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对脑残反智告密者,组织抛弃时连一句再见都不说
作者:将爷

  

 




大家好,我是老将!

今天周末,早起整理书房。结果,在俄罗斯历史文学书柜前,沦陷了一整天。

此时,天早已黑了,打开电脑写公号。小编说,只给你一小时。可我思绪难以转回现实。白银时代的诗人诗歌,真是清洗人性创口的药水,让我沉迷啊。

疫情以来种种魔幻现实,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命运遭际,在这些诗人命运中都能找到答案。

我这种公号小写手,面对线上线下的鬼怪侵扰,都能在阿赫玛托娃给布罗茨基写的诗句中读懂现实:

如今我不再为自己哭泣,
盼只盼有生之年别再揪心
目睹未经风霜的前额
烙上遭遇挫折的金色疤痕。

我不能再这样写下去了。太绕了,不直接。小编恨不得全删了,那迅速入题吧。

昨天,老将写北师大反击告密举报者的事,认为北师大不只是是展示气节风格,也是一种觉醒自救。

今天,老将要再给一个结论:

表面看来,现在很多脑残者、反智者、告密者喧嚣尘上,得势威武,其实,这些阴毒群体正在被集体组织加速抛弃。

套用一个金句就是:

组织抛弃你时,连一句再见都不说



01





先来看个最新硬新闻——《南京雕塑协会关于调查“南京雕塑家计划方方跪像”的声明》。



不久前,南京那个文化流氓钱诗贵伙同他的雕塑家朋友,要干一件灭绝人性伦理、踩踏法治文明的恶行。

这“二货”丑事没干成,被民意先打到跪下满地找牙。老将也曾写过一篇《拟在秦桧旁塑方方跪像,钱诗贵才是绝丑的文化流氓》,加以痛斥。

钱诗贵被全国网友吊打炮轰,南京南京艺术家还发表联合声明:抵制脑残“钱世跪”。


钱诗贵的那位雕塑家朋友,一直做缩头乌龟。不过,这盆污水浇到南京雕塑家头上后,他们也不愿忍受污名,最近发表声明强调:
是:

1、我会“自查自省自检自告”及组联部调查核实,暂无任何成员进行此主题雕塑创作活动。

2、号召广大雕塑家坚决抵制任何违反法律违反公序良俗的有损雕塑艺术价值的污名化创作。一经发现,给予劝退处理。

3、针对社会上发生的方方日记问题,南京雕塑协会相信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底是雪亮的。
    
南京艺术家群体和雕塑家协会,在处理“跪像”事件上,展现的文化伦理和公共人格,值得激赏点赞。

以集体联合和组织声明的方式,荡涤少数文化宵小和人性垃圾的污染,无疑是一种文化理性,值得推广。

组织正在抛弃和驱逐钱诗贵式的文化垃圾,这已经成为潮流趋势。

同样,北师大对一名老师举报行为“明确表示反对,甚至不屑”,也是组织抛弃阴毒者的良好样本。

昨天文章专门截屏北师大著名教授喻国明微博,证明这件事由该校张曙光说出,无误。事实上,北师大学术委员会的“反对”和“不屑”,这两天也在网上迎来更多喝彩声音。



受囿于当前的话语环境,北师大当然不可能出面主动宣扬此事。做好事不留名,也是美德嘛。

可以肯定,现实中会有更多的集体组织,会选择以静默的姿态,保护分歧者,排斥告密者。

不论是公开声明还是静默反制,比起少数单位煞有介事的调查处理,一个结论就是:

集体组织在抛弃肮脏阴毒小人时,连一句再见都不说。



02





这个庚子年跳将出的脑残反智告密者,着实不少。而这些人的普遍下场,又都是可怜又可悲。

典型的脑残人物,无疑是那位要拳头击打老妇的太极雷雷,此人武功很烂,脑子又残,出来露丑后,被武术界人人喊打,以后肯定是混不下去,要被清理门户,逐出武林了。

这里且不多说这种粗野流氓,集中笔墨说说两个披着“作协主席”的文化流氓。

一个是“新冠派文人”陈衍强,这个昭通市作协副主席、彝良县文联主席,曾写过一首《仰望天空》的诗,内容是冷漠对待湖北人,冷血诅咒湖北人,不但不给求助者温暖,还要将人家赶尽杀绝。整个诗中只有兽性没有人性,只有伪善,没有慈悲。

当时,老将专门写过一篇《作协陈主席,你的脏诗已把你钉在耻辱柱上》,进行痛批。

这首诗侮辱诗激起公愤,湖北、湖南、青海、河南、山东、河北等地的十名作家联名上书中国作家协会,一致要求撤销陈衍强作协会员资格。作家联名信中有这样的话:

此诗写作、发布于国难当头之际,视疫区百姓为洪水猛兽,可谓毫无半点人性,缺失应有的同情心和道德底线


随后,当地文联、作协也对陈衍强进行了严肃批评,这位作协主协也写道歉信,并主动辞去他在当地的文联主席和作协副主席职务。








不主动辞职,恐怕也混不下去。组织放弃这种反智者,不会心软。
还有一个代表人物是内蒙古作协副主席田彬,此人因为公开指斥方方“是一个不齿于中华民族、不耻于全人类的作家”,被网友疯狂吊打。
人们扒出田主席的代表作,结果发现,这个作协主席的文化水平,被错别字连篇的农民工完爆。
毫不夸张地说,田主席的文字水平,狗屁不通,肮脏脑残,令人不忍直视。这种人到底为何能被选上省一级的作协副主席,也成为民意持续追责的目标。
这些脑残反智阴毒者,出来蹦达,逮人就咬,最后只能被反噬。
可以想象的是,像田彬这样的作协副主席,以后走到哪里,也注定会迎来一片鄙夷的目光。
而组织也就只能选择以静默的姿态,慢慢地将之抛弃。毕竟,不止是德不配位,才更不配位。
谁还能再保?谁还敢再保?
03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驶向复杂世界的内心深处。
不是这世界变化快,仍是你不明白。
人类社会发展,永远不能辜负的,是科技和文明,是善良和理性。
历史上从来不乏阴毒者和极恶者,但他们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我一直喜欢一部电影,叫《隐秘而伟大》。在国恨家仇之下,那些牺牲者和醒悟者经历的肉体精神之苦,留下来太多值得深思之处。
影片中的元流焕在最后说:
我下辈子只想在一个平凡的国家,一个平凡的家庭出生,做一个平凡的人,做平凡的事。
在现实生活中,无数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都在用真实踏实的工作,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用朴素善良的情感,为社会增补更多的和谐温情。
我做不到整天把爱国当着口号喊,但我一定会在内心永远深爱着国家;而网上有很多人。
而有很多人,甚至连接下面这样的外国人,他们每句话都在喊着热爱中国,真实的一面,却是在把爱国当成他们的生意。
脑钱反智的群体中,确实是有一种精明人,他们成功利用脑残反智,让他们成为韭菜。
时代的大河奔流,不同人群的知识更新周期差异在疯狂加速,不同群体的文明认知水平对比,也同样会如同跳楼机一样被迅速拉开距离。
不要留在文化的垃圾堆捡食吃,因为它只能把你喂养成怪兽!
不要停在人性的幽暗地带沉睡,因为它只会把你拖进人性更为黑暗的泥沼!
不要选择告密构陷污名来谋求名利权位,因为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正派社会自净功能,注定把这种不公行为扫进更为可怕的修罗战场。
时代不会抛弃你,它已经为你创造出更多的选择机会。
人们不会抛弃你,太多高洁的前行者都值得成为你学习和超越的榜样!
真正抛弃你的,是你自己背离了公序良俗,背叛价值文明。
选择脑残、反智、构陷、告密,这让你难以立足于现实的光明地带,只能躲在暗处行事!
于是,这就决定着,组织在抛弃你时,就连一声招呼都不会打。
 
—— 原载: 人格志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y 11,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