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去中国化: 从外交和金融领域看 (音频)
作者:陈奎德 王丹

   

  
   
2020年5月14日,一名武汉居民在接受医务人员的新冠病毒检测。(法新社)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丹博士,1989年中国学运领袖,《对话中国》所长

 

一、新冷战肇始的信号

1、                  中国国安部报告:六四后国际出现最大反中浪潮

中国国安部报告:遭遇六四后国际最大反中浪潮 准备与美爆武装冲突

该报告来自中国国安部下属的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CICIR)。内部报告在4月提交给中国最高领导层,其中包含习近平。

报告称,中国现在面临八九天安门事件后最大国际反中情绪。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最早自中国爆发,中国最初传出疫情时选择隐瞒事实,但病毒最终传播到世界各国,造成各国暂停经济活动,呈现百业萧条的景象。

随着愈来愈多国家呼吁中国公开说明疫情透明度,美国计划联合其他国家一同向中国索赔。路透社(Reuters)5月4日报导,中国内部调查的一份报告显示,北京政府目前正面临严峻的国际形势,是1989年中国当局出动军队镇压民主示威者后所未见的,已臻最高点。


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该报告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全球出现以美国为首的反中国浪潮,北京需要准备面对中美武装冲突的可能最糟情况,这已经是向热战过渡了。


2、                  美中新冷战的滥觞

冰点时刻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不信任和摩擦加剧,源自于美国指控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机制和技术转让,以及关于香港、台湾和南海议题的分歧,这让外界普遍认为,美中关系正处于数10年来的最低点。

更重要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已造成美国8万多人丧命、重创美国经济,也让11月寻求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面临更大挑战,他大力抨击北京隐瞒疫情,并且以新的关税威胁中国。同时,特朗普政府表示,正在考虑针对中国疫情采取报复性措施。

知情人士指出,前述报告结论,华府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对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也是对西方民主的挑战。报告指出,美国要藉由破坏大众的信心,削弱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表示,中国是第一知道疫情的国家,因此有「特殊的责任」(special responsibility)告知全球新冠肺炎所造成的威胁。

欧塔加斯说,北京致力让科学家、记者和公民噤声,且散播不实信息,都让这场健康危机恶化。

知情人士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反中情绪,可能会助长他国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投资项目的抵制。华府可能扩大对区域盟友的军事和财务支持,让亚洲地区安全情势更加动荡。因为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国实施制裁,其中包含禁止或是限制武器销售和技术转让中国。

习近平主政后,崛起的中国 , 扩大中国海空范围,挑战美国亚太战略主宰地位

3、                  新时代的丘吉尔演说及肯楠电报vs诺维科夫电报

21世纪的冷战时刻降临

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1946年3月5日在美国密苏里州富尔顿市的威斯敏斯特学院所发表的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讲中:

“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这张铁幕后面坐落着所有中欧、东欧古老国家的首都──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亚。这些著名的都市和周围的人口全都位于苏联势力范围之内,全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不仅落入苏联影响之下,而且已受到莫斯科日益加强的控制。”

美国驻苏联外交官肯楠(George Kennan)1946年发出「长电报」(Long Telegram),肯楠认为,苏联不认为能和西方和平共存,围堵是最佳的长期策略。

诺维科夫电报:前述报告是中国版的「诺维科夫电报」(Novikov Telegram),该电报是1946年由苏联驻美国大使诺维科夫 (Nikolai Novikov)发出,是对肯楠长电报」的回应。内容指出二战之后,美国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的野心,对苏联造成威胁。

丘吉尔演说以及上述两份电报形塑了美苏双方在冷战时期的战略思维。

当前时局类似于丘吉尔演说及两封电报发出时的1946年。

新冠疫情自2019底从中国武汉爆发,并散播至全球六大洲。美国指控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隐瞒疫情,并且淡化新冠肺炎的严重性,对此,北京则一再否认,并企图重写疫情流行历史。

但随着全球近400万人确诊染疫、死亡人数超过27万人,中国所面临的批评声浪也愈来愈大,多国接连要求中国对疫情大流行负起责任。中共遭遇各国疏离。

21世纪的新冷战以去中国化为基本特征。

二、全球金融体系的去中国化


中国发出矛盾信号 美中贸易协议保得住吗?(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发出矛盾信号 美中贸易协议保得住吗?(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1、                  美元荒的出现

这次危机刚开始时,全世界突然出现“美元荒”。历史上,美元荒出现过几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十年前的金融危机。每一次美元荒之后都产生了一个确定的结果,在专业人士眼中,美元荒通常都意味着某种国际金融格局的改变,改变的方向则是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垄断地位的进一步强固。

如何应对美元荒?现有条件下,只能是通过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央行实施货币互换来应对。

2、                  九国央行货币互换协议

这次美元荒不久,就有九国央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有两点值得关注:

1)签约的央行中没有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
2)互换网络中的货币没有人民币

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在疫情中,虽说各国因“封国”而在实体经济领域被隔开了,以至于出现“去全球化”现象,但是,同样是危机,使得大家对美元需求更强了,正是这种“共同需求”将各国在金融上进一步联系在一起,而这样一个日益加强的货币金融网络中独独没有中国,没有人民币。这种可称为国际金融“去中国化”。

3、                  世界金融体系的去中国化

这次危机以来,各国央行之间的货币互换已经安排了三次。回顾历史,上一轮次贷危机时也有一波美元荒。危机虽然发生在美国,对美元产生冲击,但危机后出现了美元荒。当时,即2008年,也有一个货币互换的协议(没有中国)。如果联系到当时美国高调推出的“环太平洋的贸易协定,即TTP,情况就更为明显。在这个协议中,多数环太平洋国家都参与了,包括像越南、文莱等,但是,独独也没有中国。中国明显被孤立了。这意味着,“去中国化”的倾向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此次疫情下则进一步发展了,这非常值得关注。

还有一个佐证。数字货币Libra的2.0版出来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货币是以五、六种货币来定值的,而这个定值的“货币篮子“里没有人民币(尽管IMF让中国在2016年10月1 日加入了特别提款权(SDR) 篮子,之前有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这四种货币,现为五种),有充分的理由说,国际上特别是国际金融领域,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

中共最近高调推出数字货币,这一数字货币与其他非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不同,数字人民币是高度中心化的。它开始在深圳、杭州、成都、雄安试点,有应对国际金融体系去中国化的意涵。

三、习近平当局对“去中国化”的应对

目前看来,大的概率是走向闭关锁国。

习近平: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强调战斗性,强调自力更生。

习近平的西巡的象征意义:退行到初心、根据地的源头,陕北;以及毛泽东与苏联决裂后把军工等大企业转移到大三线的西部地区;而不是邓氏1992年南巡,走向东南沿海。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May 14, 2020
关键词: 去中国化 外交 金融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