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戴耀廷:國安法推出表明中共內争局勢嚴峻
作者:大唯

(大唯 香港訊)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佔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日前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擔心香港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港版國安法下會失去人權保障作用,他認為,將來如果國安法實施,必定會限制一些權利,但需要符合比例原則。

 

戴耀廷說,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國安法的具體條文,如果純粹是因為有些人鼓吹港獨、自決公投,而沒有實際行動組織港獨活動,純粹是沒有包含任何涉及鼓動他人用暴力和違法的言論,或者僅僅是叫喊「香港實行港獨是利多於弊,或者弊多於利」,這樣的討論是否意味著已經可以依據國安法來禁止了,這就是所謂的是否符合比例問題。北京不能藉國安法為所欲為。

 

他說,如果有些人討論「結束一黨專政」或者呼籲「林鄭下臺」都已經構成違法;或者平時與人吃飯聊天,講兩句話就已經可以抓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是嚴苛到現在大陸也不至於這樣的地步。要看它的具體條文怎麼寫。關鍵問題是不只是立一個法,而是有國家安全機構在香港設立,隨時在你的周圍會出現國安人員,就不僅僅是影響生活那麼簡單了,而是有恐懼心了,就會構成整個香港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中的自由受到無形的威脅,大家會有無形的恐懼,它滲透在社會各個層面,無日無之,人人在恐慌中生活。

 

戴耀廷認為,民主派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成功逼使中共走到這個程度,按原先的推算,假設目標的10步要走到8步才出現國家安全法,現在民主派第一步都不用走已經到了這個位了,其實已經超額完成了任務。能夠繼續做的,是不需要刻意去邀請外國關注香港問題,因為現在國安法已經成為了外國關注香港問題的一個焦點,是中國自己把它擺上了桌面,所以我們能夠做的就是繼續展示香港人的決心以及我們對於爭取民主的堅持。民主派設立「35+」的目的就是最後要逼迫大陸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現在已經做到了,無需等到民主派控制的立法會內「攬炒」了。港版國安法已經向國際社會展示這個政府是多麼不堪,而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自然就會採取行動。

 

在港版國安法下,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形勢如何?戴耀廷認為,選舉是一定會進行的,因為建制派手裡有了王牌,可以DQ,所以他一定會做DQ這種事,民主派應該預備一些Plan A參選的被DQ,要準備Plan B,假設Plan B的參選人能夠入閘,最後可以投票的話,相信這次能夠拿到的得票比一定會比區選更好,區選大概是五成八對四成二(民主派對建制派),立法會選舉最後的得票比可能超過六成半對三成半。

 

戴耀廷說,現在判斷不了美國的制裁對香港影響如何,這也是香港人的憂慮之處,以前所有的抗爭只是對付特區政府,但是現在是中央正式出手了,繞開了特區政府,就像打遊戲機一樣,現在是打「大佬」了,直接面對中央政府這個「大佬」,對香港人來說,靠自己未必有能力,一定要靠外援,美國或者西方國家,他們在香港問題上會去到多盡?因為也涉及他們自己的經濟利益,美國出手也不夠,一定還要聯合西方自由世界一起出手,才能夠有機會嚇退北京。中國可能會覺得美國不會為了香港而作出犧牲,我們所講的不安就來自這裡,我們不知道美國或者西方世界肯為香港做多少,如果單純計算經濟利益的話,可能真是不划算的,但是整個棋局並不是香港美國之間貿易逆差問題,涉及到中國和香港及美國之間的關係,香港已經成為中美爭鬥矛盾的戰場,中國已將香港擺上了戰場。疫情所帶來的中國與世界的矛盾,都會令到大家不僅是看到香港本身的這本賬,香港這本賬只是一個大賬中的小賬,涉及自由世界對於一個專制政權兩者之間怎樣能夠在什麼條件下共存,整個西方世界受到傷害這本賬是不是就是貿易數字呢?這就要西方世界自己判斷了,我們的不安就是我們不確定他們將香港看得多重。

 

戴耀廷認為民主派能夠做的事情就是不需要做什麼,因為已經做的足夠了,已經拉了國際社會下水了,國際社會會有多大反應,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了。國安法反而令一向抗爭的人更加無路可退,但可能不會直接硬碰硬,不會送頭,可能大家需要忍耐一段時間,看看國際社會如何回應,再製造一些機會,等國際社會作出更強烈反應,這就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

 

戴耀廷稱,以中國目前的處境,為何習近平要那麼急採取現在這種舉措,超乎想像,必然是中共內部出現了他覺得很緊迫的危機,並非香港發生了什麼事威脅到國家安全,而是習近平需要用這步棋來保住他自己的一些東西,表明內部的局勢相當嚴峻,這是常理,內外因素,疫情因素,出現了嚴峻局面,如果美國和西方世界出手狠辣的話,可見的結局就不太遠了,香港人要做好準備。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4, 2020
关键词: 戴耀廷 國安法 民主
其他相关文章