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中国威权抗疫模式较民主更优?分析指台湾证明并非如此
作者:锺辰芳
戴着口罩的游人在台北中正纪念堂看卫兵升旗仪式。(2020年3月11日)
 
华盛顿 — 

随着中国新冠肺炎病例明显减少、境外国家病例快速增加、疫情加重,中国政府将防疫重点转向防止境外输入,并通过官方媒体加强宣传中国的抗疫成效,以及威权治理的优越性,不过有分析称,台湾的例子证明,民主体制也能成功防疫。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星期一说,中国当日新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只有16个,低于前一天的20例,而新冠肺炎重灾区的武汉,星期天的确诊病例只有4起,武汉所在的湖北省,星期天已经连续第11天没有新增病例。

中国防疫各国仿效?

中国官媒英文《中国日报》当天的社论称,新加坡、日本与韩国应对疫情的措施都是基于中国成功抗击疫情的经验,中国正在“主动分享”其最佳实践。

不过《华盛顿邮报》记者星期二发自北京的报道说,对疫情防控的成功“并非威权体制所独享,民主政府如新加坡、台湾与韩国都在往快速复原的方向走。”

报道说,尽管中国官媒宣称,从疫情复原可证明“共产党的效率和威权领导不仅适合,事实上还是一种更优越的治理模式”,不过它不提的是,如果北京当局早一点面对这个问题而不是去打压吹哨者,那么就如南汉普顿大学及一名武汉疾控中心研究员共同发表的研究结果所说,“估计有百分之95的病例是可以避免的,如果隔离措施早3个星期开始。”

中国模式难以输出

中国共产党的治理模式是否优越,最近在华盛顿一场座谈会也谈到新馆疫情下的美中大国竞争,包括制度的竞争在内,对此,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直截了当地说:中国模式无法输出。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2020年3月4日参加美中政策基金会座谈会(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2020年3月4日参加美中政策基金会座谈会(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在美中政策基金会3月4日的座谈会上,一名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问到,“中国在全世界的角色正在不断增长,也越来越重要,在这个背景下如何评价中国的意识形态(ideology)在世界上的地位?这种意识形态是否对全世界越来越有吸引力?”(Is it more appealing to the world)

芮效俭说,他不认为中国模式可以输出,正如新加坡模式也无法输出一样,因为中国模式之所以能到现在实施成功,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引进市场的竞争元素,此外,中国高度尊重教育、有高教育程度的劳工,“那些元素基本上对一个受儒家影响的社会比较合适”,对于非儒家影响国家并不适用。

芮效俭说,中国的问题在于,当他们把社会现代化到一个程度后,中国人民对外面的世界有更多接触,共产党引进市场经济试图让经济现代化,但他们却没有把政治制度现代化,“在一个政治态度和经济表现现代化的国家,却要试图去维持这个制度所要求的思想控制,两者间的矛盾将是未来中国要面对的最大问题。我认为当前它正被不当的处理。”

大国竞争亦为规范之争

乔治华盛顿大学外交实践教授萨特(Bob Sutter)也指出,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已经有许多报告指出,中国正在改变国际规范(international norms),而在联合国内部的权力和影响力很大,让它也有能力这么做,他认为这正是美中大国竞争的一部分,那就是“对规范的竞争”(competition for norms)。

萨特说,他不确定这是否提问者所称的“意识形态”,但他知道的是“中国正在试图削弱被他们认为在阻碍他们的西方规范、扩大他们的影响力”,而且中国也试图要让更多人赞同他们的规范,已经有许多证据显示,“中国正在试图改变国际规范。”

台湾防疫为何成功

与此同时,台湾在这次新冠疫情的表现引起注意,国际媒体对距离中国最近、但到目前仍然维持一个死亡病例的台湾如何应对疫情近来有许多报道。有分析说,对中国的惧怕和不信任,是台湾能够更好地处理疫情的原因。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星期一在一篇文章提到,台湾在持续面对中国霸凌和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在外的现实中只能靠自己,因此“对中国的惧怕使台湾成为新冠病毒中的一个成功故事”。

文章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超过16万起(根据3月17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即时地图,全球确诊病例超过19万起),但“有一个国家似乎能够控制情势,尽管它距离中国只有110英里,而且从1月21日就出现第一个病例,”但台湾的例子比起其东亚邻国来说要少了许多。

根据3月17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COVID-19)即时互动地图,台湾有77个确诊病例,新加坡有266例,日本878例,韩国8320例。

台湾与中国的对比

文章说,台湾防疫策略结合了早期主动部署、信息透明化,并且运用大数据分析及网络平台等科技,这些透明做法促成令人印象深刻的公众参与程度,“与中国使用严苛、胁迫性和审查等举措来应对新冠疫情造成强烈对比。”

事实上,文章指出,台湾能够在疫情中保持警惕是因为它经常受到中国的霸凌,包括散布假信息、军事威胁、2003年萨斯(SARS)期间未提供重要的医疗信息等,“这个国家知道只要中国出现重要问题,它就必须保持最高警戒。”

此外,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教授卜约翰(John Burns)星期一(3月16日)在《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发表的文章也提到,北京当局正在试图转移中国人民因疫情失控引发对共产党的不满。

卜约翰说,由于面临国内的严厉批评,中国共产党正在宣扬习近平积极领导抗疫的作为,党机器与宣传喉舌“正在日以继夜地通过社交媒体散布一种论述,强调中国政治制度的优越性。”不过他说,西方国家疫情日渐严重,“民主并不是问题所在,看看一个民主体制如何迅速采取作为保护其人民--台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月1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反驳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前一天指责中国掩盖疫情的说法。

耿爽说,国际社会的公论是,中国公开透明地发布信息,世卫组织专家在实地考察后对中国抗疫过程中展现的信息透明度予以高度评价,对于奥布莱恩称中国掩盖疫情导致国际社会花了两个月时间才做出反应,“责任在中方”的批评,耿爽说,国际社会的公论是,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和中国效率。”

他说,正因为中国的强力防控措施和中国人民的巨大牺牲,才有效阻遏疫情向世界上其他国家蔓延,“为国际社会抗疫争取了宝贵时间,”至于“美国是否也有效利用了中方为世界争取的宝贵时间”,他不作评论,但“美国老百姓和国际社会都看在眼里。”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rch 18, 2020
关键词: 威权 抗疫 民主 台湾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