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被中国官媒引用的哈佛教授:从未怀疑新冠病毒起源武汉
作者:许宁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P4实验室内的一名员工(2017年2月23日资料照片)
 
华盛顿 — 

中国官方媒体继续试图将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地指向国外,甚至对西方学者的话断章取义。一名被中国官媒曲解引用的哈佛大学教授说,自己从未怀疑过新冠病毒来源于中国武汉。

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Ashish Jha)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新冠病毒来源于中国这一观点没有怀疑。

他说:“它(新冠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是源自武汉。我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其他解释。”

“病毒可能在任何地方最先出现”——中国共产党机关刊物《求是》本星期在一篇文章中抛出这样的论点,试图将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指向中国之外。

《求是》的文章分析提到,哈佛大学贾哈博士4月在接受CNN采访时曾评论说,美国需要回溯今年1月甚至2019年12月的病例,查明新冠病毒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文章试图用贾哈的话来证明“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来源地”。

当时美国有报道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新公布的验尸报告显示,2月初和2月中旬死亡的两名居民死前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一新发现可能将美国最初出现新冠病毒的时间提前到了今年1月。

贾哈对美国之音说:“我当时说的是,从中国来到美国的第一例有可能比我们之前认为的要更早,有可能是1月初就到美国了,甚至有可能是12月底……中国到美国的旅行往來很多,我们认为这种病毒可能最早在11月中旬就开始在中国传播了。所以完全有可能是11月中下旬有人乘飞机来加州、来美国,12月份我们可能就有了少量病例,尽管我怀疑可能是1月份。”

“但在我看来,起源是毫无疑问的: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表明病毒来自中国,来自武汉。”

《求是》的这篇文章大量片面引用西方报道,称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现了无中国接触史且发病时间更早的病例”,试图模糊新冠病毒的来源论证。

例如,文章引用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马西莫·加利的话说,将意大利境内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毒毒株与中国52种新冠病毒序列进行对比分析,“发现意大利被感染的患者病毒与中国没有联系,它是在意大利境内流行起来的新型冠状病毒”。

而路透社5月11日的报道是,加利的团队对意大利境内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与1月出现在德国慕尼黑的新冠病毒匹配。加利强调,德国慕尼黑的这名新冠患者是通过与一名有上海旅行史的人士接触而感染的。

中国问题分析人士,中国官媒在国内继续大搞“障眼法”的同时,对内宣传对国外也产生深远影响。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亚洲研究项目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本月早些时候在一场有关中俄虚假信息宣传的网上讨论会上说:“在中国发生的事不会只停留在中国国内。”

“中国的中央政府现在控制着科学家提出的任何与治疗或追踪疾病起源相关的一切。”卜大年说:“中国的内部审查制度、对信息的压制、失踪、在任何危机甚至自然危机中作出的那些常规行为,都对当今世界其他地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与此同时,围绕疫情的中国“大外宣”继续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试图掌握话语权。一些研究认为,中国外宣不惜动用网络“机器人”帐户传播成千上万的不实信息。

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显示,自今年4月以来,中国外交部门和国营媒体的200多个推特帐号共发布了9万多条配合新冠疫情外宣工作的推文。这个研究项目发现,中国官方推特帐号的数量自今年1月以来增加了近一倍,外交部门设立的帐号增加到了135个,去年同期只有40个。

另外,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系研究人员在研究了推特上2亿多条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推文后得出惊人发现:45%的推文可能来自自动生成的机器人帐户(bots)。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NPR)援引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凯瑟琳·卡利(Kathleen Carley)的话说:“我们知道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宣传机器,与俄罗斯和中国的战略手册如出一辙。”

美国国务院官员本月早些时候曾表示,中国外交部门和一些外交官的境外社交媒体帐号上有数千个机器人关注者,目的是帮助中国政府扩大对外不实信息宣传。

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特使兼协调员加布里埃尔说:“这些行为在许多地方适得其反。我们看到外国政府、学者和媒体大声疾呼中共的假信息宣传,加入美国要求(中方)透明的行列。”

世界卫生大会本星期二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对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的应对进行“公正、独立和全面的”调查。决议提出将审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时间表”。

美国等国家抨击中国在疫情初期隐瞒信息,同时指责世卫组织与中共口径一致。

“作为一项科学事业,我们应该尝试更多了解病毒如何起源、如何感染人类。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政治行动。”哈佛大学的贾哈博士对美国之音说。

他说:“显然你需要从武汉的医院中获取血液样本和其他类型的样本,显然中国政府必须非常参与其中。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充分参与和合作,其他国家的研究人员将无法获取这些,因为这些样本都来自中国人。”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y 22, 2020
关键词: 阿希什·贾哈 新冠病毒 武汉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