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柬共疯狂”背后,有毛左的“策划指挥”
作者:关风祥(北京)

  网刊《纵览中国》四月26号刊登了朱学渊先生和胡平先生的两篇文章,前者是朱学渊先生撰写的《訃告》,悼念老友周德高先生於2020412日(復活節)在洛杉磯市逝世,享年八十八歲。其中提到,周先生早年曾任红色高棉官员,受柬共和中共高层器重,后因看穿柬共的野蛮恐怖(约两百万,占全国四分之一人口被迫害致死),建议中共抛弃波尔布特一伙,被华国锋拒绝,从此与柬共和中共双双闹翻,不得不从香港碾转到美国流亡。

 后者是胡平先生对《我与中共和柬共》一书的读后感。该书是周德高回忆录,由他本人笔述,朱学渊先生撰写,20078月由香港田园书屋出版,介绍周在柬共与中共关系上发挥的重要作用,以及他此后遭遇的不公正对待,两篇文章都很重要。迄今为止,民柬(亦称赤柬、红色高棉)所制造的历史惨剧,远未得到清算,更没引起足够重视。这两篇文章,还有朱周两位的回忆录大作,在这方面弥补了一项重要的历史空白。由当事人现身说法,弥足珍贵。

 那段时间,跨越毛周晚年和改革开放初期的华国锋年代,当时我在大学教书,学校要求我们,每天都向工农兵学员讲述国际形势,所以对西哈努克、乔森潘、英萨利、宋成、波尔布特这些姓名耳熟能详,记忆犹新。虽然周、朱的大作我尚未拜读,但通过上述两篇文章,知道内容梗概。为此,由衷感谢两位作者旧话重提,让我有机会重温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也触发我的感慨。

 说到赤柬疯狂政策背后的原因,胡平先生写道:波尔布特们之所以狂热地推行共产革命,倒并不是出于哈耶克所说的理性的狂妄,因为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知识也是一知半解的。他们更多的是出于野心的狂妄,一心想后来居上,创造人间奇迹,开辟历史新纪元。所以他们不但不把苏共那一套放在眼里,甚至对中共那一套都不大看得上。柬埔寨共产党搞的那一套比毛时代的中共,比四人帮还要激进,以至于毛泽东本人都要自叹弗如,对他们大加赞扬。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15933以上说法大体不错,但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毛左疯狂与赤柬劣迹之间的因果(或传承或教唆)关系。

 无独有偶,偶读一篇网文,作者徐焰,题为《波尔布特:左祸的一面镜子》,刊于2001年第3期的《百年潮》。有趣的是,该文十年前并不显眼,但近年来改头换面,到处转载,有替毛左甩锅的明显痕迹。其中写到:对这个已成过眼烟云的(赤柬)组织乃至波尔布特个人,一些西方人仍想追究什么法律责任,自然是别有用心。中国当年曾支持过民柬,主要是出于维护其民族独立,至于波尔布特欣赏并仿效极的一套,那只是他自己的责任而不能归咎他国(https://view.news.qq.com/a/20120626/000036.htm)。

 这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有中共自我洗白卸责,向柬共甩锅的明显痕迹。历史被如此歪曲,读者被严重误导,因此有必要澄清。当年中共与柬共的真实关系究竟如何?真如上文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仅仅局限在民族独立方面,没有输出并落实毛思想的犯罪嫌疑?根本不是!下面仅就记忆所及,点出几个要点,供读者参考。其实,研究这段历史并不复杂,只要查阅那段时间两报一刊的头版头条即可,相信定能挖出更多猛料。


 

(网络图片:毛泽东接见波尔布特和英萨利,转自阿波罗网)

 此时进入文革后期的所谓斗批改阶段,究竟应该恢复经济社会秩序?还是继续革命另建一套制度?中共高层并不一致。虽然周、邓等务实派主张治理整顿,但五人帮(毛加四人帮)则主张五七道路,办学工、学农、学军的五七干校,消灭资产阶级法权残余。恰在此时,赤柬夺权成功,于是在毛左的影响、指导与策划下,红色高棉就变成了两党极左派的革命试验田。其中四点值得提及:

 1,波尔布特本人,与其说是马列信徒,不如说是毛思信徒。此公爱穿毛装,熟读毛著,1965年冬到北京,1966年春(文革前夕)离开,几十天常住北京并非度假或治病,而是接受秘密洗脑(据说在中央党校),由陈伯达,张春桥等人面授机宜,策划如何在柬埔寨实践毛的五七梦想。赤柬建政之后,波又数次访华,拜见毛周,接受耳提面命。我还记得电视镜头上,他对中共高层那小学生般的毕恭毕敬,不难想见他对毛共如何顶礼膜拜。

 2,除柬共头目亲往北京朝拜,还有毛左派人回访,亲临现场指导。除军政人员分期前往,以专家名义协助工作外,还有高层代表团访柬。成员以毛左为首,包括张春桥,姚文元等人,包括陈永贵大叔。我记忆中,头戴白毛巾的陈副总理,好像只外访过两盏社会主义明灯:红色高棉和阿尔巴尼亚。据说波尔布特曾请示北京,说他们也想农业学大寨,被务实派周恩来劝阻,说学大寨不利于农业生产。可惜周的话没用。大寨在形式上还没取消按劳分配,只不过工分高低要参考政治表现。而赤柬把数百万城市人口赶到农村,完全是不计报酬的奴隶劳动。197712月,陈永贵回访红色高棉,高度赞扬说马列、毛主席还没实现的共产主义,人家柬埔寨实现了

 3,中共代表团访赤柬归来,由张、姚起草文件,向毛汇报。毛对赤柬消灭知识分子,取消商品市场,强迫人口下乡,拆散家庭,等等,大家赞赏。认为那里提前实现了他的五七指示。而在中国,则因为走资派捣乱,一时还难以实现他的五七美梦。所以,中共应该向柬共学习。可以设想,如果老毛未死,四人帮不倒,不但赤柬会继续肆虐,而且,波尔布特们的先进经验,迟早会被中共搬到神州发扬光大。假如那一幕不幸上演,以赤柬杀人四分之一的比例匡算,那么中国得死两亿,相比而言,大饥荒饿死三四千万,就成小儿科了。

 4,除了上述三条,当然还有第四条,那就是后台老板跟小伙计的主仆关系。北京除了提供思想源泉,还有大量经济和军事援助。赤柬的军队装备,从服装鞋帽、通讯器材,到武器弹药,全由总后提供,军事专家的出谋划策就更不必说了。可以说,没有中共全力支持,恐怕赤柬连一天都挺不下去,更不要说夺取政权了。另外,中共还在高棉内战中耍两面派:一边长期支持王国流亡政府,另一方面又扶植王国的掘墓人,两边讨好。柬共灭顶之后,又跟打败柬共的洪森打得火热,甘当另一个军事独裁的顶梁柱。

 如今,君主立宪和王室成员已成花瓶,看样子总理洪森要终身执政了。随着越南民主化进程加快,洪森将面临两难选择:是走河内道路逐渐民主化?还是继续遵从北京模式,死抱一党一人专政继续往前走,直到万劫不覆?

 另外,中国三四十年的经济超常增长,如今也难以为继。如果经济继续恶化,国际处境更形孤立,一息尚存的改革势力不成气候的话,那么党国有可能越发左倾,对外冒险,对内锁国,重新退回毛左的反市场化政策,包括工商国有化与农业集体化。这种趋势不但有进一步集权的现实考量,也有马列理论自信的意识形态支撑。这就是老关多次强调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什么右腿走资,左腿走社的好事,在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方向上,不往前走,就得后退。如果走到王沪宁梦想那一步,就离毛的五七道路和红色高棉从肉体上消灭知识分子也就越来越近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重温那段历史,绝非杞人忧天。

在此历史关头,重提柬共与中共关系,不仅有历史意义,更有现实意义。盼望哪天赤柬头目的档案资料能对外公开,让它与北京之间不可见人秘密勾搭大白于天下,那将有助于世人更清楚地看到中共与柬共的血缘关系,更进一步认识马列毛思仇杀人类、毁灭世界的罪恶本质。

2020511日晨

于北京寓所

 

 
—— 原载: 議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14, 2020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