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台湾副总统:不排除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
作者:杨眉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周日接受了与法广同属法国国际媒体集团的法国国际新闻频道France24英语台主持人马克·佩雷勒曼(Marc Perelman)的专访。在12多分种的访问中,陈建仁介绍了台湾抗疫策略,并且再度确认了台湾在去年十二月底向世卫组织提出警告武汉出现人传人肺炎的信息但该组织却并未给于足够的重视。他还表示不能排除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必须对此展开国际调查,呼吁中国必须进一步开放信息。

Marc Perelman: 台湾离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中心如此近,如何可以在没有全面封锁、没有大规模检测的情况下,做到目前仅有440例确诊病例、6人死亡?

陈建仁: 在这里我要借用一下法国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的名言:「运气只对准备好的人微笑」。台湾根据2003年对抗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经验,秉持三大原则:谨慎行动、快速回应、超前部署,成功控制疫情。台湾去年12月31日便启动了一连串措施,包括入境旅客隔离、确诊病患早期治疗、接触者居家隔离、大数据分析与智慧科技的延伸使用等。

Marc Perelman: 作为传染病学家,您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说有「大量证据」显示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实验室一事有何看法?中国官方版本是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

陈建仁: 病毒起源必须由科学检视,目前我们认为病毒来自武汉,但到底是由实验室或是自然感染源产生,还需要进一步证实.所有的可能性我们都必须谨慎以对。

Marc Perelman:所以,您并不排除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

陈建仁:对,这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但是,我们必须对此谨慎对待。

Marc Perelman:中国对于病毒的处理以及疫情数据是否据实以告?

陈建仁: 根据中国疫情早期的报告,只有严重肺炎病例被医院隔离治疗,却没有追溯病患治疗接触史,然而这些「肺炎」患者仅为冰山一角,因此确诊人数比实际少了许多,尤其一开始检测物资还没到位,因此确诊人数绝对被严重低估。这是肯定的。即使到现在,我们也无法得到中国病毒检测人数的官方数据。

Marc Perelman:台湾是否真的在去年年底通报世界卫生组织有人传人的可能性?因为世卫表示,台湾并未『清楚警示』。

陈建仁: 对,我们确实通报了世卫组织。台湾疾管署署长周志浩从网路讯息得知武汉出现至少7起非典型肺炎,「因此我们在31日早上通报,这些类似SARS病例的出现是极度不正常的现象,需要世卫与中国有关单位的立即关注与行动,也希望世卫提供更多相关讯息」,但世卫仅回覆已将台湾提供的资讯转给相关单位。必须强调的是「非典型肺炎」或是「类SARS疾病」就是高度传染性疾病。台湾提供的资讯应该能让世卫严正看待人传人的可能性。

Marc Perelman:美国等多个国家呼吁对世卫组织在此次疫情中表现展开调查,多个国家认为世卫组织的反应过于迟缓甚至可能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您也支持对世卫组织展开调查吗?

陈建仁: 台湾也和美国、澳洲等国一样,支持对世界卫生组织的管理与责任展开国际调查。我们可以合理怀疑世界卫生组织怠忽职守,直到1月30日才宣布『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的确太迟了。同时我们也支持世界各国对中国展开调查的要求,希望中国当局能够让所有资讯公开、透明。

Marc Perelman:美国政府以及其他多个西方政府公开呼吁世卫组织邀请台湾作为观察员国参加5月18日的世卫组织年会,但是,许多观察家都认为由于来自北京的反对,这一倡议将不可能实现?

陈建仁:对,大家都知道,台湾这次防疫有成,应该要有机会能把台湾经验,透过这个国际公卫平台,分享给其他国家。我们知道,疫情很可能会在秋冬出现第二波,因此这是让台湾参与的正确时机与地点。

Marc Perelman:但是,到目前为止,台湾尚未受到邀请函?

陈建仁:没有。

Marc Perelman:关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指控台湾「种族歧视」一事,您有何回答?

陈建仁:台湾是蓬勃发展的民主国家,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攻击言论。真正要关切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对于COVID-19的迟缓回应,若世卫能及早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或全球大流行,各国就能更早也更好地遏阻病毒。

Marc Perelman:您刚才提到第二波疫情,欧洲专家对此存在分歧,您真的认为会出现第二波?


Marc Perelman:透过这次全球疫情,台湾和中国的关係会愈加紧张,抑或走向合作?陈建仁:当然,很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会出现第二波,也因此世界各国需要紧密合作对抗病毒,目前为止,感染人口还不足以达到群体免疫,而研发疫苗需要时间,我认为第二波很可能出现在今年秋季或者冬季,所以,我们需要密切监控病毒,以确认它是否为成为季节性传染病。

陈建仁:我认为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单独对抗流行病,我们必须互相协助合作。台湾过去因为政治原因,在SARS风暴中单打独斗;而今,台湾仍然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在外。这次,我认为我们应该互相合作,台湾能帮忙,也正在帮助所有需要的国家。我们必须合作,才能对抗这个流行病。

Marc Perelman:非常感谢您,副总统先生!

 
—— 原载: RFI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y 11, 2020
关键词: 台湾 副总统 病毒 实验室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