有深入洞察和研究的美国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家章家敦(Gordon Guthrie Chang)3月4日(2020年)接受新唐人采访,从世卫组织的官方言论、中国前不久公布的新冠病毒感染数字、中国当局的公开治理政策几个方面,分析了世卫组织与中国当局的关系以及中国面临的危机。他说:

“看起来中国已经收买了世卫组织。因为世卫组织的任何官方言论都是中国想要他说的。中国最近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其感染病例继续下降,这完迎合了习近平的意愿,那就是让全国工人回到工作岗位。一旦你看到统计数字迎合领导人的政策,你就必须十分小心。我们不知道中国内部发生了什么,而且我甚至觉得世卫组织也不知道,所以这就是一种情况:中共现在采取极端措施控制舆论、控制信息,所以我们目前最好的判断是,我们知道目前疫情一定在继续蔓延,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在不遗余力地阻止外国调查病毒的来源,而且中国政府做的事是和他的宣传背道而驰的,那就是(导致)病毒继续扩散。”

 
与诸多经济观察家的看法一样,章家敦完全不看好目前中国经济状况:

“我认为中国经济正在萎缩,你看看中国石油的需求与上年同比下降了20%,汽车销售量本月(2月)前16天以来于去年同比,下降了92%。”

与中国经济上脱钩,是这位学者的明确主张:“虽然很痛苦,但是我们确实必须把工厂撤出中国,我们确实必须切断这些产业链,我们确实需要脱钩。”

“脱钩”的见解并非起于新冠病毒,章家敦多年前就有此主张,但是由于中国当局处理方式新冠病毒的方式,这种见解客观上得到了推广:“我认为这种认知已经很普遍了。这个冠状病毒的游戏改变了相关的认知,因为它清楚地警告世人,当我们将自己与一个不稳定而且危险的政权挂钩时,可能会出现什么后果。”

他预言说,中美之间的脱钩势在必行,而且会无可避免地加速实现:“我们将会看到中美之间加速脱钩,而这是件好事。没人愿意徹底斩断与另一个国家的联系,但当前事件中,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

兩位重量级议员:立法并制定政策,产业链回归本土优先

确实如此,就在本节目撰稿6天后的 3月11日,这几年收视率持续保持第一的美國福克斯新闻网刊登一篇参议员马克·鲁比奥(Sen. Marc Rubio)和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联署发表文章,标题是:“新冠病毒暴露中国掌控公共卫生与经济——扭转势在必行”( Coronavirus lays bare China's power over public health, economy – Here's what must happen now)

文章开门见山指出:随着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及美国的持续蔓延,美国经济自1970年代以来首次面临普遍短缺的前景。在美国腹地,有超过40%的制造商的业务遭受负面影响。目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宣布基本药物的首次短缺。文章强调:美国必须把重建国内产业链作为优先事物。为此,两位政治家提出了三项措施。

首先是政策和立法:政府方面,授权蓬勃向上的私营企业扩展,以满足对医疗用品的新的需求;国会方面,应通过2017年共和党提出的加速成本折旧措施的永久性减税法,同时针对遴选的新的医疗结构和设备,增设相应的临时性的减免费用措施,以鼓励那些承诺在美国投资的制造商践行本土投资。

其次是贷款政策:為促使产业链归回美国本土,拥有借贷业务的机构如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一個永久性聯邦機構)应通过将内部生产(in-house,不依赖外部资源的完全自主生产的流程)转移到美国的方式,或从美国小型企业采购的方式,向企业提供低成本资金,以解决其供应链的问题。

第三,提请美国政府注意特殊时期的特别职责:在美国企业因冠状病毒肆虐而挣扎于产业链中断时,政府必须解决任何税收,监管和资本壁垒的问题。



图:美国政治家联名发表文章并不多见,这一老一少这次合作密切:马克·鲁比奥(Sen. Marc Rubio,左)和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右)联署发表文章,强调将产业链撤出中国搬回美国势在必行。(Public Domain)
图:美国政治家联名发表文章并不多见,这一老一少这次合作密切:马克·鲁比奥(Sen. Marc Rubio,左)和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右)联署发表文章,强调将产业链撤出中国搬回美国势在必行。(Public Domain)
文章指出,面对新冠状病毒的肆虐,关键的医疗领域中国力的欠缺,已经严重危害到美国公共卫生系统和经济,限制了美国对应目前危机和未来卫生危机的能力。而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两个基本组成部分——公共卫生系统和经济,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是不能接受的。为此文章建议,在全球供应链动荡、经济在衰退边缘败坏时,美国应采取行动,扩大自己产能。

文章敦促说,“为使美国厂商承诺投资本土并照顾好自己的员工,国会和川普政府应采取适当的方式的可行的所有措施,以使私营企业得以发展,这将稳固美国经济。文章强调:更重要的是,这将是对我们长期产能和摆脱独立于中国的高回报性投资。”

重要:记者发稿前获悉,本周(2020年3月16日周一)内川普总统将签署一项相关法案,启动将产业链迁回本土的行动。
 
—— 原载: RFA(华盛顿手记)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rch 16,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